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所在位置:李邦正弟子从师心悟》 路崎岖,但无悔

 《2018年度李邦正弟子集中学习》专题文章

2018年戊戌之年午月,师父李邦正为入室弟子们准备了一份丰盛的学习大宴。 此次年度教学主要内容是:如何利用谷歌地球寻龙寻穴。师父李邦正作为道家真传玄空风水第十九代地理国师,博古通今,教学内容高规格,高标准,在自身进行大量的风水实践活动后得到充分验证下,将丰富的风水实践经验悉数传给弟子,众弟子深深折服,并领悟到: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李邦正弟子们以风水来入道,他们将各自在在修道、行道的感想和体悟记录下来,节集在《李邦正弟子从师心悟》中。

至道

作者:李邦正

许由洗耳千古传, 潜心修道不计年。 桃源溪水终归海, 辽东白鹤上青天。

九转丹成服须胆, 观棋烂柯不偶然。 红尘诸多烦恼事, 不如撒手作飞仙。

【详情】

  知行合一 作者:青游子 2018年7月5日发表
  拳拳师心 作者:青戊子 2018年7月10日发表
  惜善缘,精修行 作者:青芝子 2018年7月10日发表
  得乐 作者:青壬子 2018年7月12日发表
  难得明白 作者:青圆子 2018年7月13日发表
  初心不泯 作者:青琪子 2018年7月14日发表
  命由心造 作者:青甲子 2018年7月15日发表
9   平安道中求 作者:青萌子 2018年7月16日发表
10   修心,为风水之本 作者:青洋子 2018年7月19日发表
11   有一条路,值得我风尘仆仆 作者:青容子 2018年7月20日发表
12   永无止境 作者:青耘子 2018年7月31日发表
13   忏悔,让我重生——青雷子修道故事 作者:青靖子 2018年8月05日发表
14   感悟师道 作者:青焕子 2018年8月06日发表
15   从师札记之有师有道 作者:青恒子 2018年8月07日发表
16   学以致用 作者:青智子 2018年8月08日发表
17  修行路漫漫 作者:青湛子 2018年8月14日发表
       

 

                                   ——2018年度李邦正弟子集中学习感悟

作者:青荷子(李邦正弟子)
【拜师时间:2013年4月 安徽】
发表时间:2018年7月2日

 


二十四山藏天地,千里相送不舍离。过峡剥换卸煞气,恰似将军帐中坐。
龙腾虎跃把头低,久住深闺人不识。福地自古福人居,万变不离阴阳理。

又是一年荔枝香,千里相逢喜相聚。恩师授业树人急,传法布道不知疲。
日日挑灯到五更,不觉已是古来稀。拳拳之心天日表,只盼我等成法器。
个人生死个人了,管它左右说东西。阎王一到不由你,求道在诚心要虚。
今生如若不渡,可惜!可惜!
明师何时再相遇?

 

不觉间,拜师已有五六年了,对于时间的长河来说,可能就是一瞬间,一眨巴眼。而对于我来说,感觉也是有点快的,像似昨日一般。
   很幸运,拜师时,在青靖子师姐的建议下,师父开始系统向弟子们传授法、道、符箓、风水、气功等等。师父一一讲解其源流和师承。那时听的似懂非懂,很新奇,很感兴趣,也很高兴。
  记得当时青琪子师兄好像说,我们本来是想求一粒谷子,结果,得到一颗珍珠!
  师父的知识就像大海一样丰富广大,天南地北,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师父一一解答。师父,好像没有回答不了的问题,所说的话,客观而理性,非常的圆通,让人心悦诚服,叹为观止。是这辈子遇见的最博学最睿智的人啦,说他老人家是位大德,有过之而无不及。心中窃喜,拜对了师。(当时,心中就是这样想的)师父修为的高深, 是寻常人难以企及的。
   师父是位有大智慧的人。
   师父多次开示我们,风水只是一门技术,学得好,可以糊口,找碗饭吃,差一点的也可以自保,重点是修道修心,脱离六道轮回,离苦得乐,到达彼岸。
   风水和修道,好像是两码事,是两件不同层面的事情,表面看,互不相干。但是,如果没有过硬的修为,想要学好学会风水,谈何容易。
   生活中处处是修行,学习风水也不例外,也需要我们修德修心,况且,我们得到的还是正宗的道家风水传承,济世利民是它的宗旨之一吧。
   我猜想,师父的本意是担心我们着相,沉迷于风水,忘记了修行,舍本逐末,就得不偿失了。(这样理解不知道对不对,不对的话,还请师父批评指正)。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习也从开始的热情,回归到了平常。从开始时觉得我是个修行人,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做的与别人不一样,要比别人做的好,到现在有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想修的人,想要脱离苦海的人。不知道这是进步还是倒退。
   有人说我入迷了,想要辩解,却又欲说无词,无奈,只能呵呵一笑。
   除了入迷,有时还有考试。

 

考 验


   某次去南京,乘坐出租车时,发现后座位上有五元钱,估计是哪位乘客弄丢掉的。要是在以前,肯定是悄悄的揣兜里,这次没有,当时心想,我是修行人,不能拿这个钱,下车时就给了司机。
   第二天,差不多是在同一地方下车,发现有一男一女,在买卖一块玉制品,讨价还价,最后也没有成交。
我在边上看的心痒。他们看我感兴趣,说:“我这里还有更好的货……”对方说话躲躲闪闪,吊足我的胃口。
我说看看吧,他介绍说,是他的一个朋友,从江北某市博物馆里弄出来的,要注意,不能让人知道。否则,搞不好,有犯法的嫌疑,他吓唬道。
   由于不懂玉,由于贪心,被他忽悠成功,买下了玉。后来才知道,那是普通的阿富汗玉,成本也就几百块钱,而我花了好几千块钱。被人做局,还不知道。第二天,明白了。但是,晚了。去派出所报案,无奈,人家不管。
另外,在去南京前,在河北的一位念佛师兄说,想求一件事,某经一字一拜三天或者七天,会给你提示。
   于是,就尝试了一下,某日午睡,梦中显示走在南京街头,当时甚喜。
   虽然,对方是出于朋友之间帮忙,才告诉我,但是,我违背了师承。师父不只一次告诫我们,不学别家法,不外传自家法。
   先是,拾金不昧,后是,贪心破财,学了别家的法,考试都不过关。
   各种考试都有,这只是其一。
   这些,都是过后才明白。

 

学道要专一


   微信的使用,给大家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我也会经常分享一些所谓的好文,特别是对一些修行方法,能引起共鸣的文章感兴趣。
   与大家分享好文,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至少出发点是好的。可是,由于没有认知能力,看到的大都是一些表面现象,说到底,还是没有修为,看不到问题的本质。发着发着,心就花起来了,觉得这也好,那也好。
   师父看到苗头不对,或者电话里,或者当面,先是点我,而后说我,不要乱发一些信息。
   师父一般都是,照顾弟子的面子,说的很柔和,而我也答应说,好,不发了。后来,错误还是时常犯。
   又有一次,群发了一个自己觉得好,有关修行方面的微信文章,师父打电话过来说:“你这样觉得人家好,拜人家为师好了。”我辩解说:“我没有那个意思,看着好就发了。”
   现在想来,我这样做,是将师父置于不堪,把自己也置于不堪。
   那时的我,脑袋就像是灌了浆糊,亦或者是被门板夹了,想不通,不明白,亦或者是不愿意承认自己错了,只是,还没有意识到,已经铸下大错,走错了路。
   直到2017年5月份聚会学习,师父上课,说着说着,突然,话风一转,并加重了口气:“青荷子,不要东想西想,乱发信息……”
   老弟子都知道,这是祖师爷借师父的口,在教训弟子:学道贵在专一。
   我们的所作所为,以及思想意念,在鬼神面前是透明的,是藏不住的,况且师父和祖师爷那么高的修为,洞察一切。
   这时我才觉得自己的错误很严重:我不仅没好好专一地学习并实践师父所传的各种知识和功法,而且被一些微信传播内容误导到歧途。唉,在微信里看到的一些看似好文,好方法,后面很多是利益集团在操作,潜移默化的引导人们,目的就是敛财,而我缺乏鉴别力,一不小心成为人家的代言者,帮凶。

 体 悟


   今年2018年年度学习,在6月14日早晨,与几位师兄吃早饭时,巧遇青靖子师姐,经师姐请示师父,我们几个厚着脸皮,又一次打扰师父的修整时间,亲近师父,聆听师父的教诲。
   坐下没多长时间,青雷子师兄也来了,脱下凉鞋,径直走向师父,跪在师父面前,磕了三个头,向师父承认错误,头一天在大家照相时,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师父生气,请师父原谅。
   师父:“得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行了。”
   在看到青雷子师兄向师父真心忏悔时,我鼻子一酸,忍着眼泪,没有让它掉下来。我也曾多次有意无意的伤害过师父。没有做到尊师重教,恭敬师父。
   师父是慈悲的,善良的,包容的看待着每一位弟子,众生。
   师父曾对弟子们说过说:“你把我当师父,我把你当弟子,你把我当父亲,我把你当儿子。”
   一个阶段的执着入迷,着相确实有,好在有师父的棒喝与教导,同修们的帮助,不断的修正,才不至于跑偏方向。
   我们可能就像路上行驶的车,一不小心,就会撞车溜边,发生不可预测的事故。如果定不住心,从叉路拐入别的道,走下去容易,能否拐回来就难说了。 、师父曾说,修行,聪明人不一定就好,往往老实人,不偷懒,不走“捷径”,反而进步快,易成功。
   修行,没有捷径。
   修行,没有明师指点,难矣。今生遇此明师,足矣。
   借此机会,向师父,以及多生累劫被我有意无意伤害过的,父母师长,同修,众生们忏悔,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
   杨建平师兄曾经在《李邦正风水》网庆十周年写了一首诗:   

   即随师学,当听师教。
     妙法众多,修缘而悟。
     思法本旨,不断除惑。
     缘从修来,非为狂取。
     一分用功,一分受益。

时至今日,再回首的时候,才深深领悟师兄诗歌蕴含的深意!
   修道路上,崎岖漫长,但无悔!
   感恩师父! 感恩师姐和各位同修!感恩众生!

 

再回首


   不觉间,拜师已有五六年了,对于时间的长河来说,可能就是一瞬间,一眨巴眼。而对于我来说,感觉也是有点快的,像似昨日一般。
   2012年夏天,爷爷走了。
   这年的冬天,也许是缘分,也许是老天垂怜。有幸在网上结识了,第十九代地理国师李邦正老师。随后决定,请李老师帮助我们家族,找寻佳壤,安葬祖宗。
   在2013年1月,用法木安葬爷爷奶奶。
   同年4月,我去广西南宁拜师。
   师赐道号,青荷子。
   师父在道号里寄望弟子:如荷花般纯洁,像荷花那样,出淤泥而不染。


   有一天,师父跟我们弟子说:“我年纪大了,爬山有些吃力,准备收山了。”
   我想赶在师父收山之前,请求师父再点几个穴,安葬祖宗。
   不知是路途遥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师父开始时似乎有些犹豫,还好,师父最终答应了弟子的请求,并在青靖子师姐的建议下,点穴后顺便帮我安装坛城,这样师父就不用来回奔跑两次了,节约时间、路费和精力。
   师父问我,想装什么样的坛城?
   也许是激动,也许是向往。不知天高地厚的我,说,想装和青琪子师兄家一样的坛城,行不行。
   这个回答,看似没问题,实际上,是有问题的。
   不知师父当时心中所想,是叹息还是失望。
   师父征求弟子意见,是客气和涵养。
   现在想起来,如果我回答:“我不懂,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岂不更妥当些。
   每个弟子机缘不同,坛城的格局,请到的神佛,应该也应有所区别,似乎也如此理吧。现在每每想起这些,都有点后悔,自己太笨嘴笨舌,不会说话,鲁莽,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没有长进。
   2014年5月,坛城装好后,约有一个月左右的样子。两块神祗牌都开裂了,裂纹大小不一,而且,最糟糕的是,裂纹是越来越大。
   经请示师父后,重新做了两块牌位,旧的做了妥善处理。
   好好的牌位,怎么会开裂呢?
   木头的质量也不差呀!
   我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南北气候相差的原因?抑或是,还有别的原因呢?
   后来,某一段时间里,我做事百般不顺,也波及到儿女和老婆,在此以后做事,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师父与师姐青靖子,可能是感知到了这边的情况。有一天,师姐青靖子打过电话来:“你知道吗,当初,师父是为你的修行而建的坛城,没多久神祗牌就开裂了,说明你的修为出现大问题,没有真正修好,背道而驰,这是老天暗示你。那么多人安装坛城都没事,就你的出问题了,是有原因的。青荷子啊......你要多诵忏悔文,佛家的《大悲忏》,或者道家的《太上正一朝天三八谢罪法忏》都可以。是什么原因,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师姐青靖子说话直言直语,激起我心中波澜。
   是的,是有原因。
   而且一定是我的原因。
   是不如法,是持戒不严,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回答,是看见别人有,我也想有的欲望,妄想。
   这些,可能都有。
   别人越修越好,而我,问题不断。福祸无门,唯人自招。
   我深深感叹:万恶淫为首啊!
   本人年轻时,不慎染上了手淫的恶习,虽知这个行为龌龊下流,不能见人,也见不得光。无奈,心志不坚,一时难以戒除。更不敢和大人说。持续了大约有三四年的时间,才慢慢调整过来。它对我身心造成的伤害,直到现在还有。对身体的伤害是难以量化的。对心灵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也要远远大于对身体的伤害。就像梦魇一样,挥之不去。如果猜的不错,我所有的苦难,不如意,大都来源于它了。还好,拜了师,听闻了佛法,知道了它的危害,找到了解脱的方法。我坚信,纵使它虽坚如寒冰,也终会有,被我佛渡化的那一天。
阿弥陀佛!

 

再遇考试


   仙婆、堂口、神汉,这是是南北方对一些特异功能人员的称呼。
   据说,她们可以解决一些古时医生和今时医院治不了的病。
   信者,趋之若鹜。
   不信者,摇头撇嘴。
   多数人,都是抱着不能不信,也不可全信的态度。
   出现问题,两条腿走路,都试一试。(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从记事起,家中也偶尔会请她们来解决一些问题。
   这几年,因为孩子眼疾的问题,我也时常的找她们看看。一次,与一位师兄聊到了这个话题。
   师兄青雷子,是修先天法的,他说:“青荷子,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师父的品味很高,请到神的级别也很大,你有什么事情,问问师父,看看怎么解决,师父是不会不管的。”
   从内心里,是赞同师兄看法的。师父的品位有多高,不是我们所能评论的。其实,每次找仙婆,心中也是有一些纠结和顾虑的。该不该找她们,每次,都是自己为自己打圆场。师兄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这样看来,好多事情,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愿意明白,自我麻醉啊。恶习难改,浑浑噩噩。
   古人云,心善之人敢直言,嘴甜之人藏谜奸;宁交一帮抬杠的鬼,不结一群嘴甜的贼。
   遇此良师益友,三生有幸。心念一动,考验也就来了。
   今年刚从南宁参加李邦正弟子年度集中学习回来的当天,老婆下班较早,3点多就回来了,冲完凉,休息了一会,人就开始发起烧来,左腿迎面骨部位,红肿发烫。回来时,还好好的,病来的这么急,莫名其妙。
老婆吃了点药,没当回事。烧还在上升,没办法,只能吃退烧药。
   第二天就是端午节,老婆的烧还在继续,人也有些虚弱。她的三哥,叫我们去他那里吃午饭。我们这里的风俗是,端午节或者八月十五,接各家姑娘,回娘家过节。
   丈母娘看见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心疼的说道:“吃过午饭,一定要去某先生那里看看,我这两天晚上做的都是拐梦。”这个某先生,就是世人所说的“神汉”。
   我说:“不去。要去,也是去医院。”
  “不听我的话,出了事情的话,你要负全责”。丈母娘吓唬我。丈母娘是某先生的粉丝,每年花不少钱保平安,也不见有什么效果。时常撺掇老婆去,还好,老婆不怎么相信他。
   我是把老婆的病当做一般感冒来看的,不管你怎么治,也要有几天的过程,才能痊愈。能扛过去,就不输液。当然,也不排除,是怨亲债主来找麻烦。下午去药房拿了点药,在腿上红肿的地方熏了熏艾条。
   几天后,老婆痊愈。
   后来,我明白:这件事情,是一个考题,是对我的考验。
   所幸,我考试通过了!
   后来,青靖子师姐跟我说:“我们修道修的是阴中之阳,仙婆神汉修的是阴中之阴,阴气太重,不利自己的修行。”我算是真正明白道理了。

 

德圆自有上天梯


   老百姓常说做某件事,比登天还难。天在哪里,在头顶上,在......似知,似不知。
   有人说,登天无梯,即便有梯的话,你又能爬多高。三十层的楼房,你一天,又能爬几个来回。天那么高,如果无梯,如何登天。我们所做修道之事,难度之大,只有身在其中,才知其中之味。
   师父常劝弟子们:“要不断的积德积福,要不断的去“舍”,去除自身的毛病、习气,贪欲,舍之又舍,直到“无”。这样身就“轻”了,才能上升。而各种欲望多了,身就“重”了,就会往下走。登天是难,但也不是无路可走的。”善书上说,天上没有一个无功德的神仙。在历史上,不是有很多人也成功了吗?比如,天师,八仙等等,往上升,需要的是资粮,是功德,是坚定不一的信念。
   谢谢青靖子师姐的提醒与建议,我拜诵一段时间《大悲忏》后,感觉好多了,业障消了很多,慧力在提高。《大悲忏》的力量真的不可思议!
   我还在继续努力。
   说这么多,是想把自己的,心,肝,肠,肺,肚,翻出来,晒一晒,晾一晾,见见阳光,扫除阴霾。让它们能够健康一点,自然一点。习大大说:让一些人,洗洗脸,照照镜子,正衣冠。我们修行人更需要。将这张虚伪的面具扒下来,不要了。它让我活的辛苦。说出这些来,心情也舒畅多了。
   最后,想起师父的那首诗:“如使心似莲花洁,何须长怨福不齐。红尘不见桃园洞,德圆自有上天梯。”是的,我相信:德圆自有上天梯!
   再次向师父,和多生累劫被我有意无意伤害过的父母师长,同修,众生们忏悔,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

【文中的观点和看法,仅是个人的见解,有些,仅仅是理解一点点而已,还没有做到、做好,还在修行路上。不妥当之处,敬请师父和同修们批评指正。感恩师父师姐和大家!谢谢!】

 

 

 

 

 

 


  上一篇: 风水随想 【李邦正】
  下一篇:  2  知行合一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