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30__广西马山“龙虾擭食”葬山篇《一个不眠的夜晚》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08年11月27 日

  

今夜无眠。

今夜我们就要启程,为马山事主陆先生家族葬山。陆先生选择了“龙虾擭食”穴中的第一个穴山,准备下葬奶奶。葬山的时间就在今晚的后半夜。

我们这边已经做好准备。李邦正老师把军用的照明灯充好电,带过来。这个军用的照明灯是李邦正老师的弟子、我的师兄青平子多年之前买来送给李邦正老师的,照明时间可达8个小时,照射可达1公里远,明亮极了。这个军用照明灯,在湖南点穴葬山的时候,已经立下汗马功劳。这次,又将出征战场,显露威风。

而我,则将摄影机和照相机上的数码图片统统转移到电脑上,将储存的空间腾空,再次检查摄影机和照相机电池的储备电池,每个机子我都备有两块电池。

接着,我仔细核查事主的祖坟立向和仙命,再次确定立向分金的度数。以保证事主家族获得最大的福气。然后,我又看了一下九宫飞星图,设计好李邦正老师和我应该站的位置和事主家族应该站的位置,在抛鸡接福的仪式中,我们都要站在吉利方。

最后,将罗盘用塑料袋包好,再放入防水的点穴背包内。

事情,就这么烦琐,但是都要一一准备好。

一切准备工作都就绪了。

李邦正老师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给事主陆先生通了一次电话,问定龙门桩的东西是否准备好了。答复:已经叫人准备好了。

李邦正老师和我都在闭目养神。为了今晚的葬山,我们将所有的工作都推开,今天都在家打坐、修身养息,以备今晚的工作。

我知道,李邦正老师年纪大了,一个晚上都不能睡觉,都在寒风里工作,这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在深夜葬山之事,是在事主陆先生的再三恳请下,并且愿意出重金,李邦正老师感受到事主的那份对祖先的孝心,才答应下来。李邦正老师决定用道家仪轨来帮助其葬山。

对于我,我希望能见识到一个用道家仪轨来葬山的完整仪式——这是祖师爷亲传的。以前由于各种情势的局限,都不能做完道家的葬山仪轨。我希望在这次,我看过后,能用自己的文字完整地记录下来。

 

一个特殊的择日

 

坐在沙发上,我静静地等待出发时间的到来。可是,我的脑里不由得想起那次点穴后的事情。

陆先生选择第一个穴山葬奶奶,穴山的主人——“东家”对陆先生说,穴地不要一分钱,只是很好心地提醒他,在这座山上葬下去的二十多座坟,葬下去后,发生种种不利的事情后,先后都陆续将坟迁走了,因为前面正对一个祠庙,煞气大得很,现在基本上没有人敢在此山下葬了。要他一定要慎重考虑。

李邦正老师对于此问题,非常自信,说在择日上帮他解决。并交代,在那天要在穴场旁边生火,越大越旺越好。

可是,这件事情让陆先生一直忧心忡忡,放心不下。他不断在QQ上沟通,谈论风水之事情。

风水中包含两块内容,空间(峦头理气)和时间。时间和空间对风水的影响各占百分之五十。

同样一块风水宝地,本来是大富大贵之地,因择日不同,会有不同的效果。上等的择日,可出富贵之人;中等择日,只富不贵,或者只贵不富;下等择日,只出平常之人。下下等择日,出盗匪、不孝之人、严重地丢官丢职、坐牢、自杀、灾祸、贫穷等等。

择日不同,获得的福气有着天壤之别,直接影响到穴山下葬后的效果。

对于陆先生这个穴山的择日,需要满足三个条件:

第一、择日后保证此穴山的富贵之福气。

第二、择日下葬的时候,能挡住对面的祠庙射过来的煞气。

第三、通过择日所获得的巨大福气,将陆先生八字运程中明年的灾难化解。

一般来说,满足第一个条件,水平都已经算是很高了,这个条件的满足,对于很多风水师来说,是毕生追求的境界,可是,李邦正老师要择的这个日子,不仅要满足第一条,而且还有下面两个条件。条件越多,这个择日的难度就越大。

“知道其难,方能成为高手。”这是李邦正老师常跟我说起的一句话。有的时候,一个上乘的日子,几年中才有一个。

很多人觉得不就是一个日子吗,简单!认为是简单的人,是不会成为高手的人。按照书本上,生搬硬套来择日的人,亦不是高手。

善于择日的人,必须通晓周易研究学术中四柱、六爻、神煞、吊太阳等几大门学科,还有择日课本身的各种格局。一般风水师,能精通一门,亦算是高手了。能融会贯通几门学科知识,并且能灵活应用的人,那才是高手中的高手。

李邦正老师慎重地选定了一个日子,接着发现,符合了第一和第二条件,但是所得福气不能将陆先生明年的灾难度过,李邦正老师于是弃之又另选。斟酌再三,最后选定了冬季的一个天赦日。天赦者,赦免罪过之星。就好比古代的皇帝,颁发赦免令,可以在某天赦免一切犯人一样。

这个日子是农历的十月二十三日,在十二个时辰内,李邦正老师选定了寅时,因为只有那个时辰的力量是最大的。在此时辰葬山,会有两个太极贵人降临,后代除了能出大官大富之人之外,还能出“学堂会食”人物。

(注:学堂会食:如人读书在学堂,主读书聪明,登科及第,学业大展宏图。如学堂会食兼官印、驿马,其管尊职显,如碰上天乙贵人、三奇、天月德,其气清,主科名显赫。)

但陆先生还是不放心,他说,要测测葬山那个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从而判断李邦正老师的水准。

李邦正老师答道,鸡叫。

李邦正老师为此择日花费了一天半时间,而我对这个日子作为一个课题研究,花费了两天功夫。

陆先生一直都在关注着我们的网站,看到李邦正老师在湖南点穴的记录,他心中悬着的一大块石头放下了一大半。

而今天晚上,这个答案,即将揭晓。这答案会是怎么样呢?

 

农历十月二十三日,天赦日。

 

按照预定的时间,0:30分,事主将派上一次接我们的张副开车来接我们。李邦正老师和我走出来的时候,是0:19分,走到预定地点,接到张副的电话,他就在附近了,可是深更半夜,一下子找不到进来的路了。

我们在路边等待着。

冬天的风,是冷的,路上还有些行人,匆匆而过,街上的灯,星星点点在闪烁着。

李邦正老师说,山风很冷,要我穿多点。

我穿得厚厚的,我看看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身上穿的是青城子在湖南点穴的时候送给李邦正老师的工作服,那是一件黑色的风衣,既可以挡风,又可以挡雨,光滑的质地又可以防止树枝刮破衣服。

我抬头望望天,高渺深邃的夜空里,一轮弯月,静静地悬挂着。

这是一个无雨的夜晚。

图1    下弦月挂在漆黑的夜空

 

  

接我们的车子终于出现了。我们上车。

小车在南都高速公路上飞快地行驶着。车灯照着高速公路两旁的反射板,形成两条光速带,我们的车子如箭一般,在光河中的隧道里疾驰飚飞,而夜的黑暗迅速地侵袭过来,将车体淹没在浓重的黑幕里。车子始终穿梭在黑与白的空间里,那两条光速带,犹如人生的车轨。

是的,假如生命是一列疾驰而过的火车,快乐和悲伤,幸福和痛苦,福与祸,都是那两条的车轨,如影相随。人生有太多的渴望和期盼,也有很多荒芜的等待,为了圆心中的梦,我们都在努力。

夜已深,村庄都沉浸在梦乡里。

路在黑暗里,难认。张副多次打电话给事主陆先生,以确认行驶路线的正确性。

我望望身边的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刚才还跟我聊天,现在似乎都睡着了,似乎又在闭目养神。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会这么稳,这么静,不到必要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动的。

这个就好比,一只老虎,老虎的爪子平时是放松的,可它一旦决定要出击的时候,他就会用迅猛地力量扑向食物。如果他的爪子总是紧张地抓着的时候,那他扑出去的力度,是绝对不够的。

只有学会放松,才会抓得更紧!

李邦正老师是为今晚的葬山,养精蓄锐。不到关键时刻,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而我,总是牵挂着。只有做完了,我才放得下。

陆先生和他的家族人,早早已经在山上等待我们。陆先生在白天已经宴请了东家及全村的村民,并跟村里的人打好招呼,今夜就在村庄附近的山头葬山。

陆先生的朋友都来捧场,坐了一车,在府城跟我们碰头后,就一直跟随着我们的小车到达目的地。

下车后,陆先生高兴地跟李邦正老师打了招呼。我看了一下手机时间:2:22分。离葬山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大家高兴地彼此寒暄,显得都非常轻松愉快。

不过,我还是提出:要抓紧时间,上山需要时间,打罗盘需要半个小时,还有挖坑也需要耗费时间。

时间是不会等我们的,只有我们做好准备工作,去等待吉时的到来。

陆先生在前面带路,手中带着一个大手电筒。李邦正老师和我,各自带着一把剪力手电筒。陆先生的朋友都没想到照明问题,只好拿着手机,用手机微弱的照明,来照亮自己前方之路。

今夜,有星,有月。

月光如水,水如月。

旷野的风,徐徐地吹过,沉静的夜,已将葱葱郁郁的山峦染成静默的黑色,我们沿着一条很窄的山路,顺着青草的呼吸,在幽深密静的树丛中穿梭。在寂静的夜里,只听到我们的不停的脚步声和间歇的询问声。

在神秘的夜里,我们一帮人在做一件带着神秘色彩的事情。

这让我们,有点儿兴奋,有点儿高兴,有点儿憧憬,有点儿冒险。

十来分钟后,我们顺利到达穴点之处。

陆先生家族里的人一大帮人,都在穴地旁等待,穴地上方生了一点火,大家都愉快地交谈着,看得出大家都很轻松。

 

一个完整的道家葬山仪式

 

这个穴地,已经按照李邦正老师讲的尺寸,将穴地周边整治出一个宽敞漂亮的的拜祭台。令我吃惊的是,那个准备放金缸的洞已经挖好一定深度,圆圆的洞口,是我见到最漂亮的穴洞了,而且放碑的位置,也挖出一个暗槽,连后土也挖好了。

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葬山老手挖的穴场。

可以说,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看李邦正老师了。

李邦正老师观察了一下,指出:将穴堆上方的火堆移到穴场的正前方。

在冬天,彻骨寒冷的冬天,人类最需要的元素,就是“火“。火是一切生命的原动力。因为有火,生命才有温暖,生命才会有活力,才能化生。葬山也如是。

易理、事理都是相通的。

第一步:挖坑。

穴点的深度,是有讲究的,不同的穴地情况不同,它所需要的深度是不一样的,只有经验老道的风水师,才会知道,挖到什么程度才是最好。

这座穴山,需要深挖。土质是金黄色,为上乘的土质,在已挖出的穴土了,夹杂着一些石头,而现在李邦正老师交代继续挖下去,亦可听到碰到石头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挖土的人,不停地催李邦正老师,问:可以了吧,可以了吧。

李邦正老师要他们量一下金缸的高度,看是否合适了。他们用锄头量了一下金缸的高度,在放入穴坑内,比较了一下,说,可以了。

李邦正老师说,那就可以了。

图2   挖坑

第二步:定龙门桩

事主这边拿出两条木桩,按照李邦正老师吩咐,分别立在穴坑的前后两方。在桩上钉上钉子,然后拉线。他们告诉我们,忘记带钉子和锤子了。

这是一个令李邦正老师头疼的问题,立向分金的精确度跟这两枚钉子很有关系。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就用柴刀在木桩上砍一个凹痕,将棉线嵌入。算是勉强解决了没有钉子来定位的问题。

李邦正老师早已经拿出军用照明灯在旁,他把照明灯给旁边的人,叫我拿出罗盘,开始立向了。

罗盘是风水师手中的武器。

这个武器,如双刃剑,既可以利人,也可以害人。

在不同的风水师手中,会有不同的效果。就看你如何用,怎么用。

厉害的高手,都有自己秘制的武器,而且将此武器玩得纯熟,如同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李邦正老师的罗盘(李邦正精制罗盘)在众人的期盼的目光中,打开了。

硕大的磁针,漆黑的电木,黄红相交的色彩。没有机械制作那样华美,但是,它很质朴与沉稳。

深知它的威力的我,只有恭敬和敬重!

求法之心,必须恭敬!

无论是谁,要想求得真法,必须有恭敬之心,对罗盘的恭敬,对风水师的恭敬,对地理的恭敬。

这是不二法门。

李邦正老师弯着腰打罗盘,捧住罗盘的两只手,要相当地定,不能随意晃动,这是很耗费体力的人,需要平时练习气功的时候,站好马桩。

李邦正老师在左右1度之间调整很久,最后,终于确定,打好方向,指针与预定的分金方向半度不差。

 

 

图3   李邦正老师在定龙门桩方向

 

 

第三步 暖坑。

李邦正老师指挥着事主家人,烧纸钱放入坑内,为之“暖坑”,这是为先人建立一个温暖的家。纸钱带着桔红的火焰,在夜幕中跳动着,在坑内烧了一沓又一沓。

我想,事主的奶奶正在感受着子孙送给她的温暖,正在感受着子孙后代的一片孝心,正是这一片孝心,没有把她遗忘在沙飞水走、穷山恶岭的荒冢间。

图4   暖坑

第四步 放金缸 ,埋土

接着是放金缸。放金缸的人是陆先生。这个任务是艰巨的。对于葬山之事情,略知一二的人,都知道,放金缸的人,如果周边打伞的时候,不注意保护,发生放金缸的人的影子进入坑内的话,就会“随鬼入墓”,半年之内必发生大祸,严重的是死亡。“走一个,带一个”就是指这种情况。

陆先生做孝子,这个任务责无旁贷落在他是身上了。为了爸爸临终前的一个诺言,用了十年时间去履行,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

帮葬山的一位老人大叫一声,你们都避开,不看啊,我来。

所有的人,陆先生家族的人和朋友,个个跑开了,扭过头,不再看穴坑了。

我心里想,不至于此吧。李邦正老师是列了一个清单,列出要回避的人出生的年份。现在可好,无论老的少的,大的小的,要回避的和不要回避的,个个做扭头状。

我知道,我可以看。不过,大家都回避,我是否也要随俗呢?

我问李邦正老师,我要回避吗?

李邦正老师想了想,你也跟他们一样吧。

我扭过头,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听见李邦正老师在高声指挥着现场的运作。

问题出现了:金缸放入后,发现上面还有一个大盖,没法盖住。难道要拿出来不成?

李邦正老师镇定自若的指挥着,叫拿旁边的砖块来垫高……

我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怎么还没有搞定呢?

好奇的我,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到底事情进展如何了。

我看到那么一幕:陆先生在拿几块砖头,紧张地垫在穴坑的边缘,垫高了一个高度,上面还盖上一个方块的大盖。然后再在上面埋土,逐渐地垒成坟堆。

站在旁边的李邦正老师,镇定地指挥处理这突发状况。

第五步 放碑

放碑的作用有两个:

第一、是定方向。第二、门牌作用。

一座坟的吉凶祸福跟碑的立向密切相关。风水师在理论上决定取何方向,非常重要,跟风水师的学识水平有关。立向分金不对,那么葬下去后,本来是求福的,反而会招祸。这不可不慎重啊。

确定好方向,还要落实在实处。就是在立碑的时候,能按照理论上数据来定好碑的方向。这跟风水师手中的罗盘密切相关。

在《罗盘的秘密》中,曾提到,传统罗盘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分金度数在实践操作中不容易取得准确。而李邦正老师自制的罗盘,就克服了传统罗盘的缺陷,做到打方向可以精确到半度。

事主这边开始行动。他们先拿出一个凹槽形的碑座,凹处刚好可以嵌入碑体凸起的下方。这个碑座的设计充分考虑到碑体的稳定度,非常不错。要远比单纯的一个碑放入土中,要更稳定更保险些。

 

图5 碑座

 

 

可是,问题出现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碑体的下方凸起的地方要比凹槽内的高度要高,形成碑体架在碑座上,还悬空了一段,不能套牢。

放碑的旁边,有很多人,七嘴八舌,出谋献策。有说,垫点水泥的,有说,拿起来,重新搞……一下子,吵吵嚷嚷的。在旁边的我们,都还在看个究竟。

突然,站在穴场上方的李邦正老师,厉声喝道:“你们不要吵了,听我的。既然你们请我来,那就要一切听我的,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听得出来,李邦正老师生气了。

“如果你们不听我的,按照你们自己的方法去做,将来下雨,土会膨胀、松动,引起碑体打侧,歪向一边,我没眼看啊(意思是说:会有大祸)。我不会负责。”

碑体是很重的,而下方和周边的泥土是疏松的,遇到狂风吹、下雨或者出大太阳的时候,都会影响到泥土的变形,或者下滑,或者粘滞,或者膨胀,而碑体就会随着下方泥土的改变,发生碑体向前、向后、向左、向右的打侧的改变,碑的方向一改变,这个时候,祸事就随之而来。这就是在立碑的时候,没有做好基础工作所致。

李邦正老师是防患于未然,才要求他们做到:一定是石头碰石头,也就是碑体的凸出一定是跟碑座的凹处紧紧吻合,中间不留余隙。

放碑的人,听到李邦正老师的话语,不敢轻举妄动了,全部按照李邦正老师所说做好。

李邦正老师才释然。

李邦正老师对学术是严谨的,对做事也是历来讲究细节,他不曾一次的告诉我:成功都是由无数个细节组成的。

因为,细节决定成败。

而这一切都基于对事主的负责。

李邦正老师再次校对碑的方向。校对好后,葬山的工人在碑体下方的周边再用水泥浇灌,固定好。

第六步 抛鸡接福

这是道家葬山所采用的仪轨,是祖师爷何国师亲传给李邦正老师的。这个仪式,非常讲究:抛出去的鸡一定要接到,接到,为之接福,福气很大,如果没有接稳抛出的鸡,那么,等于福气没有接住。这个风险是很大的。所以李邦正老师为了保险起见,很少采用。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李邦正老师做此仪轨。

陆先生家族的人,围绕着穴场依次环形排列成一圈。

李邦正老师站在吉利方,将一只公鸡拿在胸前,口中念道家的咒语,然后迅速地朝对面站在的人抛过去。接到鸡的人按照李邦正老师所说,递给下一个。如击鼓传花一样。很快,就传完了。大家都接的稳稳的,把福气都接到手了。

第七步 呼龙

这也是道家葬山所采用的仪轨。李邦正老师又重新回到穴场上方,其他人站在穴场的下方。李邦正老师站定后,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邦正老师身上。李邦正老师交代大家:“我说一句,你们就跟一句。”

只见李邦正老师一边踏着天罡步,一边运着手诀,口中念着咒语,随后口中大声呼:“佛祖到!”

“到!”大家异口同声,大声应和。应声如同天籁的洪钟,声声撞击着人的心头。

李邦正老师喊:“道祖到!”

“到!”大家齐和。

我的心里一震,哇!李邦正老师这次做法竟然请到最高级别的神,以前所有的担心都消失殆尽。心里一下子就放松了。事主的福气可真大啊。

佛祖、道祖是阴中之阳,品味是最高的,法力是最大的,一切地神都得臣服于他们。

“山神到!土地神到!……”

“财神到!贵人到!……”

众人齐齐应和。

洪亮的声音,在寂静而空阔的山谷里飘荡,悠远而又深长……

大家兴致勃勃,还刚刚进入角色,李邦正老师已经戛然而止了。大家感到余兴未尽呢。

有宗教修为的朋友,都知道:佛道修行中有“五眼”,即“肉眼、天眼、法眼、慧眼、佛眼”,达到法眼层次的修炼之人,可以看到佛祖道祖的降临。作为普通人,仅是“肉眼”层次,是看不到的。

第八步 拜祭

点香,将三牲(鱼、肉、全鸡)摆放在坟前,摆上三茶五酒,然后在旁边烧纸钱。这是陆先生的奶奶搬入新地方后的宴请,接受后代的供奉。

“阴安则阳安”。阴人在下面住得舒服,富裕,那么阳间的人也会好。

我催促他们赶紧拿一份拜祭的礼物供奉后土,那是土地神所在位置。土地神是千万不能怠慢的。一方土地,都有一方土地神所管理,要拜祭他,他才高兴地为你看护好你的祖坟啊。

 

图6   墓前烧纸钱
图7  再三奠酒

 

烧完纸钱,李邦正老师告诉他们开始行拜祭之礼。

陆先生后来告诉我,他们家里的人,因为坟山太多,拜祭的时候,习惯叫先人回去吃饭,所以这个礼数还是不很习惯,大家都是站在一起,高高兴兴而又恭恭敬敬作揖拜祭,以表心意。

图8   家人拜祭

正规的拜祭之礼,是按照辈分大小,以恭敬的态度,依次行跪拜之礼,倒茶倒酒,拜祭的时候顺便许愿。

坟堆前的大火越烧越旺,欢乐的火焰在跳动着,映照着大家兴奋而高兴的脸庞。

图9  坟前熊熊的火堆,越烧越旺

 

 

第九步 放鞭炮

    

最后是放鞭炮。

事主家人在摆放鞭炮的时候,突然从村里传来鸡叫的声音,我笑着跟李邦正老师说:“鸡叫了!”李邦正老师也笑了。

李邦正老师交代陆先生做好两件事情:第一、排水道做好了,就是管道太小了,需要更换成大的;第二、坟前不远的三棵松树需要砍掉。

交代完毕,我们一行人先行下山。在山脚下,回过头来,听到远远传来的阵阵清脆的鞭炮声。

陆先生送李邦正老师和我上车。我看了一下时间,刚好是凌晨5点,一切都在吉时完成。总体来说,一切都很圆满。

坐在车内,我还细细地回味着刚才的葬山仪式,似乎是那么简单、自然和短促。

李邦正老师在车上跟我上课,教我如何看碑。

“如果碑的外形光润鲜泽,那么说明此坟主的后代,现在的状况不错;如果碑的外形看起来惨淡无光,或者碑的上方似乎有水的滴滴痕迹,仿佛在流泪一样,那么说明这个坟的后代,现在的状况很差。”

我点点头,不禁想起一个事主跟我说过的一件事情:他的朋友,有一天,被一大帮人追杀,用刀来砍,砍得遍体鳞伤。到了医院,医生把这个人的身上的衬衣脱下来,一提,血水如雨水一样,哗哗地滴下。兄弟们都说,是他的祖山出问题了。去到那里一看,果然,祖山四周被人插满钢钎,大家惊奇地发现:碑的裂纹,跟他脸上的刀纹的纹路,竟然是一样的!

车子在都南高速公路上飚飞,时间渐渐流逝。天,快亮了。

呵,就这样,我们都过了一个不眠的夜晚。

回到南宁,已经将近七点,我倒头就睡。中午时分,我起来了。从客厅透过阳台,看看外面的天气。

呵!一个艳阳天!

阳光灿烂,夜间的疲倦,驱逐殆尽。

噢,我想起,今天是天赦日。

突然,一只鸟飞入我的视野,停在对面的墙头,女儿高兴地说:“那是喜鹊!”

是的,那是一只喜鹊!

我不由得笑起来,太好了。

 

葬后

葬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农历十月二十四日的下午18:59分,陆先生语气轻松地打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东家出现一些状况:陆先生的奶奶一下葬,一夜之间,东家的鸡全部死光,两条猪死了一头。不可思议。

应得也真是大快了。

李邦正老师笑着跟他解释:葬山后三天,都会集中反应穴山的福气状况。这说明已经葬中龙脉,穴山所对的位置都要供养福气给这穴点。因为做了大法,所以连周边的村,即便没有正对,也要供养。普通的供养,是鸡不啼,狗不叫,猪羊不肥。现在的供养,要比普通的供养更为厉害。这是一个大富大贵的好穴地啊。李邦正老师还教他帮助东家化解的方法,按照这样做后,以后就不会发生类似事情了。

陆先生的语气是很轻松的,听得出来,他很高兴。因为,他已经深知,李邦正老师的风水技术的精湛,道法的高深。只有道法高深,才能挡住穴山对面祠庙射来的煞气,才能才能保护此穴山能安全下葬,并获得此大富大贵之穴所得的福气啊。一般的风水师,是没有这个能力请到佛祖、道祖降临护佑的。

陆先生随后在QQ跟我联系,说,东家有自己的理解,要他买点东西,补做一点仪式,就可以了。并没有责怪之意。花点小钱,就搞定了。呵呵。

福地是等有福缘之人的。

信然。

我在想:东家死鸡死猪的事情,可能是为陆先生明年八字命运中的灾祸挡灾吧。

 

 

 

 

关于【李邦正精致玄空罗盘】的拓展阅读: 

 D3《巧媳妇化解风水难题》  

 D29 《罗盘的秘密》

 D30《一个无眠的夜晚》 

 D36《缘牵三思后》

 D56《美成在久》

 网庆心语《离苦》

    【 李邦正精致玄空罗盘】 详情

 

 

 


上一篇:29 罗盘的秘密

下一篇:31 踏着赖布衣的足迹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30__广西马山“龙虾擭食”葬山篇《一个不眠的夜晚》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