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3___《紫色的河床 》广西全州点穴篇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广西全州“鲸鱼吞虾”点穴篇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09 年 3 月 20 日

“紫色的河床,你见过吗?”

——“是的,我见过。”

 

“那是怎么样的呢?”

——“紫色的石头,大大小小,布满了整个蜿蜒曲折的河道。”

 

“那里,一定很美吧?!”

——“是的,我好喜欢,从心底深处。”

 

“那里,会出什么人物呢?”

——“据事主的朋友说,那里曾出了一个清朝的财政大臣。”

 

“那在什么地方?”

——“广西,全州。”

图1     紫色的河床一直通往山谷的深处

 

  一  聪慧的妻子

 

  

农历十二月某日,傍晚。

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酒楼,在南宁市的上万家酒楼中,它的确是不起眼的,但是,很温馨。这里的琵琶鸭做得非常好,酥脆。

事主是何女士的女朋友——黄女士(化名),她想请李老师看一下命理,不过,不是她本人,而是两个男人的命理,这两个人,是她最牵挂、最放心不下的人,一个是她的丈夫,而另外一个是,她的亲大哥。

何女士是《霸王别山又一村》的事主,她的老公和黄女士的老公是同一个单位,在同一个家属生活区内生活,所以彼此都很了解。

黄女士,中等个子,很瘦弱,短发,青涩而朴素的打扮。她从农村出来,随丈夫来到南宁一同生活了十多年,虽然念书不多,但是,家庭内外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是一个人情练达,很善言辞的人。我注意到,黄女士的脸上竟然没有蝴蝶斑,脸上常常流露美好的微笑,有清福之相。看样子,她的老公很爱她。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有一次,黄女士跟何女士闲聊,谈到家庭琐事,忧心忡忡。她告诉何女士她的心烦事。

黄女士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男孩,去问仙,仙说,是爷爷祖坟因为前些年建水库,被淹了,她告诉老公和家婆,家婆是坚决不相信的。理由是:以前请人看过风水,都说好,如果不好的话,怎么会出他老公这个人才呢。

家婆的脾气、性情也不是那么好沟通的。黄女士只好找了一个风水师,调整了一下居家风水,安排了家里的床位,不久,就怀孕了,得了一个小男孩。一家人都欢天喜地。可是,这个小孩在一两岁期间,常常莫名其妙的半夜三更地哭泣,弄得大人心烦意乱,不知所措。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原因所在。

黄女士非常焦急,她只好跑去问仙,仙告诉他,她老公这边的祖坟被水淹了,阴人住的不好,想搬迁,只好用弄哭小孩的方式,提醒他们。否则的话,这个小男孩,在十岁那年有一个关卡。

黄女士更加着急了。她努力地劝说家婆,家婆是坚决不信的。而作为孝子的老公,是左右为难,因为也没有遇到高人指点,没有更好的地方迁移,最后还是尊重老人的意见,没有动祖坟。

家族中有人梦见祖坟打开了。这是一个不吉祥的预兆!果然,没过多久,家族中的堂叔,正当壮年,莫名其妙竟然突然意外死亡了。

这件事情引起家族人的恐惧。祖坟的坟墓打开,意味着接纳新的后人,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

这的确是一个人人自危的事情。

敏感的黄女士,意识到一定是祖坟有问题了,想想她现在刚是三岁的儿子,得来是如此不易,到了十岁还有一个生命的关卡。可是,无论是怎么说,她也说服不了固执的家婆。她的心,非常焦灼,这件事情始终放在心上,一日不解决,一日也睡不安稳。

她把她心中的苦恼,一一倾诉给何女士。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何女士,自然鼎力相助。何女士自从接触李邦正老师,从居家风水、算命、解灾、催官、预测财运、迁移祖坟,统统都经历过了,她受益良多,感受颇深,以前所受的高等教育告诉她,这样的事情是不足信的,是“迷信”,可是经历总总后,她确切地感受,这是真实的,不是“迷信”,只是没有很好地认识而已。

真实生活的历练和感受,远比书本各种理论教育来得深刻。

何女士想起了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能够帮她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是朋友?

就是在你有困难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地帮助你的人,那是真正的朋友。

何女士作为好朋友,是最适合不过的,她的人品,是人人皆知,人人称赞的。黄女士是非常相信忠厚诚实的何女士,用黄女士的话来说,“何女士的心地跟我老公的心地一样地好”,而且何女士自己亲身感受过李邦正老师风水学术水平的人,何女士相信李邦正老师,她也同样相信。因此,她迫切地需要得到李邦正老师的指点迷津,解除她心中的种种困惑,寻求一个解决的办法。

而现在,黄女士就坐在李邦正老师的旁边。何女士和我,也在旁边,陪着她。

二命运和祖山

祖山孕育着后代。好的祖山,就会产生好的后代,好的命运,这命运就体现在八字(也称“四柱”)中。相反,祖山不好,其后代的命运也差,在八字中也会体现出来。

所以,通过八字我们可以了解到祖山的情况。八字和祖山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天然联系。如果祖山在哪个流年走到衰运或者是峦头缺陷之处,那么后代的八字就会体现出来,后代的命运就会出现坎坷,通过看八字,调整居家风水或者祖宅风水,即可趋吉避凶。无论是阴宅风水(即:祖坟风水)还是阳宅风水(即:居家风水、办公室风水、工厂风水),都是弥补八字的不足。

打开一个八字,就好像打开了一个人的人生履历,人生的福祸、荣华富贵都在能在八字中看的出来,可以说:八字泄露了天机——个人命运的天机。

能掌握天机的人,是很少的。

但是,越是神秘,越是让人心驰神往的。

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的轨迹。当然,也包括关心他的人。

黄女士告诉了李邦正老师,他老公的出生的时间——年月日时。李邦正老师把这些数据换算成八字,然后排大运。

李邦正老师早年醉心于研究命理。李邦正老师研究命理,往往采用多种方法,从不同角度来研究。

为什么呢?

李邦正老师说:“从某种角度来研究一样东西,就好比是一束光源,照在这个物体上,那么有光线照到的一面,是明亮的一面;也有光线照不到的一面,是阴暗面。这个阴暗面,就是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研究不到的地方,那么就需要采取另外一种研究方法,来弥补这个缺陷。”

多角度的去研究、去探索,来提高命理预测的准确性,李邦正老师为此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传统文化中,命理预测的门派众多,说法也很多,常常让人不知所然,也不知道所以然,李邦正老师在大量研习各种门派的命理书中,去伪存真,去粗存精,化繁为简,将预测命理的工作做到易懂好学。

那么黄女士的老公——孔先生,命运如何呢?

我看了看李邦正老师手中拿着的孔先生的八字。呵!好家伙!

“木火通明,通干透根”,读书非常厉害!是个才子哦。令我心生敬佩!你要知道,这不是一般读书人,要读的话,是可以读研究生、博士生的命。(孔先生后来告诉我们,他在某次全区公务员考试当中,是全区第一名。)

中国的传统,自古就注重读书,小孩子一定要能读书。因为有古训“学而优则仕”,因为古代选拔人才,都是从读书人中选取,所以要想平步青云,实现自己抱负的人,必须是要读得书,才能当大官,才能光宗耀祖。

可是,能读得书的人,一定能升大官,发大财。光宗耀祖吗?

在当今现实生活中,似乎并不总是这样。

我们从孔先生的命理看,官运似乎不是特别理想,断断续续会有点机会,但是不能当大,官运也不是那么亨通。孔先生实际情况是,已经有技术职称:助理调研员,相当于副处级干部。

这跟祖山有关系,祖山面对的文笔峰,是能出读书人,但是祖山不够力,出不了大官之人。

黄女士最关心的事,不在于老公是否能当大官,而是老公安全,她听李邦正老师说她老公是安全的,她就放心了,我想,这真是一个贤惠的妻子。虽然,官运还有待时日,有点遗憾。她笑着跟大家说,“我老公跟领导坐小车出去办事,一下车,别人总是把我老公当领导,赶紧跟我老公握手,把真正的领导晾在一边了。”我们都笑了。

黄女士把心中的疑问,一一向李邦正老师询问:

第一、被水淹没的祖坟,是好坟还是坏坟?

第二、坟打开了,是不好的预兆吗?

第三、小孩的十岁有难,跟这个祖坟有关系吗?

第四、老公现在的官运不是那么好,跟祖坟有关系吗?

李邦正老师一一解答:原来的祖坟还是可以的,出了象她老公这样的人才,可是被水淹的祖坟,一定是不好的祖坟。祖坟被淹,水长期浸泡土地,骨头受潮,骨头会发黑,最终化成水,到最后一根骨头都没有了,那么就会绝人丁了。有句古话说:近水莫下穴,下后人丁绝。太靠近水的地方,是不能葬坟的,何况是被水淹呢?虽然,有可能某些时候(当运的时候)发大财,但是一过,马上会落魄,是先成而后败。严重地会影响到子孙后代,会绝人丁的。

祖坟打开了,是接受后人,是不祥的预兆。说明此祖坟现在不是很好了。一般来说,当大官的人的后面,都是有一座好祖坟庇佑着。好的祖坟,亦能庇佑着子子孙孙。

先人过世了,在地下住的好,就有能力庇佑后代,如果是没有住得安稳,又怎么有能力庇佑后代呢?

得到李邦正老师在风水上的解释,黄女士肯定了自己以前的想法是正确的:这个被水淹的祖坟有问题,一定要迁。她迫切地想迁坟,让李邦正老师看看哪里有好地。但是,她也很担心,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才能说服家婆呢?唉,难啊!

我们都知道要迁移祖坟是一件大事,要说服家族里人,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三老公升迁有望吗?

时间一晃,一个星期就过了。

2008年12月的23日下午,我突然接到何女士的电话,她低声地告诉我:“黄女士的老公孔先生,现在有个升迁机会啦,单位领导跟他说,这次有个竞聘处级干部的机会,有几个人参加竞聘,他是其中一个。竞聘时间就在三天之后,现在,好紧张啊。”

何女士想起李邦正老师帮她老公和三哥催官的事情,她想这次黄女士的老公,也有机会,是否可以让李邦正老师在风水上助他一臂之力。

李邦正老师建议先用三枚铜钱抛卦,看了卦象再说。有了这些周易的数据,才知道事情的起末。

孔先生把见面的地点定在邕州饭店——这是一个东盟博览会指定接待的饭店,也是南宁市最古老的饭店,时间是明天下午。看来,孔先生非常重视这次见面。

在饭店的走廊,我们遇上了孔先生。孔先生,并非我脑里想象地那样是一介文弱书生。相反,体格非常健壮,慈眉善目,神光目正,五岳端庄,双眉润泽有情,双唇丰厚,双颐饱满,声润音和,笑容满面。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忠直宽厚之人。

简短地交谈几句后,我们落座。孔先生是一个很质朴、很坦然的人,有什么就说什么。李邦正老师建议先抛卦,然后断卦。

用三枚铜钱抛卦来断事,是“六爻预测法”,它是易学应用的一个分支,其应用范围非常广泛,可以预测经济、政治、财运、命运、婚姻、读书、出行、官运、祖坟、子孙等等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六爻预测法透露了天机,告知了人生的吉凶祸福。正因为是泄露天机,这就要求断卦人精通易数易理,卦象中的天机才能被洞彻;断卦人,有德行,了解人情世故,才能更好地教人趋吉避凶、指点人生道路上的迷津。六爻预测法的学习,不是一般单纯的技术学习。学习前,首先要学会做人,做有德之人。

孔先生今天要问三件事情,一个是官运,一个是堂叔的死亡跟祖山是否有关系,一个是祖坟是否不好。

按照李邦正老师的要求,孔先生洗手,静心,用三枚铜钱抛了六次,卦成。

孔先生所问的三个问题,答案都在卦象里了。李邦正老师简洁明了地解释给他听:“实话实说,第一,这次当官没有希望,有一个小人讲你坏话,是个女的,有点胖,她跟单位的正领导关系非同寻常。第二,你要到2010年当官才有希望;第三,祖山情况现在很不好,堂叔意外死亡跟祖山有关系。这个卦象跟孔先生的命理卦象所表示的信息都是一样的,没有一点矛盾。”

孔先生释然。

何女士这两年来的亲身经历,已经验证李邦正老师断卦的准确性,孔先生亦信然。他和家人商量好后,马上做出决定请李邦正老师点穴,准备迁移祖坟。而且要尽快,越快越好!

事情就这么闪电般地决定了。

孔先生很爽快!

至于李邦正老师点什么地,在哪里,档次如何,费用是否优惠,孔先生始终都不提一句。不质疑,不犹豫,不嘟囔,请师由师,把生杀大权都交给了李邦正老师。

坚信李邦正老师的人,往往得福气很大。这是祖师爷说过的一句话。

这一次见面,孔先生的光明磊落,给李邦正老师和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择地:虾子?鲸鱼?

李邦正老师开始帮孔先生的家族择一块福地。

我在旁边忙着,忽然听到李邦正老师的一声喟叹,我吃惊地转过头来,问李邦正老师怎么啦。

李邦正老师说:“难找啊,在他家乡的村的附近,我找来找去,想找一块像样的一块地给他,都找不到,这里的地形太小了。”

我一看,果然!呵呵,这种地形,山峦如蚂蚁一般松散地散落在大地上,断断续续的,这种地是绝对不可能出厅级以上的大官,怪不得李邦正老师这么头痛呢。

“只有退后两公里才会有地,可是不是他们村的地啊。”李邦正老师有点忧虑地说。

点穴范围不同,其结果也会有天壤之别。对于别的普通风水师来说,最好是自己本村本地的山峦,他比较熟悉,但是对于李邦正老师来说,这是一个束缚。点穴范围越广,对于李邦正老师来说,自由度更大,越容易找到好地,大地。

李邦正老师跟我分析说:“你看,只要退后两公里,就是一个大鲸鱼,正在吞噬着前面的小虾、小鱼,而孔先生家族所在的村的地,正是小虾、小鱼。被鲸鱼吞食的小虾、小鱼,又怎么能当得大官呢?是别人口中的猎物啊。”李邦正老师不无担忧地说。

大鱼吃小鱼,这是生物生存的规律,也是风水的规律。祖山是鲸鱼的地,一定要比小虾的地出的人物要大,龙事跟人事之理都是相通的。

李邦正老师还是有点担心,不在他们村的地,是否可以拿到?如果拿不到,要李邦正老师出山去点那种小虾、小鱼的地,李邦正老师是绝对不愿意出手的。那种小地,是不值得李邦正老师大老远跑一趟的。

这就好像是大炮打蚊子一样,真的不值!

黄女士通过何女士转告李邦正老师,请李邦正老师多准备一块地,怕万一要不到的话,还有下一块备用。李邦正老师答应了。李邦正老师一般都会做多手准备的,每次出去点穴,李邦正老师都会为事主考虑,一定要点到一块事主能拿得到的地。

五沉默的人

按照事主预约的先后,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到贵港某镇点了一块《乌龟孵蛋》之地,下午五点钟回到南宁。

我按照李邦正老师的吩咐,打电话告知孔先生家人,后天,我们去全州为其点穴。

孔先生火速行动,推掉了本已经安排好的元旦假期的户外活动,做好点穴准备。他告诉我们,从南宁到全州,开小车需要7个小时。

7个小时!!

晕啊!怎么这么远啊!我心中叹道。从来没去过那个地方,我还以为是3、4个小时呢,在小车内,呆上七个小时,那可是很累人的事情哦。不过,没有办法了。只有前行!

2009年1月2日晴严冬

早上七点多,按照预定时间,接了李邦正老师后,再顺路接我。这个时候,是七点半。

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拿着行李匆匆忙忙钻进车子,定睛一看,咦?怎么不见黄女士呢?取而代之的是,一位陌生的男士,大概是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他坐在司机的位置。

孔先生介绍说:“这是韩院长,是玉林某某院的韩院长。昨天从玉林上来到南宁,来帮我。”他转过头来打招呼,我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他,端正的天庭,方圆的地阁,面阔神莹,脸膛饱满,双唇宽厚,一付忠厚长者之风。

吃过早点,我们上路。按照孔先生的安排,到了中午,就到桂林附近的灵川,也是近全州的地方,停下来吃午饭,那里有朋友招待。这段行程要花费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我们将在高速公路奔驰,说短不算短,说长不算长。单调地行程,让人觉得枯燥无味,如果不说话的话,所有的人都很疲劳。

为了打破这个疲劳的行程,我拼命地说话,想到哪就聊到哪。不过,这都跟李邦正老师的风水有关系。因为,我在想,孔先生接触李邦正老师很短,见面也仅是见过一次,也没时间上网去了解李邦正老师。我想:通过沟通,一来可以,让孔先生更多地了解李邦正老师、了解风水,二来,可以解除旅途的寂寞和枯燥。

风水故事说了一个又一个,说的开心,听的人也开心。

我想想,其中一个故事,是最近发生的,给我留下了的印象是最深的,这个故事的主人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中的事主魏先生。魏先生的生意到临门一脚的时候,总是被人抢去,虽然比以往更加努力的工作,可是收效很差,生意的连连挫折,严重地打击着他,他在青蚨子的建议下,专门请李邦正老师调整了办公室风水,李邦正老师帮他布置了快速催财风水局,办公桌居然布在靠窗之处!在08年整个世界都在走经济衰退的运势中的情况下,魏先生已经提前两个半月完成年度销售生意指标。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魏先生请李邦正老师、我和青蚨子吃饭,席间一直都笑着,整个人都浸泡在蜜糖里,他跟我们大家说,他从2000年开始做生意,2007年是做得最差的,2008年是做得最好的。他乐呵呵地说:“调了风水后,总是一个又一个客户自动冒出来,主动找上门,原来是一些国际品牌的公司,以前我们去找他们,他们都懒得理睬,现在不同了,他们主动找上门来,说;‘还是你们跟医院打交道比较好,由你们运作吧。'现在我签单都签的手软了。”

要知道,魏先生每签一个单,都是有几十万的利润收入。

魏先生告诉我们:还有一些老板,主动找上门来,看见魏先生后靠是窗口,连连摇头,说:“你肯定是没有看过风水,赶紧改掉。怎么后靠是个窗口,靠空的呢。”

魏先生没有告诉他们,这催财的风水局是请李邦正老师亲自布的,只是笑呵呵地说:“等我拿到钱以后,我再告诉你们吧。”

魏先生对李邦正老师的催财局的应验见识到了,大为折服,说他也想拜师了。

大家都笑了。

只有自己亲身感受,才知道风水真伪和水平的高低。当初,魏先生也是跟大家一样的想法,对李邦正老师这种风水布局,存着很大的疑问呢,只是后来他还是严格按照李邦正老师的布局来做了,没有打折扣。

饭后,散去,在回去的路上青蚨子告诉我们,李邦正老师布置风水半个月后,魏先生就打来一次电话,说:“调整风水半个月了,怎么没有动静呢?”

青蚨子喝道:“你以为是杀猪啊!”

杀猪,见红(血)最快,一刀下去,马上见红。

呵呵,魏先生真是有福气啊,虽然当初也很着急,也有怀疑,但是还是耐着性子等候,终于等到花开结果,而且是丰盛的果实的时候。

这便是玄空风水的厉害之处!根据实际情况不同,风水布局也不同,那种固定模式的风水布局,是伪风水,风水效果自然难以于玄空风水相提并论了。

故事或长或短,都是说着风水,大家一路笑谈,不过,韩院长是一言不发,似乎都没听着,也不发表任何意见。

沉默的人,常常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孔先生接到老家大叔打来电话,说想请李邦正老师也点个穴。孔先生在电话里非常坦率地解释说,“这次请李邦正老师,只点一个穴,如果要请李邦正老师点另外一个穴的话,那要等下次,费用的话,到时候再告诉他。”

孔先生的回答,简洁明了,坦诚以待。一点也不贪心。

孔先生手机响了,是朋友打来的,他们已经在近全州的一个地方——灵川,恭候我们了。孔先生问李邦正老师是否吃狗肉,那里的狗肉很出名,李邦正老师连连摇头,狗肉、牛肉、鲤鱼,乌龟、蛇这都是要避忌的。孔先生这边安排,是吃鱼。很多人大老远开着小车跑去那里吃鱼,那里的鱼非常鲜美,那里的青菜,也是一绝。

到了高速公路的匝路口,我们看到这两位朋友,一老一少,他们也开着一辆小车等候在旁。看着我们的车到来,默契地打着一个招呼,两辆车就一先一后,沿着一条小路,到了河边一个酒楼。

这个酒楼既不高大也不豪华,但是这里的客人是最多的。我们到二楼,他们已经点好菜了,人一到,立即就上菜,一点都没耽搁。

那位年纪轻的朋友是当过兵的,姓吴。他频频的夹菜给李邦正老师和我,招呼得很热情很周到。俨然是自己的朋友一样。年纪大的那位,倒是很少说话,只是偶尔说上一两句。韩院长显然也不认识他们。

大家都是孔先生的朋友,因为要帮助孔先生完成一个任务,他们都倾力了。因为,大家都得到过孔先生的帮忙,孔先生平时待朋友不薄。

吴先生,听说我们今天去的地点是某龙村,淡淡地说了一句;“噢,我知道,那里听说清朝出了一个财政大臣。还有一个大财主,也是那里人。”

此言一出,虽然是那么不经意,但是,李邦正老师、我、孔先生——这都是最关心穴位情况的三个人,都微微地一震!

财政大臣,那是相当于部长级别的地啊。这么贵气的人物,竟然在广西这个当初是名不见经传的偏远地方出现,这不得不让人惊奇了。

孔先生的福气好大啊。

孔先生惊异中,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还没去到那个地方,就听闻了这个好消息,令人精神振奋!

我心中暗想:“李邦正老师没有去过,李邦正老师只是按照风水的规律去点这个穴点,那里出现这么大级别的人物,在风水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我一定要仔细看看,实地考察一下。

六点穴

吃过饭,两辆车出发开向目的地。

韩院长换乘另外一辆车,吴先生到我们这辆车,担任司机。孔先生告诉我们,韩院长年纪大了,在高速公路开了4个小时,已经很疲劳了,让他休息一下。

孔先生毕竟是搞行政工作的,人力、物力、时间都安排地井井有条,又那么体谅朋友,怪不得朋友那么多,那么肯帮忙呢。

也真巧,全州到孔先生家有段二级路,是半个月前才修好的,这次我们回他老家,非常顺路,不用绕路而行,真是运气好。

到了孔先生老家附近,见到了孔先生的大叔。他拿着工具,在路边等着我们。我和他沟通了一下,告诉他穴点所在村庄的位置,以及行驶路线图。有两个穴点位置,大家沟通一下,先去某龙村,那条路比较好走,也好确认。

吴先生看了路线,明确了方向,很快就带着大家奔向目的地,一点都没走错。我们从一个岔路口往右一拐,走向一个乡村小路,灰尘是一路扬起。离穴点位置是越来越近了。

当离穴点越来越近的时候,就是我们工作最紧张的时候,因为,我们要进行穴山和穴点的定位工作。

我睁大了眼睛,在搜索着眼前的一幕一景。

“呵!李邦正老师,这石头是紫色的!”我大叫起来。路的两旁,竟然可以见到紫色的石头!

坐在车上的李邦正老师,对于我的大呼小叫,似乎没有多大反应,只是应了一声“嗯”。

图2   紫色的石头到处可见

前面一座大山,就在我们的眼前,仿佛是一道绿色的屏障,挡在我们路的前方不远处,我推测,屏障的下方应该就是某龙村了。而我们行驶的地方,是一大片平平的田野、菜地,碧绿碧绿的。

从地理方位,可以判断,前方那座山,就是我们要去的穴山,那是鲸鱼的头部位置。那条鲸鱼,是由一百几十座山峦组成的,好大!穴点就在鲸鱼的牙齿那里。

李邦正老师叫停下来,在远处观察一下,确定一下穴山。

图3   穴山藏风聚气,犹如一个好大的聚宝盆

   

我赶紧下车,兴奋起来。

紫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对于紫色的石头,当然非常喜欢!看着路边,紫色石头,细细密密地躺着。这里到处都是这样的紫色的石头,也许是司空见惯,村民们都不以为然。我忍不住拿着相机拍照留念。

李邦正老师悠闲地点了一根烟,站在路边,一点都不着急。孔先生的朋友也陆续下了车,跟着站在车子的两边,四周看看。远处的村民好奇地向这边张望,他们也许都很奇怪:两辆小车和一帮陌生的人到这个偏僻的村庄,到底想干啥呢?

李邦正老师在抽着烟,跟孔先生的朋友笑谈着,似乎在旅游观光。没确定穴山前,我总是很着急的,因为今天最重要的任务,现在才拉开了序幕。

李邦正老师终于放下他的爱烟了,拿出罗盘,对照穴图,开始确认。一打罗盘,ok!就是眼前这座山。李邦正老师肯定地对大家说。

穴山是找到了,如何到达穴山脚下,这是第二个大问题。不过,从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看,应该有一条路到达穴山脚的附近。

这是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峦,一行排列,犹如一道天然的屏风,挡在我们眼前。山上是郁郁葱葱,清秀有情。

李邦正老师告诉大家,上车,开近!

大家高兴地上车了,目的地就在眼前了,胜利在望了。七个小时的颠簸,一路的疲劳都值得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小车沿着弯曲的乡村小路前行,路边是三三两两的村民居住的房子。哇!房子外的围墙和房基都是用硕大的紫色石头堆砌的,连菜园子都是用紫色的石头围起来!这说明一个问题:这些紫色的石头,对于村民来说,都可以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

图4    连菜地都是用紫色的石头围起来

   

紫色的石头,我曾经在湖南邵阳附近的一个村庄见过,在《点穴于千里之外》里有所描述过,那座穴山出的是大富大贵的人物(省部级以上)。现在在广西境内,看见紫色的石头,这是第一次了。

紫色,代表了贵气。这个村庄起名有个“龙”字嵌入,说明也非同寻常啊。那么还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呢?

那座高山越来越近,在山脚下,我们停下来。弃车走路。

我打开穴图,大家再次观看,确认无误,上山!

大家乐呵呵地朝着穴山走去。我的眼睛在不断地搜索着、探寻着。眼前出现了河流,在我们行走的右边。

呵!我的眼前突然一亮!河流两边的石头全部是紫色的!顺着河道一直往前走,整个河道全部是紫色的石头组成。大大小小、圆的、方的、不规则的紫色石头!河水在紫色的石头上缓缓地淌过,静静地流着。

紫色的河床!

图5  紫色的石头上静静地流淌着清清的河水,更显出它的漂亮和贵气

 

 

    

“山管人丁水管财”这是大家都熟识一句风水格言。穴山前面面对着是一条紫色的河床,这个贵气的财路,会是什么呢?

我想起孔先生的朋友说的那句话,这个地方出了一个财政大臣,还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大财主。

老祖宗的话,一点没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什么样的地方出什么样的人物,的确如此。

清朝离现在是多少年了?那么多年后,按照风水规律,后人去寻找龙脉,竟然是如此地惊人地重合在一起。令我实在很感叹!

如果说今天我们来点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思考的话,不如说是验证风水的理论的可信度和可行度。实践是检验理论唯一正确的途径。

我在思索着,拍着照片。我被远远抛在后面。我听到李邦正老师在跟他们谈着穴点的情况,断断续续的话音飘过来。我知道李邦正老师在跟他们讲解穴山、穴点的情况。

穴山的确定,一定符合理气,不是看那座山漂亮,就随意确定的。不符合理气的穴山,即便是皇帝穴,有太极晕、五色土,葬下去都是很倒霉的。

著名的风水祖师沈竹礽,在他的著作中,就谈及到他自己遇到一个真实的案例。

辛未冬,家居为先君子觅葬地,得地于中台山之阳,壬山丙向,形局之完美,实属罕见,集大江南地师,除宗蒋大鸿一派外,罗致八十余人相之,众云(注:说。),吉壤(注:吉地)。无何(注:无可奈何的意思),为某宦官以重金购去,怅怅久之。是年冬,某氏葬其父母开金井时,见穴晕太极图分明如画,情更抑郁。葬后,某宦官父子因案落发遣,卒于途,家日零落。于是集杭城地师复相之,均云:吉壤,且不犯神煞,百思不解其故。

后余姚胡伯安姻兄增戊游杭行箧中有姜垚(yao)秘本,云一运之壬山丙向,丙山壬向,犯反吟伏吟,葬之祸立至。于是,置酒集地师三十余人讨论之,均莫明其理。……予昔日轻视玄空理气之说,至是少杀。

大致意思如下:沈竹礽为自己先人寻找一块好地,穴在中台山坐壬向丙的方位,形局非常完美,实属罕见。他请了八十多个风水师看此地,(除了蒋大鸿宗玄空理气风水的那一派外),大家都说是好地。可惜,被某个大官员得知后,重金买去。沈竹礽买不到那穴地,非常惆怅,闷闷不乐。那年冬天,那购得穴地的宦官葬其父母,当挖开穴坑的时候,看见穴晕呈太极图的形状,穴土的颜色非常漂亮,沈竹礽及很多风水师都去看到了,大家也一致认为是一块非常难得的风水宝地。沈竹礽回家后,由于与此穴地失之交臂,故感情更感到失落郁闷。葬后没多久,这位大官父子因犯案而被逮捕判罪流放,父子都死在流放的途中,家道日益零落。沈竹礽再集中杭州的风水师,重新再去此穴考察,讨论分析是怎么回事。大家众口都说:是块好地,且不犯神煞。可是,为什么葬后出现悲惨的结局呢?大家都不能解释。后来,沈竹礽的姻兄胡伯安有一风水秘本,此书是蒋大鸿的弟子姜垚所作,上面说此地是壬山丙向,在一运中犯反吟伏吟,不合理气,因此葬后祸事就随之而来。沈竹礽以前是崇三合派风水的,经过此事后反思,以后再不敢轻视玄空理气的学说了。

在风水峦头实践中,漂亮的穴山,也许常常可见,但是在什么时候才可以选用,这并不是每个风水师都懂的道理。因为这涉及理气的知识,而理气的知识向来是秘传的。所以,很多风水师帮事主葬下去后,倒霉的事情一个连着一个。这就是不懂理气之故。但是,他们会对事主说,你看这穴土多么漂亮,是五色土。其实,土质对风水的效果有一定的影响而已,所占的比重不是很大。在众多的影响风水效果因素中,孰轻孰重,哪些是决定性的影响,很多风水师都没弄清楚,亦无从判别,最后的风水效果,也就大相径庭了。

看着李邦正老师带着一帮人,越走越远,我赶紧加快脚步,追上去。我知道,在这里,目前可以选用的穴山,就只有这座山了。

图6  李邦正老师带着一帮人朝着穴山走去
图7    穴山脚下的紫色河床

这个穴山,有现成的一条路,一直通向山顶,身边无任何枝条牵绊,根本不用披荆斩棘,真的很省事。山路虽然陡,但是都还有路。走走停停。我们在停下来的时候,不断地回望,看看明堂的情况。李邦正老师一路观察周边峦头情况,以便确定穴点的高低。

一路走上去,遇到两座坟,怪不得有路呢。一座坟小点,一座坟大点,坟上及坟周都长满了乱草。看来,很久没有人打理了。

孔先生告诉我们,就是这个村出了他们乡鼎鼎有名的大财主。是啊,同样是块好地,就看在哪种层次的风水师手中,高水平的风水师,可以充分利用峦头和理气、择日的知识,取得最大的福气,可以大富大贵;到了水平稍低点的风水师那里,只可能只富不贵;到了水平一般的风水师那里,可能也只是出平常人而已;到了水平低劣的风水师那里,很可能破财损丁,祸患无穷。

风水师就好像是裁缝,都是为他人做嫁衣的人。嫁衣做得漂亮、合适与否,那就要看裁缝的水平咯。

李邦正老师已经确定穴点在哪个地方了。这是一个天然的穴位。前面就有左青龙、右白虎两块大石头,天然地站在穴点前守护着。穴点的定位就在路边,穴点处一点草都没有,就那么袒露在那。这个结穴点是龙脉的第一跳,龙脉沿着山体迂回曲折,到此处猛然一跳结穴于此,再沿着山体,往下行走,依次结第二个穴点、第三个穴点。

 

图8   穴点位置前点香

   

古地理经:“财成者,水胜。人旺者,土厚。气清者,贵。”现在此穴,三者皆有。

李邦正老师点这穴位,尽合星曜法道。《太华经》云:“识尽真龙须识穴,方把星辰细分别;曜星重叠照坟前,子子孙孙朝帝阙。龙真穴真若无曜,空有星辰重叠照。穴为父,星为母,父母相随龙即住。宗枝骨肉尽相亲,此地千金无买处。官曜二星奇相异,除了此星更无地,星不照穴穴难安,地无星照福不来。……”唉,地理师能懂峦头,识理气,通星曜,会择日的,少之又少了。…

李邦正老师已经定好穴点,接下来开始定龙门桩。孔先生的大叔面露难色,他说:“这里太近路边,可能别人不愿意给,如果是能离路边远一点,也许别人会愿意给地。”

李邦正老师听明白他的意思,看了看穴地情况,站在离路边远一点的穴点位置笑着说:“你要离远一点,可以。不过,如果刚才那个点(最初定的位置),是出正厅级别的人物,那么,我现在这个所站立的穴点,就是副厅哦。”

李邦正老师刚才点的那个穴是正穴,龙脉之气结得最盛,而现在偏离了龙脉之中气,得气就少了,称之为“副穴”。

李邦正老师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这块地出的人物是厅级以上,那是肯定的,但是正职还是副职,其效果还是差很远的。

在旁的我,赶紧提醒孔先生。这个穴点定位效果相差十万八千里呢。孔先生也许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状况,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抉择了。

“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了。”一直没怎么出声的韩院长指着李邦正老师最初定的穴点位置,连连肯定地点头,急急忙忙地说。

我看孔先生的大叔,还是在犹豫着,他问:“那新的穴点,是不是中龙脉呢?”

李邦正老师笑着解释说:“中是中龙脉,只是得气要少点。出的人物也只能是副职干部,你们看,这个是第一副厅的穴点位置,”李邦正老师又走到另外一点,说:“那么这点就是第二副厅位置。”

“副厅怎么能跟正厅相比呢?!”我着急地跟孔先生说。

孔先生想想,“这还是要考虑群众的意见,坟墓占地太大,挡住了别人上山的路,也不是很好。”孔先生在犹豫着,孔先生毕竟是做政务工作的,考虑问题比较全面,也不想影响到别人。心地可真好。

“就是这里啦,就是这里啦。”韩院长比我还着急,指着第一处穴位,连连说了好几遍。

我查看了路边的情况,路的旁边还有空地,只要把路开拓一点,往旁边靠,路的宽度一点没变,一点都不影响大家的走路。

李邦正老师和韩院长都看了,肯定了这种做法可行。

孔先生的大叔,站在原地,还在想啊想,毕竟去别人那里拿地、说情是他的工作,他要考虑这种情况是否可以拿到地,别人是否愿意给地。

孔先生也在徘徊中。

作为风水师,我们是要告诉正穴和副穴所出人物是不同的,这是职业道德,怎么样的取舍,那就要看事主了。

李邦正老师想想,“这样吧,正穴、副穴的位置我们都做好标记,如果能拿到正穴,是最好,实在没办法,就只好葬副穴了。但是,你们心里一定要清楚,哪个是最好的,争取拿到最好的。”

大家觉得这个办法不错。

“就要这个了,就这么定了。以这个为主,定龙门桩。”韩院长站在正穴处,连连开口,这么大的事情,他都为孔先生做主了。奇怪了,他一直没吭声,到了这里,这么重大的决定,他是如此肯定。可见,孔先生平时很得人心。

能这么快做出决定,而且是正确决定的人,一定知道,这个决定的分量!能做出这么坚决的决定的人,一定是非常了解风水决定性作用在哪。他应该具有一定的风水知识,不是一般的人。

韩院长,一直深藏不露啊。

点香,插香。

我看见韩院长非常熟练地做着这一切,对于他的判断,我更加肯定了我刚才的想法。他不是一般的朋友,他是孔先生找来的参谋,这个参谋绝非一般的参谋。孔先生都很听他的话。

韩院长一直不出声,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终于显山露水了。

我笑道:“韩院长,你很懂风水哦。”

韩院长乐呵呵地说:“以前葬家里人,跟过一些风水师跑过,看过,学了一点。呵呵!”

站在一旁的孔先生,也笑道:“韩院长一直很关心我的。”

原来如此,从关系来看,韩院长是孔先生所在单位的下属单位,但是从交情和年纪看,孔先生把韩院长当成自己信赖的兄长啊。

我在旁,围绕穴点周边,四处拍照、摄像。我们所在的山,海拔高度是300多米,而只是后靠山一半的高度,周边的青龙白虎山气势雄伟,围抱着穴山,这是一个难得的聚宝盆。

李邦正老师站在穴点附近,四周的山峦尽收眼里。李邦正老师忍不住拿出他喜爱的海底柳烟斗,点上一根烟,细细地品味着,一圈一圈地烟雾袅袅升起,李邦正老师叹道:“好穴啊!”

图9  穴位的左青龙砂首处,土星、金星、水星、火星逶迤而来,星曜闪烁

 

定好龙门桩,李邦正老师问孔先生,还要不要看下一个穴点。

孔先生乐呵呵地说:“不用了,我们现在坐车回去,先到桂林,怎么样?”

我们大吃一惊。看样子,孔先生对穴点非常满意。

这么爽快!

我们沿着小路下山。

夕阳西照。

我们沐浴着夕阳的光辉,胜利归来!

我看了看,这个时候,是下午五点五分。

图10   下山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

七 朋友

  

沿着小路下来,韩院长已经开始支招如何运作,要到这块地,一看运作的方式,真的很老道。行政的功底显露无疑。

坐在电闪一般的小车,我们往桂林奔去。

吴先生坐在车内,高兴地跟孔先生聊天。神情轻松而又愉快!虽然是一大早就等候着我们,安排饭局,搞好接待,这一路上,都是开着小车,陪伴着我们,也是辛苦了一天。但是,他似乎很高兴。

他告诉我们,本来今天是跟朋友约好,去山林打猎的,可是听到孔先生要来,他立马推掉了这个约会,专心做好这个接待工作。为什么呢?一句话,孔先生够朋友。

他接着又谈起另外一件事情:孔先生所在的一个小领导下来,大冬天的,吴先生六点钟就跑去接他,送他回南宁。开车大半天,终于到了南宁,那个小领导,谢也没谢一句,自顾自拿着行李走了,也没关心一下,别人肚子是否饿了,要不要吃饭。其实吃饭的事情是小事,也不稀罕,吴先生完全可以找朋友一起吃饭,也可以自己吃饭,可是遇到这个小领导一点关心之意都没有。吴先生气啊。连起码的尊重和关心都没有,简直是把他不当人看,纯粹是当做利用之物。下次这个领导再来,即便是有空,吴先生也会说:没空。懒得理他。反正,业务上不是直接领导关系,这个小领导拿他也没辙!但是如果是孔先生来的话,就是半夜起来接待开车,他也感到乐意。

听到他的讲述,我终于明白,孔先生的人,的确很好,在点穴这件事情上,时间安排地非常紧急,他一下子就能调动那么多朋友,倾心相助,才会让今日的点穴,完成的如此地快,如此地顺利啊!说句实话,这块大地,点穴过程如此顺畅,没浪费一点时间,也没受一点阻挠。这是事主修来的福气啊。这跟他平时的为人大有关系啊。

李邦正老师说:老实人自然有老实人的福气。

爱情,可以瞬间产生,而友情,是需要时间的积淀的,是需要很多的事情来考验的。

“友情”,多么平凡的两个字,亦是多么含意深沉的两个字。

也许,有些人可以将“友情”轻松地出卖;

也许,有些人可以将“友情”视为随手可弃的废物;

也许,有些人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可以将“友情”来个大倒转,反目为仇;

但是,世上仍有忠直诚信的人,将“友情”看得非常珍贵,倍加珍惜的。

古语有云:“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

厚道之人,天亦助之!

 

 


上一篇:32 点穴于千里之外

下一篇:34 爱,没有最后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3___《紫色的河床 》广西全州点穴篇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