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4___《爱,没有最后》广西都安“将军率兵”点穴葬山篇(上篇)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广西都安“将军率兵”点穴葬山篇 (上篇)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09 年 3 月 30 日

 

题记:

世上有一种东西,

一旦永远地失去了,

你才更发觉它的宝贵。

这样东西,

不是金钱,也不是财物。

也许我们永远看不见,也永远摸不着。

 

这样东西,

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远在天边。

只有我们的心灵,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

这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这,就是亲情——父母和子女之间的亲情!

 

到过沙漠,

才懂得水的价值。

潜过水底,

才深知空气的珍贵。

 

亲情,

父母和子女间的亲情,

犹如沙漠中的水,

水底下的空气,

无比的珍贵!

 

父亲去世

十年前的某一天,正午时分。

太阳很大,天空很高。

陆先生(“龙虾擭食”事主)急冲冲地从南宁坐车赶回在老家。他接到父亲病危的消息。

屋内,灰暗的墙壁,窗外透过的两条光影无力地投射在地面上。

狭小的屋子里挤满了人,母亲、大姐姐、四弟,他们都围在父亲的身边,不敢出声。陆先生的到来,已将屋子挤得再无转身的地方,似乎都透不过气来。

一张年代久远的椅子,正努力地支撑着父亲那沉重的身子。原本瘦高的父亲,现在蜷缩着身子,虚弱地伏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父亲偶尔抬抬头,陆先生看到了父亲那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枯树枝般的皮肤,暗黄的脸色,没有喜,也没有悲,仿佛是一座的石像,只有两只眼睛——干涩而浑浊的眼睛在光线下,闪着那么一点亮光。他看着陆先生。

陆先生第一次遇到这个场面,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先叫兄弟们出去一会。陆先生伫立一旁,关切地看着虚弱的父亲,静静地听父亲的讲话。

父亲得了心脏病,脑子还是很清楚的。父亲的话语断断续续,说了很多,但是不是很清楚。陆先生努力地分辨着。

最后,父亲气息微弱地问道:“奶奶~~那——块地~~”

陆先生明白,父亲是奶奶唯一的一个儿子,父亲没有找到好地葬奶奶,这件事情一直挂在心上,临终的时候,还念叨着。

陆先生赶紧表示:“这块地包在我身上了。一定要为奶奶找一块好地下葬。”

父亲听到这番话,点了点,头一耷拉,溘然长逝了。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父亲的过世,陆先生没有哭。

当族人读祭文,念到“平时在一起时老是吵闹,却得人烦,现人走了,以后没有机会吵了……”陆先生哭了。

父亲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昨天,在风轻云淡中,愈显清晰。点点滴滴的往事,一一涌现。

忘不了,父亲那日夜操劳、劳碌奔忙的背影;

忘不了,父亲那暗黄、粗糙的脸;

忘不了,父亲将好不容易凑够的钱,放在手心上,叮嘱要好好读书……

泪,已经风干。

心,体会到什么是最痛。

人的生、老、病、死,是必然的规律。然而,对于将逝者,对于亲人,对于那永远分离的亲情,此痛不能用语言和文字所表达。难怪,古人留下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感叹;难怪,毛泽东在暮年时写下了“物犹如此,人何能堪?”的感慨。

对于父亲,陆先生心底埋藏着深深的歉疚,父亲正是因为为了他能读书而辛劳奔波去赚钱,积劳成疾的。

现在,陆先生只能将对父亲的临终诺言,深埋在心中。

为了这个诺言,在父亲去世后的十年期间,陆先生找了二十多个风水先生,三十多个坟地,先后下葬了奶奶和父亲,不好了,又挖起来,就像拔萝卜一样。(故事见李邦弟子风水随笔D24《为了一个诺言》)

有人笑呵呵地问他:“为什么挪得那么勤快?”

陆先生答:“阳宅(居家住宅)买的话,很贵,不容易调换,阴宅(祖坟)的话,就便宜多了,也方便挪窝。”

陆先生的经济学学得很好,这笔帐一算,也的确如此。

在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中,“孝”为第一。在古代,有很多孝顺的儿子,为了给父亲找块好地,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去学习风水之术,以便为去世的先人找块好地安葬。所以,在古代,习风水之人、专研易学之人,比比皆是。连皇帝都很重视。

而现在的陆先生,也踏上了这条路,跟随二十多个的风水师学习风水之术(又名“堪舆”)。葬后效果参差不齐,有的没有感觉,有的葬后还出了事。

也许是这份孝心,感动了上天。最后,他遇到了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为了点了一块“龙虾擭食”的穴地,准备安葬他的奶奶。但是,这块穴山,已经有二十多个坟主葬后出事,陆陆续续迁走了,村民“谈山色变”。连这个山头的主人——东家对他说:“你要在这个山上葬墓,我不收你一分钱,但我好心告诉你,这座山正对之处有四个祠堂,在此山上葬墓的人,全都因出事而搬走了。你考虑考虑吧。”这令陆先生忐忑不安。可是,李邦正老师笑着跟他说,没问题,我会在择日上解决这个问题。

不用说,陆先生的心是七上八下。李邦正老师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夸下海口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哦!

2008年11月,李邦正老师按照道法安全葬下陆先生的奶奶,一块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故事详情李邦正弟子D30《一个不眠的夜晚》)。李邦正老师深藏不露的高深道法,令陆先生震撼和折服。他决定再请李邦正老师为其父亲点一个福地,他要用法木来葬山。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某一天,陆先生在QQ上告诉我,他的父亲的坟地,是在2006年下葬的,立向是辰山戌向……。

我告诉他,这座坟山现在没有起到庇护作用。陆先生对于我的话,还是有点犹疑,因为,那位帮他葬山的风水师断事很灵验。我知道,用奇门遁甲可以来断事,但是奇门遁甲跟风水是两个不同的学科,是不能相互混淆的。宏观来说,它们都是周易术数所含概下的学科。

奇门遁甲,相传为黄帝战蚩尤时,九天玄女派风后传授奇门遁甲之术给黄帝,助黄帝打败了蚩尤。奇门遁甲最初为四千三百二十局,到了西周开国元勋姜尚(姜子牙)时。简约为一千零八十局。后经汉代的张良、三国时的诸葛亮和明朝的刘伯温等人的不断推演和完善,再简约为七十二局,最后摄图为局,简约到为十八圆图。始诚为今日的版本。其内容早已超越了纯军事的范畴,天文、地理、历法、政治、经济、人事、升迁、求财、预测等无所不包,几乎可以称为择吉类的工具书。奇门遁甲非常厉害,但是,它不等同于风水之术。风水之术,有着自己的学术体系。

作为一名非专业的人士,是不可能去区分这些差别的。而且,我知道,陆先生作为一个领导,是非常有主见的一个人,所以,我并没有做太多深入的解说。那个时候,李邦正老师正在考虑用法木葬自己父母亲的事情,在跟他聊天中,我告诉他法木葬山的事情。

没有想到,陆先生对用法木葬山的方式,非常感兴趣。他打算用此种方法葬父亲。不过,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用法木葬山不成功,那么就算做生意失败一次,就算了。

我知道,用法木葬山,是很多人听都没听闻过的一件事情。也许说给别人听,别人都觉得很滑稽,觉得是不是在骗人呢?这个都能理解。那么法木葬山是如何来的呢?

在古代,战争频繁,战死沙场的男丁很多,远在家乡的人,是没有办法找回他们的尸骨的。“阴不安,则阳不安。”这涉及到很多家庭的子孙福祸问题。怎么办呢?

对于这个问题,道家用法木代替先人的骨头,滴上后代的血,用道法解决了这个问题。祖师爷将此道家秘传之法传授给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按照师传的办法,先后帮过不少的事主用法木代替骨头来葬山,效果都很应验。李邦正老师做事都是有依据的。

某日,陆先生又询问:马山附近是否有好地?

李邦正老师一查询,总共找到三块地,都是出将军的大地,它们分别是“将军率兵”、“将军探母”、“将军冲阵”,而且是当运的旺地。这个消息,令陆先生心潮澎湃。

他问,是否能看看这穴山,然后抉择哪块地点穴。

我将这个想法转告给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觉得陆先生是一个诚心、守信用的人,李邦正老师应允了。我发给陆先生两个穴位的地形图。三个星期后,陆先生告诉我,他已经抽空看了这两块地了,但是他无法抉择。

这两块地,如果用美女打比喻的话,一个是“沉鱼落雁”,一个是“羞花闭月”,各有各的好,的确让人花多眼乱,无法抉择了。最后,他决定选择“将军率兵”,这个地就在都安——一个很靠近马山的地方。

“将军率兵”之地,发脉于千里之外,带着千军万马,呼啸而来,来到了红水河边,红水河呈金城水之形,弯弯地围包着穴山,仿佛众心拱月般一样。两边重重的护卫,保卫地密不透风,簇拥着将军,气势森严。整个风水格局,星曜合度,气象恢弘而壮阔。

陆先生打算在2009年春节前点穴,以便在2009年的时候,能择一个吉日来葬山,但是由于符合要求的日子太近除夕了,于是,决定在春节后点穴。

 

艰辛的点穴

 

点穴的日子,陆先生定在了2月21日。

按照预定的时间,张副开着他心爱的越野车来接我们。我们在“粉之都”吃了一碗粉,然后上路。这是张副第三次接我们了。第一次,是去马山点穴,第二次,是去葬山;而这一次,也就是第三次,是再点一个穴,这个穴名是“将军率兵”。

张副,人白白胖胖,人总是笑眯眯地。

车子走在都南高速公路上,李邦正老师和我随意地聊着天。陆先生说好了,是在马山的汽车站旁边等我们。

行程一个半小时,到了。陆先生熟练地登上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他一上车,没出声就习惯地递给李邦正老师两包烟,我忍不住觉得好笑。这仿佛成为陆先生见面的习惯了。

那么多次接触,一切都很默契了。无需多言了。

陆先生随后又递给李邦正老师一包东西,重重地。我好奇地探头看看。李邦正老师打开一看,哇!好大的一块圆木啊。如碗一般粗大,高度,是普通香烟的高度。

陆先生问李邦正老师,这块用作法木的木质,是否是真的呢?

李邦正老师仔细看看,闻了闻,赞叹:好!好!这是真的。

陆先生松了一口气。他告诉我们,为了找寻这块木头,他花费了几个月,拜托了很多人,去找寻,有的开价很贵,这块木头是拜托朋友到越南才拿到的。

这块木头的确非常漂亮,而且大。怪不得这么贵呢。

李邦正老师告诉他,可以锯开,分成几块,要平整。陆先生高兴地把木头包起来,这可是来之不易啊!

张副驾着越野车从马山上高速公路,车速是越来越快。

陆先生用手指指向左前方的山峦,兴奋地告诉我们,“那座山就是了。”

张副怀疑地问:“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我已经去过一次了。”陆先生笑着解释说。

陆先生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在高速路旁停下来,跨过高速路的护栏,就直接可以到穴山脚下了,很近,但是,在这里下车很危险。还是开车到叉道处,再沿着高速路边的乡村公路绕回来,车直接开到穴山脚下算了。

既然陆先生探好路,我也就乐得轻松了。如何找到去穴山的路,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也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因为,我们也从来没有去过。

越野车开过,经过匝道,绕过桥下,开往目的地。这里有两条路。在这里,稍作停留,我们等陆先生家人的另外一辆面包车开过来。两辆车汇合,陆先生指挥车往左边的那条路开。他告诉我们,第一次来这里问路,别人告诉他往右边那条路,他走啊走,觉得不对劲,看着手中的地图,觉得应该是靠近高速公路才对,再问了别人,又兜兜转转过来。

看来,当初去探路的时候,也非常不容易啊。

一条碧江映入眼帘。哇!犹如一条宽阔的碧带,在深深的峡谷内,曲饶而过。水好清啊!

图1    美丽而清澈的红水河
图2   穴山前方的红水河,以金城水形环绕而过

 

 陆先生告诉我们,这就是红水河了。现在水是清的,到了夏季,下雨多,上游处的山土被冲刷下来,河水就会变成了红色,不再是绿色的了。

哦,原来如此。

红水河的美丽,我没有错过。在它最美的时候,我曾经有机缘看到。

我想:这就是缘分吧。

车子沿着乡村小路,弯弯曲曲地开去。我想应该很近了吧。从地图上来看,应该是某个村的附近。车子似乎开了很久,路似乎没有尽头。怎么这么远啊?

慢慢地,我都辨别不清楚,身在何处了。周边都是山,山外还都是山。路就在车轮下滚动着。我们到底要到哪里?哪里是我们的目标啊?

图3  车子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向穴山开去

 

 

车子按照陆先生的指挥,沿着一条更为狭小的路,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这条路离高速公路是越来越远了,而路是上上下下,左拐右拐,拐了不知道多少弯了。

张副有点害怕了,这段路窄,太考验人了。陆先生坚定地指挥,往前开,上次我们的车就这么过去的。张副紧张地开着越野车,一颠一簸,沿着这不知名的路,往前开去。

只有前行,没有退路了。张副很明白。

再开上一条路,比较宽了,似乎是运甘蔗而开辟的路,好走些。可是,这七拐十八弯的小路,让我们迷失了。这目的地到底在哪啊,怎么这么难走啊?

陆先生笑呵呵地说,当初他们找这块地,下车问了很多次,从早上八点出发,一直到下午四点才找到。呵呵。

哇噻!

李邦正老师和我,都大大地惊异了:花了一天的功夫才找到哦!

李邦正老师说:“只有你才能找到这块地了。”李邦正老师分析道:你看,陆先生住在附近,又熟悉当地,手中又有大比例的地形图,以前又有看山的经验。这么多条件,陆先生都具备,才找到这块大地啊。

从地图来看,此穴山就在高速公路旁,似乎非常好找到,孰不知,真正走近穴山的路,是如此地不易。

陆先生能找到这块地,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图4    好不容易终于到达穴山

   

   

越野车终于一晃一晃摇到了穴山脚下。

山色空蒙,青黛含翠。

氤氲的云雾缭绕在山间,大地,仿佛是那神秘的耶利亚女郎,远望而不可即啊。

看到的东西,不一定能得到。

一块大地的获得,需要付出的,还有物质以外的很多东西,比如:诚心、耐心、信心。

这座山,是不是李邦正老师原定的那个穴山呢?

这是需要确定的一个重大问题。

我们对照着穴图,仔细地判别。不错,就是这座山了。

李邦正老师不急不慢,又习惯地点燃了一只香烟,眼睛盯着穴山,左看右看,仿佛欣赏着一幅美术作品。

图5    穴山的明堂一角

 

看了几分钟,李邦正老师赞道:“这个地方不错,周围的山包围得非常好,藏风聚气啊!”

这可是陆先生花费了整整一天才找到的穴山啊,现在我们终于就在这个目标点了。胜利就在眼前。我们猜想,只要爬上去,点好位置,封一个堆,应该1到2个小时,足够了。这不是是小菜一碟吗?

李邦正老师指着穴山,你们看!那突出的位置,就象是将军的点将台!我们穴点位置,就定在点将台的上方某处。

经李邦正老师这么一说,我一看,哦,果然是啊,那是一个非常宽广的穴台,从旁侧来看,仿佛是一张翘着的上唇,穴气呼之欲出!可是,那个穴点,到底是哪个位置,我还没看清楚。

图6  穴山中部,有一个隆起的“点将台”

 

既然李邦正老师这么定位了,那么就开始爬山吧。张副留下来看车,其余的人上山。

这里的山,都是石山。李邦正老师解释说:“当将军的山,一定是多石之山,石头硬,出的人才骨头才硬,当千军万马打过来的时候,他才能将生死至于度外,果敢地冲锋陷阵,将军之地跟财地不同,财地是讲一团和气,和气生财。所以,财地就要土质厚点。”

对于石山,我曾有一丝的偏见,总觉得后代人脾气倔强,不是太好。但是在河南看过乱石岗的石头的时候,再回头看此石山的时候我才醒悟到:并不是说石山都是不好,如果是乱石,草木不生,那么就不好;如果是披着青翠草木的秀丽石山,如果有穴,就会出武将。要知道,广西的兵,是打硬仗是出了名的厉害。

上山的路,有,我们很高兴,可是高兴得太早了。这条路,似乎离我们的穴点位置,是越走越远,有点南辕北辙。看来,再走下去,是无法到达穴点的。李邦正老师说,不要继续上爬了,我们终于沿着来路,撤退回山下。

可是在山下观察那穴点位置,是没有路的,而且荆棘密布,到处都蔓生着一种叫“鸟不留”的荆棘,勾着人的衣裤,勾着人的皮肤。

图7    穴山上到处都长满了“鸟不留”荆棘

 

  更为令大家畏惧的是:穴点下,是悬崖峭壁,可以说是90度的悬崖峭壁。即便我们走到点将台下方的位置,要爬山这90度悬崖峭壁的上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大家停住了脚步。这太难了。这个锁住了所有人的脚步。

陆先生指着近处一个比较好走的地方,问李邦正老师:“这里有穴点吗?”我明白陆先生希望李邦正老师在这座山另外找寻一个穴点,大家都能轻松点。我看了看陆先生所指位置,跟李邦正老师是异口同声地说:“这里没穴。”

我们不可能在没穴的位置,点给事主,这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可以偷懒的事情。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宁愿辛苦点,也要做到位。否则,事主没得到福气,我们也不会得到福气,而且损功德,挨责怪的。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一个原则问题,这是一个职业操守的问题。事主不知道,但是我们心里非常清楚。

陆先生没办法,踌躇着。这一上一下,都已经是中午了。陆先生看着李邦正老师蹒跚而艰难的脚步,担心李邦正老师年纪大了,爬山吃力,加上路的确难走,实在是不忍心,他看看远去的家人上山的背影,再看看我们俩,好心地对李邦正老师说:“这样吧,今天不爬山了,先回南宁吧,我们找一天,请几个民工开好路,再请李邦正老师过来点穴。”陆先生做事能为人着想,有菩萨的心肠,也有领导的大度,这,我们都感受到了。

可是,离葬山的日子3月6日,为期不远了。我们知道陆先生要上班,能活动的时间都是周六周日,在这么短的时间,要开路再点穴,分两个星期做,似乎都来不及了。

陆先生说:“不要紧,日子可以往后推。”

在一年里,上乘的好日子并不是很多。我们心中非常明白3月6日的日子好到什么程度,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日子。

我们看看李邦正老师,一切都听李邦正老师的。但李邦正老师谢绝了他的好意。

李邦正老师坚定地说:“就在今天点穴了,不要拖下去了。”大家研究,从山下一直开路到平行点将台的位置,再横开路,到达点将台的位置。虽然,能不能开出这么一条路,能不能走通这条路,都是未知的。

两个开路先锋先开路看看,等一会,陆先生的大哥也上去了,加入了队伍;再等一会,陆先生吩咐我和李邦正老师在原地等着,他也上去查看了。李邦正老师和我在原地等待了一阵子。看看山上那几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告诉我:“我们现在跟着上山吧。”

李邦正老师拿着很重的动撬,我背着点穴包、摄影包,手中还拽着一个陆先生大哥留下来的工具包,上路了。

陆先生看见我们上山,赶紧接应我们。他接过李邦正老师手中的动撬、我手中的点穴包、工具包,一路攀爬着,边走边照顾身后的李邦正老师。

山,很陡;路,难走,是刚开出来的路。最为要紧的是,太多的荆棘扯住我们身上的衣服,李邦正老师和我手中的皮手套都已经被荆棘勾得全部破烂了,而陆先生身上的皮衣,背后已经挂彩了。陆先生告诉我们,这里山,满山遍野都是这种“鸟不留”的荆棘。没事的话,谁也不会上这种山。

图8  上山的路,都是荆棘密布,需要披荆斩棘

 

  李邦正老师说:“这鸟不留荆棘,有一弊亦有一利。它让人很难走,但反过来看,它守护着穴山,让那无福缘的人不敢在此山葬穴。因此这穴山干净得很,连一个坟墓都没有。”别的山,都没有长满这种荆棘,而独这座山长满了,我突然领悟到:这个“鸟不留”荆棘就是老天派来守护这块福地的守护神啊。易理就是这样,阴阳相生。

在偶尔停歇的时候,我抬头一看,哦,不知道什么时候,朦朦烟雨已经笼罩着大地,春山已含翠。

说真的,我们不是在走山,而是在爬山,用手用脚,李邦正老师更加了,是连拉带拽,被陆先生拉上山的。这个情境仿佛如同我们在湖南点“金凤戏青龙”那块大地一样,艰辛极了。汗水肆意地在脸上淌着。而烟雨又将头发淋湿,跟汗水混合在一起。

将军之大地的获得,真的就这么难吗?我们要怎么地付出,才能达到将军点将台穴点的高度,才能一睹将军眼中的风采呢?

在举步维艰的中,我们只有不停地爬啊爬。累了,我们休息一下。陆先生指着一处地方,说:“这里有一个石洞,前面的人告诉我,说这个石洞是个天然的坟墓哦。”

图9   悬崖峭壁边有一个天然的石洞

 

 我们看了看,李邦正老师打了罗盘,方向是子山午向。李邦正老师再查看周边的峦头形势,说:“如果要葬,也可以,但是运势和福气,就不够我们在点将台那个点。这个穴点,是可以出读书人的。”

一座山上,可能会有很多穴点,因为理气、穴点位置、面对的明堂、择日的不同,而葬后所出的人物,也就大相径庭。我知道,李邦正老师所说的这番话里面所含的深意。这个穴点,就在大型点将台下面旁侧一个位置,无论是穴气的强盛、穴位的尊贵、穴位的运势几方面来说,都相差太远了,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我们沿着陡峭的山壁,拽着悬崖边的树根,小心翼翼地挪着脚步,一步一个脚印。悬崖峭壁上,一棵挺拔的树根吸引了我的目光。

图10   一棵树在悬崖峭壁上顽强地生长着

 

 

这棵树,就生在悬崖峭壁上,这里几乎没有土的地方,真的不知道,它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就靠着老天爷下的那几滴雨,就那么坚强地活下来。这需要多么坚强的意志啊!是对生命的渴望,让它不放弃吗?有的时候,活下去,是很艰难的。树尚且如此,人呢?

不管怎么样,走走歇歇,付出了很多艰辛,我们终于到达我们锁定的目的地旁边了。这里是海拔高度312米。我们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4___《爱,没有最后》广西都安“将军率兵”点穴葬山篇 (下篇)

   

 

——广西都安“将军率兵”点穴葬山篇 (下篇)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09 年 3 月 30 日

 

 

站在将军点将台上,后靠是几十米如长廊般壮阔辉煌的石壁,前面的视野豁然开朗,近处有文笔峰、马鞍,远处有将军兜鍪状的案山、笔架案、令旗案、天马案,底下的千军万马都尽收眼底,俨然亦有“沙场秋点兵” 、“百万雄兵过大江”的气势。我联想到当年汉军的元帅韩信,站在点将台上,誓师三军,挥兵直冲楚营,所向披靡。这种感觉,令人振奋!

图11  穴点后靠是几十米如长廊般壮阔辉煌的石壁
图12   穴山前的明堂

 

图13 穴山前,耸立着秀丽的文笔峰
  图14  文笔峰的前方,有一个酷似将军作战时戴的“兜鍪”

 

 

图15   从点将台往下看,是一个将军秋点兵的宽大广场  
   

站在山上和山下,看风光,那是不同的感觉——迥然不同的感觉啊。

人站的高度不同,所感、所悟、所得、也是不同的,那么所作的事情,也更不同。

看着眼前的山峦起伏,我心里叹道:这个将军可不是一介莽夫啊,是一个能文能武、侠骨柔情的将军。

站在李邦正老师旁边的陆先生有点担心,是不是案山太近了?左前方、右前方处有一个缺口,是不是不好呢?

李邦正老师解答:“这是近案,还有远案在前面,看风水,是不能局限眼前的那么一点点山水,有很多的形态,堂局是肉眼所看不到的。”是的,此穴山从宏观图上看,前面的案山,朝山,多得不得了,背后更有着如布阵列队的千峰万峦,簇拥着穴山,这可是不可一世,说话一言九鼎的将军穴山啊!

李邦正老师继续解答:“左前方和右前方有一缺口,水气刚好从此两方透过,这是财气。红水河是条大河,不能太近,要恰到好处。如果要近的话,必须有山挡住,否则水气太强,对人丁不利……”

16 穴山的左前方处,可看见重重护卫的青龙砂
 17   穴山的右前方处,也有重重的的白虎砂守护

 

李邦正老师开始点穴,这个穴点到底在哪呢?

大家以为要靠近这个巨大的石壁,李邦正老师摇摇头,要隔一定距离。陆先生说:“不着急,李邦正老师你慢慢看。”陆先生这次,没有把自己的看法流露出来,他听任李邦正老师的安排。“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这句大家都熟识的风水格言,已经告诉我们点穴功夫学之不易。李邦正老师用三十年的气功功力来看穴气的强盛来定穴点,更是难学。

李邦正老师沿着山体,往下走了一段路。那里有大块大块的石头,从山体暴露出来。李邦正老师瞧了瞧。在石头前面定了一个点,但是这些石头太靠近穴点了,突出的石头,尖尖角带有煞气,李邦正老师看看,又往前方走去,再次寻找一个穴点。前方是有一个穴点,但是,李邦正老师再回头,朝周围环境审视的时候,李邦正老师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在第一个穴点附近,只是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那里有一堆巨大的石头,要开辟这个穴点,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李邦正老师犹疑所在,就是这里。

李邦正老师一说,陆先生和陆先生的哥哥,马上表示,挪开那块大浮石,那是小菜一碟。这种事情,太容易了。根本不用担心。陆先生的大哥从容地拿着动撬,开始撬大石头。

 

18   用动撬撬开巨大的石头,穴点就在此处

 

 

李邦正老师惊异地说:“这么大的石头,也能撬动吗?”

答:“这是浮石,当然能撬得开。”

果然,巨大的山石在撬杆的作用下,微微动起来。是的,这是浮石,不是连着山体的。那根动撬的质量真的很好,旁边几个人操作着这个动撬,接二连三撬动了几块大石头,效率之高,令我们大跌眼镜。撬开大石头后,露出两块天然的石头,两个石头间,正好有放一个金缸的位置。这是一个天然的穴位。

按照点穴仪式,封堆。

我看看李邦正老师,头发上都蒙着一层雨雾,头发缕缕。我心里感到有点痛,李邦正老师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不辞劳苦爬山点穴,是为了什么呢?

大家的身体都被细雨打湿了,湿漉漉的衣服裹着身体。但是,大家都感觉到这是一个难得的好穴,所以大家都很高兴!

我们下山。已经是下午6点了。大家又冷又饿,中午饭,大家都没吃呢。

这次点穴,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以前点两个穴地,寻龙加点穴才花了半天,而今天单单点穴竟然花费了一天的功夫。这是我们自点穴以来,花费最长的时间去点穴,而大部分时间,是耗费在爬山当中了。

点穴的过程,是艰辛的。李邦正老师明明知道爬山之难,还是坚持到既定的穴点。并没有因为困难重重,而改弦易辙,偷工减料,这都是要保证点穴的质量啊。

点穴,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

陆先生看到李邦正老师在举步维艰中,还是要坚持原定的目标点,不畏惧,不退缩,已深深地感受到李邦正老师的心意。

图19 李邦正老师下到山脚时,回首凝望着“点将台”

 

 

在马山吃了黑山羊肉,我们坐车回南宁。陆先生也跟随回来。到了南宁,他想抛一个卦,请李邦正老师预测一下。

用三枚铜钱,抛六次,卦成。

陆先生问两个问题,第一,此地是否是吉地;第二,此地是否可以明葬?

李邦正老师看了卦象,笑道:“这是一个大吉卦,此穴是好穴,可以明葬。”

李邦正老师接着又告诉陆先生,在今年,得祖山庇佑,陆先生有当官的信息,而且一年中有四个月财运大旺。

这令陆先生大喜。

我也非常高兴。

第一,为事主感到高兴,也为李邦正老师的风水水准感到高兴。因为,在陆先生命理中,在今年有一个劫难,是丢官丢工作的劫难,李邦正老师在葬“龙虾擭食”穴的时候,选择一个非常难得的日子,同时用道法葬山,将陆先生的命理中的劫难避开了,而且官、禄方面都增加了福气。

第二,在我的风水研究中,我终于找到易学的数据,来证明风水的确有改善命运的作用。这个易学依据就是陆先生的命理和这个六爻卦。至于实例,我从事主的反馈中,已经在其它文章中有了记录,在此就不多说了。

更高兴的是,我的收获是那么多,一如秋天那沉甸甸的稻穗。

九年前,我还是一个对风水既爱好又存疑的风水爱好者,在这近两年多,如影相随地跟随李邦正老师实践风水,把风水当作学术来研究,不断地求证、探索、思考、对比、研究后,我终于得到了确定的答案。

我们的老祖宗没有骗我们。风水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的精髓。风水之术,小的可以修身治家,大的方面,也可以用来治国。正因为太宝贵,所以,得到真传的人,都是珍藏着这绝学,不肯轻易说出来。连皇帝都想把真正的风水之术锁在皇宫之内,不让普通老百姓接触到。唐朝的杨筠松,趁着战乱时候,将风水之书从皇宫里拿出来,跑到江西那边,隐姓埋名,秘传弟子。只有心正无邪之人,才能得到秘传。得到真传的人,也按照李邦正老师的叮嘱,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不想这门绝学流落到心地不好的人手中,被其滥用。所以,市面上流行的很多风水书籍都是伪风水,看后用来实践,百害而无一益。俗话说:“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就是指这种情况了。

我也终于明白:李邦正老师为什么要放弃作为一个中国百杰书画家、武术家、周易专家那些荣耀的光环,放弃体面的工作,拿着罗盘,在民间四处辛劳,为民造福了。

人生的福祸、命运的沉浮、都莫不过包含在风水当中了。

风水作为周易中一门应用学科,它的研究对象就是研究这个时间和空间的事物及其相互关系。你想想看,什么事物能独立于时间、空间而存在呢?

怪不得在当年,李邦正老师已经将心中所悟所得,挥毫书就一幅对联:

“觉宇宙之无穷, 万事不离阴阳理; 识盈虚之有数,百学亦在太极中。”

图20 1994年,李邦正老师参加第十一届国际易学大会,并赠送一幅对联给大会
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自拟并挥毫书写的对联内容:
  觉宇宙之无穷,万事不离阴阳理; 识盈虚之有数,百学亦在太极中

 

 

葬山的福音

葬山的日子定在今年的3月6日申时。

陆先生要在这个日子完成葬山前的准备工作。

陆先生送法木过来的时候,他告诉我们,因为他的两个姐姐都在广东,他要到广东那里完成两个姐姐的滴血工作,为了她们能接到福气。

陆先生跟我们聊家常,说到两个姐姐在广东那边农村生活,经济也非常紧张,今年要起房子,他还要拿钱给她们起房子。他还问道自己的两个弟弟的命运情况,虽然知道他们的运气不好,但是作为兄长,他还是希望帮助他们。听到他的一番话,勾起了我的回忆。我想起,在那次点“龙虾擭食”时,到了最后,他还拿出钱要大哥带回去给母亲,孝顺母亲。

陆先生希望能够财源更好点,让家里兄弟姐妹,人人都过上好日子。

陆先生可真是孝子,亦是难得的好兄弟啊。

话语中,我再仔细观察陆先生的气质,发现跟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不同了。润泽的浓眉下,双眸闪着精光,威势不召自至,宽阔的天庭,油光闪闪,犀骨微微隆起,面起重城,总之,相格上比以前大气多了。

陆先生再次询问了葬山的一些细节,特别是如何保证法木的正中位置(相当于先人骨头的头盖骨的正中位置)跟立向保持一致。李邦正老师一一做了详细地解答。

离葬山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过几天就到了。突然,我接到涟源事主玉总的电话,他打算和青城子来南宁拜访李邦正老师。我告诉他们,我们是3月6日帮人葬山。如果他们时间能安排,可以一起去看。这对于远在湖南的师弟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实践机会啊。我打电话征得事主陆先生的同意,告诉了青城子。青城子非常高兴,预定3月5日的飞机,和玉总一起到南宁,第二天跟随李邦正老师去葬山。

放下电话,我才想起,这三个人都是用法木葬山哦,这下,他们可以在一起见见面,交流经验了。呵呵。

3月6日十点半。阴天。无雨。

按照预定时间,张副的司机来接我们四人。

车子已经在都南高速公路上快速行驶,准备进入马山。

一路上,大家高兴地侃侃而谈。

我简单地介绍了这次点穴的穴山情况,并告诉他们,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山峦都是这个将军带的兵呢。

玉总笑着说:“广西兵很厉害的哦,大家都说:‘湖南的将军带广西的兵,是所向无敌的。'”

李邦正老师说:“在广西,也出了几个厉害的将军,在桂林下面的临桂县,就出了李宗仁、白崇禧等几个大名鼎鼎的武将。在南宁也出了莫文骅,莫文弊两兄弟都是中将,在都安的邻县——东兰县,在现代曾出了韦国清上将。当然,近代湖南出的将军多些。在历史上记载的广西兵厉害的事例很多。在北伐战争时,当时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为广东兵,被誉为‘铁军',国民革命军第七军为广西人,由李宗仁指挥,被誉为‘钢军'。”

李邦正老师说的是近代故事,大家都比较熟识了,还有一个明朝的广西女将“瓦氏夫人”的故事,打败日本倭寇,更值得一提。

明朝时,日本倭寇在我国沿海一带很猖獗,明朝廷的兵都对付不了,后来得广西有一个称“瓦氏夫人”的女将,带领广西的地方兵‘俍兵',杀得倭寇落花流水,三战而三胜。连当时的浙江巡御使称赞瓦氏夫人率领的俍兵‘可死而不可败'。

接着,我们还谈到风水的学习和道行的修炼。道行的修炼有具体的指导,但是修行者必须能吃苦。比如说在某一个特殊的日子,二十四小时不睡觉,晚上还须念经。这个日子六十天才有一天,一共要七次,也就是一年零二个月才能完成这个修炼任务。这就是“斩三尸”。

李邦正老师解释:“一般来说,第一、第二、第三次都觉得很容易度过,但是到了第四、第五次的时候,就非常难了,那一次就特别容易打瞌睡,如果在某次打瞌睡了,就要重新来算。”到了第六、第七次,就又容易过了。你的师兄师姐们很多都经历过‘斩三尸'这一关,他们都有这种体会。”

李邦正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李邦正老师教的,弟子要切实去做,这的确辛苦,但是没有这么辛苦的付出,又怎可能厉害呢?

口头上的喧叫,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要具体地去做,去修行。本事都是在吃苦中得来的。没有“舍”,又怎么有“得”呢?

青城子点点头,他不怕吃苦。他太喜欢风水了,为了这份喜爱,他要做一个事业上的调整,以便能有更多的时间,去修行,去专研。

车子到了马山,陆先生带着一个司机,跟我们一起简单地吃了中饭,然后上路,去将军地那里报到。

车子不惊不诈,开到穴山脚下。近穴山前的这段最难开的路,对于开了20多年车子的司机来说,是小菜啦。呵呵。到了!所有人下车。

玉总站在穴山脚下,细细地观察。玉总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其聪明不是一般人的聪明,他有灵气,学东西很快,悟性也高。跟随在我们弟子身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他的老祖宗也是从江西那边迁移过来的,道法的应用都是他们家族中的传统。

他审视地看着周围高耸的大山,啧啧赞叹:“这座山很有气势,我一到这,就马上感觉到此地,是块好地了。”

青城子为李邦正老师砍树枝做拐杖,我们上山。

陆先生已经吩咐先头部队再次用柴刀砍掉这些荆棘,拓宽了上次开辟的道路。因为上一次尝过荆棘的苦头,李邦正老师痛下决心,要我买了一把花剪,专门对付这些荆棘。这把花剪,现在也立下汗马功劳了,把残余的荆棘再次修理,上山的路,要比上次好走多了。

即便如此,也花费了2个小时才到达穴点附近。我们看到了陆先生、陆先生的大哥、还有两个工人、一个司机、一个送碑的。陆先生希望低调葬山,不想太多人到场,那太张扬了。

上去时我看到,拜台已初具规模。穴坑后靠处,是厚厚的一层石壁,穴点位置左右也有天然的石头,下方一米左右也是石头,这个穴点,仅容一个金缸的位置。这是一个天然的好穴位。

图21   穴坑四周都是石壁,仅能容一个金缸

 

 

这次工作,陆先生做得非常仔细,很多的细节都在默默地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百年大业的工程。

第一、墓的后靠处,堆砌着很多细小的石头。为什么?防止那“鸟不留”的荆棘随意侵犯这个坟地。我们知道,树根侵袭金缸,是不利的。

第二、采取大金缸内放小金缸,小金缸内再放法木,重重保护的措施。

图22  大金缸放在天然的穴坑里,刚刚合适

 

 

第三、大金缸外,再盖一个大盖子。防止山石滑落,破坏金缸。

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何做到实践中的立向分金跟理论上的立向分金是一致的。这需要很多条件,当然,李邦正老师的罗盘是在工具上的重要保证,其他如何精确地操作,又是一个实践的技能了。

这次,由青城子操作,锻炼他。

图23  青城子在实践打罗盘

 

 

在吉利的时辰,青城子先调好罗盘方向,碑慢慢地靠近罗盘,不断地微调碑的角度,终于确定。将碑用石浆固定好。

接下来,是放金缸。一般放一个小金缸,也可以了,事主在此基础上,外面用大金缸,起到保护作用,而且用石头加石浆,再砌石头墙壁围抱着大金缸,高度超过大金缸稍许,上面可以再覆盖一个大圆盖作为保护。重重保护的措施,令玉总都大吃一惊了,真的是做得非常细心,连这些细节都考虑到了。他说,这次他学到了不少东西。陆先生可是跟随二十多个风水师,葬了三十多座坟山的人,葬山的经验比一般的风水师都要丰富的多。

图24  重重保护的大金缸

 

  开始下葬了。放朱砂、辰砂,暖坑。

图25 吉时到了,在大金缸内暖坑,准备放小金缸入内

 

 

在放小金缸的一霎那,我们要回避的。李邦正老师带着我们,迅速地跑到上方,有一定距离的位置,停住,脸背过去。而玉总,象猴子一般,跑到另外一处,远远地,看不见了。

突然,李邦正老师说,你听,有鸟在叫。

我侧耳细听,果然!清脆、婉转的鸟叫,从远处传来。只听见鸟叫,不见鸟影。不过,这令我们很兴奋、很高兴!欢快的鸟叫,是多么地吉祥啊!

“你们听到鸟叫了没有?很清脆的!嘿嘿,这鸟早不叫,晚不叫,放下金缸的时候,就叫了,真有意思。”我转身一看,原来是玉总在说话,他什么时候回到大本营了,还真快,耳朵也很灵哦。

“呵呵,李邦正老师点的穴,真是太厉害了!”玉总由衷地感叹道。

李邦正老师开始呼龙,用道家仪轨来葬山。李邦正老师念祷文后,将罗经移至穴前,地师双手合捧36枝燃香,诚心立正。李邦正老师念诀曰:“天门开,地门开,昆仑山上发龙来。左宜青龙叠叠进,右宜白虎绵绵来……”洪亮的呼龙声音在山谷中回旋……

事后,玉总才跟我们说:“好穴,都是有机缘天然凑成的。你看,我和青城子,名字里一个是“建兵”,一个叫“杰军”。陆先生这块地是“将军率兵”,他葬这块地,“军”“兵”都来了,而且是自己掏钱坐飞机赶来凑成这个点穴,如果是专门请,还不一定请得来呢。”

李邦正老师大赞:“你的悟性高,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在古代,有两个人春游,突然遇上大雨,他们只好跑到附近的一家屋檐下躲雨,一会儿,屋内传来一个婴儿出生的大声啼哭声,其中一个人感叹说,‘这个婴儿以后一定非常厉害,官位很大。'另外一个人大惑不解:‘你怎么知道呢?你又没看到。'那个人说:‘你看,你是将军,我也是将军,在他出生的时候,我们两个将军为他把门,为什么这么凑巧呢?早不到,晚不到,偏偏这个时候就出生了,天意呀。'后来,这个婴儿长大以后,果然成为一个国家的栋梁之才。”

大家一听,乐了!

无论是从地理来看,六爻来看,葬时出现的吉利情况来看,这都是一块难得的福地啊。

陆先生的孝心,终于感动天,得此福地啊。

李邦正老师说:“一块福地的获得,是因为子孙的孝顺,老天对其孝心的一个回报。”

葬后十余天后,陆先生感叹地跟我说:“如果能早一点遇到李邦正老师,就好了。”

一声感叹,饱含多少的付出,多少的努力、多少的辛酸啊,十年的光阴、十年的努力、十年的寻觅,终于得一块福地安葬先人,兑现了诺言。

陆先生已经感受到此地的福气,他有点遗憾地对我说:“如果用骨头来葬,就更完美了。”

我笑答:“效果是一样的。”

 

大爱无痕

 

爱要怎么说?

爱要怎么表达?

在中国,父母对子女的爱,它的表达方式,却是那么地含蓄、那么地深沉,那么地宽容。

这份爱,化作了朱自清文章《背影》中——父亲蹒跚的背影;化作了陆游《游子吟》中——母亲手中的丝线;化作了父母无休无止的唠叨;化作了父母在千里之外无声的牵挂……

当父母永远地离开我们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为世界上被遗弃的小孩,才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已经永远地失去了一个支柱——那是心灵的支柱。是的,正是这份爱,虽然牵牵绊绊,但是支撑自己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

在那个时候,我们懊悔、歉疚。为什么平时,就没多多照顾年迈的父母,多多问候他们一下呢?

是的,如果,我们一而再,再而三,错过了机会去好好地孝顺父母,那么,就好好地安葬他们吧,让他们在世界的那一头,住的安稳些,舒服些,这也是作为人之子,最后一次弥补机会了。

你说呢?

从湖南为玉总点“狮象撼门”大地后,我们回到南宁,陆先生继续在QQ上与我们沟通。

他跟我说:“对父亲的爱,没有最后。”

我想想,也是啊。

好好地安葬父亲,这是作为人之子,应尽的孝心,是对父亲的关爱。在每年清明节,我们还要在坟前拜祭,洒几滴黄酒、烧点纸钱,祭奠我们的哀思。父母的养育之情,今生岂能报答完?

这,没有“最后”。

清明节到了,带着自己年幼的儿女,去拜祭祖先。也许,作为年幼的儿女,是无法感知祖先的音容笑貌,但是,当他们看见父母,不畏上山的路,是如何艰难困苦;看见父母在祖坟前,静静地哀思;看见父母的眼中的悲伤。这一切,在他们年幼的心灵里,一定会刻上深深的烙印。

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代代相传。这份孝心,在我们炎黄子孙里默默地流淌着。

也许,坟墓会因岁月的消磨而消逝,但传统文化的根不会;

也许,传统文化的根会因社会的变革而形式变化,但是记忆不会;

也许,记忆会因时间的流逝而模糊,但孝心不会;

也许,孝心会跟随着儿孙的寿命而去,但历史不会。

历史是不会忘记,也不会断绝,因为历史是溶在无限的时空里、在炎黄子孙的血液里,代代相传。

 

 

 

 


上一篇:33 紫色的河床

下一篇:35 债,始终是要还的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4___《爱,没有最后》广西都安“将军率兵”点穴葬山篇(上篇)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