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5___《债,始终是要还的》 ——广西罗城“金线吊葫芦”点穴葬山篇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广西罗城“金线吊葫芦”点穴葬山篇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09年4月27日

 

 

——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面对着浩瀚苍天,我们曾经苦苦追问,这个似乎很简单,似乎也很复杂的问题。

有的时候,最简单的问题,也是最复杂的问题。

生的时间,就是几十年到百余年间,可是,死去后到达的那个空间和时间,会是怎么样的呢?

有没有一门学科,来研究那个我们死去后,要到的那个的世界?

死去的人,能不能告诉我们,他们所在的那个时空会是怎样呢?

也许,生活中,真实的事情,会让我们明白一点。

 

降头

 

2008年5月11日,早晨。

李邦正老师接到一个广东老板罗先生(化名)打来的电话,原定在13号到罗城点穴的事情,因为罗先生家中出事,爸爸住院,而不得不拖延了。他为自己未能实现自己的约定而感到抱歉,主动提出要打一千元违约金到李邦正老师帐户上。

李邦正老师执意不肯收。看地是一个福缘,是不能强求的。看来罗先生是很诚心的请李邦正老师来点穴的。

李邦正老师告诉我,听罗先生自己说,在他们村,有人会整蛊,害到他爸爸,现在他爸爸急病住院,危在旦夕。罗先生和他的弟弟,一边积极地给父亲治病,一边准备誓死反攻——拼了老命,也要把对方打垮。

李邦正老师跟我说,估计村里有人做降头,碰到的人,都是很倒霉。

降头?

我的脑里急速地搜索,这个降头,李邦正老师曾经跟我讲过。

那事发生在1994年,李邦正老师参加在马来西亚举行的国际易学大会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国际易学大会,治学非常严谨,学术水准很高,到会的都是世界各国研究易学的精英。开会期间,有一天,大会安排易学专家去旅游观光,看看马来西亚著名的赌城“云顶饭店”的风光。观光后,导游带着专家们去一家专卖锡制的旅游纪念品商店购物,导游带着一百多名易学专家钻进一个小巷,奇怪,这家商店是不开大门做生意的,却是要经过一条深深窄窄的过道,才能进入这家商店旁侧的一个小门,而且更奇怪的是,有一个留着胡子的印度裔巫师,对于进来参观购物的每一个专家,都在其胸前贴上一块标签,并要每一位专家喝一杯黄色的橙子汁饮料。

李邦正老师警觉到这种异常情况,知道是巫师在下降头,当巫师在他胸前贴上标签时,意识到那个不干胶标签实际上是一个降头符,马上默念咒语化解了。在喝那橙子汁的时候,李邦正老师意识到那是下了降头的符水,马上一边喝着橙汁,一边手上掐着道家印诀、心中念着咒语,又将那降头化解了。可是,周围的易学专家们,都没有一个察觉,当进入到商店购物厅后,个个都象着魔似的,疯狂地购买着一种锡制装饰品,这种锡制的小物品,本来不值什么钱,可是这个商店标的卖价是几十倍或者成百倍。如一个姆指大的机器压的锡制观音像,在中国的价值是几元人民币,而标签标的是一百多元马币(当时1马币等于2.5元人民币)。

进来的人,看着这些形态各异的锡制装饰品,个个爱不释手,有的还问:有没有批发卖?有的将手中的钱用完了,还问旁边的人借钱来买。个个都象是吃了兴奋剂,失去了理智,非将身上的钱不花光不罢休。

与李邦正老师同一个代表团的某厅级官员何先生,也如着魔似的挤去抢购,李邦正老师一看,急了,马上用右手剑指,在左手掌心中画了一个道符,然后在何先生身后一拍,悄声说道:“不要上当”!顿时,何先生清醒了,将递出去的钱马上收回口袋,挤出了抢购人群,连连道:“太贵了,太贵了。”

当专家们花光了钱,将抢购得到大包小包锡制品的带出门的时候,那个留胡子的印度裔巫师,把贴在他们胸口上的标签撕下来。专家们都高高兴兴地上车后,人人都眉飞色舞地说买得到了什么什么好东西,李邦正老师拿着一瓶水,口中念了一个咒语,一喷,然后告诉大家,你们上当了。

专家们这个时候,才顿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上当了,有的人嚷着要去退货,有的人嘟囔着亏大了,但这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降头,分为很多种,在东南亚很多国家盛行。

而这次,罗先生也遇到了这个问题,看来是很麻烦的。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这日子一晃,过去了半年。

罗先生打电话给李邦正老师,请李邦正老师点两个穴位。李邦正老师答应了。这个穴位,原本已经在地图上点好了,李邦正老师在点穴前,再次从电脑调出来,查看一番,叮嘱我把穴图资料打印好。

罗先生断断续续给李邦正老师打电话,告诉了他那边的不佳情况,并在网上QQ跟我联系,李邦正老师跟我说的很少,我不甚了解。但是,李邦正老师所说的降头,令我印象深刻,而且,有点恐惧。

这次点穴,不仅仅是点穴,而且要面对降头,弄得不好,自己连命都没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谁,都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

我问李邦正老师,去不去呢?如果去,我要准备什么?我至少要带点武器,先保护好自己,才能跟“降头”斗争啊。想想,就带那串108颗的玉佛珠吧,这可是祖师爷拿上过峨眉山,接受过祖师爷、祖师叔这么多高人所开过光的,而且,李邦正老师拿这串念珠,念过不知多少次经文咒语,这是厉害的法器了。我拿着这串佛珠,那种气感是不同的。这串佛珠,能给我信心。最关键,还是有李邦正老师在我身边。

可是,事主罗先生浑然不觉,他已经遇到了“降头”。

我们选择了一个好日子帮罗先生点穴,在点穴的时候,我们还要应付“降头”。

李邦正老师告诉我,不要太担心。他这边做好准备了。

既然决定要去,那就勇敢地面对吧。

这么一想,我心中顿然升起了一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的心情,不安的心情似乎可以稍微收敛一点。

 

见面

 

2009年1月8日。阴天。

罗先生告诉我们,昨天他坐车,今天早上八点到南宁,跟我们见面。地点定在万兴酒家,我们一起吃早茶。

八点了,还没见到李邦正老师和罗先生的身影,我打李邦正老师电话,竟然没人接。

真是晕啊!

我着急地在万兴酒家门口旁,左顾右盼地等啊等。

李邦正老师熟悉的身影,终于映入眼帘,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李邦正老师身边,还跟着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编织袋。我快速地扫了一眼,他好精神哦。

我一见李邦正老师,就很着急地问李邦正老师:“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都急死了,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了。”

李邦正老师笑着说,“哦,我在找东西。没听见你的电话。”李邦正老师扬了扬手中的一个口袋,里面的东西看样子是软软的,但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法宝,让李邦正老师一大早就把这些东东找出来。

罗先生笑着跟我打招呼,爽朗而纯净的笑容,一直面对着我。他早知道我的情况,所以看见我的时候,不再是惊奇了。

我很奇怪,在我的想象中,他和别人斗争如此之久后,一定是愁眉苦脸,一蹶不振地来找李邦正老师呢。

他的笑容,怎么可以这么纯净呢?

做生意的人,怎么可能,也有这么纯净的笑容呢?

这个笑容,是发自于心底的,没有任何地保留。这,谁都看得出。

寒暄了一下,我们随后到了万兴酒店二楼,点早点。落座。

罗先生,就坐在我的对面。我现在终于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他,小平头,结实的身体,忠厚的脸庞,开阔的双眉,精明的目光,中等的高度。

罗先生告诉我,他的家乡是广西罗城县人,后到广东创业,先后做过饮食、服装等,小有成就,非常风光。可是最近两年,非常倒霉,尤其是在2008年,亏的亏,被骗的骗,家底也日渐亏空。前几个月,明明看到一笔大生意能够谈成的,可是却功亏一篑了。唉,倒霉死了!

他去年(2008年)本来是想请李邦正老师点穴的,可是因为被人整蛊,始拖到现在。能请到李邦正老师去家乡点穴,他是非常高兴的。这种高兴,是溢于言表的。

他告诉我们,如果是在2005年的时候做这个祖坟,20万都不成问题,而现在,已经是英雄末路了,不能负担了。

李邦正老师告诉他,我们在他家乡附近准备了两块穴地,名称是“金线吊葫芦”。

罗先生一听,大悦!“还没去,都已经点好了?!”他高兴地站了起来。

我一愣,网上写的每个点穴的案例,都是先准备好,然后直接到目的地点穴。网上都已经写得很清楚的,难道他没看吗?

李邦正老师拿着穴图,仔细讲解。罗城这块大地由几百个山峦组成,地形俨如是一个巨大的葫芦,而上方,是一条细细的金线。两个穴位就在葫芦口和葫芦身的位置。所以穴名是“金线吊葫芦”。这是大地。

罗先生一看,非常爽快地说:“太好了,我现在就打款给你。呵呵!”而且,立马决定今天就去罗城。明天早上开始点穴。

罗先生说,罗城现在很冷,为了此行,他特地带来两件羽绒服,一件是送给李邦正老师的,一件是送给我的。因为他的老婆就是服装设计师。

本来以为是明天才启程的,现在临时决定就在现在,我赶紧回去收拾行装,出发。

 

债,始终是要还的

 

 

坐南宁到罗城的快巴,需要5个小时的行程。

车子快到罗城的时候,我抬头望望窗外的天空,阴霾的天空,竟然露出久违的太阳光。这真是太好了。

罗城是一个干净、整洁、安静的小城市。道路平直而又宽敞。这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

罗城大酒店

在罗城大酒店内,安排好住宿,放好行李,我们到了附近一家餐馆吃晚饭。

一边吃晚饭,一边聊天。

罗先生,在三个多小时的聊天中,他诚挚的解释了请李邦正老师来点穴,以及上一次未能请李邦正老师出山点穴的原因所在。

因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了,这些事情,完全颠覆了他三十多年的认识,领悟到人生真实的那一面。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这一年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事情原来是这样:

罗先生的奶奶带着年幼的小孩,二次改嫁到罗家,被族里的其他人看不起,经常受到别人的欺侮。罗先生的奶奶内心非常痛苦,她到村里的龙王庙求神保佑,保佑的内容很多,其中有:保佑生儿子,保佑不受别人欺负、保佑发财等等,非常之多,这里就不罗列了。村里的龙王庙非常灵验,有求必应,她所求的愿望统统满足了。

罗先生的奶奶生下儿子,儿子又生下来孙子,到了孙辈,也就是罗先生这辈,有三男一女,个个都有出息。罗先生出人头地,在村里是风光无限,姐姐也嫁到了一个当大官的家,有两个弟弟在外做生意,也风生水起。

一家人生活得非常好,引起了族里人的嫉妒。

就在去年,有一个族人,在他们家祖坟旁侧不远处打了一个水井,在坟的后面两米之处,挖了一个坑,里面埋下一碗药水,破了他们家的风水。自此,他的生意就一落千丈,家里的几个兄弟诸事不顺,而爸爸则急病住进了医院,生命危在旦夕。整个家庭陷入了一蹶不振的凄惨境地。

他着急得要命,他急急忙忙从广东赶回罗城,处理这些事情。所以,请李邦正老师去点穴的事情,只好暂时搁置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为了找寻这些问题的根源,他不得不通过问仙的形式,去解答心中的各种迷惑。说句实在话,他开始是不信这些的,而且是坚决不信的,读书的时候,所受的教育,“无神论”已经根深蒂固,深深刻在脑里,所有的正规教育途径都告诉我们这是“迷信”。可是,为了能解决问题,不妨也去问问,看看如何。

他问什么,仙婆就答什么。

罗先生问了几次仙婆,断断续续地问了很多问题。

比如:

那些人为什么去破坏我们家的祖坟?

我的小弟为什么走上那条盗贼之路?

请李李邦正老师过来点穴,为什么受阻碍?

……

仙婆告诉他:

“族人中有人嫉妒他们家生活得好,故意破坏他们家祖坟,希望他们家败下去,只要把放在祖坟后面的药水倒去了,就没事了。

因为他爸爸做迁坟工作,有的祖坟没有迁好,所以阴人带他的弟弟去外面做盗贼了,其实弟弟是不想去做这些事情的。

他们祖宗四代在村边的龙王庙里许愿,说:“希望保佑生儿子,希望保佑不受别人欺负”等等,很多愿望,龙王庙的神都满足了,可是,祖宗四代一直没有还神愿(即:没有答谢神恩)。神债还欠着呢。现在,神债还未偿还,又想请一位高水平的风水师来这里点两块福地,庇佑子孙,这种做法是不符合天理。一定要偿还神债后,才可以请到李李邦正老师来点穴。

祖宗四代所欠的神债,必须由你(罗先生)来偿还,因为你爸爸是不信这个的,你的小孩也不会去还这个神债,只有在你这辈来还,除了姐姐,你就是家中的老大,也只有你有能力来还。”

“那么,你问仙婆李邦正老师的点穴水平如何?”我忍不住问道。

“呵呵,”罗先生爽朗的笑道:“那当然是实打实的啦!没得说的啦!”

哦,怪不得,罗先生在经历过这么多磨难后,见到我们,是如此灿烂的笑容。原来是问过仙婆,确定李邦正老师的水准,能解决问题才过来请李邦正老师过去的。

这个做法,我倒是很喜欢。

在请之前,先考察清楚,而不是请了之后,出很多问题来考李邦正老师,来验证。在这种怀疑的气氛工作,谁都不会高兴的。我记得,李邦正老师曾写过一张书法,内容是:“三思才举步,百折不回头。”

李邦正老师(李邦正)篆书书法:三思才举步,百折不回头

 

 

罗先生告诉我们,他爸爸在这这几年间,也曾经努力地做了迁坟工作,迁了九次坟,都没弄好。有一次,迁坟后,他的在浙江工作的弟弟的小孩,竟然莫名其妙差点死于非命,搞得弟弟一家人紧张兮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大祸临头。他们几个兄弟士气也低落很多,做事也诸多不顺,有个弟弟竟然走上盗贼之路,唉!去年,有一笔大生意,眼看,就到手了,可是,令他不解的是,突然莫名其妙的黄了。他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只好又去问仙婆,这种仙婆是可以让阴人的魂附在身上的,又叫“过阴阳”,“过阴阳”是沟通阴阳两界的一种媒介人物。

这个仙婆是会走阴阳的。祖宗的魂附在这个仙婆上,可以跟罗先生沟通了。祖宗说:“你在外面(广东东莞)做生意发财了,就不想回到家乡(罗城),做事做得顺利的话,就不会想到我们了,至于我们住的怎么样,你都不会理会的。你那单生意做不成,就是我们故意搞的,只有你做不成,做不好生意,你才会想到我们,回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我们现在住的不好,你要把我们住的地方弄好才可以。”

原来如此!罗先生恍然大悟!原来都是自己的祖宗在搞事情,为的是:要提醒他帮他们迁一个好地方住,否则弄得他生意都做不成,即便成功了,最后也要败去。

找到问题的根源了,罗先生欣喜,他满口答应:“还完神债后,七七四十九天后,请一位好风水师来点两块福地葬山。”

“这个神债,我们还的非常漂亮。”罗先生兴奋地跟我们说:“这是仙婆告诉我们的。”

罗先生接着解释:“说到还神债,我还是第一次做这个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是不信的。那天,我们按照还神债的礼数,准备了祭品。因为我奶奶是改嫁过来,有两个姓氏,所以我们要在两个地方还神债。首先,在某某村还神债,我在另外一个村等着那边拜祭结束后,将猪头送过来。我这边的仙婆准备举行拜祭仪式了,刚开个头,此地的神大怒,“这不公平,他是两个姓,要分开拜祭。为什么它那边有猪头,我这边没有猪头?'仙婆的脸被啪啪地打了几巴掌,连鼻血都流出来了。我是亲眼看到仙婆捂着脸,连连哀求,不由得我不信。当时,我赶紧说:‘那么我用钱代替,是否可以。'神说‘可以。'那边买猪头花了175元,我就掏出175元代替一个猪头,压在拜祭的台面上。做完了拜祭还神债的仪式。”

李邦正老师和我,都静静地坐在椅上上,看着他,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述,没有一丝插嘴,也没有一丝的评论。

罗先生见状,急急地说:“这可是真的,我是亲身经历过的,才相信的。我不是随便乱说的。”

我笑笑。我能理解他所说的事情。这是宗教方面的内容。

他说:“我老婆是不信这个的,我跟他说这些事情,她是不信的。”他接着跟我们说了他的老婆这边的事情。

罗先生的老婆是湖北人,在广东东莞工作认识了罗先生,两人结为夫妇。2006年,那年他老婆特别倒霉,刚发的工资不见了,新买的手机也莫名其妙被偷了,那个月一下子破财几千元。老婆也觉得很奇怪,可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既然是自己老婆,罗先生还是拜托家人去问仙婆,仙婆说是他老婆这边去世的爸爸,一直跟随着她,这些破财的事情,都是那个阴人所做,让她失窃破财。罗先生花了点钱,要仙婆做法化解后,那个阴人不再跟着老婆了,老婆再也没发现这种倒霉的事情了。这是老婆那边的祖坟没有弄好,阴人住的不好所致。

虽然经历过此事,罗先生的老婆对这种虚空的东西,还是持半信半疑的态度。罗先生也知道老婆大人对此事存疑,罗先生还是郑重地告诉老婆:“老婆,你是跟着我过日子的,我把祖坟弄好了,我好了,你也跟着好。所以,你一定要支持我。”老婆想想,这番话的确有道理。老婆不支持老公,那么还支持谁呢?

我听着罗先生的叙说,笑着告诉他:“如果是在九年之前,我还是坐在办公室内,每天面对着报纸和杂志,没有一些经历的话,我会跟他的妻子一样,是不信你说的这些的。”虚无的东西,实在是太不容易验证。不过,在九年之间,我经历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所闻所见,还有理论认识,都能让我清楚明白地理解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相信他所说的。

有谁会拿着自己的失败去炫耀呢?谁不希望自己能够成功呢?

听到我的话,罗先生舒坦多了。他说:“去年十一月份的一个晚上,生更半夜,我的女儿突然跑到屋角,大声的哭起来。弄得我们莫名其妙。因为,没人打她,没人骂她,为什么会自己哭起来?”

他只好又去问仙。原来是祖宗大怒,说:“你不是答应说还完神债后,七七四十九天后请李邦正老师过来点穴吗?现在已经六十天了,你还没去请。我就要弄哭你女儿,告诉你,不要忘记你的承诺。”

祖宗真的是很急,用弄哭小孩的方式提醒罗先生该去办事了。罗先生哭笑不得,连连解释道:“我已经跟李邦正老师联系了,李邦正老师说要预约,还没轮到我们,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先来后到嘛。”

罗先生向祖宗解释完了,不敢掉以轻心,密密地打电话请李邦正老师定日子来点穴,催促李邦正老师快点安排。

这次能请到李邦正老师来,他真是太高兴了。

说到请李邦正老师,他说:“说句实在话,我们也请过别的李邦正老师来看风水。有一次,请的是柳州的某大师来点评我们的祖坟,我们是很恭恭敬敬地请他过来了。他到了墓地,就说了几句话,什么峦头上象什么,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这个大师态度也不是很好,很不耐烦,说了几句,就问要钱,根本没解决什么问题。我们也请了一个当地的风水师,点了一块地,可是择日的时候,他就不能过来。说有什么事情,不能过来了。唉!”

罗先生接着说:“我是在网上搜索到这个网址的,我和弟弟仔仔细细地研究网站上的《弟子风水随笔》里的文章,反反复复地看,最终确定,这是真的,不会是假的,这些穴地都是李邦正老师一步一个脚印辛辛苦苦走山得来的。我跟弟弟商量,决定‘做!'”于是,他们决定请李邦正老师出山为家族点地。

哦!原来如此!

的确,网络上太多假的了,作假的也太多了,能让人相信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但是,有阴就有阳,有假亦会有真。在请师之前,就做了多方面的考证,这是聪明的做法。我倒是很喜欢!深思熟虑才做决定,这是智者的做法。

信,就请;不信,就不要请。

一旦请了,就“请师由师”。

这是对李邦正老师的尊重!

事情本来就那么简单。

我记得,李邦正老师曾给我说过一个故事:在一九八九年期间,李邦正老师在南宁开办周易学习班。有个学员是一个包工头,自己建造一栋房子,将要捣制水泥大梁的时候,包工头请李邦正老师择日。自己的学生嘛,李邦正老师很爽快地为他选择了一个吉日良时。

第二天晚上课间的时候,包工头对李邦正老师说:“李老师,为什么我找了一个风水先生择上梁的日子,和你选择的上梁日子不同呢?后来我再找了一个仙婆帮择日,与前二个日子又不同,我搞胡涂了。李老师,究竟这三个日子,那个是最好的呢?”

李邦正老师听后,回答他:“我不知道这三个日子哪个最好,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就是我选的这个日子不好,不能用。”

后来,事实给予了答案:当时是雨季,大雨连续多天下得昏天黑地,在那个风水先生和仙婆所择时间里,根本无法开工捣制水泥大梁,只有在李邦正老师所选的时辰里,云散日出,阳光明媚,工人们抓紧时间开工捣制,说也怪,吉时一过,马上又下起雨来了,幸亏,工人们刚刚把大梁捣制完。自此包工头很信服李邦正老师的择日工夫,但是,以后包工头多次请李邦正老师择日,看开工日子,李邦正老师都统统拒绝了。

罗先生的笑容——那么纯净和爽朗的笑容,说明了一切——他是坚信李邦正老师的,一点都不怀疑。

坚信李邦正老师的人,得福气大。这是祖师爷曾经说过的话。不相信帮助你的人,老是在怀疑他,做事打折扣,又怎么能完全的接到福气呢?

罗先生生怕爸爸不同意,因为他爸爸觉得他不懂风水,所以,这次,他对他老爸说:“你请的风水师不行,搞得乱七八糟,这次由我来请风水师,如果你不要我做祖坟,我就弄个炸药把祖坟炸了。”

我吃惊地看着他。

罗先生笑道:“呵呵,我是故意那么说的,怕我爸爸不同意。”

罗先生聊得兴起,他接着说:“把我们祖坟破坏的人,他爸爸一个星期内,突然中风,现在都走不了路,到医院输液、输氧,看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这是报应啊。”

破坏别人祖坟,希望别人家倒霉,是非常损阴功的事情。破坏别人家族的祖坟风水的人,报应也是非常惨的,而且应验非常快。

祖坟是非常容易破坏的,一旦破坏,这个家族中的人都会发生不利的事情,当官之人立马丢官,做生意的马上败财,严重的还会导致生命的灾祸。所以深知此事的人,都会低调处理祖坟之事,或者在碑的前面刻字,不注上后人名字,或者立假坟(疑墓)、立假碑,或者暗葬。就是为了保护祖坟,保住这份福气。

越是出人物的地方,后人越是低调。知白守黑,这是智者的做法。

天子之穴,对于这份保护,有过之而无不及。

历代皇帝,从他开始当上皇帝,就开始耗费大量资金,修建自己的陵园,直到自己去世。曾有的皇帝,在修建皇帝墓园后,监工的军队就奉命杀死修建墓园的民工,接着又会从远处的地方,派遣另外一支不知内幕的军队,秘密杀死这支监工的军队。整个墓园的内部情况,没人知晓。有的继位的皇帝还会派专人去保护自己老祖宗的墓园,这些保护墓园的人,都会被皇帝所封官加爵,让其忠心耿耿。

就拿疑心最重的曹操来说,据说,他为了自己修建了七十二座假坟。呵呵,够厉害吧。其实,第七十三座坟,才是真的。想不到吧。目的就是一个:就是不想被人破坏而已。

吃完晚饭,我们回到罗城大酒店的大厅内。

我一边走一边跟罗先生说,我要把他的故事记录下来。罗先生听到我的话,停住了脚步,很吃惊地回过头看着我,我看到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回忆和思索,他静默了几秒钟,想了想,很郑重地说:“我所说的都是真实的。如果我没有经历过,我是绝对不相信的。”

在宾馆内,我们拿出地图,详细地跟罗先生讲解明天要两个穴点位置,这个位置,距离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大概有多少公里,行驶路线如何。

罗先生临走前,拿了两份地图,说给爸爸看一下,要爸爸认一下路。李邦正老师答应了。

 

符咒

 

罗先生离去,我们开始忙乎起来。

李邦正老师吩咐我从包里拿出那个软软的东西,我一看,原来是一本蓝色封面的古装书,翻看一看,里面画满了各种符咒。哦,原来是这个东西。难怪李邦正老师紧紧地拿在手上,象是拿着宝贝一样。

李邦正老师解释道:“这本书记载了一千多个符咒,非常厉害,有的符咒是很少能在市面上见到的。不同的符咒可以解不同的灾,有催官符,催财符,解灾符,镇宅符等等。”

对于符咒,在九年之前,我觉得充满了神秘色彩,那些如泥鳅一样拐来拐去的文字犹如天书,看不懂,但是似乎充满了神奇的力量。我对此还是半信半疑。九年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的朋友、我的师弟、我的家人,都曾试过李邦正老师画的这些符咒,看到了效果,我才确信符咒的确有效果。

画符咒,是不是依葫芦画瓢,写完了就可以发挥作用呢?我心存迷惑。

李邦正老师解释道:“符咒为道家所常用。道家素来有此信条:‘救有缘人!'符咒就是道家来解世人各种涉及到有关神鬼灾难的工具。有些灾难的根源来自于虚空,即是神鬼的世界。但是,符咒不是写字,以为只要按照符咒的样式来画出来,贴上去,是没用的。画符咒需要画符咒的人具备一定的功力,按照一定的仪轨来操作,先要在神台前,上香,请神,做仪轨,祝水,祝笔,祝墨,祝纸等等,然后念咒,闭气,画符,画押,盖法印,谢神等等。画符咒,是很耗费功力的一件事。”

原来画符还有这么多的手续,听得我头都大了。

 

点穴——金线吊葫芦

 

2009年1月9日(农历十二月十四日)。阴天。冷。

早上,我们早早起来,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等着罗先生的到来。可是,过了约定的时间,还未见罗先生的身影。难道是请车困难吗?

到了八点多,罗先生笑容满面的出现了。他说:“我出门前,就在神台上香,求神多多庇佑。要做的话,就做的完美一些。我爸爸在旁边连连催促我快点快点呢。”

我们舒了一口气,没什么事就好。

罗先生说:“我老爸昨晚看了那些地图,说,还没去,就定好穴点了,而且还有穴图,闻所未闻啊。这李邦正老师厉害!呵呵。”看来,罗先生为了说服自己的老爸,费了不少功夫了。

我们下楼,上车,这是一辆长安车。看到车内有一位老人,瘦瘦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司机。罗先生招呼到,这是他老爸,那个是他的朋友,今天当司机,此行就是五个人。被称为老爸的老人,和善地跟我们打了招呼。

我们到附近餐馆吃了米粉,然后开车上路。

第一个穴:美丽,但不得不放弃

司机和罗先生的爸爸对于当地是很熟悉的,看着穴图所标记的位置,他们确定了行驶路线。车子驶出城外。到了开阔的公路了。

从这里观察,我们要去的穴山是在此处所看到的山峦的背后那座,行驶路线做了调整,我们要绕过一个地方,才能到达我们要到的那个穴山。

司机驾轻就熟很快就到了穴山附近。李邦正老师拿出小罗盘,定位,我拿着地图,前前后后跑,观察穴山情况。预定的穴山,现在被挖做矿了。山体被严重破坏了,是不能取用的。

李邦正老师仔细观察前方情况,说,“我们再往前走,前面有一个穴山,不错。”

我们弃车,拿着点穴物品,跟着李邦正老师前往。

 

道路两边的山峦一个连着一个,起伏不断,整个造型连起来,犹如人的两个臂膀,我们就在臂膀的中央的小路,慢慢行走。路是有的,也很好走。我们的目的地就在远处,在召唤着我们。那个穴山,非常漂亮,碧绿如明珠一般静静地卧在远处,而周边的山脉仿佛是丝绸,层层地护佑着它。

李邦正老师在聚精会神地观察穴位

 

我边走,边观察周边山峦的情况。可惜,左右两边的山峦竟然连续几个都被破坏了。真的奇怪了,为什么每个山峦都要破坏一点点呢?这可是穴位的左青龙、右白虎的位置啊。

李邦正老师有点踌躇,山体有点破坏,尚能容忍,可以用道法来解,但是破坏太多,而且又是位于文昌之位,小孩不能读书,是大事哦。

李邦正老师征求事主家人的意见。罗先生的爸爸,一听,连连摇头,即便再能赚钱,书读不成,还是不要的好。

我们放弃这个穴点。这一进一出,耗费了时间。而且,令大家担心的是,这个穴点的左右砂首被破坏,那么下一个穴点是否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这里都是石山,清秀的石山,开发石山似乎并不遵循章法,想开发什么地方就开发什么地方。

第二个穴:大地之脉

第一个穴点,要放弃,李邦正老师启用第一个穴点的备用点。李邦正老师打开穴图,指着某处,这个地方是大地结穴的山脉。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穴地是否可以拿到手?

罗先生和罗先生的爸爸,似乎对这块地不是特别感兴趣。

李邦正老师解释道:“中国的地名很有意思的,你看,其地名就蕴含着有大地的龙脉在此结穴,但是,古人不想说的那么白,只好,把名字用谐音的方式来表示,让人觉察不出。只有等有缘之人悟出来。”

李邦正老师指着穴图,穴山就在这里了。

这个解释,令罗先生和罗先生的爸爸,精神振奋,决定就去看看吧。

车子风风火火开上大路,我很快就确定到了目的地了。我们统统下车。

李邦正老师拿出小罗盘,定位,观察。确定穴山就在我们眼前这座了。从山脚下来看,明堂是非常开阔的。是一个大堂局。

李邦正老师笑着说:“走上去看,更加漂亮!”李邦正老师告诉他们,穴点就定在那一个白白的石头下。离山顶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目力所见,山上没有一座坟。

李邦正老师定位,都是在山脚下定好位置,直接上山点穴的。如果没有龙脉结穴,李邦正老师是断然不上去的。李邦正老师做事都是这样,要不就不出手,一出手,就必中。

我们将车开近穴山脚下,拿出所有“武装设备”上山。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出来了。暖洋洋的照着大地。

山脚下有零零落落的石头,仿佛是一只只可爱的羔羊,在此嬉戏。有一个干瘦的老头,在田边看着我们,好奇地在判断我们在干什么。李邦正老师过去,递给他一支烟,他高兴地接受了,也和李邦正老师一起抽烟。老头问我们干什么呢?

罗先生爸爸解释说:“我们来找药的。”是啊,我们是来解决祖宗没住好的问题的,是“对症下药”呢,那个穴点就是我们的“药”。呵呵。

老头似乎非常理解我们,他笑呵呵地看着我们。

罗先生的爸爸用当地的话,随意地跟老头聊天,问了这里的情况。

老头抽完一支烟,跟我们打声招呼,走了。

罗先生的爸爸,告诉我们,他曾经请一个风水师在这里点了一块地,就在这个田边的位置。刚刚点穴封堆,就被村民掀翻了。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个点就在我们穴山的右白虎的山脚下,根本无穴,而且,右边就是一个路从后背冲射过来,一点都不藏风聚气。

我们摇摇头,那里没穴。

没有学过风水,看哪里都是坟地,都是一样,可谓“看坟还是坟”。跟随李邦正老师习风水后,知道龙脉结穴的特点,看到每座坟,都不一样了,知道此坟是否能接纳龙脉所供给的福气,正所谓“看坟不是坟”,不再看表面的现象,看到其内在的本质了。

龙脉的行走和是否结穴,这是风水上的学习要点,有的风水师似乎都不是很懂,因为未得真传,又为了谋生,所以出现这种“乱点一气”的现象。

我心中不由地感慨,不过,这种感慨也只有放在心中,我并没有流露出来。我们的任务还任重道远。

事主要求李邦正老师点两个穴点葬先人,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未能点到一块呢。要解决事主的问题,这就是我们首要的任务。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我们大部队开始爬山。

开始的路,比较好走。行走到半路的时候,大概有二十多米的高程,我们陷入了“绝境”——这是由两边的石头夹缝组成的道路,狭窄而又陡峭,我们连手带脚,拽住草根,艰难地爬着。罗先生带的包,都是手提式的包,看到这种情况,只好把包放在一边,先爬到上边,又把李邦正老师连拉带拽拉上去。旁边的荆棘肆无忌惮地骚扰着我们。我已经热汗淋漓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羽绒服实在是太长太重太热了,我干脆把羽绒服脱下来,丢在路边,反正下来的时候,要经过这里。只剩下毛衣,虽然知道毛衣会被荆棘勾出一个个刺球出来,但是,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我们连拉带爬,朝着穴点攀登

罗先生感叹,恨恨地说道:“我们这么辛苦地来点穴,他日子子孙孙发了,可千万不要忘记我们当日是如此辛苦啊!如果他们忘记的话,……”罗先生没有说下去。

罗先生的感叹,令我想起李邦正老师为师弟青城子点的那块“金凤戏青龙”的大地,也是相当地艰难困苦,“蜜成花不见”这是自然的规律,只是,有多少人懂得,在享受着蜜糖甜蜜的时候,会去思量辛勤的蜜蜂酿蜜时,其中的甘苦,懂得去感恩呢?

我和李邦正老师停歇下来,笑着,看着远处的风景。

山,依然是山,静默的山,高远的山。

罗先生的爸爸看到我们如此不易,还是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没有丝毫的退却,他似乎也感到我们的诚意了,他本来在我们后面跟着的,现在跑到了我们的前面开路,这里的山路,对于长期活动在山野的他来说,似乎不是什么问题。

我们的目标还没到,就差十米左右了。这段路是处女地,没人去过,所以还要劳心劳力,开辟出来。罗先生的爸爸,三下两下,很快就开发出来一条道路,虽然狭窄,仅能通过一个人。我们陆陆续续走近这个穴点位置。

定睛一看,呵!这可是天然的穴位。李邦正老师定好穴点的中心位置,后靠都是一圈天然的石头,围抱这穴点。不错不错!

果然是大地之脉!

李邦正老师接着定龙门桩,做好立向工作。明堂的确漂亮。本来,我想放一张图片上去,懒得写了,可是,尊重事主的要求,不发明堂图上来,所以,只好用文字来简单描述吧:

此穴山非常端正,左青龙悄高于右白虎,宏伟而有势。前对的案山浑圆而饱满,水合于位,远案笔架、玉带案罗列,护卫重重,气象宏大,正当旺运。

 

   

从穴位眺望,可见漂亮的文笔峰

  

这是标准的穴山,没有太多的变化,只要稍微懂得风水知识的人,都能很快判断,这穴山不错。

图上的穴山,终于变成现实中的穴点,看到、摸到,感觉到,这种真实的获得感,是令人兴奋的。李邦正老师所言,果然不差。 罗先生 和罗先生的爸爸都非常满意,乐呵呵的。

这个穴点已经告捷!

点穴结束后,我们撤退。站在山上,看着那段难走的路,我笑着说:“我真恨不得自己变成小鸟,一下子飞下去,算了。”众人大笑。

走到山脚下,我们的手都是泥巴,满脸的汗水,肆意地淌着。太阳高悬!今天怎么出奇地热啊。

有水洗一下,就好了。我们正思量着。

那里有水!也不知道是谁发现就在山脚下,有小小的溪水在流淌着,清澈见底。众人大悦!

李邦正老师洗手、擦脸后,双手捧着一点溪水,尝了一下味道。笑眯眯对着我们说:“这水清甜的,说明此龙脉甚佳。”我一听,也连忙上去尝一口,细细地品味,嗯 ~~~~ ,的确。

李邦正老师继续说:“如果此山没有龙脉,那么此水,会有苦涩的味道。”

大家一听,都高兴极了。

这个时候,已近中午,大家决定,先回城吃饭,饭后再去预定的第二个穴点点穴。

到了饭店前面,我们下车,罗先生的爸爸和司机走到前面去点菜,我们三人在后面。

罗先生边走边乐呵呵地说:“你知道吗?我老爸脾气很倔的,你要他跟去点穴,他不一定去的,因为他不信,他说:‘外地的风水师没有到本地,怎么能知道本地的风水呢?'就是在昨天晚上,我跟他说了很久,说是李邦正老师能千里点穴,还拿着穴图给他看,他才去的。呵呵,老爸是要慢慢做思想工作的,否则脾气倔起来,不得了,再说也没用。”

罗先生又告诉我们,刚才他爸爸说了,我们在去看第一块地的时候,青靖子跑来跑去的样子,他都看得出,我们很卖劲,不是那种随便点穴,不负责任的人。

哦,我都没想到,老人家似乎非常关注我们的行动。

我跑来跑去只是从不同角度来观察和确定穴山,这是我们的工作内容,真的倒是没有注意别人会怎么想。听到 罗先生的这番话,我笑了,老人家说话很少,可是他很细心、很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哦。

他这么一说,我才知道,请我们点穴的事主非常坚信,可是老爸还是怀疑的哦,不过,现在他是信了。呵呵。

第三个穴:位于两村之间的后靠山,只好放弃

吃完午饭,我们去预定的下一个穴山。这个穴山的位置,是罗城县城的另外一个方向。罗先生的爸爸看了地图,我们所点的 A 村的村名,他知道。虽然,很少去。

罗先生的爸爸跟司机确定了行驶路线,我们前去。

路,非常好走,很快就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有两处拐点,在哪个地方向右拐呢 ? 比较难以确定。我们试着从近处一个点拐进去,到了甘蔗地,不是很好走。只好下来问旁边的人,他们告诉我们可以从原路退回,从第二拐点进去,就可以到了。我们高兴地上车沿路退回。路就在嘴边。多问一下,可以少走弯路。

的确,这条路非常好走,车子开得非常快,就十来分钟,就到了我们既定的位置。

我们下车,观察穴山,定位……开始忙乎起来。

李邦正老师观察了一下,指着我我们正对的方向,说:“这座山就是了,这是大地。”这是我们此行所准备的穴位档次最高的一块大地。整个堂局要比任何一个都大,气象威严,是罗城附近村庄最好的一块地了。

罗先生的爸爸,摇摇头,说;“不行,这座山人家不给葬的。”

我很奇怪,为什么?又没对村庄?

罗先生解释说:“这座山虽然没对村庄,但是此山是 A 村和 B 村两个村庄之间的后靠山,太近村庄了,一般后靠山,人家是不给葬的。”

李邦正老师点着烟,一边抽着,一边独自细细地品味,连连赞叹“这是一块好地啊 ~~~ 。”能让李邦正老师开口说“好地”的地,不是特别多,这我很明白。我们此行要点的大地,最大的地就是这块了。

我非常不明白,没对村庄,都不给葬?难道要放弃这个好穴点?要不考虑暗葬?

李邦正老师回过神来,征求事主家里的意见。

罗先生的爸爸连连摇头,怎么都不肯。我急地劝说:“这里没对村庄,不要紧的,葬下去,是子子孙孙的福气,这块地福气很大的,为什么不要呢。这么可惜。反正一年才拜祭一次。”

罗先生也同意我的观点,跟他爸爸在商量。他爸爸还是连连摇头。

李邦正老师制止了我,很不高兴地说:“你不要说了,要听别人的意见。祖宗得到平安,是最重要的,要不,葬下去后,一天到晚担心,也是不好的。”听到李邦正老师的责怪,我的心情非常不好,我可是一片好心哦。

罗先生见状,赶紧为我解围,他解释说:“是这样的,青靖子可能不懂我们这里的风俗,如果是外村的人,葬在本村的后靠山,一旦被发现了,是不允许的,我们村就有一件事情,发现一个坟堆,不是本村的,也没见此坟的家人来跟我们村的任何人打招呼,村长就领着全村人,用炸药炸了此坟。”

炸祖坟,可真厉害哦。我可是第一次听说此事。

李邦正老师尊重 罗 先生爸爸的意见,放弃了这个穴点。这令我觉得非常遗憾,这可是大地哦。既然如此,我们只好再找一个穴点。

第四个穴 :龙虎之穴

罗先生爸爸说:“不在两个村之间的后靠山找地,可以在这边,就是 A 村的村边这里的山头找地。”

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距离刚才预定穴点位置的右白虎位置,有几个山头。我们仔细观察,摇摇头,此地无穴。

备用的穴点用完了,而事主是指定就在罗城某村附近点穴,可选择的范围很窄,没有龙脉结穴的山,李邦正老师是点不下去的。即便是龙脉结穴,但是如果左右砂首配合不好、或者有哪些冲煞的穴地,我们也是点不下去的。不符合理气的穴点,李邦正老师也不会点的。要知道,如果那块地,李邦正老师能点下去,一定是要符合二十多种条件,这二十多种条件都是李邦正老师点穴的基本条件而已。

点一个不好的穴点给事主,是很损功德的事情。事主没有福气,风水师(也称“地理师”)也是没福气的。只有造福于事主的风水师,事主得福气,风水师也因为在为事主造福而获得功德方面的福气。

唉,我心中不由地叹口气。明明看到大地,就在眼前了,马上就可以炙手可得了,可是,却放弃了。旁边的山,虽然允许葬,可是没龙脉结穴,那是没用的。这可怎么办啊?

事情突然严峻起来。

我在苦恼中,考虑中。

站在我身边李邦正老师,突然将身子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眼睛犀利地搜索着,在观察山形地势情况,一言不发。

我心中暗暗惊叹李邦正老师的应变能力,那种处事不惊的大将风范,就在这里显露无疑了。不过,这点,只有我能看得出。

因为这边方向的地已经确定不能用了,那么反方向的地,也符合理气。这是点穴的最基本条件,也是非常关键的要点。

我拿着地图,也在观察着。

李邦正老师对我说:“现在就在实地看地了,不要再看图了。”

这有点难度。

为什么?

这里的山跟别处的山,有所不同,别处的山脉大多连绵不断,这里的山,都是独立的小山,每个小山只在山脚下那么一点地方连起来。要符合藏风聚气的这个条件,要找到符合诸多条件的穴点,限定的范围太窄了太窄了,无异于走钢丝。我倒抽了一口气。

我看看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镇定自若,看看远处,再看看罗盘,指着我们正对面的一座山,说:“那里有穴。”

我看了看,的确。可是,有穴,还不能说明问题,还有左右砂首、明堂、案山等诸多条件限制。那个有穴的穴点是否都符合这么多条件呢?

李邦正老师提出,我们先过去看看。大家随同。

这里是一片甘蔗地,现成的路,就可以过去。到了山脚下,李邦正老师停下来,拿出他心爱的海底柳烟斗,点上一支烟。李邦正老师笑着跟 罗 先生爸爸说:“休息一下。”大家都停住了脚步。

我发现李邦正老师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眼前的山,他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一边左右观察着周边的山峦形势。

我也在观察。可是,我觉得太难判断了。这个穴点的定位要比一般的难。如果是我,还是需要跑上山去,左右观看,才能决定是否符合点穴条件的。不过,我知道,李邦正老师从来都是在山下定好穴点,才去爬山的,这是李邦正老师做事的习惯。这次点穴,是否跟往常一样呢?或许,还是要辛苦一下,上山下山折腾一下呢?

我看看李邦正老师,希望能在李邦正老师的脸上得到确定的答案。

李邦正老师还是如此波澜不惊。抽着烟,看着山。李邦正老师在判断。

终于,李邦正老师发话了,“穴点在那!”顺着李邦正老师手指的位置,我看到了,那几乎是很近山脚下的一个地方。他们看看,那个地应该没问题。

看起来似乎很近,走起来却是很远。为了走近这个看起来很低的穴点,我跌了三次跤,有一次差点都跌入阴沟里去了,急得李邦正老师要我赶紧拿着拐杖,叮嘱我不要一边走一边看地。

看起来是那么近的地,走起来确是那么艰难。我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走到那个穴点,有几块硕大的石头等着我们,上面还有一个沟渠,排水处在石头聚集穴地的右端。

我站在穴地处,用专业的眼光来判断此地是否符合点穴的其他条件。

我左右前后仔细地看了几遍,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暗惊叹李邦正老师定位的准确性。再往高点定位,就漏气了,再往低点定位,就接不上龙脉之气了。这个点的确定,仿佛就像走钢丝一般。这个难度太大。这是我做不到的。虽然我的理论、技术足够可以去点穴了,但是在这种很困难的条件下,我是绝对做不到这么快、这么准点穴的。对于这点,我心里非常清楚。

这种临场的发挥,是需要时间的积淀的。而这种大将风度,亦不是学习能够得来的。

站在穴点旁,李邦正老师向事主解释:这个穴点是龙脉跳到最后的结穴点,如果是在最后这块石头上边,能接到龙脉之气,比较美满,但是石头巨大,不太好操作,稍微偏下一点,也可以,只是穴位得气不够上面的强。

对于石头上方的沟渠, 罗先生的爸爸有点担心。

李邦正老师告诉他,封掉上面的沟渠,从外侧开一条侧路,不再冲射此穴位即可。

李邦正老师盯着穴位,眉头开始皱起来,看起来似乎有点犹豫。我再四处观察,都符合点穴的基本条件啊,李邦正老师为什么还不高兴呢?

李邦正老师盯了一阵子,说:“这块地,有龙虎之气,你们葬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方法……,另外,这个穴点上方的石头露出尖尖角,很有煞气,要凿平,处理好,但是存在一个‘客土不服'的问题,真令人头疼。什么是客土不服呢?就是外来的土质和物质,这个穴位是不认的。”

这个“客土不服”的问题,是风水中一个重要的大问题,在古地理书上都不写解法。李邦正老师想了想,想出了解决办法,这是融合了道法的解法。李邦正老师将解法告诉了事主。

事主看见工作量如此之大,有点担心,是否能够做到。但是李邦正老师点到一块地,也是一件好事,先按照李邦正老师所要求的去做吧。 罗先生是非常相信李邦正老师的。

罗先生和他的爸爸,非常配合地做好定向工作。耗费半个小时。

能够点到此穴,从外人看,是那么轻松写意,但是,我深知,这块地能够顺利点出来,那是李邦正老师三十多年的风水功力积淀的发挥,为了保证事主家能够安全下葬此地,李邦正老师将道法融入其中,去解决“客土不服”的问题。点到这块地,并且能够做到安全下葬,是要懂得葬法和道法方面的知识。一般的风水师,即便是点到此地,也很难做到安全下葬的。

接着,我们下山,回家。

这个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了。

一天顺利地点了两个穴地,大家都很高兴。车子轻快地朝着罗城驶去。沿路可见田边散落很多的坟地,四处漏风,这里根本无穴啊。为什么要葬这个地方呢?先人在这里都自身难保,后代又怎么能受庇佑呢?

罗先生解释说:“这些乱坟只是完成任务而已,看见别人家葬那里,也跟着葬,也没机缘遇到好风水师,也只好这样了。”

看着路边成百个坟地飞快地消逝在我们车后,我仿佛感觉到后面无数只眼睛在盼望着我们,他们也希望子孙能够找寻到一个好风水师葬一块好地啊,这份苦苦等候的心,不知道后代是否了解呢?

点穴后的沟通

罗先生的爸爸先回家,司机有事情去办了,只剩下我们三个一起吃晚饭。吃完晚饭,我们到酒店继续工作。开始为这两块地择日,一块地是 3 月 6 日 申时,另外一块地是 3 月 10 日 辰时。两块地的排水口方位、葬山需要回避的人的生年都一一写好、画好给罗先生了。

罗先生一直很高兴,坦诚的笑容,都刻在脸上。一天顺利点到两块地,已经完成祖宗教给的任务。当我们告诉他葬山的详细细节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来了,紧张写在脸上。

“呵,我以为只要找到一个穴点,在此挖一个洞,把金缸放进去,就可以了。还有这么多的注意事项,做不好,还会得不到福气,反而招灾祸。”

这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一下子接触到这么多知识点,他的头都大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还好,他爸爸有葬山经验。他很想请李邦正老师过来葬山,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要低调葬山,他不希望太多人知道,祖坟一定要保护好,不要被别人再破坏了。

我们告诉他,如果遇到问题,可以通过手机、 QQ 、短信问询我们,我们会跟他保持联系,一直支持他。

李邦正老师交给他两张符,要他贴在两处,可以辟邪。别人想整蛊他家,都不是那么容易了。

罗先生高兴极了,这个内容,已经大大超过了点穴范围,李邦正老师为事主想得很周到。罗先生没有提出,可是李邦正老师的一片慈悲心,都在这符咒里了。有这两个符庇佑, 罗 先生的心,更加定了。

李邦正老师交代贴符的注意事项:

1 在吉日良辰贴符

2 贴符之前,漱口。

3 漱口完毕,含一口清水,往要贴的地方,喷一口水,同时念一句咒语,再用浆糊贴上。

罗先生小心翼翼地接过符,高高兴兴回家了。我把一直跟身的玉佛珠拿出来,放在行李箱中。

我们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李邦正老师点了一只烟,坐在沙发上,跟我说:“今天点那块大地,罗先生爸爸不同意,我们是不能去点的,要尊重老人的意见,平安为第一重要。不过,虽然没点到此大地,有点遗憾,但是,老天也知道我们的一片心意的,我们做事也无愧于心。”

第二天早上,罗先生为我们送行。

他告诉我们:“我昨天晚上跟你们聊天后回去,都 11 点了,爸爸已经睡了,爸爸临睡前,告诉妈妈,说:‘能够跟这位先生聊到这么晚,都没有回,讲明这个风水师够细心、够耐心。我也放心去睡了。'”

这位老人,虽然没跟我们说多少话,但是从每个细节里,他用他几十年的阅历和经验来判断我们的为人。

我们坐快巴回到南宁。

离葬山的日子 3 月 6 日 还有一段时间, 罗 先生一直通过手机、 QQ 、短信跟我们保持联系,遇到不懂的问题,就问。

3 月 6 日 的下午 3 点。

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广西都安,帮 陆 先生葬“将军率兵”这块地。这边一切工序都在正常进行着。我拿出手机,给在罗城的 罗 先生打电话,问询葬山情况。

他那边也准备好了,一切都很顺利。这次,他葬的是点到的第一个穴点。

我们知道,天一半,地一半。换句话来说:时间占一半的影响因素,地理占一半的影响因素。时间方面包括理气和择日,地理方面包括峦头方面的知识。

3 月 8 日 晚上。湖南娄底。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湖南娄底。

涟源事主玉先生,跟青城子去看那块“仙羊饮泉”宝地,意外地发现,李邦正老师留下来的穴图上标记的两个穴点位置,其中有一个穴点位置竟然是出某富豪的祖宗坟地。这个发现令玉先生大吃一惊,他马上懂得李邦正老师点穴之厉害,所以赶紧要青城子陪同,从湖南坐飞机到南宁这里,参加了都安“将军率兵”的葬山仪式后,第二天,就接李邦正老师到湖南再为其奶奶点穴葬山。现在,我们正在紧张地做着用法木帮玉先生葬其祖山的工作。

这时,我接到罗城事主罗先生的短信,他问了一个问题。我打电话回复了这个问题,也问询了葬山的情况。

罗先生在电话里,乐呵呵地告诉我,葬山的时候,放下金缸的刹那,他也听到鸟的叫声了。这两天啊,他爸爸跟别人打牌,都是通赢,他老爸高兴得不得了。全家人都很高兴,这是吉祥的征兆啊。

对于这次葬山, 都是罗先生带领两个弟弟完成的。生平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的罗先生,终于圆满地完成老祖宗所交代的重任,获得了大地的福气,其中的艰辛和压力,他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心中激动不已,心灵的“震撼”和由衷地感到自己的“伟大”,是他此时的心境。

真为他高兴,他终于获得这块大地的福气。坚信的人,得福气大。

这个日子,是上乘的好日子,李邦正老师给了近期要求葬山的三个事主。一个是“将军率兵”事主,一个是“金线吊葫芦”的事主,一个是《梦里寻龙有几回》的事主。

“将军率兵”事主和“金线吊葫芦”的事主都很信李邦正老师,严格按照李邦正老师所说的去做了,都接到了福气,《梦里寻龙有几回》的事主,因为去问了几个当地风水师,都说此日是土地旦,此日下葬会得罪土地神,招来大祸,吓得他们都不敢动了。当他们听说了其他的两个事主都在那天葬山,都接到福气了,他们后悔极了。

一个葬山的好日子,一年之中,也仅有一两个而已,一旦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好日子,并不时时都有。

葬后求证

3 月 26 日,19:45分。

我在 QQ 上遨游。 罗 先生的 QQ 头像闪动了。他跟我聊天。他那种高兴又在文字间流动着。他是一个心胸坦荡之人,有什么就说什么。

他在 QQ 上告诉我,这两个穴点都顺利下葬了。他去问仙了。老祖宗说:“那里好住啊,四面八方都有东西飞过来。老祖宗高兴地请土地神喝酒呢。”

“大地之脉,是天然的奇穴,奇地啊,四面八方都是石头围住,中间有土可以挖,挖下去 一米深处是石头,刚好可以放两个金缸,一个爷爷的,一个是奶奶的。”

“特别是第二个穴点,李邦正老师说过有龙虎之气的穴点,其气特别猛,葬后三个月后,我就会遇到一个大贵人帮我忙。'”

“神说,是我祖宗积德,才又能将李邦正老师请过来点穴。神还说 : ‘李邦正老师跟他们的级别是一样的'”。

呵呵。我突然想起地理祖师杨筠松的那句诗: “筠松宝照真秘诀 ,父子虽亲不肯说, 若人得遇是前缘,天下横行陆地仙。 ” 精通风水之术的风水师,其级别最大是“地仙”了。从事主问仙的口中,得到这个结果,两相验证,真的是很吻合呢。说明古代人用的文字并非虚空。

罗先生说:“我在广东做事业大起大落,人是很聪明,也有智慧,就是做不大,这是没有风水的帮助,遇到你们贵人,葬山后,我现在信心十足啊。我三年后,我还要葬一口大地,是为祖奶的。哈哈!”

他承诺:“他年出头,我要好好地报答你们啊。”

我笑着说:“这可是神愿啊。”发了神愿,是一定要还的,这个道理,他深知不已。

他说:“说到做到!”坚定得很!

这份承诺很重很重,深知其分量之重的人,是不会轻易承诺的,能够承诺的人,而且主动承诺的人,可见其心志亦坚,是一个敢担当之人。

罗先生还告诉我,他邻居家有人突然去世了,这个人正是暗中教他儿子去破坏罗先生家祖坟的人。这个报应实在是太快了。按照礼节,爸爸带着弟弟去看,这对葬山不利,后来他去问仙,才知道,这个邻居一直很嫉妒他们家做起来,特别是罗先生做生意发了,“生的时候和我家斗,葬山的时候,以死来和我家斗”想拖累罗先生家。只要罗先生不去,就没事了。

罗先生告诉我;“他们家可能葬到黄泉吧,葬时,那只葬山的鸡到处跑,到处乱叫,只听见鸡叫,却是看不到。葬后,猫头鹰在他家屋顶叫,个个怕得要命。葬后三天,家中人打架,差点死人。估计是葬到黄泉地了吧。”

“好人有好报!” 罗先生坚信这点。

古训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到,时候未到。的确有道理。

道德、诚信、厚道、正直、礼义、孝忠、仁慈、自尊等美德,那些曾孕育着我们炎黄子孙心灵的精神瑰宝,请多多珍惜吧。多多积累善缘,积累多了,福缘自然就到。

福地是等有福之人。

罗先生打来电话,乐呵呵地说:“青靖子啊,这两块地,可是我花大价钱请李邦正老师点的地,我希望不要发有关穴位的图片了。”我笑着答应了。得到好地的人,都倍加珍惜,这是一份难得的福缘啊!

又过了一段时间,罗先生在QQ上告诉我:“现在有好的风水保护,他们是害不进的,害了会全部反给他的,不怕了。”这是通过问仙知道的。“这全是祖山的庇佑啊!这,我是知道的。”罗先生深深地感叹。

罗先生继续说:“这祖坟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以前不懂啊。 现在我们全家都一帆风顺了,每个人的大脑也都清醒了,摆脱了旧坟的煞气了。哈哈~~”

罗先生说:“我爸爸高兴地很,说花10万都值得。弟弟则说:‘没有哥哥的话,就麻烦啊,去哪里找像李老师这种高手 '”

罗先生接着告诉我,通过问仙才知道:“三代不理祖坟的话,人丁会灭绝。”哇!这令我大吃一惊!

罗先生讲述了近况后,在最后,高兴地要我代向李邦正老师问好。

 

后 记

风水,是一门学术,是一门有理论、有规律、有数据、可验证、可重复的学术,它和宗教鬼神论必竟有所不同,鬼神是虚空的,飘渺无凭。因此,李邦正老师一般与人只是论及风水,而很少论及鬼神。这篇随笔所记录有关涉及到鬼神的事,李邦正老师并不赞成记录发表,但是,对于求索真理、求索真知、求索学问的我,还是希望能把我所遇、所见、所听、所思考的记录下来,以无愧我逝去的光阴。

 

                     


上一篇:34 爱,没有最后

下一篇:36 缘牵三思后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D35___《债,始终是要还的》 ——广西罗城“金线吊葫芦”点穴葬山篇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