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___D38《山路弯弯》系列之一《家族的兴旺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09 年 7 月 14 日

    

引子

2009年六月。

炎热的六月。

阳历六月,农历为“午”月,“午”为“大火”,文明之象。

在这个午月,李邦正老师带着我,从广西南宁出发,坐小车到广西平南、广东三水、然后乘飞机,飞往湖北恩施、湖南湘西、四川大足,碾转于五个省份,历时半个月,在艰辛万苦中,踏过千山万水,走过数不清的弯弯山路,完成了这几个省份的点穴工作,看了几个地方的阳宅风水。

这是我随师实践以来,最漫长、最艰苦的一次风水之行。

在这次,我遇到了难度最高的一次点穴;

在这次,我看到了难得一遇的尊贵的穴位;

在这次,我遇到了五位不同品性的事主。

其间的甘苦酸甜,一言难尽。我将以系列篇的形式,记录这段经历和感悟,和大家分享。

第一站:广西平南(2009年6月7日——6月8日)

第二站:广东三水(2009年6月9日——6月10日)

第三站:湖北xf(2009年6月11日——6月14日)

第四站:湖南湘西(2009年6月15日——6月16日)

第五站:四川安岳(2009年6月17日——6月21日)

 

 

 

 

 

 

 

一个家族的兴旺发达,谁,最关注?谁,最愿意为此先付出?

是长者?是长孙吗?是兄长吗?

自古以来,以“长”为大。这个家族的兴衰的责任,沉甸甸的责任,是否都是“长”者去完成吗?

 

“宝剑出炉”点穴

 

林先生,平南人,现在广东三水工作。他在QQ上跟我聊了几次,素不谋面,他在网上确定请李邦正老师点穴。点穴费用他早已经打过来,一个星期后,他过来接李邦正老师去点穴。

第一次看到平南的事主林先生,我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他从一辆小车内钻出来,我看到是一张非常年轻的脸庞,二十七岁,年纪轻轻的,带着年轻人的特有的朝气和笑容,精明能干,站在我的面前。更令我吃惊的是,林先生不是老板,而是帮忙他叔叔打工的一位职员,在众多的兄弟排行中,他又不是老大,一个打工族的年轻人有如此气魄,拍版请李邦正老师去点穴,真令人佩服。

他实在是太年轻了,我只好善意地提醒他:不是每个人,都能象李邦正老师那样诚信。这个钱,不能随意汇的。这个世界,骗人的人很多。

他笑着,说:“是你们,我就放心了。”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判断的。

因为年轻吗?

看着他年轻的脸,说实话,我刚才很高兴的心情,就不免有点沉沉的。

我的心里就开始打问号了。

所葬的人,是他的爷爷,涉及到那么多叔叔伯伯、哥哥姐姐,堂兄堂弟,一般人去说服那么庞大的一群家族人,是非常难的一件大事。他稚嫩的肩膀,能担得起吗?到时候,我们去点穴,说不定,众意纷纭,纷乱四起呢。

在将要离开南宁去平南的早上,就出一点小问题,考验了林生。

林生一早打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一个意外的消息:他刚才在银行柜员机那里取钱的时候,发现有人在柜员机里做了手脚,密码输进去后,钱取不出来了。他没有离开柜员机,马上打电话给银行管理部门及110民警,到现场处理问题。如果他不会处理这事,他银行卡里的钱,马上就给在远处盯着的歹徒取走了。

好一个当机立断!

看来,他还是很机警、有一定社会经验的人,不是那种少不更事的糊涂之人。

半个小时,他终于跟我们汇合上路了。

点穴前遇到的事情,都是一种预兆。一路上,我们的小车碰到了七辆结婚的婚车。是七辆!这实在是太吉利了。这是一个喜事连门的好兆头。

这个吉兆令大家都很愉悦。

不过,我还是担心,因为,林先生实在是太年轻了,家族中叔叔、伯伯对于由他请李邦正老师点穴会是一个什么态度呢?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早已习惯在质疑的气氛下工作的我,对于这次,面对着年轻的林先生,我更要打足十二分精神去对待。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林先生家族的长老们,对李邦正老师和我都很信任,也很尊敬。

我想,这由于请师前林先生向他家族里的人做了大量的介绍工作吧。

看来,林先生年纪虽然轻,做起事情来有大将风度,胆大心细,敢于挑大梁,处理事情又非常注重策略。

“诚则灵”,也许是林先生的诚心感动上苍吧,点穴过程顺顺利利,不到半天就完成了,穴山名为“宝剑出炉”。

李邦正老师看到此山的形势,写了一首诗,诗曰: 宝剑出炉地甚奇, 有穴藏风法无疑。 更得旁有磨剑水,儿孙身到凤凰池。

 

   

此穴山宏观看来,犹如一把宝剑,正好宝剑的某方,有一个很大的水库,此水库正处于此穴的催财水方位。此穴葬后,子孙定会出大富之人,且子孙绵远流长。后代还有军界的拔萃人物,由于白虎砂首较远,所以子孙出将军之应发得也较迟些。此龙脉在高处结穴,因此穴的位置也较高,站在穴位处放眼一望,前面的几十里山川,尽收眼底,小明堂、大明堂、近案、远案、湖塘、河流、水库等等,历历在目。更妙的是,此穴山还有裀褥凝聚。

 

  

李邦正老师对我说,平南这块地,有两把宝剑,一雌一雄,一阴一阳,谁有福缘,在这两个穴山上葬有祖坟,那么其后代发福非常,富、贵都有,文官、武将也都有。这叫做双剑合壁,其锐无比。古时在春秋战国,就出现过一对夫妻炼剑大师,名叫干将、莫邪。他们炼出了一双宝剑,雄剑也叫干将、雌剑也叫做莫邪。此对宝剑天下闻名,虽经历史几千年岁月磨洗,但其名声仍在。现“宝剑出炉穴”,所处的穴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雄剑。

林先生家族的人站在穴山上看到如此气势磅礴的气象,稍微懂得一点风水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不错的堂局。大家都满意了。

林先生告诉我们:平南这里的山,是大家共有的,谁看上了,都可以葬山,不用跟任何人打招呼。

然后,他们请李邦正老师看看祖宗祠堂。原来的祖宗祠堂能否用,如果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祠堂,该如何建立?家族成员意见不统一,始终无法定夺。他希望整个家族能兴旺发达。

祖坟、祖宗祠堂,关系到整个家族兴盛的大问题,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结。真没想到,家族兴旺的这么重大的事情,一直放在这么年轻的心中,稚嫩的肩上!

我们走到祠堂后,有一棵古老的树,老人介绍说:这是“白眼木”,可以治疗咽喉肿痛的,有特效。很多人知道后,不远千里,来这里剥树皮,回去煲水喝。

 

  

这棵树可是伤痕累累。也可知,它为了救人脱离痛苦,自己承受了多少的伤痛。也积累了不少的功德啊。

我看了看年纪已日惭衰老的李邦正老师,虽然拖着伤痛的双腿,仍然要经常爬那崎岖陡峭的山峰,我默默无语了。

李邦正老师观看了周边的峦头形势,再查看理气方面的数据,对祖宗祠堂的重修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接着,他们带着我们走到山峦起伏的山包下,林先生告诉我们:“在这里,曾起了一栋房子,可是有一年,这间屋子里的人全部死了,死得很惨,听家族里说起,墙壁上都贴满了人。”

这么惨啊!

为什么呢?

反吟?伏吟?暗建?流年飞星组合成大祸方?

我在思索着。

李邦正老师打罗盘,一看,是壬山丙向。这个方向,又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

“地元卦,旺的时候,很旺;衰的时候,很惨!”李邦正老师解释道。

哦,是这样。罗盘中的天元卦、地元卦、人元卦的应用,还是有着如此天壤之别啊!

我们临走的时候,家族中的长老,很愉悦地、很恭敬地打了一个小利是给李邦正老师和我,算是一种答谢心意。

这次点穴,如此顺利,一点没什么波折起伏,连李邦正老师都觉得诧异。

事后,我问林先生,“你是怎么说服家族中的人来点穴的?”

林先生在电话的那一头,笑呵呵地说:“我家族中最权威的是三伯父,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由他来做大家的工作。”

原来如此啊!

林先生很快就决定点第二块地了,这次是葬奶奶。

第二次点穴的费用,他竟然在点穴前的一个月打款,并且打款后,没有告诉我们,搞得我们压力很大,这笔飞来的款项到底是谁的呢?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一个头绪。

君子爱财,亦取之有道。

过了两天,他才有空告诉我们,这笔款项是他付的。因为最近做生意转账太多,实在是太忙了,所以他没来得及告诉我们。他告诉我们,以后他赚够钱了,想拜李邦正老师为师,学习风水。

一份信任,沉甸甸的。

李邦正老师在第二把宝剑的地方,点了一块佳穴给林先生。

我知道李邦正老师的善意,他用雌雄双剑,阴阳合壁之局来回报林先生对他的信任。

好大的一份情谊!

我先发第二个穴点“猪肝吊胆”穴图给他,他安排家人先行探路。

“猪肝吊胆”?这个名字似乎有点俗哦。我向李老师质疑。

李老师解释道:“‘猪肝吊胆'是一个名穴,祖师爷曾说过,这是非常难得的穴位。”

那为什么叫“猪肝吊胆”呢?

李邦正老师解释道:“这个穴位,在结穴的时候,从小发到大,好像是猪肝内的胆囊一样的形状,这种穴,初葬效果还不是特别明显,但是随着时间久远,运势是越来越旺。这种结穴形态,是可遇不可求的。”

哦,我算是明白了,这个很俗的名字里,包含着风水中那么多的意义呢,真是学无止境呀。

按照预定计划,6月6日,林生从广东三水驾车11个小时来到南宁,晚上共进晚餐;第二天,也就是7号,接我们去广西平南,8号,上午搞好“宝剑出炉”穴的葬山工作,下午再去点“猪肝吊胆”穴。一切安排都是非常紧凑有序。

6号,我还在外地看父母,赶回南宁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我没有见到林生。林生跟李邦正老师一起共进晚餐。

晚上,我跟李邦正老师通电话,李邦正老师在电话中告诉我:“两次点穴葬山的费用,全部都是他一个人出,而且这个费用,他从来都没告诉过家族中的任何人。他希望,我们也不要在家族中提到费用问题,要保密。”

呵!!我一直以为这是他家族中最有钱的堂叔出钱,由他操作的,没有想到,这笔费用是他个人掏腰包全程完成的。

不可思议啊!

你要知道:他不是什么大老板,刚刚毕业出来,跟着堂叔做生意几年而已,赚了一点钱,而这点钱就马上用到祖坟的迁移上了;

他还没成家,连一套属于自己名字的房产都没有;

他开的小车,也是堂叔合作伙伴的小车;

比他有钱的堂兄,还有几个;

他在孙辈,排行是老九。无论是论辈分、论资历、论资金,似乎都轮不到他担当起这个家族兴旺的责任。

可是,他全部担负起来,所有的费用,他一个人都承担,而且,更为难得是,他所付出的,他不跟家族中的任何人说起。不炫耀,不诉苦,不计较。

为什么?他做得那么滴水不漏,我想:也都是为了两个字“顺利”。

他知道,一旦告诉家人,付出的费用超出他们的心理底线的时候,他们会心疼起钱,反生各种阻拦。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他是聪明的,不是吗?

虽然,他很年轻,但是他很聪明,这种聪明是内隐的。

有的时候,沉默是金,是成功的一种方法,一种途径。

林先生是位非常有胆识,也是一个敢担当的人。

谁能想象出?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点?

很多人不是没有钱,是不舍得。宁愿抱着很多的钱,思量着如何赚取再多的钱,却从来不思量下,生他养育他的先辈们,在九泉之下的感受。

只因为不信、不舍。

信的人,是绝对不会这么去做的。

李邦正老师常常告诫我:看一个人,不要看这个人怎么说,要看这个人怎么做。

我知道,李邦正老师向来不喜欢那种夸夸其谈,口舌吐莲之人,李邦正老师注重的是:那个人的行动。

看来,林生的行动,赢得了李邦正老师的赞许。

 

五省之行第一站:广西平南

时间:2009年6月7日——6月8日

内容:1葬山——“宝剑出炉”(6月8日上午)

2点穴——“猪肝吊胆”(6月8日下午)

 

6月7日早上阴有小雨

南宁万兴酒楼,

今天早上,陆先生(“龙虾擭食”穴和“将军率兵”穴的事主),约好李邦正老师,想抛卦预测工作变动之事。我们打算做完这件事情后,随后启程去广西平南。

这样,陆先生和林生,两个事主就碰在一起在万兴酒楼喝早茶了。

林生做梦都没想到,他会遇上网上写的“龙虾擭食”穴和“将军率兵”穴的事主陆先生,诧异连连。

陆先生端坐在餐桌旁,波澜不惊,微笑着。

陆先生现在能微笑着坐着这,已经在说明了一个问题:李邦正老师当初对陆先生所言不虚。李邦正老师用道法葬“龙虾擭食”穴的时候,将其命中的一个劫难——一发生在今年新历的五月份的一个丢官、丢工作劫难,规避了。

有命理的资料作为基础,那么葬山所能提升的福气,所获得的庇佑的作用,也就能够心中了然。

研究事物,就需要数据和实践效果。这是一个务实求证的态度。

陆先生今日找李邦正老师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自从葬了“将军率兵”穴后,他的财运似乎就走好了,现在有一个国家政府部门新成立的投资公司,经领导推荐,就看中他,想让他调过去工作。他在抉择当中。想请李邦正老师帮预测一下。

第二件事情:他跟李邦正老师商讨,想请李邦正老师帮点第三个穴的事情。

抛三枚铜钱,六次,卦成,这是一个静卦。

静卦!这个判断起来,难度较高。我心里很明白。六爻预测法,是周易术数应用的一门学科,这门学科,我才刚入门,研习还很浅。要象李邦正老师那样门门精通,我需要很多时间的磨合和锻炼,这个距离是我深知的。

李邦正老师点了一只香烟,盯住卦象,思索着。

李邦正老师断卦:“这个卦中,说明你要去的那个单位很有钱,但是调动和阻止你调动的力量都比较均衡,各占百分之五十。如果,你想赚钱多,这个单位可以考虑去;如果,想继续在单位任官,在原单位发展较好,前途远大,三年后上一台阶……”

这个抉择对于陆先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选择大于努力!

选择好一个适合发展的人生方向,比努力更为重要!

千万不能把成功的梯子搭错了位置。

最后,陆先生决定就顺其自然吧。陆先生想请李邦正老师第三次点穴的时间,原定是本月13日,因工作太忙,需要往后拖延了。

喝完早茶,我们随后上林先生的车,开去广西平南。林先生按照当地风俗,拿了两个利是递给李邦正老师和我。点穴的钱,林先生早就汇过来得了,这次利是,是林先生的额外心意。

我们下午到达目的地。稍事休息,林先生安排和家中的两个大哥吃饭。

林先生告诉我们:“我的大哥是不信这个的,所以他说话得罪之处,希望多多海涵。”

在餐桌前落座,我看见林先生的大哥和他的两岁多的小男孩。林先生临时出去接一个电话。

林先生的大哥犀利的眼光警惕地扫了我们一眼,说:“家里的人都去看过这块地了,都说好。我是不信这个的。你们也信这个迷信啊。我是警察!”然后,就细心地观察我们对此话的反应,来判断我们的虚实。

我们也很笃定。只有对自己的风水技术很自信的人,才会如此笃定。

我心里就觉得好笑。心中坦荡荡的,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他的好笑。

我们笑笑,唉,比他大得多的官职的人,都请过我们看过风水,诚恳而恭敬,何况是在基层工作的干部呢?

我想:估计是他对风水的不深入了解,造成他对风水和我们的误解。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经历,所以,我能理解他想法。一个人的认识,总是跟他的人生经历密切相关。

在我很小的时候,面对着摆地摊的算命先生,我就戏谑地问他:“既然你能算命,那么你就算算我姓什么,是干什么的,年纪有多大?”看着算命先生窘迫的样子,我心里就偷偷地乐了:呵呵,看吧,一下子就把你的鬼把戏戳破了,心里免不了得意。

随着自己的慢慢地成长,我慢慢地感悟到有一种力量,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左右着自己的命运。

当我有机会学习命理的时候,用严谨的态度,用生命的轨迹一一去验证,我发现,这是一门非常精妙的学问。

人,其实是天干地支二十二种不同属性的五行元素排列组合成的一个合成体,不同的排列组合,就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命运,一切都逃不脱阴阳五行。知命之人,才能善达!

而对于风水,在大量实践前,我还是存疑的,虽然在初期,我学了很多理论,但是没有实践,说服不了自己的心。每个人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的,我也不例外。在实践中求证理论的正确性,获得深刻的认识和对风水的体悟,而我的风水随笔的文章,就是我求证风水的历程记录。

在跟随李邦正老师多年实践后,我终于确定了风水是一门非常精彩的学术,只是很多人没有机缘遇到真正的风水学问而已。

随着谈话的深入,林先生的大哥,大吃一惊:“哇,我真没想到我的弟弟这么有面子请到大师。”

我笑着说:“我们可不是什么江湖术士,风水是一门很严谨的学术。很多人是不了解,也有很多人,不学无术,欺世盗名,利用别人不懂来行骗的。不可否认,这种情况,还非常之多。”

林大哥,敬重地看着我们。

 

6月8日上午阴

“宝剑出炉”穴的葬山

 

按照计划,我们六点整准时起床。出去吃碗粉,就开车前往穴山。预定是早上9点过后葬山。

今天的天气,阴阴的。

林先生一直很担心:今天葬山的时候会遇到大雨吗?因为,平南这边已经连续好几天大雨纷飞了,即便是在昨天接我们到平南的时候,吃晚饭的时候,也在下着大雨。

我乐观地说:“葬的时候,不下雨,弄完了,就下雨吧!”因为,“宝剑出炉”穴,富贵皆有,但是催财水就在此穴位的某方,财为水,葬山后当天下雨也是一个很好的征兆啊。

林先生交代家族成员带好雨具。林先生告诉我们,家族中的成员基本都到齐了,大概有近三十人。他这个辈分的人,都到齐了。看来,家族成员非常重视,林先生组织得非常好。

站在穴山脚下,我们看到在山腰处,林先生家族中的成员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在干着活,做葬山前的准备工作。沿路都是紫色的石头,大大小小的。林先生告诉我们,在这里,只有两座山,有紫色的石头,其它地方没有。

 

一片乌云过来,黑压压的,要下雨了吗?

我们看到远方的水库,水库上空翻滚着黑压压的雨云,水上泛着涟漪,一圈一圈地荡开了,呵呵,那里下雨了!我们这边呢?

 

我们这边山,没有下雨。

在白虎方位的山上,一朵白云,徐徐飘过来,袅袅升起。李邦正老师大笑道:“那是一朵祥云啊。” 这朵白色的祥云,就在白虎砂的位置,迎接我们的到来,挥之不去。

我拿起相机,拍照留影。

 

我们继续上山,山上间断可以看见一些坟墓。 林 先生把点穴包和李邦正老师的背包都背上,为了是减轻我们的负担,轻装上阵。他知道能请到李邦正老师实地葬山,是非常不容易的。他很珍惜。

林先生指着近处的一棵树,说:“这是山芝麻。”山芝麻?我想起李邦正老师有一个祖传秘方,可以治疗小孩发烧特效的,其中用到的就是“山芝麻”这味药。

李邦正老师也回首看着这棵植物,非常感兴趣。平日所看到的都是成为药材的样子,没见过其最原始的状态。所以我倍加珍惜,拍了几张照片。

  

刚走几步路,林生指着旁边的一颗树,说道:“这种果子叫做“暴牙郎”,成熟的果可以吃,叶子有消炎止血,恢复伤口作用。”

中医所用的中草药,就是采用大自然中的花草树木,或根或叶,或草或花,用不同的加工方法,获取其独特的药性,来平衡我们身体。中医药养育了我们中国人,二千多年来,生生不息。

自然界中,存在着万事万物,相生相克,成为一个生物链,保持着一个动态的平衡。动植物之间,也有着阴阳不同的属性,如热和寒,虚和实;再细分,又可以划分为五行——金木水火土。中药就是利用其五行属性的不同,相互克制而使人体五脏五行的平衡而治病的。

周易无所不包,中医也是周易应用的一个学科而已。

到了穴地,我们观察工作情况。这个时候,是早上八点。离预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时间还早。

李邦正老师点着一支香烟,安然地坐在一个土包上。我则仔细地查看各种工作细节。家族中的老人和兄弟姐妹都热火朝天地忙着,乐呵呵地,他们对我们都很和善和热情。

林先生交代了家族的人:一切按照李邦正老师的仪轨办事。因为,他非常相信李邦正老师。他要在每个细节做到合乎要求,获得最完美的效果。

李邦正老师在修建拜台、修建排水口做了具体指导——做到便于水的排泄,又不至于漏财。我也在反复交代挖坑的注意事项。

催财水

到了要立碑的时候,我们朝穴山右前方的水库看了看,水库正欢快地接受着天空所赐的雨水。

这个地方的水,是此穴的催财水,这个风水的格局,跟“将军率兵”穴是一样的。

在风水中,“水”,为财,在我们葬山的时候,这个催财水,一直在接纳着天空下的雨。这是老天的恩赐啊。

我想起了林先生请李邦正老师来点穴的当天,看到七辆的婚车。这是吉祥的预兆啊。而且,在点这个穴前,两只狗突然奔出来大叫,俗话说:“猫来穷,狗来富”,是一个好兆头。

 

   

这个水局对于不同的立向来说,效果是绝然不同的。对于事主来说,此墓碑所立方向,此方是催财水,而对于别的方向,此方反而成为败财水。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就是水,水的力量!

这个催财力量,我已经在两处阳宅和一处阴宅上看到了效果。一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一个是肇庆市怀集县某地的莫生,一个是“将军率兵”穴。

《可怜天下父母心》的魏生,李邦正老师用的是催财水布局。在春节前,他乐呵呵地告诉我们:他在去年,提前两个半月完成全年的计划指标。从2001年开始做生意,2007年做得最差,2008年做得最好。原来一些世界品牌的大公司,对他们都是爱理不理的,现在反过来主动找到他的公司,说:“还是由你们跟医院打交道,你们提供货源吧。”他发现,以前是他主动拉拢客户,现在是别人主动来找他,久不久,就会自动冒出来一个。这令他喜出望外。就在今年的3月2日,他正式拜李邦正老师为师,成为我的师弟,道号“青炼子”。

肇庆市怀集县某地的莫生,二十多岁,在福建打工。老板很有钱,可是生意惨淡经营。他想辞职回来。他打电话给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劝阻了他。他在今年4月份,请李邦正老师看居家风水。莫生全家都有病,爸爸是肾结石、妈妈是糖尿病。他是一个很老实的人,根本看不出是负责销售的人员,一般负责销售的人,说话是一套一套的,可是,他却是不善说话那种。

他告诉我们,他想辞职的时候,很多同事出来劝阻,老板也诚恳挽留他,老板将半壁江山交给他,他现在是负责人事、财务两大项。这次请假回来,也是老板照顾的。因为老板懂得他是一个不轻易请假的人。李邦正老师帮他布置了快速催财局。一个月后,他在QQ上,发来喜讯:订单象雪片一样飞来,现在他和老板去找新场地建新的工厂。

在阴宅方面,“将军率兵”穴事主陆先生,李邦正老师也是用催财水,一个月内,欠债的人都主动把钱还了!

催财水的力量,很大,会用的人,少之又少!

风水,风水,不谈“水”的风水,怎么可能是真风水呢?那种摆个貔貅、招财猫来催财,只是图个心里安慰罢了,那是伪风水。一点风水效果,都不会有的。

我在想,到了一定时候,我想写一个专题《神秘的催财水》,把这些阴阳宅案例汇总详细地写出来。

骨头保存很重要

还好,那边下雨下得欢,我们这边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若有若无的雨滴。为了保险起见,李邦正老师交代还是打着伞护着罗盘,“守护罗盘就像守护自己的生命一样”这是祖师爷交代的,我们要严格按照祖师爷的交代去做,恭恭敬敬地。

 

 

很奇怪,打完罗盘回来,雨滴也感受不到了,雨伞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林先生,在给金缸盖画定位线。我发现,金缸打开后,金缸内的骨头大部分是黄色的,可是,我看见一块髋骨边缘竟然是黑色的。我是吃了一惊!

因为,林先生告诉我,前两天,家里人去启旧坟,说打开旧金缸后,发现骨头是黄色的,不错的,于是问我:“是不是能够盖好金缸盖,继续用原来的穴地?”

我告诉他:“旧的穴地,一旦挖开,不管这块穴地是多么好,是不能再次用的,这是基本常识。因为穴地之气,已经泄完了。骨头是黄色的,只是说明穴地很干燥,骨头保存较好,没被地的湿气浸湿,但是,不能说明这个穴地是好的。”

可是现在,我竟然发现骨头有部分发黑了,如果不是打开金缸,自己亲眼所见,我还以为骨头是黄色呢。黑色的骨头,说明一个严重的问题:子孙后代的运势,随着时间的推移,是慢慢地走下坡路了。

骨头保存很重要。

如果,骨头发霉、发黑,说明此时后代的运气慢慢变差,即便先头赚钱,也会突然一败涂地;如果骨头化水或者没骨头,后代子孙,就会发生灾祸连连,倒霉极了,严重地会断子绝孙。

一般来说,用棺材寄葬后,随着时间的久远,木质的棺材,会腐烂,会被蚂蚁蛀虫咬食,骨头就会慢慢受到侵蚀,会慢慢腐烂化水。在广西、广东、福建等地,都有这样的风俗习惯——寄放三到四年后,将棺材重新挖出来,重新拾取骨头,然后放入“金缸”(用陶瓷所做),重新择地安葬。这种做法为的就是一个目的:更好地保存骨头。

这个骨骸,是一个重要的信息物——承载着子子孙孙很多信息的载体。不可忽视!

林先生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骨头发黑问题。骨头发黑,说明先前的那个穴地不好,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这座坟一定要迁移了。

林先生为了家族的兴旺发达,做出了贡献。这是毋庸置疑的。迁坟,选择一个好地方迁坟,安葬好先人,庇佑着后代,这是一个力挽狂澜的善举。

挖坑、暖坑、立碑、放金缸、抛鸡接福、呼龙祈福、拜祭……一切按照预定的仪式做了。没有下雨,大家都很舒展地做着葬山的仪式。

 

 

十点半,我随李邦正老师下山。

 

 

6月8日下午

“猪肝吊胆”点穴

吃完午饭,到了下午2点了。我们继续上路,到另一把宝剑的穴山点穴——猪肝吊胆!

天气出奇地好!

晴朗!白云悠悠!

林先生家族的老人,也感到今天是好日子。一连几天都下雨,今天葬山,却没下雨,现在还出太阳,温暖地照着大家。

大家都很高兴。

几个年轻人,跟林先生同辈的,很兴奋地跟着我们,他们也想看看李邦正老师如何点穴了。

到穴山的路,他们基本确定了,只是快看到山的时候,他们犹疑了,不知道是否走对了,于是停车商量着。

李邦正老师不着急,我拿着手中的穴图,对照着路线,一直很明白我所处在的位置。我很奇怪,就在前面了,为什么不走呢?

他们终于前行了。这个道路,弯弯曲曲,说实话,远远地看见穴山,要找到近穴山的路,也不是那么方便找到的。林先生家族成员对于当地还是很熟悉的,在前引路,很快我们到达山下。

这是一排山,连绵横亘的山脉,就在眼前了。哦,我似乎明白了,他们不确定是哪座山,所以停留下来了。

我拿着穴图,对照一看,呵呵!就是正前方。而这里,就有一条路直达前方的路,一点都不错!

前面的路不能通车了。

我们弃车前往。沿着穴山脚,弯弯曲曲的山路,朝着预定穴山方向走去。穴山是在里面的山,所以,这段路走起来还是需要花费一点时间的。

路上可见都是紫色的石头,大块的山体,贵气凸显。

 

 

走过水库边,需要淌过差点没膝的河水。三个年轻人,由于穿鞋踏袜,就放弃过河了,他们就在原地等着。其余的人,都毫不含糊,勇敢地过河了。今天出来点穴,李邦正老师和我,都破天荒地穿着凉鞋,这条河,对于我们是没有问题的。

李邦正老师笑着跟我说:“这次,算是穿对鞋子了。”歪打正着!呵呵!

 

   

淌过紫色的河床,我们到达穴山处。

山上有路可走,没什么太多的杂树挡住,所以不必开山路,我们很容易走到山中腰。这里也有些坟墓了。

李邦正老师开始上下走动,左右观察,定点。我好奇地走来走去,看看周边已经葬山的坟地。我拿着罗盘,一一打方向。

左边一溜下来,全部是戌山辰向。这些坟山,,现在正走倒霉运,都不能庇佑后代的。

我再往旁边一个比较豪华大气的坟墓,打方向,是辛山乙向。即便是再好的财局,这座坟,也是享受不到的。

李邦正老师上下走动,定睛一看,这么多坟墓,没有一个葬到穴气之处。

没有道家修炼十几年的功夫人,想吃这行饭,是难的。

差一步,差之千里。

龙脉的行走是不固定的,有的是沿着中轴下来,有的是弯弯曲曲地走。这些乱点穴的风水师,要为此付出代价的,用子子孙孙的福气来填补他们的差错。所以,很多风水师的后代,并不见得有多好,原因就在于此了。

因为,学艺不精。

学艺不精,跟杀手无异。一个家族这么多人的的福祸都交到风水师的手上,生杀大权就在这个风水师手上,他是不能随意的。

知道罪责深重,就不能随意点穴。

我深知其中责任重大,没有修炼到李邦正老师看穴气的份上,我是不敢随意出手点穴的。即便理论上知道,我也不敢随意点穴,点不好,自家子子孙孙的福气都填进去了,得不偿失!

点穴,是不能忽悠人的,天知、地知、神知、鬼知。一切都会打上烙印。富贵、肉体终会随风云散去,但是,功德会随善恶而记录下来。这种功德的大小,取决了你死后最后的去向,和下辈子的福报以及子孙的祸福。

人所欠的债,始终是要还的;

你也许忘记了,但是天地、神鬼不会忘记;

有的时候,会马上报应在当世,有的时候,会应在后代;

只有深知,才深深畏惧!

李邦正老师指着一处,说:“这个位置,穴气很强盛。”

林先生家族中的人,摇摇头,说:“这里是别人的拜台。”这可奇了。一大片宽广的场地,没见什么坟墓立在那啊?

林先生的伯伯说:“这里搞得很平整,放一块石头在这里,说明这里有人在霸占位置了。是别人的拜台。”

我们一看,这个拜台实在是太宽了,足足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宽敞。上面有一个拜台了,下面还要搞一个拜台,实在是霸占得太宽了。我们所点的位置,是这个“篮球场”的边线端。可惜了。

李邦正老师只好把位置往下移动,点了一个穴,告诉他们:“这个穴点不够刚才那个,穴气的强度只是第一个穴气的三分之二。”

开始挖土,锄头动了几下,一块紫色的石头冒出来。然后,再往后挖一个沟槽,呵呵,竟然看到一个紫色的“石笋”!李邦正老师赞叹道:“太好了!真是好福气啊!”这是穴气最强盛的标志啊!

 

  

断断续续挖出来的石头,竟然都是方方的。这可是没想到啊。

李邦正老师笑道:“这是一块官地,很多迹象都在表明,此地出官啊。天意啊。”

跟李邦正老师出去点穴,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这么多方方的紫色石头冒出来!

李邦正老师点穴,给人感觉是:很快!

林先生家族人,也不是很着急,慢慢地挖出一个土堆。

太阳热烘烘地照着,大颗大颗的汗滴,顺着脸,淌下来。我们大口大口地喝水解渴。

我站在山端,眺望远处,只见明堂非常开阔,明堂内有湖塘,案山重重,最精彩的还是在远方有一个很大的水库和弯曲的河流,其处于这个穴山的催财位。财来得又大又急。穴山稍近白虎砂,白虎雄据有力,后人定会有出将军的人材。猪肝吊胆穴山,是一把锐利非凡的雌剑。

“宝剑出炉”穴和“猪肝吊胆”穴,是平南的两把宝剑,刀锋锐利,合起来就像一把剪刀。这是一双雌雄宝剑,一个葬爷爷,一个葬奶奶;;一个是富地(财大),一个是贵地(官地)。家族中得其一,足可以雄据一方了,两个地,富贵皆有,难得啊!

能遇到一名真师来为家族点穴,这是一个福缘。点穴的费用,对于家族的福报来说,仅仅是九牛一毛而已。

点穴,不是一种商品。不是说,我出到什么价钱,就一定能买到什么档次的穴位。还要看家族中的福报能达到什么层次。福报不够的人,即便是李邦正老师点了一个好穴,也会有一条路,阻拦你下葬此好穴地。

所以说,一切都是福缘。

这个封堆工作做得很细。已经是近五点了。

我们下山,乘车归去。

快近林先生家的时候,天突然下起大雨!哗啦啦!倾盆大雨!好爽快啊!

大雨,就是大财啊!

李邦正老师笑着说:“一天之中,有下雨和出太阳,是最标准的葬山天气了。”我倒是想起那句古诗“道是无晴却有晴(情)”来,不知道跟这个是否有关系呢?不过这个“道”,可就不是“说”的意思了,而是老子说的“道”了。

我们到达林先生家里吃晚饭。家族中的长老围着桌子,陪着李邦正老师,高高兴兴地。大家都觉得今天的葬山顺利、吉祥。做完了所有的事情后,下了一场大雨,大雨为“大财”。

听林先生讲,以前他们葬先人的时候,金缸从自行车尾掉下来几次,没摔坏,看起来都不顺利,去问仙,先人说不想去那个地方。

在饭桌旁,林先生告诉李邦正老师,今天葬山和点穴遇到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今天早上葬山所修建的拜台宽了点,可能影响到旁边一座坟的后土位置,似乎不妥。

第二个问题:下午点的那个穴,排水口方向出去,从旁边的一只是封堆未葬山的拜台边过,估计别人会不高兴。

李邦正老师说:“所葬的坟墓不在于大小、是否豪华,而在于葬中龙脉,葬中龙脉,即便是小小的坟堆,也起作用了。可以把今天上午修建的拜台缩小点,不影响人家。而今天下午点穴的排水口位置,可以买一条塑料排水管,从底下通过,不影响到别人拜台的外观。”

家族的一位长老说:“下午所封堆的穴山,从穴旁的坟堆的外在形态来判断,估计是别人的封堆,还未葬。这是别的风水师看到有好穴地后,封好堆在那,拿来卖的。要买的话,也就是1两千元的事情。”

李邦正老师说:“这更加好了,只要花上一两千元就买过来,把拜台修建的更加宽敞,更加有气势,值得!”

我知道李邦正老师的意思。这个穴地葬后,子孙后代出官出贵,到时候,子孙满堂,来拜见祖宗,那是一个非常壮阔的场面。这都是为将来做准备的,这可是百年大计啊。

2009年6月9日早上

林先生和我们在酒店里吃早餐。

林先生说:“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那些堂兄说话有点过分,他听起来都有点不高兴,希望我们不要介意。”

李邦正老师和我,都没听懂。

林先生说:“昨天我那帮堂兄说,看李邦正老师点地,拿着卫星地图,往山上一走,点一个地方就行了,他们觉得实在是太容易了。他们也去弄卫星地图就可以当风水先生了。”

哦,是这么回事啊。李邦正老师和我,昨天都没听见,也没听懂隔桌的年轻人说的话。

林先生继续说:“我还是学了一点皮毛,知道不容易,他们是一点都没学,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都有点生气。”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唉,看李邦正老师做事,总是那么容易。其实,只要深入其中的人,才知道这门学术的不易啊。看似李邦正老师随便点一下,在此之后是李邦正老师修行气功三十多年的功力啊。

“看人绣花容易,自己绣花难”啊。

每次出去点穴,我觉得我自己精神高度紧张,好像在打一场无硝烟的战役一般,只有帮事主点到一块好地的时候,我才最终舒一口气。

我想起一个故事来:

一个人患有疾病多年,寻访多名医生,花费无数,始终不见好转,经人介绍,他找到一位老中医,老中医用了三副药,全部好了,三副药不到50元。这位患者,知道这位老中医厉害了。因为有对比。如果这位患者,第一次就遇到了这位老中医,药到病除,他觉得自己的病,也许本来就没什么。也许,永远不懂得这位老中医的技术含量。

人,总是经历过,才懂得真正内在的价值。

懂得价值的人,常常是付出巨大的代价后,才会懂得的。

林先生告诉我们:“三伯父是家族中最有权威的,三伯父原本不信这个的,很多事情经历过后,他终于慢慢地相信风水之事了。三伯父家原本是非常有钱的,但是近几年小儿子好赌,把家中的钱都拿去赌了。家中日益亏空,弄得三伯父摇头叹气,心里着急啊。”

我想起来,那块发黑的骨头,这是先人的一种提醒吧。

 

“宝剑出炉”葬山后记

 

写完这篇随笔,已是事后一个月时间了。

在7月5日,晚上,我跟事主林先生通了一个电话,他告诉了这些天家族发生的事情:家族中的人,想法和说法在葬山前也是很多的,他现在想请三伯母去问仙。去问仙,不是不相信李邦正老师,而是想通过问仙的形式,给予族人一个确定的答复。

三伯母在电话那头,说要等葬山后一个月才去问,还说:“人平安就好了,不求太多了,现在咸鱼都翻生了。”然后,就不肯多说一句。

林先生好奇了,哪条咸鱼翻生了呢?

一打听,哦,原来是三伯父的三儿子,最烂赌的那条“咸鱼”翻生了,听说,一个星期前,他豪赌竟然赚回8万,买回一辆新车,在众人面前炫耀。葬山后一个月内,他赢得20万,这是家族中最明显的例子,其他的话,丁财都平安。

虽然,我们不赞同赌博,并反对赌博。但是从葬山前后的悬殊对比来说,我们知道风水的力量。我把其人命理拿过来研究,发现其命中本来应该走财运,但是一直以来,逢赌必输。

为什么呢?

先人骨头发黑,即便是后代,本来命中走好运,也会败下来,先人就是通过这种特殊的方式,来告诉后代,他在九泉之下住的不安稳。在宝剑出炉这个穴位上,某方有个“快速催财水”,更加应验了风水的力量。

林先生也很郁闷,向我倾诉:有两个堂兄竟然到现场了,在做“抛鸡接福”仪式的时候,都没去接鸡。家族中有些堂兄乱说话,说:“那天点穴,山上那么多坟,是不是别人都葬中了,李邦正老师就随意点了一个地方给我们。”

林生是很相信李邦正老师的,可是这帮堂兄东说西说,一点都不理解他的苦心。

我告诉他,这很正常的,这是家族中重大事情,每个人心里都会打算盘。信的人能接到福气,不信的人,其福气也会打折扣的。没接鸡的人,子孙后代的福气,就少之又少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以后,就会应验的。

能担当的人,一定是力排众议,坚定自己方向的人。

而林先生,就是这么一个人。

他打算在葬第二块地的时候,就几个人操作,足够了。现在就买罗盘,学习打罗盘技术。

我在想:老祖宗,会庇佑这个孝顺的孙子的。

7月12日晚上十点多,林生在qq上,说,非常感谢李老师和我。

我觉得奇怪了,突然来句感谢,怎么说呢?

他告诉我:“刚才和我三伯父通电话,今天他们去问了仙婆了,仙婆说的跟李邦正老师说的基本一样啊。本来他们不想去问仙,是我极力让他们去问的,我不想让他们有太多的疑问而已。”

然后他在电话中,不紧不慢地跟我说:“我当初问李邦正老师,这座山能打几分,李邦正老师说,打85分吧,仙婆也说这座山大富大贵,能打84分,基本差不多。过三年后,更加旺。仙婆说,葬山的日子选得很不错,财很旺,穴点如果能挖深点,就更加旺的快了。不过,仅出排长。”

【李邦正老师对此并不认同:原因有二:第一、此山为宝剑形状,气势雄伟,定会出将军级别,但时间需要久远点;第二、此宝剑有磨剑水,更增加了此剑的锋利和福力,远远不止一个小小的排长级别。按照古制,只有将军才能佩戴宝剑,相当于排长的官衔的将士是无权佩戴宝剑的。因为仙婆的功力有限,深入一点的东西,就难以看到了。】

他继续告诉我,“仙婆说,第二座穴山也是非常不错,当官大,财也相当地旺,挖穴坑深达二尺六就可以挖见石板了。三伯父和三伯母都高兴极了,要更正一下的是:三伯父的第三个儿子,是某一天晚上,是赌六合彩,一下子博得20万,买回8万的小车。他高兴地说,下次葬山一定要叫上他。还有,排行第八的堂兄,是开糖烟店的,在葬山后竟然有一个人突然开价18万,要买他的小小糖烟店,他喜出望外,当然,他没有卖。他们都感受到穴地带来的巨大福气……”

林先生也知道仙婆的话,仅是参考而已,不可尽信,但是为了让家里人放心,他只好通过要他们去问仙的方法,消除他们心中的各种疑惑。

关于林先生在葬山后,自身所发生的故事,在下一篇《校长的烦恼》中,我们再详细说。

六月九日早上十点多,我们出发去三水,下午四点多钟就到了。那里还有一位校长等着我们看学校的风水和居家风水。这位校长遇到了很多棘手的问题,迫切需要我们去解决。

请看:

五省之行第二站:广东三水

时间: 2009 年 6 月 9 日下午 —— 6 月 10 日

内容:学校风水和居家风水

题目: 校长的烦恼

                           


上一篇:37 历史,不会忘记

下一篇:39 《山路弯弯》系列之二:校长的烦恼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