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43_《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三部分 广东工厂风水 “螃蟹舞钳” 点穴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第三章  这个工厂还有救吗?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表时间:2010年2月10日

    

 

  主题词:  工厂风水、 “螃蟹舞钳”点穴   居家风水

 

 

己丑年十月,仲秋。

夕阳西斜,余辉灿烂。

钱老板在顺德北滘镇附近的立交桥旁,终于等到我们,他一见到我们,笑意就盛满了整个脸庞,虽然眉宇间的忧愁和焦灼隐现其间。

他笑呵呵地说:“从阳春到顺德,四个钟头的路,现在走了六个钟头……”

我们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从下午12点多接到我们出发的电话,钱老板就开始忙乎了,到现在,已经是五个多钟头了。这份等待的心情,是多么地焦虑和不安。

落日从容,天边欲留光辉几许。

“先到我的工厂去坐坐,喝喝茶,再讲咯。我们的工厂就在前面不远处了。”钱老板热情地建议。

广东人喜欢喝茶,无论是普通人家或者是富裕人家,家中都喜欢泡壶茶喝喝,一边喝一边聊,随意而且温情。

我们大家笑着同意了。

这个工厂到底还有救吗?这个是钱老板最关心的问题。钱老板希望我们今晚看看工厂环境后,至少给予一个确定的答复,要不今天晚上他睡得也不踏实。

我们跟随钱老板的货车,曲曲弯弯地拐入北滘镇工厂区内。这里的厂房林立,规划整齐,厂房之间十米多的宽度,足够两辆货车出出进进。

几分钟,我们就到了。车子停在一个大门前。我们下车。环顾四周,临近的厂房基本都关门了,几辆车停靠在四周。

杀师日

天色已晚,暮色四合。可见度已经很低了。

李邦正老师和我二话没说,都拿出大小罗盘,一切都要看看它如何说话了。要聊风水,都要基于罗盘数据,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我们到此就是要解决实际问题的,海阔天空的聊天,不务实的做法,历来被李邦正老师所唾弃。

很多风水师是不敢在天黑的时候打罗盘,因为这对风水师是不利的。是的,打罗盘的时间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象穿衣服一样随便。因为,古地理书说,在不当的时间打罗盘,会犯杀师!会出大祸!尤其是在阴宅。

不懂,就会无所谓!有所知,就会有所畏!深知,就会深深敬畏!

古书称这些不能开罗盘的日子,为“罗睺日”,有“年罗睺”、“季罗睺”、“月罗睺”、“时罗睺”。如果按照这个去做,受到诸多禁忌,能开罗盘的日子是很少的。而李邦正老师能随时用罗盘,无所避忌,而不出现“杀师”之事,那是因为平素修炼气功,加强道行修养,用时默念一下“开罗盘咒”之故也。道行的修炼非常重要,道行越高,品级越高,被约束的规矩就越少。当然“杀师”之说,无可验证,但还是防一防吧。

 

工厂布局

 

两个罗盘数据显示:庚山甲向某度。

我再看看厂房周边环境,心中大喜!这个工厂有救了!可以在不改门的前提下调整风水。

踏步进入工厂内,一眼就看见武财神关公的神台位置,再抬眼望去,这是一个方正的厂房,门口左边是门卫,门口右边一排下去是几间办公室。一目了然。

李邦正老师锐利的目光一扫下去,一切了然于胸!李邦正老师随钱老板走入办公室。钱老板忙着沏茶热情地招呼我们,口中连连道:“饮茶啦,饮番杯茶啦!”。

可是,李邦正老师和我都是工作型的人物,已经无暇顾及这些琐事。李邦正老师马上问要这个工厂的平面图。

钱老板赶紧递上精确的工厂平面图。呵呵,好长啊,这是一张比A3纸还长的纸,为了按照比例画好图纸,钱老板花了大半天功夫丈量了整个厂房,对于厂房方向的定位,他是精益求精,专门从门口引出红线,远远地避开铁大门对磁针的影响来精确定位的。

这份图纸,是钱老板的心血啊。

这份精确的图纸,给我们工作带来的极大的方便。李邦正老师立马就在此张图纸上开始规划风水布局。

李邦正老师的工作态度如此敬业,令钱老板大吃一惊!

李邦正老师在布局的时候,我就开始观察厂房内外的环境,我的观察结果能给李邦正老师作出风水决策提供良好的建议。很多的取舍,都在细节比较中甄选定夺的。

我一一查看钱老板办公室、财务办公室、财位……纹路渐渐理清:老板的办公桌面对凶方,凶方处摆放着一个大鱼缸,整个工厂,即便有财,老板也接不到,而且还有大祸;更何况厂房后面有一败财水横亘呢,更是雪上加霜,“山上神龙不下水”,可是,这里却恰好相反,说明这个工厂里的工人不稳定,管理困难……要要这样的风水格局里赚钱,那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这是一块可以雕琢的好玉,尚能改造,如果在李邦正老师精心雕琢后,它的光芒还是可以显现的。

真正的风水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要不怎么是救贫呢?如果风水不能“化腐朽为神奇”,那么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风水的魅力就在于此!

李邦正老师的手机响起,贵港的小林(《宝剑出炉》的事主)打来电话,他也想拜见李邦正老师,想测一件事情,他已经从三水赶过来在顺德等候多时了。

钱老板和青凉子赶紧火速接小林过来。

小林到了,我们笑着打了招呼。我都觉得奇怪,每次我们一到广东,小林必定出现,真是一种缘分啊。

钱老板看到网上写的事主就活脱脱地站在眼前,不禁仔细打量小林来了。他可是没想到,请李邦正老师来看风水,一下子还冒出这么多人来,连网上写的事主都来了。很热闹啊!

说到小林,顺带提一下李邦正老师帮他点的“猪肝吊胆”穴后小林独立葬山之事。因为有很多网友都很关心。

李邦正老师点此穴后,家族成员议论纷纷。家族中一位长者说李邦正老师点的穴位偏到一边了,应该在整个山脊中间才对。这引发了家族对此穴的质疑。小林坚信李邦正老师点穴的功夫,心想:“如果你(这位家族长者)很厉害了,那么很多人都会请你出去看风水了,就没必要在这里放牛了。”。的确,“穴必中抽”这似乎是初学者都懂得点穴位置,这是“常”,可是,再深一层的点穴知识,懂得“变易”,就不是每个人都懂了。

葬山的前一天,小林去穴山打罗盘,试着找找感觉,罗盘一切工作正常。第二天挖开穴地的时候,大家一看,全都是紫色的石头。这时,大家都不出声了。知道李邦正老师点中龙脉了。可是,准备打罗盘立碑的方向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小林发现手中的罗盘无论怎么旋转挪动位置,磁针永远是一个方向。小林意识到:磁针失灵了!这块地的磁场实在是太大了。

小林趁着罗盘指针能转动的一丝空隙打好方向,立好碑。葬山后,他到山下,发现罗盘又可以正常使用了,一点都没事了。呵呵!真是奇了!真是一块名穴大地啊!

小林葬山后第二天就赶到南宁,拜见李邦正老师,将所见所闻一并告诉了李邦正老师和我。小林说:“迁葬时,打开金缸后,发现奶奶的骨头都发黑了,幸亏发现得早。现在找了一个好地方让奶奶住,我也心安了。”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我们还是谈谈眼前这个工厂风水吧。

开工厂就是为了求财!正当赚钱才是硬道理。所以,我们格外关注财位。从刚才观察的结果来看,财位还是可以有位置可以布置的,只是需要腾挪一下,还需要内部调整一下办公室的位置,败财水的地方还需要化煞……

李邦正老师从容不迫地画着图。大家恭敬地认真地围着看。

 

办公室内的布局调整了:老板桌摆放的方向和位置都与以往大不相同,而财务员工的位置也和老板桌的方向一致,力求步调一致。

青凉子在旁,连连感叹,说:“哦,我明白了。以前我都不懂这点……”

过一会,青凉子又问道:“这是财位,是吗?这是催财位,是吗?……”他一边问,一边得到李邦正老师的教诲,青凉子如雨后的小草,快乐地吸允着雨水,快速地成长起来。

李邦正老师口传的东西,在任何一本书上,都不会写有。

每个方向有不同的财位,不是固定不变的。那种不管什么方向,都是固定不变的财局,是假风水,所以做出来效果相差甚远。这类书不看也罢,省得本想发财,求福反而招祸.

青凉子站在旁边看李邦正老师布局,连连悟出很多妙用,站在旁边的小林,是目无表情,因为还没入门,而钱老板睁大了眼睛,看着李邦正老师坚定的目光,不容置疑的气势,行云流水般的布局,这是跟以往他接触的风水师是不同的。可是,他很信任李邦正老师,一年多的考察,慎重地考虑才请来李邦正老师,不信的话,是不会请的。

他听着我们师徒之间的谈论,捕捉着有用的信息,试图想理清楚一点头绪。可是,还是不很特别明白。没有经过基础的学习,是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问题。

玄空风水是一门很精准的风水,它的精准在于它的任何推导都离不开易理,丝丝入扣,无懈可击。可是真正懂得如何用易理来推理,如何分析和灵活应用的人,是少之又少。网上有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玄空风水,骗得了普通人,却骗不了我们。

每个入室弟子在跟李邦正老师学习玄空风水后都会感叹一句:玄空风水的学习,如果没有真师相传,是极难看懂的,这跟自然学科的学习有所不同。

学习风水,贵在悟性。周易千变万化,风水布局也变化多端,李邦正老师不可能一一说完,就要靠弟子善于领悟,善于活用了,只有这样才会应对现实的复杂多变性。也只有这样,只有自己领悟出来的东西,才是终身不忘,受用无穷的,如果李邦正老师全都说出来了,我们也许会不当一回事儿,记不住。有的时候,甚至根本不信。因为得到的太容易了,反而不觉得宝贵,不懂得珍惜。

李邦正老师伏在桌面上,从容、坚定地布局,他一面布局,一面跟钱老板沟通。看实施的可能性。一句废话,一句寒暄的话都没有。一切简单而又明了!

我看了李邦正老师的风水布局图。这是上佳的催财局,催财催得快催得大,催财不忘保人丁安全,同时调整人员之间团结协助,有助于人心稳定,便于管理。两个水池需要砌,一个圆形水池,一个猪腰型水池,放在不同方位,办公室还需往后拓宽一间。风水布局平面图定好,今后就看这位钱老板能否全部实施了。

我盯住了钱老板。取舍就在他了,福祸大小也在他手中了。因为,实施都是靠他自己!哪点打折扣,那么哪方面就损点福气。

钱老板请李邦正老师过来看工厂风水,这个想法到真正实施,其中经历了一年多,真正请到李邦正老师过来看风水出风水布局图,所花时间就是一个多小时。

钱老板看了布局图,说:“第二个水池这里可以砌,可是检查起来可能不允许。”

我们告诉他:“那么你就在旁边装一个推拉门,不检查的时候,开着;检查的时候,就关起来。不过,这里宜开不宜关,财气是需要弥漫着整个厂房的。”

钱老板点点头,“哦。”似乎若有所思。如何既做到催财,又符合工商管理,这是一个关键。

水能催财,这个大家都懂,这是基本常识。

可是水放在不合适的地方,就可以败财。

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就看你会不会用,如何用了。水,就好比中药中的党参,会用的会降低血压,不会用的只会升高血压。

爱恨交加的水啊!

钱老板看看时间,七点多了,他说:“晚了,我们先吃饭先。”大家应声同意。

走到厂房外面,夜幕低垂,繁星点点。

碧桂园度假村的夜谈

简单的吃了一顿晚饭,钱老板驱车带我们到碧桂园度假村,一池碧水旁,树影婆娑,风过之处,扬起的落叶,沙沙作响。

钱老板告诉我们,到了碧桂园度假村了,这里附近都是别墅。住在这里的人,很安全,因为这里配备的保安人员非常多,有上千个。一听这个数据,我们都不禁唏嘘起来。哪个小区能养那么多保安呢?这可是五星级物业管理水平啊。

钱老板已经定好房间,他笑眯眯地告诉我们:“现在我是落难,可是我的好兄弟都还是帮着我,我来这里订房间,兄弟中有熟人,可以打折。”

在人生漫长的过程中,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呢。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了。

钱老板热情地帮拿着行李,带着我们一一确认自己的房间。一切安排就绪,大家都聚到李邦正老师房间聊天。

钱老板想看看韶关那里是否有地。

李邦正老师将准备好的穴点图在电脑上点给他看,这是一块“犀牛望月”之地。他告诉李邦正老师,他打算明天去看,因为最近资金链断了,所以他已经问朋友借钱了,估计明天早上可以拿到。

这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本打算看完两处阳宅后,第二天白天再去看一下宝墨园和红木家具,晚上就可以坐火车回南宁了。真没想到一向慎重行事的钱老板不惜再花钱请李邦正老师看阴宅,这次出手如此坚决。

钱老板谈了一会,就告辞了,等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他带来了一个人。

门一开,青凉子就惊叫起来:“曾志伟啊!”我赶紧回头,呵!好家伙!一个面似曾志伟的男人就出现在我们所有人的眼前,那位先生高大、威猛,浑身萦绕着一股不可逼视的傲然霸气,他的目光一扫而过,很快就直视李邦正老师,他看着李邦正老师。

钱老板介绍:“这是我弟弟。”寒暄了一下,随后相继落座在李邦正老师旁边。

窗外,月空垂,繁星落。

钱弟跟李邦正老师聊天,问了很多问题,看得出来,这位钱弟博览群书,喜欢思考。

钱弟问了近二十多个问题,涉及《道德经》、《周易》、佛、道、风水、算命等诸多话题,话题涉及面很广,内容又太深奥了,很多问题都不好回答。没错,这都是他思索了很久的问题,而要回答好这些问题,没有很深厚的功底是绝对不行的。

看是请教,又像是考察,仿佛是一张牢固密织的网,凭空罩来,压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李邦正老师容颜冷静,波澜不惊,在宁静闲雅的中,深入浅出地回答钱弟的问题,犹如潺潺的流水静静地流淌,又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

坐在钱弟旁的钱老板却一句话不发,任由钱弟侃侃而谈,轻松而又坦然地听着李邦正老师和钱弟的一问一答。

钱弟目不斜视,眸底沉冷,他只看李邦正老师一人,其他的人,他连多看一眼都不看,骨子里透出的冷锐和霸气,让我觉得自己在旁说话,实在是太多余了。我们都不够斤两,至少在他的眼中。

钱弟问算命和相学,哪个准确性高。

李邦正老师说:“算命和相学都是一种方法,学到最高境界,两者都是一样的,我们学习的人,只要得其一,得之就可以行天下,只要学得精!”

钱弟问,“那你看我呢?”

李邦正老师转头看了他的面相:“你的财运比你哥哥好,”李邦正老师顿了一下“可是,你哥哥的心比你慈!”

钱弟一听,一丝不易觉察的惊异一闪而过。而钱老板,嘴边露出笑容。

时间不知不觉地溜走,已近十一点。钱弟的目光逐渐柔和起来,最后,他笑着跟李邦正老师告辞。

钱老板告诉我们,他们家就在碧桂园附近,明天我们在碧桂园度假村吃完早餐后,他们来接我们。

小林也告辞了,李邦正老师这次忘记带三枚铜钱了,小林要去准备,才能问卦。

说实在话,一趟出差,我们除了睡觉以外的时间,没日没夜的,都是在工作,非常辛苦。

我也赶紧回自己房间,开始处理各种数据,截图做好打印的准备。哎,奇怪了。有点问题的Gps竟然复活了,可以录入数据了!啊!我心中大喜。这位钱老板真是有福气哦。人生常常有奇迹发生!呵呵!

我把数据录入好,安心地睡了。只要明天早上打印好这些图片,就可以正常上路了。只有数据齐全了,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快速定位找穴山。

点穴“螃蟹舞钳”、“犀牛望月”

清早。

窗外,云淡风轻。

碧桂园度假村大厅外侧,笔直的雕花长廊一直通入早餐厅,长廊的右侧是一大片草地,草地的正中是几束喷泉,那溅落的水珠,在水星烟云里仿佛如飞花流泉般空灵清越,在氤氲中琳琅婉转,风光旖旎,山水相依,真是一幅绝佳的诗词画卷。(图片)

 

李邦正老师带着我们两位徒弟步入早餐厅。这里的早茶食物实在是太丰富,琳琅满目,看得我眼花缭乱。中餐、西餐,都有估计有近百种品种可以选择。当然,来这里就餐的外国人也相当地多。

我帮李邦正老师选了一个蟹膏饼。李邦正老师一尝,连连道:“不错不错!”青凉子吃着他一贯爱吃的杂粮:番薯、芋头、玉米。

蟹膏的作用,除了营养以外,还有什么作用呢?这我可没想过。

在人群中,我挪动着脚步,慢慢地细看摆在外面的食物,找寻自己爱吃的食物。突然,我手中的盘子突然一晃,差点摔下来。我意识到后面有人撞上我了。

   我皱眉相向。

“sorry!(对不起)”我看见一位外国小伙子非常绅士地在跟我道歉,一脸的诚恳。

我的不快很快就被这诚恳的态度消融了,我笑着赶紧说:“you are welcome!(没关系!)”

一切都完美解决!

有矛盾不要紧,最关键是态度。有的时候,态度决定结果!

矛盾无处不在。中西文化就是如此。东方文化重宏观把握,西方重微观研究;东方文化注重精神哲理,西方文化注重机械推理;东方文化喜欢模糊含蓄,西方文化喜欢精确直率;好比一对阴阳,在矛盾中共存一体。中西文化相辅相成,而中西文化在交融中碰撞思想的火光,但是,如果照搬照套的话,就会栽跟头的。

吃完早餐,我们回到酒店房间,李邦正老师打开电脑,再次查看今日要去看的穴位图。李邦正老师突然兴致勃勃地说:“啊!你们看,这象不象一个螃蟹?”

我纳闷地走到电脑前一看,哦,原来是讲一个穴图啊。这个点在“犀牛望月”穴不远的山头上,明堂非常空旷。从宏观来看,就像一个巨大的螃蟹挥舞着钳子,霸气十足呢。这个点,是李邦正老师在南宁也查过的一个点,这个点要比“犀牛望月穴”路程遥远,不知路途是否好走。怎么回事,李邦正老师突然对这个穴点兴趣大发呢?许是吃了蟹膏的缘故吗?蟹膏能激发李邦正老师的灵感吗?

李邦正老师笑眯眯地告诉我,他打算帮钱老板点这个“螃蟹舞钳”穴,当然“犀牛望月”也顺便点了。李邦正老师绕有兴味地欣赏着穴图,看样子兴致不减啊。

一个蟹膏能让李邦正老师有如此的想法,事情竟然如此戏剧化。这我可真没料到。

钱老板来了,一进门,就热情洋溢地打着招呼。

青凉子正视着钱老板,突然冒出一句:“嗯,你弟弟昨天问的问题,李邦正老师是好讲话,如果是我,三句话就说得他出不了声!”

啊?!

剑拔弩张飞紧张气氛霎时突现!我的心一沉,一时呆住了!李邦正老师也皱了皱眉头。

青凉子喜欢思辨在这里显露无疑,说话不知深浅,这的确不好收场。

我看见钱老板刚进门口时脸上挂着的笑容凝固了,随即他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弟弟不懂事,请多见谅!”

气氛立马缓和起来。

钱老板低调而又宽容地处理此事,我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了,随即对钱老板由生敬意!退一步海阔天空!和谐相处比意气用事更为重要!要知道他弟弟绝非寻常人物。

钱老板须臾之间已经恢复平静。他转身面对李邦正老师,乐呵呵地对拿出几块砖头大小的东西给李邦正老师,说:“我今天早上一早才拿到的(利是)。”

钱老板知道李邦正老师做事的规矩:法不空求。钱老板也信守自己的诺言,做事稳重极了。

李邦正老师笑着告诉他:“我打算再多帮你点一个穴,叫‘螃蟹舞钳'。”

钱老板一愣,没听明白。

我告诉他:“李邦正老师的意思是说,除了帮你点一个‘犀牛望月'之穴,还帮你多点一个‘螃蟹舞钳'的穴。李邦正老师说:“这样做,是考虑到:万一有个穴位拿不到,那么第二个穴点可以作为备用。”

钱老板一听,喜出望外!一把握住李邦正老师的手,连连道谢!

大家都知道李邦正老师的规矩,每次点穴都是点一个穴。李邦正老师今日如此做法,亦是感受到钱老板的热情和诚意了。

佛说:“命由心造,相由心生,福祸无门,唯人自召。”。慧能禅师曾说:“一切福田,不离方寸,从心而觅,感无不通。”

一切都不用太刻意地向外去求,修好自己的心地,福气就跟着来了。一点没错!换句话说:心态决定了结果。

 

碧桂园的神奇

 

钱老板准备了一辆六人商务车,钱弟带来一位朋友,小潘,一共六位,刚好合适,于是我们上车。

车子沿着碧桂园的湖边开着,青石倒映湖中,碧水青青,小路潆洄,湖畔亭榭楼台掩映其中,

小车一路阅尽两岸的繁华别墅,望不到头。钱老板说,就这么开着车在碧桂园内走,半个小时才能出去。呵呵,可真大啊!钱老板介绍说:“这里的楼房非常贵,旁边有个碧桂园学校,这是一所贵族学校。”

“当初这个碧桂园老板杨国强,也曾遇到过资金困难的时候,听说,他就办了一所贵族国际学校,吸引有钱人子女读书。当时,他说,只要每名读书的学生收取18万元的教育储备金,毕业后一分钱不少全部退回给家长。当时,很多人报名,一下子都爆满了。后面就提升价格到30万,也很快爆满。他手中一下子就收了很多钱,有钱就好做事了,现在他搞房地产这么大规模,搞得如此成功,的确很厉害!”钱老板佩服地说。

是啊,零息融资的方式的确很巧妙!教育地产的理念也值得学习!大家谈论到杨国强的女儿,年仅25岁的杨惠妍,继承父亲的股权后,成为中国内地继张茵之后的又一个女首富,个人净资产高达160亿美元。做房地产是利润最高的行业,也许,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

是啊,再富贵的风水,也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每个人在发家的时候,其中一定会遇到困难,关键是如何度过。

车子走上一条公路,钱老板指着远处,告诉我们:“这是美的公司的总部。离我们工厂也不远。”哦,就是那个请国际巨星巩俐做广告的家电企业领头羊啊。

钱老板介绍说,顺德北滘镇,这里汇聚了很多全国著名的电子产品企业,是工业区。而乐从镇是全国最大家具批发市场……哪个镇做什么方面,都有分工。成行成市,成大规模。

 

螃蟹舞钳

 

天很蓝,风很清,云很淡。

商务车一路向广东韶关疾跑。钱老板开车,他告诉我们,从顺德到韶关大概需要4个多小时,我算了一下,如果是这样,包括中午吃饭,到了韶关也是下午三点了。估计只能点一个穴了。明天还要点第二个穴。

我告诉钱老板,“螃蟹舞钳”的穴要比“犀牛望月”明堂大,堂局也要大。钱老板面上一怔,想说什么,也没说什么。

阳光安详晴朗,浮云流转。

凭窗远眺,远方一排山峦起伏,逶迤而来。Gps已经显示:我们已经到了两只螃蟹脚前的明堂内了。

何去何从?

我们看地图,看gps定位,再问路人,搜索最方便的小路前去。

车子徐徐开近穴山,李邦正老师指着近处的一座山,“就是这座了。”我们下车。

远望山峰,山峦叠翠,连绵起伏,山下是阡陌纵横,田亩井然。山林寂寂,落日余晖,云霞向晚。远方的几个村民站在风中,余晖中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他们回望着陌生的我们,默默地。

目的地就到了,我们六个人一起上去,势必引起村民的注意。决定兵分两路,李邦正老师带着我、青凉子、钱老板上山,两个在下面看情况再上。钱弟始终缄默着,目光凝视着前方。

沿着阡陌小路,我们迂回上去。间或见有田间小水区区绕饶。上到三分之一。我们回望,山下的车子已经变成甲壳虫大小。再远眺,呵呵!好恢弘的明堂啊!广袤的天空下,只看见一望无际的地平线。螃蟹的左钳和右钳正是穴山的左青龙右白虎,仿佛就像巨人的手臂一般坚固地围绕着这片土地。

钱老板吃惊地看着这大气的明堂,不觉叫出声了!“好开阔哦!”他是信了我当初讲的话了。

我很想照相,想想,还是不照为好,省得引起村民注意。

我们渐行渐高。钱老板处处打前锋,跟青城子一样,时不时回头照顾李邦正老师。他的身影渐渐地淹没在茂密的山林中。

风拂过葳蕤枝叶,簌簌入耳。有一条山路上去,若隐若现的山路,走在其中,总让人迷惑。

李邦正老师抬头看看天色,还好,我们要继续前行,可是,李邦正老师的目标是前面十几米处,但是要往我们的左手边靠,是否有路呢?

钱老板见李邦正老师走路累了,赶紧说:“李邦正老师,你休息一下了,我先去前面探路。”说着,他像猴子一般消失在树林中。

我大吃一惊!钱老板个子很高,人又有点发福,发福的人给人的印象就是动作慢,不喜欢运动。可是,钱老板敏捷像猴子,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了

青凉子也没落后,他始终跟着大部队。原先我还担心他不习惯爬山,因为青凉子实在是太瘦弱了,我真怕他体力和精力不够,要知道他可是有每天要吃六餐、中午要小睡一会的习惯呢,要不他会精神不振呢。

是的,在野外,一切良好的生活习惯都不得不抛弃。

找到一条往左横行的道路,我们匍匐前行,很快走上一条斜斜的坡了,面对明堂,我们的右边就是拱起的山脊了。我们就在茂密的山林里,根本看不到外面。

李邦正老师叫停住。我们都停住了,个个站在“地无一尺平”的地上。李邦正老师眼光锐利地扫过山脊,随后,拿着手中一根树木,隔着重重的树枝吖,指着前面五米左右隆起的山脊背,说:“就着这里了。拿柴刀砍这里的杂树。”

钱老板说忘记带砍树的家伙上来了,他赶紧打电话给山下的人,要人带上来。山下的电话答复,说:“其它东西都放在车上,就是柴刀忘记带了。”

这有点麻烦啊。这乱树丛中,用手去劈开一条路,显然是不可行的。那又如何呢?

李邦正老师说:“有刀吗?别的什么刀也可以,小刀也可以。”

钱老板赶紧用手机联系,答复说,很快就拿刀上来。我们站在不平的土地上,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我们都汗撒土地了。

天色已晚了。我们焦急地等待着援方的到来。我左右四顾,唉,四周都是树木,繁茂的树木将我们团团围住,我们仿佛如井底之蛙,只有上方还能看见一点天空,而远方的明堂已被全部遮住,我无法照相。

钱老板用手机不断跟上山的人联系,很快,上来了一个人,定眼一看,哦,是小潘。小潘长得熊腰虎背,晒得脸堂默黑油亮,一看就知道是能为朋友两胁插刀的的血性男儿。小潘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刀,麻利地砍着树木,三下五除二,就砍出一块空地。空地只能容两个人。我和青凉子站在不平的土地上,焦急地张望着。

李邦正老师拿着棍子上去一看,“这里有个点,赶紧做个标记。不过,这是一个副穴,正穴还要再等等。”

看来这个副穴冒气量还太少,李邦正老师定出这个穴位,葬人两个的话,是可以考虑用副穴的。

李邦正老师说:“等穴气冒出来,需要等一等,有的时候,需要十几分钟,或者半小时,有的更长是一两个小时。”

大家只好耐心的等。看穴气定穴点,是最为精准的定位了。以前曾听人说“风水师一般不会定正位给事主的。”说的是怕“煞师”,对风水师不利。我学到现在,非常明白,那种因风水师存有私心而取舍点穴位置,是较少发生的情况,大多数的情况,风水师都想点正穴给事主,但是出现点偏的情况,只有下面两种状况:

一种情况是:此穴位品级太大,已经超过风水师的修为水平,风水师不敢点下去,这种情况不多见,因为能正确评价穴位等级的人很少;

而大多数的情况是:因为没有修到通过看穴气来精准定位的功夫,只好凭感觉去做。所以,点不到正穴,只好拿这种话作为托词了。

因为术业有专攻,每个风水师的心地、修为、专业水平不等,,所以点地的效果也是相差甚远的。

“冒气了,冒气了。”李邦正老师指着一个地方高兴地说。

钱老板和小潘,赶紧做标记。李邦正老师走下来,跟我会合。

“李邦正老师,这里有个平地,中间有点凹。你上来看看,是否可以用啦?”钱老板发现新大陆了。

“可以用。”李邦正老师坚定的说,一边抹着汗。

可是,钱老板想让李邦正老师亲自看一下再定夺。我走上去看,哦,原来是这样,一块平地上显露出“乳晕”。我笑了:“可以的。”可是,钱老板还是不放心,让李邦正老师再上来看看。

李邦正老师拄着拐杖上来。一看,“不错,这个地方可以用。刚才穴气就在旁边(乳晕边)冒呢。”

钱老板大喜,赶紧做个标记。

我们一行人下山,一路上,钱老板还是悉心地照顾李邦正老师行走。可见钱老板平时很为别人着想的。

夜色袭来,我们深一脚浅一脚下山。钱弟一直在山下看车,默默地关注着我们。我们上车。

夜色如泼墨一般,笼罩着四周。一轮明月悬空,洒下斑斑清辉落影,我们一路谈笑着回去。

犀牛望月

第二天早上,钱老板一个人来接我们,小车开得飞快,湖水、树木、行人都是一闪而过,钱老板拉着我们去那里呢?说实话,只有钱老板知道。

我瞧了瞧手中的gps,可以确定我们现在在螃蟹舞钳的大明堂内转。到了,钱老板将我们放下。

奇怪啦,这里是一片开阔的田园之地,远处青山隐隐。近处绿波摇滟,素荷泛香。山不高,水不深,木屋一间。一切都是那么空旷而又寂然。

 

 

小屋的前面,我们看见钱弟埋头在看着一本厚书。见到我们,他并没有说话。

钱老板带着我们上木房子的二楼,一百多平方米,放了几张木床,没有隔断,显得非常宽,外面有一个很大的阳台,阳台上摆放着一个喝茶用的桌子和几张凳子、躺椅,阳台外围都是用绿色的纱窗帘子围住。外面就是一望无垠的田园风光。

 

一壶茶,一炉香;几池水,几片闲云;听溪声,松声,鸟鸣声;观春风扶柳、莲叶田田,花开花落;在这里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这一切,仿佛又让我们回到了远古的山水,远离现代工业社会浮华的气息。

原来这里是钱老板及其兄弟的避暑山庄。

“很有诗意啊!”李邦正老师叹道,督促我赶紧录像。

我笑着说:“知道了,这是你希望过的田园生活啊。”

现实生活,已经让我们一天到晚忙忙碌碌,何时才能和好朋友,在静几明窗下,点一炉檀香,悠闲地喝着茶,听听天籁之音呢?

很快我们就上路去点穴了。这次还是原班人马,不过,我们是坐着卡车去点穴。路很好走,水泥路。在探得“螃蟹舞钳”穴山后一个点,是民众禁区之后,立马挥兵南下,朝“犀牛望月”穴山开去。

“犀牛望月”穴地位于“螃蟹舞钳”的右钳上,其独立成局来看,又仿佛是犀牛的角,弯弯地像个月亮。其来脉跟“螃蟹舞钳”同出一门,到平阳结穴的时候,却独立成一方格局。

我们上山。由小潘开路,我们随后。钱弟在车上。这次带的工具非常好,一把加长柄的镰刀。钱老板在李邦正老师前前后后招呼着,他身上背着大袋子,里面装满了所有人用的矿泉水,很重。他热情地帮李邦正老师背包,时不时给我们递上喝水的东西,又想方设法找李邦正老师容易走的山路,又忙着拉李邦正老师上山。忙得不亦乐乎!

大家停住,看看旁边,似乎没有上山的路。看样子,我们没找到一条上山的路,是自己开辟的路。这路,很陡直。我们所站的地方,稍不小心,就会坠入深谷似的。

唉,天好热。路难走啊!

小潘在探路。

钱老板左右看看,说道“李邦正老师,我去前面探下路,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说着,他一晃,就不见身影了,敏捷的就像一条猴子,实在想象不出,他发福的身体,为何如此快速?

一会儿,钱老板高兴地告诉我们,他找到一条路了。他乐呵呵地拽着李邦正老师上山。我问他,为何走得如此之快呢?

他笑着说:“我好喜欢看山地,一天到晚没有事情,就坐着车到处跑,看到好看的山地,就上山,我上山好快的,好多人都不够我……这里的山,我都走过很多座了。”

怪不得。

左拐,右上,我们到了。李邦正老师定好穴点。

钱老板说:“李邦正老师啊,如果不是看卫星地图,单单从明堂这里看,好难看见这里有穴山,这里实在是太隐蔽了。”

这话一点没错。我都觉得难定位,即便是带着定位工具,在山脚下一下子能判断准确,也非一日之功。李邦正老师能如此准确地判断此山有穴,结合了多年看山的实践经验。

下山。

山脚下稻田的渠水蜿蜒而过,流水潺潺穿越一条古石桥。李邦正老师说:“这座古桥,很难得,有一定历史了。”

 

白云,古桥,绿树,溪水,构成一幅美丽的山水画。

我们的生命如指尖滑过的沙粒一般匆匆消逝,过去的日子就像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无声无息。这座古桥,在静默中,无声地诉说着历史的痕迹……

   在明堂内,我和师弟青凉子回望穴山。青凉子在慢慢地审视着,学习着。青凉子喜爱研究阳宅风水,所带来的风水资料都是阳宅的,在言谈中很少提及阴宅风水,我估计他很少涉猎阴宅风水的研究。

我说:“一个穴位,必须具备四个特点‘钳'‘窝'‘乳'‘突'。”青凉子默默地思考着我的一番话语,慢慢地体悟着。

我接着说;“点一个祖坟风水地,看李邦正老师点穴,似乎很容易,事主给的利是也比阳宅多,但是,一旦没点好,就非常损功德,祸及到子孙后代,损失的远远大于这些利是。不可不慎重啊。”

青凉子点点头,非常赞同。

李邦正老师近两年所收弟子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位能够出师,胜任独立看阴宅之地。风水的学习,就好比读大学,学科众多,范围很广,要想学得精,学得透,要花费的功夫可真不少,要有理论,又要有实践,要知其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做学问必经的三个境界: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界“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界“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微笑着,看着青凉子再回首,望尽天涯的样子,想着:唉,不知道等到多久,才会有恍然大悟的那一天呢?路漫漫其修远兮。荀子曰:“故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求学路上,我们还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吧。只有“锲而不舍”,才会“金石为镂”。

命运和风水

回到果园,那是钱老板的“避暑山庄”,李邦正老师望着一望无垠的稻田,叮嘱我录像,说“将来我画画的时候,这个可以作为画画的素材”。

李邦正老师是美术大师刘宇一的大弟子,画画一直是李邦正老师心中的挚爱,前些年,李邦正老师打算画一批画,去韩国日本展览的,画框已经订好,颜料已经买了几大箱,可是,有事推迟了。为了风水,李邦正老师放弃了很多。可是,画画的想法,一直深藏在李邦正老师的心中。

麦田里,稻穗低垂着头,因为沉甸甸的稻穗在枝头挂着。丰收的季节里,让人心中充满了喜悦。

 

  老百姓有一句话:“吃荤的怕激素,吃素的怕毒素,喝饮料怕色素,能吃什么心中没数。”现在的食品如此没有安全感,健康绿色的食品成为生活食品中的上品。

这一次,钱老板招待我们的是:纯正的土鸡,鱼,用的是百分之百的纯正花生油。一切好美味!回归自然的感觉,真好!

吃完中餐,我们到二楼饮茶。钱老板热情地招待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欣然帮钱老板的果园,画了一个上等的风水布局图。接着,钱老板将其生辰八字报上来。李邦正老师开始跟钱老板谈运程的事情。

我的兴趣来了。命运和风水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我研究的课题。

钱老板现在走的是什么运势呢?他能接到李邦正老师风水布局后的福气吗?他前几年走的运势如何?将来又会如何?

钱老板的八字和运程排开了。我仔细地看着,研究着,思索着。

命运,命和运是分开的。“命”是八字决定了,而“运”是可以变化的。随着大运和流年的不同,运程也跟着不同,命运的轨迹也是不同的。这不是一成不变。

从命理看,钱老板是弱命。弱命者,财多身弱,身弱者担不起大财。有些命弱的人,随着大运、流年的改变,命可以由弱变强,当变成强命的时候,这个时候,担得起大财和任官。其实,很多大老板从命理看来,是身弱的,但遇上“虽病有药”,就发了。他们身家确是不菲,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命好还需运好。

一般来说:十年一个大运。

钱老板在近几年所走的运势,皆为财多身弱,不仅担不起大财,反而有祸。在他的原来的两个工厂风水局里,我已经得到印证:人走衰运的时候,即便是相信风水,碰到的房子风水也不是很好。

从命理看,钱老板2009年,走的运势还不是很好,到了2010年,开始慢慢转运,2011、2012年开始走上坡路,又一个风光来临了。看来,这次他能接到李邦正老师风水布局的福气了。

阳宅风水只是调整命中福祸的程度,也就是要看个人命理基础。命理基础好的,其幅度改善就大。如果拿股票打比方,股本是基础。同样是提升幅度是百分之五十,如果股本是一百万,那么提升的幅度是五十万;但是,如果股本是一千,那么提升的幅度仅是五百。其差异性就在这。

真应该恭喜钱老板了,他的股本是老板级的股本,因为,他的命中有个财局。现在到了提升福气幅度的时候,他请到李邦正老师帮他了。这,就是一个福缘。认识李邦正老师,一年后,终于接到这个福缘了。

是命,是缘,谁也说不清。

我们师徒三人和钱老板一共四人上车,钱老板送给我们每人一个大大的芋头,这是他的避暑山庄的绿色产物。现在,我们就要出发了,准备从韶关开回顺德。

小车内,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两只苍蝇。李邦正老师笑道:“有两个客人来找。”

青凉子问:“李邦正老师,这有什么说法吗?”

李邦正老师答:“没有什么说法,经验而已。”

一只苍蝇被钱老板请出窗外,另外一只苍蝇雷打不动,在车内驻扎。

两只苍蝇暗示着两个客人来访,会是谁呢?

 

 

 

 


上一篇: 42  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二章

下一篇: 44  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四章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43_《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三部分 广东工厂风水 “螃蟹舞钳” 点穴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