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44_《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四部分 满载顺德情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 广东顺德容桂、大良居家风水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表时间:2010年4月19日

 

 第四章  满载顺德情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一路奔驰,我们的目标:顺德。 车上,我脑中总是萦绕着潘伟源作的歌词《岁月无情》:

巨浪,卷起千堆雪;

日夕问世间,可有情永在?

冷暖岁月里,几串旧爱未忘。

谁会令旧梦重现,故人复在?

巨浪,翻起多少爱,

段段乐与哀,总叫人意外;

那个对或错,天也未会仲裁;

才发现命运原是没法躲开。

爱几深,怨几深,

韶华去了未再来,哭千声哭不回现在。

爱几多,怨几多,

柔情壮志逝去时,

滔滔感触去又来。

我想到在看风水中,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命运,形形色色的人生,不由得滔滔的感触去又来。

这时,青凉子突然开口:“钱老板,等会你开车到顺德就可以了,那边有一位我的朋友想见李邦正老师,顺便接待一下李邦正老师。”

钱老板有点惊讶,我也很惊讶。 这次来顺德,事情似乎一件接着一件。

那位拜访李邦正老师的人,是哪一位呢?他又是遇到什么问题呢?

青凉子什么也没说,我也什么也没问。

人生好困惑

 

精致闲雅的酒楼包厢,灯火如画。 这是拜访李邦正老师的主人专门定的包厢。 李邦正老师、我、青凉子入座,可是请客的主人还未到。

青凉子笑着跟我说:“青靖子,你知道吗?我这位朋友经我介绍,看你们的网站,他一看你写的文章,就猜出你的性别和性格来了。”

哦,看来这位朋友,文学功底也不浅啊。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看这位从未谋面的朋友。

门一开,一个身影进入包厢。请客的主人——刘先生终于出现了。呵呵,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我定睛一看,哦,这可是位英俊的小伙子,平头,端正。一看这长相,我就猜测,他的祖山一定是那种开帐山所出的人物。可是,他的脸上并没有呈现如画的笑容,忧愁在眉眼之间闪烁。

一阵寒暄落座。刘先生对李邦正老师的举止恭敬而端庄,而李邦正老师不苟言笑,耐心地听着,却极少说话。

坐在对面的青凉子跟我对视而笑,我们爬山都很累了,都想放松一下了。可是刘先生毕恭毕敬的态度,也令在座的人不得不严肃以待了。

我看着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还是没发话。想必李邦正老师是很累了,连续两天爬山坐车,对于一直没恢复元气的李邦正老师来说,实在是消耗过多了。

我问刘先生:“你看你主要想解决什么问题,你就直接说给李邦正老师听。看看怎么解决吧。”我永远都是那么直性子,有啥说啥,不喜欢拐弯抹角。

可是,刘先生所说的话却是我从未听过的,我听到的是:他的思想脉络,他的人生困惑。

刘先生说,他的父亲是一名教师,桃李满天下,退休后,怡然自得,很多学生常常来探访,人生的后半生过得充实而快乐。可是,他也看见很多当大官的,当官的时候,风光无限,可是一旦退休后,没人理睬,有的还遭人白眼、唾骂。日子过得真的不是滋味。这当官前后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他现在也是某单位当着官,看着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物在退休后不同的待遇,引发他很多的思考和诸多的困惑。人生该何去何从?如何定位呢?

有的时候,他真的想弃官从商,过一下快乐悠然的日子,不再陷入官场上人事的烦忧。这条经商之路是否可行呢?会不会后悔呢?如还在位,能否要自己的老婆做法人出来经营呢?抑或是让自己的哥哥出来做法人代表?

这些纠结的问题,让刘先生的困惑不已。

在世风日下的当日,能保存一份良知争取一份生存空间,是多么不易。

我终于理清刘先生的想法了。我把他的问题整理归纳,给他提出解决思路:

第一 先看刘先生的命理,看他适合做官还是经商,抑或是边做官边开店?再做决定。

第二 如果适合边做官边开店经商,则看其老婆和哥哥的八字,看哪位更适合做法人。

第三 调整居家风水、布置店面风水,以助催官催财。

刘先生同意此方案,也接受李邦正老师所定的费用。刘先生将三个人的出生时间给我们,今天晚上我们起卦。明天上午看风水。

 

“相差只一线,富贵都不见”

 

第二天早上。

刘先生请我们师徒三人喝早茶。

青凉子就坐在我旁边,他又跟我说起他的老婆阿东“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他不断地哀叹着老婆阿东不可理喻的地方:阿东觉得楼上有叮叮咚咚的噪音,忍受不了,就把床移动客厅,没住多久,又觉得很吵,干脆,把床移到厨房,旁边就是卫生间。她还限制青凉子晚上十一点钟前一定要冲凉,不能影响她的睡眠。否则,就跟他没完。

我劝他忍耐一下,夫妻之间相处,如果不是什么大原则的事情,小事情就算了。可是,青凉子还是不能释怀。

他说到阿东的妈妈,突然一天,忽然做起了仙婆,大字不识一个,竟然也能帮人算命化解!啧啧!这令青凉子不屑一顾。

突然,李邦正老师回过头来,对青凉子说:“问题就出在她妈妈身上。”

李邦正老师突然的一句话,令我们大惑不解了。

李邦正老师说:“我以前是在广西周易研究所当所长,对于此种现象,我做了大量的研究,我发现:做仙婆(仙公)这类先天法的人,她们的后代或者家属常犯‘孤’、‘贫’、‘夭’,严重的是‘绝’。‘孤’就是孤独,‘贫'就是贫穷,‘夭’就是夭折。‘绝'就是没有后代。”

李邦正老师继续分析:“你看:孤独应在她女儿身上,性格相当孤僻,不愿意与人交往;贫穷就应在她女儿的老公(亲属)上;夭折,就是年纪比较轻就过世了,不长寿。而‘绝’,她妈妈只是生一个女儿,没有儿子,而唯一的女儿,又不愿意生小孩,这不是‘绝’了吗?”

青凉子睁大眼睛,幡然醒悟:老婆阿东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而这一切都是父辈留下来的历史问题。这个因果问题,让自己的老婆深受其苦啊!

李邦正老师说:“现在你老婆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青凉子后来说:“我老婆说,她看见有人拿着一把刀杀过来,她吓得要命。我当时还觉得她开玩笑,没当一回事呢。”李邦正老师一番话,如当头棒喝,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原来,老婆说的句句是真,只是自己不懂而已。

青凉子赶紧请李邦正老师一定帮忙。李邦正老师答应了。

李邦正老师继续说“做这行的,为之‘吃天粮’,天粮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一定要讲究‘供养’。象她们这种‘仙婆’,她们大都先经历一场大病或者大祸后,突然之间无师自通。因为没有师承,没有供养,泄露天机过多,结果都不是很好,都容易发生‘孤’、‘贫'、‘夭’。”

唉,有的时候,活在世上真的不容易啊!半点不由人!

喝完早茶,刘先生接我们师徒三人到一个丁字路口。刘先生已经看好的一个铺面,就是在丁字路口一条路直冲的地方。请李邦正老师去作风水上的评价。

方向:酉山卯向。

四周无煞气,路面还是很平整。

一排铺面整齐地在街道两旁排列,都开着门,唯独这间铺面是紧锁的。

 

李邦正老师环顾四周,郑重地说:“丁字路口选择铺面不是不好,要看其是否当运,如果当运,有一条路冲过来,越冲则越发;可是,如果不当运的话,这条路直直冲过来,败得更加惨!如果你是旁边一间铺面,路不是直冲铺面,即便是不当运,我也有办法帮你布置,进行风水调整,将它不利的局面扳过来。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当运又挨冲,煞气很大,即便布置风水,所得福气去抵挡这个煞气,所剩也不多了,也就是说,所赚的钱也不是很多了。”

刘先生明白了。决定放弃。

我们另外去一处。

车子一拐,很快就到了一个新楼前。这是商住楼,第一层全部是铺面,现在还在有人施工,挂着“招租”的牌子。

李邦正老师和我,分别拿着大小玄空罗盘定方向。定好后,我们对数据,是一样的——癸山丁向某度。

这个度数是下卦和替卦的分界线。在玄空风水中,即便是在同一个方向(同一山)内,会有截然不同的布局方案依据的数据,超过某度后,则用替卦。玄空风水布局的严谨性由此可见一斑。

李邦正老师打开随身携带的工具本,查看玄空数据。

李邦正老师摇摇头。虽然是新楼,可是,这里的铺面走的是衰败之运,不能租。

仅仅是一度之差,旺衰之运却是完全不同。真是“相差只一线,富贵都不见”啊。

刘先生有点气馁。

李邦正老师安慰他:“没关系,你继续找铺面,我再帮你看。”

刘先生有点焦急,到目前为止,他只物色了两个铺面,可是李邦正老师看了,都说不行,现在还没法找到新的铺面。

李邦正老师给了几个方向数据给刘先生,让刘先生按照所给数据慢慢找,找好后,我们还会帮他布置风水。刘先生高兴地答应了。

我们接着去刘先生家,看居家风水。刘先生的家在顺德容桂。

“南不是南,北不是北”

在去的路上,刘先生就问了很多问题。

刘先生指着路边一带的房子,说:“这里曾经发大水,挨大水淹过,不知道被大水淹过的风水好吗?”

李邦正老师说:“挨淹过后的房子以后会很旺。挨火烧过的房子,也是很旺的。”刘先生兴奋地说:“是啊,现在这里都发起来了。”

刘先生继续问:“家中生了女儿,还是有后代的,为什么说断后呢?”

李邦正老师解释说:“生了女儿,在这代,女儿还会回来看看祖先,拜祭祖坟,在祖坟前烧烧香,烧烧纸钱给祖先用。到了女儿再生女儿,那么这代女儿却未必会回来看这边祖坟,所谓‘断了香火’,就是此意了。”

刘先生点点头,明白了。

刘先生所住的房子是一套200平米的楼中楼,家具陈设简洁时尚。家中一妻一儿在家中等着我们到来,妻子温柔体贴,是名设计师,儿子聪明漂亮,刚上幼儿园。

按照习惯,每看风水,我都会看完所有的房屋,了解整个房屋的空间结构、长宽大小。只有脑中形成一个整体印象后,以便进行完美的风水布局。

因为,即便是同一个方向,因为内部结构不同,其风水布局方案也会不同。

没有一成不变的风水。周易是变易,风水作为周易的一个应用分支,怎么可能是那么死死板板的呢?那种定式风水,因为其太假,故也没什么神奇效果,假风水不信也罢。

李邦正老师指着门口处,说:“这里可以放一块风水石。”李邦正老师讲解风水石的颜色、大小以及具体的要求。在什么地方放风水石,石头的形状、大小、颜色、质地都有讲究,放不好,选择不好的石头都会导致福气大大打折扣,有的还会引起麻烦和纠纷。

刘先生问:“我这间房子,有人说,我后面的靠山不够高,是吗?”

李邦正老师笑着说:“不是,你现在的靠山,现在在前面。”

刘先生有点愕然。

青凉子突然醒悟:“李邦正老师,我明白了,‘南不是南,北不是北’的含义了,原来的靠山,以前是在后面,现在走的运势,靠山已经在移到前方这里,是吗?”

李邦正老师笑着点点头。

青凉子高兴极了,仿佛打了一个大胜仗!“更上一层楼”的学习的成就感油然而起!

我也笑了,青凉子原先在理论上懂得了“南不是南,北不是北”,现在跟随李邦正老师实践后,又懂得实际的应用,又悟到很多东西。学习的层次在不断地提高。

我真为青凉子高兴,其实师弟青凉子的悟性是很高的。可惜,就是以前缺乏明师指导,白白浪费了十几年的光阴。

这套房子设计合理,每间房子都很方正实用,在整体上却不是方正的,有某部分是缺角的,在户型图上呈现出凹陷的一块。

这样好不好呢?

打开玄空数据一看,乖乖!大凶之方刚好是缺的,是空的。

不好的东西“空”了,没了,岂不妙哉?

青凉子略微思考:“负负得正!空的好!”青凉子高兴地拍着脑壳,手舞足蹈起来,叫道:真是妙哉!妙哉!

我和青凉子高兴极了。

这房子设计得如此暗合天机,实在是难得。在风水评级中,因内部结构合理,风水评分又多得几分。

我心中有点感叹:说实话,在南宁我是极少能碰到如此之妙的建筑设计佳案。如果南宁市的很多卖高价的房子,能有如此佳作,那真是住在南宁的民众的幸运了。

接下来,我要刘先生准备一条细线,李邦正老师和我定好整个房屋的中心太极点后,我们开始拉线,在某宫位置将要放水,这是催财水。

大舍才有大得。

事主所付利是,是购买种福田所需要种子的钱,如果不愿意花多点钱买种子,又怎可能有大面积的收获呢?

李邦正老师开始对灶提出整改。

李邦正老师和我,都深深地知道:一套房子装修,厨房和卫生间是最花钱的,如万不得已,我们是不会要事主大动作的,毕竟在这个年代,赚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要替事主考虑。李邦正老师说话向来是很慎重的,常常思前想后,权衡利弊之后,最后才会做。

 

 

这个灶所对的水位,不得不动。因为灶是主人找吃之地,灶和水的位置和方向,以及相互关系都至关重要。现在这灶旁边的水刚好处于大祸之方,这意味着,事主家中会有车祸,突发奇祸之事发生。不可不提!不可不防!

李邦正老师帮刘先生布置了一个“水火既济”的灶局——水在灶的对面。水和灶(火)的方位处于旺位,为最上乘的“水火既济”局,但是如果水跟灶(火)方位不得当,将会形成水火冲射的败局。

刘先生提出:“我们一口三家住在这两百平方米的房子,小孩常常在父母那边,这人气实在不足,感觉有点空。有没有一种说法,人少住房太大,反而不好呢?”

刘先生常常感觉屋子太空,有不少的时候,他总感觉有诡异的东西进进出出。他真的很担心。

李邦正老师点点头。屋子小人多,人气旺,是吉屋;而屋子大,可是人很少,人气不旺,屋子反而不妥。

李邦正老师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吗?

李邦正老师笑笑,这样吧,我告诉你怎么办,在某方挂一盏灯(小瓦数),24小时开着,就可以解决了。李邦正老师告诉刘先生挂灯的方位以及灯的颜色。

刘先生高兴地笑了。在不卖房的情况下,解决了这个一直令他头疼的问题,他一下子轻松好多了。

吃完中午饭,我们回到宾馆。看看刘先生关注的命理问题。李邦正老师提出建议。

过了一会,青凉子的好朋友阿杰来访。他说明来意:他在学校教书,可是,学生不听话,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看李邦正老师是否能在居家风水中帮化解这个问题。另外,他是借钱来砌的这栋房子,还有外债,希望李邦正老师能帮提升点财运和福气。

李邦正老师点点头,这些都可以在风水布局中得到解决的。这个问题,对于李邦正老师来说,是小菜一碟了。

李邦正老师说,要等小林过来后,我们再一起去阿杰家看居家风水。

小林正从三水赶过来,将近下午5点的时候,终于找到我们所在的宾馆。于是,李邦正老师、我、青凉子和小林四人一起乘车前往青凉子的好朋友阿杰家。

旺山旺向的房子

 

阿杰家在顺德大良附近,听青凉子介绍,这里是自建房。自建房想比购买商品房来说,花费是很少的,更受群众的欢迎。

到了阿杰家,已经是下午六点。天色已暗。我无法照出好照片。

打开罗盘,数据显示:丑山未向。呵呵,好家伙!竟然是旺山旺向!真是难遇的好方向啊!我的兴致突然提起来了。

徐徐上到二楼,进入客厅。哇!真大气啊!我们看到的很多别墅都不够这里布局大气。

 

我的眼睛快速地扫了房间,然后再上三楼,很快就搞清楚了所有风水布局要点位置。看完所有,我有点泄气,唉,这么好的风水胚子,没什么风水布局含量,既不催财,也没保人丁,更没化煞。这套旺山旺向的房子没有接到大福气。好可惜啊。

旺山旺向的房子,就好比是一个上等的土鸡,要想做成美味可口的一道菜,还需要厨师的调味,没有调好味,也做不成一道美味可口的菜肴。

旺山旺向的房子,就好比是美女,虽然很美,但是还会有缺陷的。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事物,如果,人完美了,那就是成佛了,不是人了,是人,总会有不完美的地方。在太极图中,那一阴一阳的阴阳鱼眼,就表述了“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意思。

这个风水局应该很好布置,我在想。

我看看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开始布局。我再看看青凉子,想到:阿杰既然是他如此好的朋友,他应该会帮他看过,指点过吧。这是我的猜测。

青凉子手中拿着一张纸,我走近一看,乖乖!竟然是这套房子的平面图,图的旁边,还有此房的飞星图。青凉子笑眯眯地看着。

哦,我明白了。

青凉子笑着要我看看飞星图是否正确。我查看了一下,完全正确。

青凉子说话很少,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我猜想青凉子肯定是肚子饿了,他是强撑着。

李邦正老师在不慌不忙地布置着风水,我和小林对视了一下,感觉也真是肚子饿了。

“在这里放两块黑色石头。”李邦正老师指着客厅某处。

我看了一下玄空飞星,心里嘀咕了,不对啊,李邦正老师是不是看错数据了。我指着离这里不到80公分处,提醒地说:“李邦正老师,是不是在这里啊?”

“就在这里!”李邦正老师看了玄空飞星图,坚定地说。

不是吧?李邦正老师!我一脸的困惑,李邦正老师怎么这么固执啊。

“哎呀,你真是的!我本来是想回去告诉你的,你现在非逼得我在这里讲清楚,他要解决是学校的学生不听话问题,……”李邦正老师责怪的语气令我有点难堪,可是我一下就明白了,我们解决都是:不听话问题,李邦正老师解决是学校学生不听话问题,而我解决的家中小孩不听话问题,一个是用暗盘,一个是用明盘。同样是放石头,放的位置不一样,不到一米之差,可是依据的玄空数据是不同的。

我马上将思维转向暗盘思维。玄空飞星明盘尚且很多人搞不清楚如何应用,暗盘更无法涉及应用了。

李邦正老师和我,能相互对话,可是旁人却无一人懂得我们师徒之间的话语所表达的风水知识层面。

李邦正老师在不紧不慢地布置完居家风水,一切都完美了。

时光在不断溜走,李邦正老师看完风水,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的肚子都在唱着“空城计”了。阿杰一家人请我们去吃了一顿顺德晚餐。

在吃晚餐的时候,我想起在韶关车上看到的两只苍蝇,也许,那种暗喻也真的应验了。

铁面无私

看完阳宅的第二天早上。刘先生请我们师徒三人喝早茶。

钱老板听说我们准备回南宁,他昨晚连夜从韶关赶回来,一大早就买好火车票送过来,专门送我们师徒二人回南宁的。钱老板要尽地主之谊,他可是尽情尽义,我和李邦正老师都很感动。

李邦正老师笑着对他说:“辛苦你啦。”我们都知道钱老板其实有很多事情要忙着办,能抽出一天时间陪李邦正老师和我,真是难得啊!

他坐在车上,不容置疑地对大家说:“一切事情统统让开,陪李邦正老师是最重要的事情。”

按照计划,我们先到青凉子家帮青凉子解决问题,然后我们驱车前往番禺宝墨园。

 

广州番禺宝墨园清末民初是包相府,后称宝墨园。 关于宝墨园,网上有相关资料介绍:

宝墨园位于广东省广州市 番禺区沙湾镇紫坭村,建于清末,占地五亩,毁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于一九九五年重建,历时六载,扩至 130 多亩,集清官文化、岭南古建筑、岭南园林艺术、珠三角水乡特色于一体,建筑、园林、山水、石桥等布局合理,和谐自然,构成一幅幅美丽壮观的景色。

正门的白石仿古牌坊,雄伟巍峨,巧夺天工。园中陶塑、瓷塑、砖雕、灰塑、石刻、木雕等艺术精品琳琅满目。惊世之作,当数已列入大世界吉尼斯之最的瓷逆浮雕《清明上河图》。巨幅砖雕《吐艳和鸣壁》工艺精湛。荔岛中的聚宝阁金碧辉煌,雍容华丽,阁内供奉万世师表孔子铜像,供游人瞻仰。此阁与宝墨藏珍、龙图馆、赵泰来藏品馆等。

宝墨园很多文物都是赵泰来先生捐赠的。他是英国籍华人、广州市荣誉市民、宝墨园永远名誉园长。宝墨园的丰富文物, 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源远流长,形成独特的人文景观。

 

 

  全园水景,堪称一绝。荔景湾、清平湖、宝墨湖与一千多米长河贯通,水清如镜,长流不息,三十多座石桥,横跨旖旎河湖之上。若驾画舫轻舟,逍遥放棹,仿似置身蓬瀛。清平湖上的紫洞舫有如一座水上艺术宫殿。湖面上,虹飞紫带;湖周围,绿柳侵烟;紫竹园里的紫竹溪,专供小孩玩水观鱼。

 

 宝墨园四时青翠,百卉丛开,园林花卉景点,有聚有散,步移景换,美不胜收。诸如荔岛凝丹、玉堂春瑞、柳剪春风、千年罗汉、桂苑浮春、群芳竞秀、古榕长荫、茶王双壁,令人百看不厌。万紫千红的玫瑰园,沁人心脾的荷花池,清幽高雅的兰圃,惠风和畅的紫竹林,使人赏心悦目,尤是避暑胜地。

 在宝墨园,我们看到了富可敌国的各种宝物,也看到 41 幅西藏 “ 唐卡 ” ,内有姿势各异的释迎牟尼佛、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等,有各种护法金刚。

 

在包相府中,我们看到了宋代著名清官包丞相的很多故事。我心中不由得无限感慨:包丞为什么能得到历代群众的爱戴呢?由于他的铁面无私!人们都亲切地称他叫黑包公,我想,他的脸上肤色也不至于图画上那么黑吧?无私,毕定拒绝一切贿赂,顶住一切人情案子,一切依法办事,因而得罪很多权贵。黑的难能可贵啊。

 

满载顺德情

 

从乐从家具厂出来,已经是临近傍晚,我们到了佛山火车站附近,青凉子一帮朋友,都是爱好易学的好朋友汇聚一起,听说李邦正老师来到顺德,都很高兴,想拜会一下李邦正老师。

青凉子兴奋地向大家说起他拜师的种种经历,他的朋友都为他高兴,一位在座的唐大姐笑眯眯地说:“我早讲啦,要想学得好,做专业,都必须先拜师,否则,自己摸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啦!”

事不凑巧,青凉子因老婆没带钥匙,不得已,饭局到了一半,他先回去了。

吃完晚饭,我们告别一帮热情的易友,钱老板开车送我们去车站。佛山火车站,人车熙熙攘攘。我看着日益增多的行李包,都满载着事主送的礼物,我真是发愁。

钱老板二话没说,两手分抓两袋行李,两眼警觉地看着四周,利索地奔往火车站入口。一点废话都没有。只有在摸打滚爬中,才会有如此简捷的动作。

李邦正老师也把背包往后一甩,大步流星地跟上去,我赶紧紧随其后。

“李邦正老师,包包放在前面是自己的,放在后面是大家的。”钱老板回头说了这句,又脚不停蹄地向前走。

我们会意地笑了。钱老板真幽默啊!

李邦正老师和我,顺利上了火车,安静地坐在下铺位置上。一位睡上铺的小伙子看着我们俩,问到:“你们是什么时候买到车票的?”

“今天早上啊。”我说。

“那我昨天晚上买车票的时候,他们说没下铺了。怎么回事呢?”

李邦正老师和我相对而笑:车票是钱老板买的,钱老板可能是福气到了吧,迟买还得好票。

火车徐徐开动了,火车载着我们,我心中也载着众多的广东朋友们的浓情归去。钱老板、青凉子、阿杰、刘先生、小林、和顺德的一帮易友等等,他们友善的面容,热情的招待、以及其各种的境遇、各种的命运,使我产生滔滔的感触。

无论如何,我回想这次顺德之行,真是“顺风顺水顺德行”啊!

后 记

写完这篇文章,已经是2010年4月,每个事主的故事还在继续。

青凉子在老婆的大力支持下,在阳春的房子已经建好,他搬过去住了,现在积极拓展风水业务。青凉子老婆阿东已经可以安稳入睡了。

钱老板按照李邦正老师的布局方案实施部分后,2009年12月上旬,接到日本某大型公司的商洽业务,2010年1月,又陆续接到日本其他公司的商洽,所有合同细节都拟定,就是没有最后签字。

钱老板大惑不解: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有阻隔呢?

我细问下去,发现钱老板还有三个点的风水布局方案没有实施到位。做一半,也只能得一半的福气。

 

 2010年4月初,钱老板高兴地告诉我:工厂于5月份正式启动。现在已经有一位朋友愿意合作新项目,朋友出钱,利润平分。他现在忙着再找一个新工厂厂址呢。

刘先生按照李邦正老师给的罗盘数据,找到一家铺面,我们这边出了风水布局图。

阿杰曾两次打电话给李邦正老师,表示感谢。他还打款供养祖师爷,表示他内心的感激之情。最近,阿杰在qq上高兴地告诉我:他最近老是有小钱进,时常感觉运气不错,做事顺利。呵呵!

小林在2009年的年末已经拜师,成为李邦正老师门下的入室弟子,道号:青湛子。

事隔多月,我还常常惦记着这帮广东的朋友们。

 

 


上一篇:  43  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三章

下一篇:  45  又遇留题诗 第一章 葫芦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44_《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四部分 满载顺德情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