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45_ 《又遇留题诗》 第一章 葫芦篇 广西来宾风水宝地“金秋结葫芦”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2日

 

 

前 言

    

仲夏。深夜。

静卧床塌,我仍在思考。几年来,这似乎已经形成这个习惯。

而今夜,也不例外。

可是今夜的心情却是如此不同。

与一个网友通过电话后,我翻来覆去到深夜两点,都没有睡着,索性爬起来,写下点文字。因为有太多的想法,想诉诸笔端。如果没有这番通话,我可能不一定写下这一篇文章。

也许,这是一个契机。

已经数月,我没有写文章发表,因为日夜兼程的劳累,我的健康亮起了红灯。而李邦正老师也不例外。面对曾经挚爱的电脑,我的眼睛很快就陷入疼痛当中,能写下文字,已经很难很难。

十年前,我成为李邦正老师的入室弟子,正式学习佛学,道学,命理、气功和风水理论。七年后,我有机会跟李邦正老师开始实践风水。

花谢花开,已三年!

匆匆太匆匆!

回首三年前,风水是深山峡谷中的迷雾,我们在外头,风水在里头;

而在这三年中,风水又是一条弯弯的山路,我们在前头,时光在后头;

而三年后的现在,风水成为我们的追梦,我们在这头,我们的梦在那头。

三年来,山迢迢,水遥遥,我在六十多座青山绿水中读懂风水的真谛;三年来,我学会了自信,自信真传风水的理论;三年来,我领略了地理国师别样的情怀……

 

 

 

     台湾作家席慕容在《七里香》诗集中,曾写下一首诗歌——《一棵开花的树》: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我一直很喜欢这首诗歌,这份对爱情坚贞的期待,令人感动而难以忘怀。在一个人的人生中,期待有很多种,对爱情的期待,对友情的期待,还有对风水的期待……

对于诗人,可能是对坚贞爱情的期待。而对于我,是一个求学的学子对风水的期待。

风水,这神秘的风水,牵引着多少风水迷的心。他们在步履瞒珊中求索着风水真师,在魂牵梦绕中追寻着风水大地,在小心翼翼地求证着风水的真伪,为此他们付出大量的时间、金钱、精力与心血。

可惜的是,真师的确难寻。

真师在哪?大地还有吗?

那横亘天宇中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呼啸中回响:

真师有,大地还有,中华的传统学术,是不会欺骗子孙的……

关键是你是否有缘遇到,把握并珍惜这份福缘。

缘分啊,缘分!

如果说,“缘”在天意,那么,“份”在人为。

 

 

   

  

2009年7月的某天。

幽雅清静的咖啡厅内。

李邦正老师和我静静地坐在柔然舒适的沙发上,等一个人,一个素不谋面的人。他跟我通过电话,知道是一位男性。

“李国师!”事主站在桌边,非常礼貌地向李邦正老师打招呼。

我心里一惊!能这么称呼李邦正老师的人,不多。

他是什么人?

为什么这么称呼李邦正老师呢?

他又怎么知道用这个称呼呢?

只有懂得李邦正老师风水分量的人,才会如此地尊重李邦正老师。

也只有高手,才会这样。

平常人看李邦正老师,就好像看平常人一样,就像看身边的所有人一样,平平常常。

因为,眼光就是如此。

这,一点都不奇怪。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良好的鉴别力。

他是风水上的高手吗?

我打量起事主。

事主是一位年轻英俊,精明的小伙子,高挺的鼻子,面白如玉,剑眉星目。他的嘴线条很明显——给人一种很倔强坚毅的感觉。

他是谁呢?

英雄莫问出处。

我们遵守这个规矩。

他大大方方地递过一条香烟给李邦正老师,那不是普通的香烟。那递烟的手,纤长有力而又白皙。

他告诉我们他姓凌(化名)。

凌先生高兴地跟李邦正老师聊起来。由于工作上的便利,他早早已经从官方获得确定的消息。他笑着说,现在中央准备初期投资20亿元打造南宁水城的基础建设,整个水城方案都是采用李邦正老师在《广西南宁风水的分析》一文中提到的南宁的水路改造的思路,加上整个水城建设配套设施,中央总共是投资150亿元,打造南宁水城。现在正在规划论证中……

在此番谈话的一个多月后,在《南国早报》陆续登载了关于南宁水城建设的讨论方案、思路、论证等报道。

地理国师,为道家所封,负责全国地理,全国仅有一个。这跟御用国师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风水历来讲究真传,这跟学术团体,学术机构,学位证书都没任何关系,关键是来自于道家的真传。

大师,不容易当;国师,更不容易。

这绝无戏言。

《浅谈布达拉宫的风水》一文是讲宗教风水的,稍入门的人都知道,在宗教这个神秘的领域,如果说话不注意,差池半点,就会陷入万丈深渊里。

很多的风水师文化水平不高,更谈不上精通,为了谋两餐饭,拿着罗盘,在乡里城里忽悠着别人。可惜,他们最连简单的阳宅风水都没弄清楚,何况谈及城市的风水,国家风水呢?

高水平的风水,是真传的风水,上可治国,下可以治家,需要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和深厚的宗教修为、气功修炼。谈何容易!

如果把风水看成是一门很容易学的功课,不是不懂,就是太天真!不瞒你说,我也曾犯过这种天真的错误。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懂风水的真谛,对风水涉猎不深。

因为研究深入,我终于体悟到风水要秘传的原因——因为是真的,能揭示宇宙间很多的奥秘,人生的福祸,小可治家,大可治国,可是世人人品不一,如果被人品不好的人所学,贻害无穷,因为太宝贵,所以真传的风水是一定要传给品行好、中正无邪、善良之人。

历代的真师就采取口口相传的方式来传授玄空风水的技术,即便是写出来,却是小心翼翼的,采用古奥而隐晦的文字,等待有缘人能悟出此中真谛。所以真传的书籍是少之又少,在市面上较少看见。因此能达到高水平的风水师,能真正解决城市风水、房地产风水、国家风水等问题的风水师,那更是凤毛麟角的。

我的思绪回到眼前,看着端坐在桌旁的凌先生。

凌先生,笑着咨询李邦正老师,来宾是否有大地?

李邦正老师告诉他,有,穴名是:“金秋结葫芦”。

这是一块大地——出省级干部的大地。整个地形从宏观看起来是一个巨大的葫芦。右白虎砂,亦有一个由三座大山组成的葫芦,山脚下面,又有一个由人工建成的号称“天下第一大葫芦”。

凌先生已经迫不及待,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急冲冲地将全款打入李邦正老师账户,打电话告诉我,催促我发穴图给他。我通过电子邮箱发穴图过去后,他开始研究这份宝贵的穴图了。

 

 

     

2009年7月29日。

东方泛出一丝鱼肚白,我们乘越野车前往来宾。凌先生告诉我们,这辆越野车性能极好,高速行驶的时候,整个底座可以自动下降,趴得稳稳的。这种档次的车,也要一百万了。他说,这是朋友的车。为了这次出行顺利,他特意借来的。

车上有四人,李邦正老师和我,事主凌先生和妻子白女士。

白女士,白皙而纤弱,大大的眼睛上长着长长的睫毛,高耸端正的鼻子,棱角分明的嘴唇,端庄而大方,非常漂亮,宛若图画上的美人,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中的小姐。

说句老实话,自古以来,在世俗的眼光中,风水似乎是男人的专利,跟女人无关,可今天竟然有一位弱不禁风的“林妹妹”要去爬山。

惊奇中,一时间都找不出什么话题来说。

空气中似乎都点停滞。

没想到,这位“林妹妹”很健谈,很快她就跟李邦正老师谈起风水,谈起“金秋结葫芦”这地,谈起凌先生的风水爱好来。

“我老公跟我说到这块地是‘葫芦地',我觉得很吉祥啊,你看,‘葫芦'里面可以装很多宝贝,多么吉利啊。”白女士温柔的说。

“是啊,孙悟空,这么能干的人物,在斗法中,都被葫芦吸到里面了。” 我笑着接着话题说。

是啊,“葫芦”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历代都把葫芦为求吉护身、避邪祛祟的吉祥物。这宝葫芦,可是包罗了“应有尽有”、“神通广大” 、“法力无边”的意思哦。

“葫芦也是古代的郎中用来装仙丹妙药的法器,所谓‘悬壶济世'也,葫芦还有很多风水的用途呢。”李邦正老师也笑着说:“葫芦可以用来纳福增祥、去除灾厄呢。”

在《列仙传》上的铁拐先生、尹喜、安期生、这些传说中的道家人物,总是与‘葫芦'为伍的,‘葫芦'成为成仙得道的标志之一。

“葫芦”与“福禄”音同,于是,葫芦又是富贵的象征,代表长寿吉祥。因葫芦藤蔓绵延,结子繁盛,在民间就喜欢用彩葫芦作佩饰,它又被视为祈求子孙万代的吉祥物。

说起“葫芦”的寓意和象征,真是越来越多,大家谈兴甚浓。

凌先生笑着说:“李邦正老师点了这块地,我就打电话给家里,家里人说,就在这块地前面不远处,就真有一个巨大的葫芦。跟你们所说的一样,我真的太惊讶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弄的。听老家的人说,我们那里是上古时期‘开天辟地'的始祖盘古居住的地方,是中华民族诞生繁衍的地方。为了纪念,所以来宾做了一个巨大的葫芦,作为广西来宾盘古文化旅游景区的一个景点。”

广西来宾县是否是中华民族诞生繁衍之地,这个我们无法去考证,但是我觉得“葫芦文化”很有趣。葫芦的神话传说实在是太多了,都以始祖为葫芦的化身,也许跟葫芦是瓜类多子,是子孙繁殖的最妙的象征有关吧。

白女士跟我们说,老公是风水迷,因为奶奶那座祖坟孕育了他这个在当地鼎鼎大名的人物,所以,他对祖坟风水很重视,念念不忘,常常在闲暇的时候,研究风水。有的时候,他还会向自己的夫人传输风水知识,所以白女士虽然是女人家,但是耳濡目染的影响,已经让“林夫人”对风水有一定的了解。

白女士很健谈,她说起这次点穴前,凌先生记起父亲生前酷爱风水,深藏一首留题诗给他,这首留题诗是指来宾境内有一个大吉之穴,很多代人了,但直到现在还无人找到。他现在没有将那首留题诗带在身边,不知道我们点的那个大地是否就是这个留题诗提到的大地呢,这可是出诸侯的地啊!

在点穴前,我们到了这个号称“天下第一大葫芦”的旅游地转了一圈(图片),然后,我们继续前行,跟凌先生的兄弟一行四人汇合后,火速前往穴山附近的村庄。

凌先生早已经安排了一位带路的老者——他非常熟悉这里山路,只要李邦正老师确定是哪座山,他就能找一条最近的山路上去,这省却了我们找上山的路的麻烦和时间。看到穴山和找到去穴山的路,这是两回事。毕竟我们也是第一次来,

我在心里暗暗佩服凌先生安排得如此周密。

下车,我们拿着手中的穴图和gps,对照着看,初步确定穴山位于我们的左手边的山群。就从我们面前这座山开始爬山,从明堂处上山,这是捷径。

白女士留守车内看管车子,其余人开始上山。

凌先生笑了,这么快就确定在哪个范围,真的很快。在网上他是看过我们点穴的过程,自己亲身经历,的确如此,不禁赞叹不已。

我盯着手中的gps,小心翼翼地一一求证,我们所站的位置是地图上的哪个位置,辅助李邦正老师。

凌先生一个劲地问:“青靖子,是吗?”

我点点头,就是这附近了,没错。可是,距离李邦正老师要点的距离还有百米左右。不过,“看山跑死马”,看起来很近的山,走起来才知道路却是那么遥远。

我笑一笑,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李邦正老师停驻下来,目光凝聚,我顺着李邦正老师的眼光看去,再四周环望。

是这座山,还是旁边那座山呢?

我有点惶然了。

大方向定好了,没错,可是,山和山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在小比例的卫星图上,是很难从肉眼上分辨的。虽然带有gps,可是定位的是大方向,只有最后真正到穴山了,才知道定位点的正确性。

李邦正老师仔细地观察,打小罗盘,指着后面的一座山头,说:“是后面一座山,那里有顶圆圆的官帽。”

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次定位的确有点难,而李邦正老师如此镇定,又如此快速,心中好生佩服。

看图纸定点看起来似乎很容易,可是从实地看图上标记的穴山,却是另外一回事。这在实践中,就会体会到这种难处。

外人看李邦正老师定穴山定穴点,快速而简单,仿佛是那么不经意,其实我很明白,这次现场定位是李邦正老师融入了三十多年看山的经验,这并非拥有一张卫星地图就能顺利点出好穴来那么简单。这后面需要深厚的风水技术含量和几十年的实地堪舆的实践经验,缺一不可啊。

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李邦正老师能做到举重若轻,那是我们作为弟子才能知道的深厚的功底,这功底的磨练,实在是太痛苦和太漫长了,除了悟性远远不及李邦正老师以外,我们缺乏那种毅力,恒心,所以我们只有望其项背,心中只有深深的喟叹了:大师不容易当,国师更不容易。

只有深知,才会敬畏!

无知的人,一切都无所谓!

凌先生高兴极了,一切都比预想的要快速。大家乐呵呵地朝着目标山走去,脚步轻灵。

“李邦正老师,这是‘登天梯'吗?”我看见一条青云直上的山石路通往穴山顶,我突然想起李邦正老师跟我讲解李嘉诚和金庸祖穴的时候,提到这个名词。

李邦正老师笑着说:“是啊,像登天梯啊!”

稍作休息,我们继续往后山高处走。凌先生的兄弟们,早就在山顶上了,李邦正老师说:“不在山顶,下来吧。”

高处不胜寒,要在“暖窝窝”处点穴。

祖宗住的不暖,又如何庇佑后代呢?

   

我定睛一看,穴点就在附近了。我再一看,咦?左边五米处不远就有一座坟。其他的地方没有看到一座坟。

我站在这个坟的后面一看:这座坟面对着前方右白虎最近的一座山,视野不开拓,前途也并不开阔,一打方向,我运用理气知识推算,更令我感慨的是:此坟的地运却是不当运,福运也不长。

虽然都在一座山上,出的人物和福气却是如此大不相同,真有点感慨万千。呵呵,住在中南海的人,不都是当大官的,也有的是扫地,看门的。

山上没有太多的杂草。我站定在李邦正老师旁边,观看穴山情况,开始拍照和录像。

李邦正老师拿着罗盘,左右瞧瞧,很快就定出穴点,李邦正老师说:“此点的穴气是红色带紫,穴气很高。可以封堆了。”

凌先生看着一望无垠的明堂,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他乐呵呵地说:“这么快啊,大器!李邦正老师果然厉害啊,青靖子也很敬业啊!……”

他赶紧问带路的人,这块地的主人是谁?是否能要到地?

带路的老人答复的结果,估计这里拿地没问题。

那位年长的带路老人,也好奇地议论起这里的风水来,原来,他也是当地的风水师。他说着说着,突然拿过李邦正老师的罗盘,质问道“你对着哪个山峰?”

李邦正老师指着罗盘的红十字线,对着远方的山峦,慢慢地讲解。可是,冷不料,这位老人说着说着,突然拿过李邦正老师的罗盘往地上一放。嘴巴念念道:“应该是这样……”

我们一看,罗盘定在失运的戌山辰向,大祸啊!而且所对的明堂窄小,远远不及李邦正老师所定的乾山巽向那么远大和辽阔。

整个格局是天壤之别啊!

李邦正老师眼疾手快拿起罗盘,说:“我定的方向,是‘逢山过山,逢海过海'。罗盘一放入地上,一定是要放在托罗盘的信息物上面的。我的罗盘经李邦正老师、师伯、师叔们共同开光,不是随便给人拿的。你今日能拿我的罗盘,也算是前世你修有福缘了。”

我惊讶地看着这位老人。

这位老人听到李邦正老师的深奥的风水哲理后,感到了自己的才疏学浅,垂下头,不再出声了。

这涉及到理气方面的知识,他是不懂的。这点,从其言谈中,我已经非常确定地知道他的知识缺陷。而这个缺陷是致命的缺陷。如果是他帮人看风水,事主一定会家破人亡的。

不过,我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世上能真正理解和懂得运用理气知识的人,本来就没几个。

 

凌先生站在穴位旁,前后左右一一细看,突然喜滋滋地说:“这么大气的堂局。我想,这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留题诗里所描写的穴位了。我记得那首留题诗说过这大穴前面有三重关锁,你们看,现在明堂前面也是三层关锁啊!留题诗里说穴后有九层楼,你们看这个穴位的卫星图,不是正好是有层层大靠山吗?留题诗说这大穴是乾山巽向,现在这个穴不正是乾山巽向吗?哦,我忘了,这首传抄的留题诗我放在家里了,但大约内容我还是记得的,李邦正老师,回家后我就拿给你看!”
  凌先生越说越兴奋,高兴情绪,感染着在场的人。

点穴封堆后,已经日近中午,大家下山。
  凌先生乘兴提出,想看看第二个备用穴点“一网打尽”。李邦正老师想了想,同意了。备用穴点是怕第一穴点万一拿不到,而准备的第二个穴点。

                     


   

路上。

凌先生开着车,透过窗外的玻璃,望着连绵起伏的山峦,他思绪万千,问到:“在这么多座山,为什么大地偏偏就规定是在那座山那个点呢?”

李邦正老师笑着说:“是啊……”

我想说,又没说出口。

唉,这个话题实在是太深奥了,很多人穷其一生,爱好一生,研究一生,都未能窥探真传风水的精华。又怎么可以在几句之间,将风水说得清楚明白呢。

我在思索着。

耳旁突然传来李邦正老师的话语:“找一个穴位,就好比选拔某部门干部,需要很多条件,比如:需要她是女的,那么男的就排除掉了;再接着下来,需要是少数民族的人,例如是壮族,那么其它民族的,就不在此范围内了;再接着,需要她三十多岁,当过老师,是研究生,五年以上的工作经历,正科级以上的干部等等……这条件越多,可选择的范围就窄,这范围不断的缩小,可圈定的人数就越少,最后,就确定人选了。”

李邦正老师深入浅出的解释,让所有的人都明白了:条件越多,范围就越窄。一个上等的穴位,需要符合的条件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可不是那种“左右砂首围成一个太师椅后,选择中间那座山点穴”那么简单和初级。

沿着最近的水泥路,我们一路前行。

“一网打尽”的穴点,就在一个水库边。从我的实地经验来看,这个点,是非常容易定的。先找到水库,观察一下山峦,定好一个方向,那个穴山应该很快就出来了,不难。

水库边到了。我兴奋起来。沿着水库边,细心地搜索目标。

水库好大啊,这个财也真大啊,而且,是在明堂内,被远山统统锁住,这份钱可是分分钟入自己荷包,没浪费啊。李邦正老师起“一网打尽”这个名字,可真是贴切啊。

我忍不住微笑起来。

水库的对面就是我们去的穴山所在处。车子沿着山边一路小心行驶。

奇怪了,我从地图上看,山势很高,现在呈现出来的却是如此低矮?

我再仔细观察,原来,我们的车是在半山腰的路面行驶,路的下面还有山的另外一半。

李邦正老师叫停车,我们走下车。

我抬头近看这挺拔的山峦,看着李邦正老师罗盘定的方向。

不对啊,这里的山,根本没起穴星啊,怎么可以点下去呢?可是,我们在卫星地图上观察的是有穴点的啊!怎么回事呢?

我有点郁闷。

我满怀期望的看着李邦正老师,遇到困难,只要是李邦正老师在,李邦正老师总会解决的。

李邦正老师一下凝神观察山峦形势,一下又急步行走向前。李邦正老师什么话都没说。

我知道,现在是李邦正老师最忙最紧张的时候了。

李邦正老师大步流星地在前面走着,我们在后跟着。

我一边走着,一边跟白女士闲聊,我指着远方的案山,解释给白女士。

走了一小段弯弯的山路,绕到一个凸起的山后,李邦正老师突然笑了,“在这边……,我在来之前,从卫星地图上观察这里的地形很久,这个穴山的山峰位置的后面是连到这组连绵不绝的山脉前的,正对前方的水库中间,刚才我们走过的地方,都没有这种山,刚才凸起的山挡住了视野,差点就没被发现。”

李邦正老师把以前画画所获得的观察力都应用到风水上去了,观察到如此细致入微,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说句实话,我在处理数据的时候,觉得此处穴点标志性很强,就在水库边,倒是没仔细观看山峦左右的关系,都忙着处理数据和打印照片了,到了实地后,发现还是没那么容易找。而李邦正老师在来之前,在卫星地图上,可是一动不动盯着这个点看了半个小时,原来是从一个画家的眼光来看山峰形势啊。而这份画画所获得的观察力,在此地点穴上竟然用上了。

想想,我真有点惭愧。

轻视的人,往往会败。

李邦正老师在点穴之前,做功课如此严谨和勤奋,在点穴的时候,才会如此轻松啊。

这一次点穴经历,我明白我以后应该怎么做了。

李邦正老师定好穴山,再定穴点。

李邦正老师说,两个穴点都是富贵皆有,第一个穴点‘金秋结葫芦'以贵为主,第二穴点‘一网打尽'是以富为主。

我们下山。

夕阳西沉,红彤彤的。

 

 

 

     

回到家后,第二天,李邦正老师就拿着一张已发黄的小纸片给我看,说是凌先生给他看的留题诗,李邦正老师叫我抄下来,那小纸片凌先生是要回去的。

来宾大地留题诗

千里来龙到尽头,三代龙脉起龙楼;

女坐龙楼金石穴,乾山森向旺千秋。(森是“巽”的笔误)

左边弯弯锁水沟,右边层层护主位。

前面又有三层锁,后面又有九层楼。

要是谁人葬得对,代代儿孙出公候。

李邦正老师对我说,这次点的“金秋结葫芦”穴,是和那留题诗对得上号了。

李邦正老师解释道:第一句“千里来龙到尽头”,即是说,这穴山的山脉很长远,从太祖山开始,经过了辞楼下殿、到太宗山、少祖山、少宗山、父母山,千里逶迤,最终尽头入平洋结穴。“金秋结葫芦”的穴山也是连得很长,至千里之外,也是在山脉的尽头处,这句是对得上了。

第二句“三代龙脉起龙楼”,即是指临结穴时,山脉分为三个主要的部分。现在葫芦穴山也是将山脉分为葫芦嘴、小葫中(中部)、大葫底共三个部份。

第三句“女坐龙楼金石穴”,女为阴,即是指这个阴穴是结在金石地上。现在葫芦穴位正巧是块金石之地,穴的土质有很多的小矿石、小石子。

第四句“乾山巽向旺千秋”这句说得很白,此穴为乾山巽向。现在葫芦穴也正好为乾山巽向。

“金秋结葫芦”,这个名字也暗含寓意。在易学上,秋属金,乾方亦属金,即隐藏着此穴是坐在金方,即坐在乾方。葫芦属木,在易数上,巽方为木。整个名字贯串起来理解,隐藏着此穴为坐乾向巽之意。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脑里突然灵光一闪,大叫“妙啊。”李邦正老师不点出来,我还没想到呢。看来,学习易学知识还需多多领悟其中奥妙啊。

第五句“左边弯弯锁水沟”即是说穴位的左边有一条弯弯的水,流到前面的明堂时,将明堂界锁住,称为锁水。现在葫芦穴的左旁也有着一条弯弯曲曲的清水河,流到明堂的远方处,将整个穴场锁住,并形成吉利的金城水局。

第六句“右边层层护主位”即是说右白虎砂首不是显奔龙之势,而是显宏观的一层一层山峦连合而成白虎砂之势。现在的葫芦穴右边白虎砂首,正是由层层横向的山峦组成一个巨大的白虎砂。使整个穴场更为藏风聚气。

第七句“前面又有三层锁”,即是说明堂很大很开阔,如前面没有关锁的话,穴气将一发不能收,散漫而不聚。此穴前面有三层关锁,方能将此大堂局的气完全关锁住。现在葫芦穴的明堂,也是非常的大器,此穴可将来宾县盘地都尽收在明堂内,在宽广的明堂里,肉眼可见的有三层关锁。

 


    

第八句“后面又有九层楼”,即是说后靠山层层叠叠,有九层之多,九为自然数的最大数,亦形容为很多的意思。现在葫芦穴的后靠山也为层层叠叠横向的山峦组成,大的山峦一数亦为九个。

第九句、第十句“要是谁人葬得对,代代儿孙出公候”。这两句说得很明白,不需解释了。

这首留题诗提到的大地,竟然一下子就被点到,花落凌家,呵呵,这事情仿佛是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馅饼,令人不敢置信。

凌先生三番五次打电话问李邦正老师,不断地确定这个穴位,是真的吗?

白女士告诉我们,凌先生自小以来学业优秀,可是,逢到考试前,他就是坐立不安,直到考完试后,他才彻底放下来。这次,又遇上他牵挂不已的事情了。所以,他想确定,再确定。

我微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为思维习惯,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凌先生后来告诉我们,他们家人都去看了,果然大器非凡,都很喜欢,他想请李邦正老师再点一个,还是在来宾,他还想看看,在来宾还有什么大地。

他在期待着……

这一切,仅仅是一个开头。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开头一旦发动了,后面竟然不可收拾。凌先生先后请李邦正老师点了五块大地。每一块大地的背后,发生了一串串令他家族感到奇异和震撼的故事……

 


上一篇: 44  顺风顺水顺德行  第四章

下一篇: 46  又遇留题诗 第二章 凤凰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45_ 《又遇留题诗》 第一章 葫芦篇 广西来宾风水宝地“金秋结葫芦”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