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47_ 《又遇留题诗》 第三章 鲲鹏篇 广西武鸣风水宝地 “鲲鹏扶摇”篇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11 年 1 月 30 日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

     ——毛泽东《念奴娇 . 鸟儿问答》

“鲲鹏”二字,来自于庄子的《逍遥游》中记有“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据说,这鲲鹏精于变化,通灵万物,助天帝澄清玉宇,受敕封为“九天鲲鹏”。

庄子属于道家学派人物,是道家开山鼻祖老子亲传的第四代第子。庄子悟得大道后,他写下了《庄子》一书,由内篇、外篇、杂篇组成,共三十三篇,将深遂奥妙的“道”,以传后代有缘人。庄子认为人生一瞬,如奔马过隙,无所谓荣也无所谓辱,无所谓顺也无所谓逆,无所谓贵也无所谓贱,无所谓高也无所谓低。天下虽纷纭,万物皆归一。人生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若人能忘掉了身外之物,忘掉了自己,万物皆空之时,就能证得了道。

由于这“道”的理太深奥了,世人不了解他,有的人将他称为“怪圣”,有的人称他为“怪人”,其实祖师爷老子早已在《道德经》上预料到了,因此老子道:“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时而习之;下士闻道,大而笑之。”老子将世人对于“道”的各种态度都深刻描画了。老子再跟着补充说:“不笑不足以为道”。

庄子得到老子的真传,将怎样炼气、打坐修道的心诀,在《逍遥游》这篇文章中以隐语的方式披露出来,有缘之士,看后自然心领神会。无缘之人,看后却不知所云,或是东猜西猜,乱释一通。

在我修行中,李邦正老师给我讲解了《老子》《庄子》学说里所蕴含的修道的方法,现征得李邦正老师同意,披露如下:

《庄子》在《逍遥游》中说的“北冥”,即是人体中的海底穴,亦即“会阴”处。“鱼”者,名为“鲲”,即是未动之静气,化为“鹏者”,即是气机动,静气化成动气,沿着人背上的督脉而上,直至人体头顶上的百会穴,亦称“南冥”,亦称“天池”。气从“北冥”至“南冥”,要打通其脉道需冲开九重穴关,为时需六个月,开始主运气时,要用武火,加重意念,气如野马之奔腾;后来要用文火,放松意念,如尘埃之轻飘,最后屏蔽了鼻息,体会气息从皮肤中出入。气从“南冥”运打通到“北冥”,亦是一样需六个月。(文章所说的打通的概念,不是指在皮肤表浅的通,而是在深层次的打通。)这是打通小周天的修炼方法。

总而言之,《逍遥游》所论述的,是道家修炼气功的秘诀,是练功时的景象及心得,是世界观念的修持。文章中用了很多在比喻、寓言、典故的文学手法。是道中人者,自然会“释迦拈花,迦叶微笑”。

 

一  九十分的大地

 

凌先生跟李邦正老师说:“李邦正老师啊,在广西境内,你看哪里有上九十分的大地的地方,你帮点一个穴,我想再点一个。”

九十分的大地哦!

按照李邦正老师的评分标准,这是省级干部以上的大地或者出大富豪的大地。

我知道,这要求对于李邦正老师来说,又有何难呢?

我的脑里飞快地转着,临桂?玉林?武鸣?贵港……

跟随李邦正老师左右,在广西境内,九十分的大地早已经胸有成竹,只是看哪位事主能请到李邦正老师在此附近点地。这是一种福缘,一切皆有定数,不要强求。

我满怀高兴地转头望着李邦正老师,想必李邦正老师是轻松地答应了。

可是,李邦正老师双眉紧锁,似乎很难。

难道是因为地太大了,事主家族的福缘能否达到呢?

这毕竟不是买青菜啊。只要看中了,一付款,就拿走,如此地简单。

越是大地,越是难得啊。

“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是一句至理名言。我跟随李邦正老师在实践中,尤深深地感受到,大地的福报,不是每个事主都受得起的,受不起的事主反而生出很多枝节。

好心的时候,未必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我的笑容凝固了,我得考虑李邦正老师为什么没有那么爽快答应的原因。

我知道,李邦正老师考虑问题总是全面而又深入的。我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不单纯是风水技术的学术问题,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历练啊。

我没敢问李邦正老师的原因。

我猜想,凌先生提出这个想法,是因为好奇,在李邦正老师眼中能打九十分的地,到底是怎么样的。

李邦正老师问:“我点出穴后,你能要到地吗?”

凌先生轻松地说:“我想应该没问题吧。在广西境内,只要你点得出,我就有信心拿得到穴地。你只管点地,其余不用你操心啦!”

好牛的口气!

我不由得再次打量起凌先生,凌先生依然一付文弱书生样子,温文儒雅,真是“真人不可貌相”!凌先生的潜力,另人刮目相看。

对于李邦正老师来说,点地是没有问题的,看来担心的只是事主要地有困难的问题。李邦正老师考虑的是事情实施的可行性。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每位事主最头疼的问题。

能要到地,才是硬道理。如果不是要地困难的话,很多事主都会在较大范围里寻找大地。在广西境内点地,这么大的范畴,是不但要有很大的势力与财力,也要有很大的韧劲与决心,并掌握得好的方式与方法,几者俱备才行的。一般人,没有这样的实力,是不会有这么大口气的。

李邦正老师沉默着。

回来后的某天,李邦正老师打开电脑,广西所有的山山水水,都呈现在眼前,到底会点在哪呢?

过了一会儿,李邦正老师叫我到电脑前,指着一点,“你看,这穴点在十万大山附近,堂局非常大气,远对着大海,层层护卫,而且它符合出大富豪的几个条件。”

我定睛一看,果然是的。

在广西这片土地上,要出大富豪,的确不容易,要不是山不配合,就是水不配合,真的比不上福建、广东那边的山形峦头水局配合得如此漂亮。所以当我每次查看广东、福建的地时,好地真的是太多了,常常看得我心情澎湃,兴奋极了,。只是可惜我不是在那里的居民。听哥哥说,族谱里记载自家的祖宗是从福建那边迁移过来的,而现在我只是一个仍属于开发中的大西南的广西人了。有的时候,我也会深深地感叹:好可惜啊。不过,我转念而想,如果不是到南宁这里,又怎么能遇到真师来学习风水地理呢?呵呵!

“什么地方出什么人。”研究风水地理至此,我现在算是深刻地体会到了,真的是半点不由人啊。

 

二  见面

 

咖啡厅内。

还是老地方,凌先生和夫人如约而来。

李邦正老师打开电脑,指着电脑上的地,一一解释给凌先生听。此块地出富豪,而且告诉凌先生,出富豪的几个地理条件。这是李邦正老师在广西境内首次点富豪之穴给事主。

凌先生看得兴奋极了,他问到:“这块地像什么呢?”

李邦正老师转了转图像,观察了一下,说:“像一条鲸鱼。”李邦正老师定此点为“鲸鱼掠海”。

凌先生告诉我们,他想用来葬奶奶。

啊!

我大吃一惊!

我赶紧跟李邦正老师说:“李邦正老师,他奶奶的出生时间,他们不记得了,那次去到他奶奶的坟山旁,因为没有立碑,所以只能根据理气知识来推断了。”

李邦正老师能听明白我的意思。

一般我们选择山,是要考虑所点之山合乎仙命。但有的先人八字找不到了,只能从当运方向内去寻找穴山了。

如果凌先生能给出凌先生的奶奶的出生时间,我们就会很快推论出此块地是否合乎奶奶的命,即便是奶奶的命不大适合此山,很多风水师会很快选择放弃,说不行,可是对于高水平的风水师来说,会采用另外的方式,如在分金中弥补此缺憾,或在择日中弥补此缺陷。这对于李邦正老师来说,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问题的关键是:凌先生奶奶那座祖坟,孕育了凌先生这位人物,要不是因为开山挖矿,损伤到左青龙的龙脉,凌先生是绝对不想动这么好的祖坟的。这次动祖坟,是属于万般无奈,而且是非常担心,一旦迁移祖坟不好,出现丢官破财的事情发生的话,那可大单(祸)了!

所以要慎重。

凌先生要慎重,我们更要慎重!

其实,祖坟风水和先命之间的关系,虽然有生克之间变化的影响,但从宏观来看,其影响力对全局来说,还是有所不同。

祖坟风水好,如果合乎命主,那么所得福气增加;如果不合乎命主,那么所得福气减少。但是,如果祖坟风水不好,谁住进去,都会倒霉,只不过,合乎命主的,倒霉的程度低点,不合乎命主的,倒霉的程度更甚点。

阳宅的道理亦是如此。

所以,最关键还是风水的好坏,这是决定性的力量。

很多学习风水的人,常常对影响风水的各种因素的力量大小搞不清楚,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也不太会处理,常常会因为一个小问题的缺陷,而选择“一票否决”方式。试想,人都是有缺点的,如果因为有点小缺陷,而全盘否定此人的才华而不重用,否定了大局,那不是太轻率了吗?所以,综合考虑各个因素对整体的影响力量的大小,能宏观上看问题,这也是区分风水师水平高低的鉴别要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俗语,想必大家都知道,这说明风水是轮流转的——随着流年飞星的变化,这风水也是有起伏变化的,潮涨潮落,都是非常自然的变化。

这世界有没有永远不落的太阳?

这世界有没有只升不降的股票?

事物的发展永远不是一条直线的。

这个大道理,想必大家都知道。可是,在风水实践中,有的事主,却钻入了死胡同,经受不起一点点曲折。

我很担心,凌先生到时候是不是也会有这种心态呢?

虽然,我只是跟李邦正老师说一句话,可是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只有李邦正老师和我,深深地明白。

李邦正老师沉默不语,思考了很久,长叹道:“那么,我另外选一块地给你吧。”

凌先生眼睛还是盯着电脑,欣喜地说:“李邦正老师,这个穴点也非常好,我也很喜欢……”

几天后,凌先生打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要李邦正老师保留那个“鲸鱼掠海”的穴山,千万不要点给别人哦,点完奶奶的地后,他们家人还是考虑要这块地。至于葬谁,现在也不知道,因为这个穴点太好了,先要下来再说。

第二天,在办公室,李邦正老师端坐在电脑前,再次查询另一块穴地给凌先生。我看了看李邦正老师的神情,双眉凝重。看来并不轻松。

李邦正老师会在哪个区域点地呢?

临桂吗?

玉林吗?

容县吗?

亦或是贵港吗?

上面几处,在广西的风水界里都有些名气。

然而,李邦正老师告诉我,他想在广西南宁附近的武鸣这边点地给凌先生。

广西武鸣?

哦,我想起来了。这里可是出了很多鼎鼎大名的人物哦,民国时期出了个陆荣廷(曾任民国的都督、督军、两广巡阅使和广西边防军务督),中共建国后出了个陆×(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甘祥梦(任广西的首府南宁市市长)……

我看过,武鸣河流多,山也配合不错,还是有风水大地的。

陆×主席的祖坟是在武鸣区域,其山脉是由几百座大山组成的,一条很大的龙脉。而李邦正老师点的穴山,虽然与陆×主席共一个少祖山,但地点隔着几公里,在另外的一座完全不同方向的穴山上。

陆×主席的祖坟,早年李邦正老师带着我曾共同研究过,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刚开始研究陆×主席的祖坟的时候,说句实话,我真没看懂。

从卫星地图上来看陆×主席的祖坟,按照常规来看,看龙脉之行走似乎有龙脉断脉之嫌,看堂局似乎也出不到省级之职位。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格局,也是非常难看懂的格局,龙脉虽断犹连,完全符合了猛龙过峡的条件。一个能成为风水大地的诸多条件,它都达到了。”李邦正老师告诉我。

什么都有特例。

风水也是。

李邦正老师说:“一个风水宝地到底能出什么档次类型的人物,很多人心中无底,这并非看看左青龙、右白虎、明堂那眼前所见就能定论的,而在实地,凭着肉眼看不见的种种因素。往往也很重要。”

我和李邦正老师都很担心,这个穴与名人祖穴同在一个大龙脉上,是很难很难要得到的哦,看看事主的实力及福气吧。

李邦正老师打电话给白女士,告诉她穴山已经找到,就在广西南宁市区附近武鸣县。白女士一听就很高兴,她感觉到此点正合心中所意,大喜。赶紧打电话告诉老公,按照点穴流程走,打款给我们后,我们再发穴图给他们,然后他们先去探地。

凌先生通过电子邮箱接收到穴图,他在QQ上问了我几个问题。他也很担心,那里附近的山,出了很多大人物,他们在附近葬山,是否还能出大人物呢?还问,官星有吗?明堂前水局如何呢?……

有的问题,涉及到风水技术,遵循师训,我不便回答,我只好跟他说:“你问李邦正老师吧。”

凌先生随后又问了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把如何看大地的关键要点告诉他,他仔细地研究卫星地图后,跟我们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这个点的堂局要比那个大人物的祖坟这个点的堂局要大些哦。”

凌先生的悟性真高啊!

这个研究心得由凌先生自己悟出来,比我们跟他说,更有说服力。

“这个穴点起什么名字呢?”凌先生问。

李邦正老师转了转地图,说:“这里有几百座山组成的群山,好像是一个硕大的鸟——鲲鹏。这组群山的下方,似一双展翅飞扬的翅膀,那么就定名为‘鲲鹏扶摇'吧。”

鲲鹏扶摇,青云直上九万里!

好大器啊!

三 电线杆的问题

 

某天。晚上。

凌先生打来电话,急着问李邦正老师的去向。他告诉我“我们家人已经去探路了,发现那里有很多高压电线杆,这怎么办呢?这个点还能不能要呢?”他说打了李邦正老师几个电话,一直没人接,不知道原因。

我知道李邦正老师是参加一个亲戚的聚餐活动。我猜想:是不是因为周围环境太吵,听不到手机震动呢。

我试着打李邦正老师电话,也是没人接。

唉,这节骨眼的时候,李邦正老师怎么就偏偏没听到电话呢。事主这边可是着急地像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明天就要去点穴了。这个点还能不能要呢?

我们也没去过那里,说句实话,不清楚电线杆在穴山的哪处位置。

不是一遇见电线杆,就不能点地,电线杆的具体位置相对于此穴山是什么方向,有的电线杆还可以当文笔峰用,有的电线杆镇住龙脉,是不能用的。

如何定夺呢?还是要到实地看才能决定。

这也要做两手准备,万一此点不能用,还有别的备用方案。

这不难,李邦正老师每次点穴都有备用方案。此次也不例外。

我打电话给凌先生,告诉他“李邦正老师的电话也一直没人接,不过不要紧的,李邦正老师还有备用穴点。”

第二天早上,我们按照计划出行。一共四人,凌先生和白女士坐在前座,李邦正老师和我,坐在后座。

白女士很健谈,她跟李邦正老师聊起木材方面的学问。真没想到,白女士不仅美丽,还如此的善学,白女士对木头研究如此深入。

白女士说到上次身体不适,在李邦正老师这里求了一个药方回去煎药,几付药下去,感觉好多了。网上所说不假,她对李邦正老师的为人很信任,所以,这次点穴,她跟老公说:“李邦正老师的为人,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既然,李邦正老师说那里是上九十分的大地,你就一百个心放肚里吧。”

在当今中国,说大话骗人的人,大有人在,有的时候,防不胜防。

一份信任,是靠真正的实力去赢取的。

每次点穴,事主家里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和推测,这都是很正常的。只是有的时候,他们没有告诉我们而已。

平静的海面下,其实一刻都未曾平静过。

四 陆荣廷

 

小车开得飞快。越来也接近武鸣了。

武鸣距离南宁仅37公里,“武鸣”这两个字,意“以武而鸣于天下”。据史料记载:在1912年,武缘县人陆荣廷任广西都督,改“武缘县”为“武鸣县”,这个名称沿用至今。

武鸣有八景:灵水;双桥伊岭岩,城西明秀园,濑琶文江塔,境北大明山,城东起凤山,北门黄道山,罗波潭。

素有“地下宫殿”般的伊岭岩,属卡斯特地貌,“仿佛桂林城”,大文豪郭沫若曾题诗赞曰:“大块挥神笔,平畴展画屏。烟环天际绿,雾绕雨中青。借问此何处?腾翔属武鸣。”位于东北部的大明山,更享有“广西庐山”之美誉。

而“龙津吐碧”的灵水湖,奇妙之处,令许多文人志士都赞叹不已。灵水的湖水,四季常清,清澈见底,不管大涝或是大旱,它仍然不溢不涸,不混不浊;不管春夏秋冬,它的水温都保持在摄氏二十三度左右,炎夏跃入水中,酷热顿消;冬天在水中浸泡,遍身温暖。堪称全国第三大恒温淡水湖。

传说中“昔有灵犀出岸”,灵水“故以灵名”;“螃蟹山”是玉皇派来守护灵水的螃蟹精;“九层皮”是九龙飞来戏灵水,治后蜕鳞飞天去,龙鳞化作九叠石。这些神奇美丽的传说让灵水蒙上了一层神秘而瑰丽的色彩。

人杰地灵,地灵人杰,似乎都是那么息息相关。

武鸣出了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旧桂系首领,1915年被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授封为“耀武上将军”的陆荣廷,就是武鸣人。

想起十年前,也就是2000年12月上旬的时候,李邦正老师带着我们这帮老弟子七八人,实地考察了民国两广巡阅使陆荣廷的私家花园“明秀园”。

明秀园——广西三大名园之一,面积约3万平方米。园内古树参天,怪石嶙峋,小径纵横,庭阁相映,环境幽静。

在一间古屋内,陈列着陆荣廷的生平介绍。墙壁上的一张图标记:陆荣廷的祖坟是坐西向东,即是酉山卯向。

当时,李邦正老师根据玄空理气知识做了推测,此祖坟的地运走势是:二运(1884年~1903年底)中等,三运(1904年~1923年底)风生水起,败于四运(1924年~1934年),因犯“上山下水”,而后代在七运(1984年~2003年)又可行运。

查史料记载:

陆荣廷(1859-1928)字干卿,原名亚宋,壮族,武鸣县垒雄村人。陆荣廷童少孤哀,颠沛流离。

17岁至35岁(1876年~1894年)度过绿林游勇生涯19年;

36岁至52岁(1895年~1911年)任清朝武官16年;

53岁至65岁(1912年~1924年),任民国的都督、督军、两广巡阅使和广西边防军务督办等。

1924年8月被通知下野。

祖坟的运势和陆荣廷的生命轨迹两相对照:在祖坟从二运中等运的时候,陆荣廷慢慢在走好运,走到祖坟三运旺运的时候,也是陆荣廷最辉煌的时候。祖坟在四运即1924年开始走衰运的时候,陆荣廷于1924年8月即刚入四运时,被逼下野。

一切都是那么契合。

一切都是定数。

任何事物都逃脱不了易数。

《周易》是一本解开宇宙神秘的天书。

在古屋内,挂有一首陆荣廷写的诗歌,看落笔的时间,是陆荣廷晚年所写。陆荣廷从游勇出身到两广巡阅使,富贵如青云,繁华如烟云,历尽沧桑后,对于人生终于有一番深深的感悟。此诗禅味很深,颇让我难以忘怀。现抄录如下:

邕孟山岩洞七言诗

荣辱纷纷满眼前,不图富贵且图闲;身贫少虑多清福,名垂丘山惹孽冤。

淡饭尽堪充一饱,锦衣那得几千年;世间最大惟生死,白玉黄金尽枉然。

自古为人要见机,见机才有下场时;事非关己休招惹,理若亏心且莫为。

得胜胜中绕一着,因乖乖里放些痴;聪明漫把聪明使,来日阴晴未可知。

终日忙忙无了期,不如退步隐山居;布衣遮体同绫缎,野菜充饥胜肉鱼。

世事纷纷如电闪,轮回滚滚似云飞;今日不知明朝事,那有功夫理是非。

衣食无亏便好休,人生世上一蜉蝣;石崇未享千年富,韩信空成十面谋。

花满三月莺带恨,菊开九月雁含愁;山林幽静多清乐,不愿荣封万户侯。

民国十年辛酉仲春

里人陆荣廷

 

 

四 点穴

与凌先生的兄弟们在武鸣附近汇合后,我们直接奔向目的地某村,由凌先生的二哥带路。就在昨日,他们按图索骥,找了半天,走了一些冤枉路,但是终于找到穴山附近,但是,眼前的山一座座,看图纸,到底是哪一座山,他们心中无底。这不并奇怪,能找到穴山附近,已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大家都站在群山的山脚,抬头望去。李邦正老师和我,观察着山形地势。

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电线杆的事情。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到处插满了电线杆,而且这电线杆插在我们点穴所避忌的位置,那么我们将启用备用方案。

我拿着gps,一一对照着穴图所做的标记,告诉李邦正老师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在地图上是哪里,而我们的目标——穴山到底是哪里呢?

李邦正老师目光敏锐地搜索着,观察着,他拿出罗盘,打了一下方向。

我用自己研制的特殊定位方法,来快速搜索穴山的定位。这种方法的研制足足耗费了我一年的时间,在风水实践中不断优选确定出来,里面有自己创新的地方。因为耗费了大量心血得来,很是珍惜。由己推人,想想历代祖师爷所传的风水经验何尝不是付出大量的时间、汗水、精力得来呢,如果受传的人,不用恭敬的态度,不想付出,又怎么对得起这份师承呢?

李邦正老师和我,用不同的方法,同时确定了穴山是眼前正对的这座山的后面一座山。这次定位比较容易。此座山上连一个电线杆都没有,有电线杆的是在右白虎砂首的前端。

呵,真是虚惊一场!

我们一行,全部上山。

从山脚下看,山林郁郁葱葱,山上都种着茂密的树。武鸣是全国生态农业建设试点县,广西亚热带水果生产大县,农民种树种果,发财致富,此村是有名的示范村。

路很好走,有小路上山。走了不远,山前见一水塘。看见水塘,大家都很喜欢。祖坟前有一静水,可是发财的哦。

我也大喜,这水塘不仅发财发得快,而且能解此穴山九运的“入囚”之困境,让地运延长,福气绵延,呵呵,真是妙哉啊。

 

  

 

大家连拉带拽地上了一座山,山形很圆润敦厚,让我想起老铁馒头。    

这个地方不错啊,这个地方也可以点穴啊。我心想。

 

 

土山上有一座坟,但分金要得不对。旁边有很多杂草丛生,周边的树木不是很多,三三两两地站在周边。

我们转身看明堂,整个堂局已经逐步显现,再转头回望后靠,此山后端延续着另外一座更高的山。从卫星地图上来看,实在是难以分辨是两座连续的山。看图和实际,还是有点差距的。

李邦正老师果断地说:“往后走,这座山做案山。”不同的山,贵气不一样啊。虽然,山和山如此接近,可是,出的人,人不同于人。

还是眼光问题!

我们继续往上走,我低头看gps,我们是慢慢地接近李邦正老师原定的穴点附近了。李邦正老师的判断完全正确。

李邦正老师的临场经验是非常丰富的。端坐在电脑前看图来指点江山是简单容易的,在临场其实要融合很多的看山经验,gps适当的辅助,这样的判断才是快速而又准确的,传统而又科学的。

我们继续往后山走,路很好走,没遮没挡。山上间断地种着果树,整齐划一,周边没有多少杂草,有的地方还有大片空地。

李邦正老师走到半中间,叫大家停住,开始寻找最佳位置。

天阴阴,不知什么时候,飘起点小雨来,雾蒙蒙的。大家赶紧照顾李邦正老师,遮挡着。点穴过程中遇到下雨,这种情况很少。

一切都是预兆。

雨为水,水为财,这块地财应得快哦。

一会儿,小雨停了。李邦正老师开始找穴点。我在拍照。

“在这。”李邦正老师的声音从后山不远处飘了过来。我们转头一看,李邦正老师已经用拐杖敲着地面,告诉我们,穴点已经找到了。

我们站在此穴点附近,观看明堂情况。大家都在感受着这个点的位置的魅力所在。

看不懂!

实在是看不懂!

好像有点歪!这个堂局呈标准的太师椅形状,左青龙和右白虎基本对称,就连最初学风水的人都知道的常规格局,穴点似乎应该在中正的位置,至少不要偏差太多。

虽然我知道“穴必中抽”这种定式风水不是绝对的,但是对于此座穴山来说,应该适用。可是,李邦正老师定的穴点,远远偏向右白虎这边,并非从圆圆的近案的中间过。

如果连我都看不懂,事主更看不懂了。

果然!

凌先生问李邦正老师为何定在此处呢?该如何看呢?

李邦正老师解释说,“我看到此点冒气了,这个点的穴气冒得很高,气是红中带紫。”

我们无语。

看穴气定位,是最精准的定位。

可是,能看到穴气的人要修炼很长时间的气功,目前只有李邦正老师能看到。

跟随李邦正老师这么久,走过了近百座山,经历过种种后,求证大量的葬山效果后,我一点都不怀疑李邦正老师,虽然,用李邦正老师所传的点穴知识来看,我没看懂。

随后,白女士要李邦正老师点多一个穴,以备用。李邦正老师沿着山脊走着,一路寻来,在原定第一点处的下方十多米处,在山脉的正中间点了一处。

这个点,大家都看懂了。

凌先生问:两点中,哪点更好呢?

李邦正老师说:“差不多,上面的第一点,多贵气点,下面的第二点,多富点。”

我站在穴点上举目向前方看去,近案圆润,青绿可爱,远处一望辽阔深远,重重远案,可见一小片的白色而闪亮的水光。

 

 

   

我感受到一股祥和而温暖的气流,举托着我的身体。我突然想将双臂化为翅膀,乘风归去……呵呵,象庄子一样,逍遥游一下。呵呵,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

百年后,人生无论贫贱富贵,都化成一砵黄土。

人死后,真的一了百了吗?

有的人,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看到眼前能看到的东西,于是不择手段地获取,没有良知和道义,不相信来生和报应。

生与死,相对而成立,就好像是白天和黑夜一样,轮回着。

人生,也许只有几十年,而死后的时间,确是如此的漫长。生前的功德决定了死后的去向,于是有很多大德之人将有限的生命回归于那无穷的大道中,用短暂的生命修炼去避免那漫长岁月的轮回和痛苦的折磨。

这是智者的选择。

道家经典曰:万气本根。 气是构成物质最小的单位,介于‘有'和‘无'之间。生命从“无”中生“有”,死是从“有”归于“无”。“我本尘土,终归于尘土”即便是西方的宗教,也有着惊人的殊途同归的说法。

人生真的是一场梦。

梦中的蝴蝶是现在的庄子,抑或,现在的庄子是在那蝴蝶的梦中呢?

谁能告诉我呢?

按照常规封堆后,我们回南宁,回到南宁时刚是早上11点半。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47_ 《又遇留题诗》 第三章 鲲鹏篇 广西武鸣风水宝地 “鲲鹏扶摇”篇

   

 

五  点穴功夫

 

    

“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这句风水经典告诉人们点穴是非常难学的功夫,十年磨一剑啊。对于点穴的功夫,我着实费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去研习,去求证。

质疑。

这不奇怪。

对于我不了解的事物,我不想人云亦云,拾人牙慧,我想通过事实,能让我明白了解,能让我信服。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想法。

中华传统文化的教育方式是先全盘接受,然后慢慢消化体悟。这是因为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思想所决定的,而我们这代人,也同时受西方文化教育的影响,质疑的精神常常有。这并不是不恭敬,我只是在求证。

在我跟随李邦正老师点穴的初期,我常常密切地关注李邦正老师的一举一动,对于李邦正老师所点穴的位置,从不同的角度,详细地拍照,然后慢慢地研究,当然我也非常关注事主葬山后的反馈情况。

我想通过这些方法,去总结一些规律和方法。

目的只有一个:求证点穴。

“点穴”的功夫,是风水中最关键的!

“寻龙”——是要查看“龙真”、“穴的”、“砂环”、“水抱”,而寻龙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点穴,“穴”在风水中是最重要的,不能相差毫厘,否则谬之千里。有些浅薄的风水师,只要看到一个山的左面有青龙,右面有白虎,前面有朱雀,后面有玄武,就认为有穴位了,且认为穴必居中。

如果,每座山都是这么定点的话,那风水实在是太好学了。

慢!

真正的穴位,除了上述的基本条件外,还有很多的条件。如:玄武要垂头,朱雀要翔舞,青龙要蜿蜒,白虎要驯俯。形势如反此,法当破死。若玄武不垂者谓之“拒尸”,朱雀不舞者谓之“腾去”,青龙踞者谓之“嫉主”,虎蹲者谓之“衔尸”。此峦头皆为大凶之兆,不可选之,更不能葬之。

下面六凶也决不可葬之:阴阳差错为一凶,岁时之乖为二凶,力大图小为三凶,凭持福力为四凶,僭上逼下为五凶,变应怪见为六凶。

祖师爷郭璞曰:“葬在龙鼻、龙颡、龙耳、龙腹、龙脐的吉;葬在龙角、龙目、龙唇、龙胸、死胁的凶。”

有常规,就有特殊。

学习地理,也是如此!

地理千形万状,仿佛如人一样,万般模样,所以最佳的位置,其实都不是固定的。这就是风水学中最难的定位问题。

定式的东西很好学,照套照搬就可以了,灵活的东西,就难学多了。但在学术中,一有定式,必定适应范围不广,只有灵活,才能应付千变万化的现实。

每个明师都有自己的定点方法。而李邦正老师所接受的定位方法,是道家秘传的看穴气定位。这种方法适合了地理的千万种变化,不是机械地定位,因而是最精确的定位方法。

李邦正老师上山定穴点,实在是太快速了。很多事主都会感觉,李邦正老师点穴很轻松,上山后左右前后走走,瞧瞧,打开罗盘看看,再仔细定睛观看四周,几分钟就可以定夺了。有的时候,我们一同上山,走着走着,李邦正老师会拿起一根拐杖隔着茂密的杂草戳过去,说:“这里冒气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看起来简单的,后面付出的很多。

想练习本门道家修炼的气功,李邦正老师都会传授。可是,每个弟子能否每天坚持下去练习呢?

一个字,难!

一两个月的坚持容易,要常年累月,无论酷暑寒冬,坚持下去,真正有点难度。要有时间,有恒心,有毅力,有耐心,要心静,要舍得放弃很多的娱乐和享受。

没有人能做到像李邦正老师那样:常年练功吃素,晚上只睡两个钟头;大冬天练习站马桩,祖师爷在旁边看着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只穿一条短裤在身,一个站马桩的动作,坚持两个小时,一动不动,汗水如小溪样流下来,到可以挪动脚步的时候,一滩的汗水印记早已印成一双脚印。

因为李邦正老师写了《韩国新首都风水》一文,泄露天机,而遭受重病,几乎动弹不了,元气大伤,我马上按李邦正老师所交代,从网上撤下此文。后经李邦正老师自己治疗,刚康复一些,又出来看风水了。又加上长年累月爬山点穴,劳累过多,体力和体能已大不如以前,但是,功底还是在的。

跟随李邦正老师看风水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李邦正老师很高兴地告诉我:“我请示过祖师爷了,祖师爷同意将点穴的秘诀告诉你,以你目前的功力尚不能看到穴气冒出来,目前只能传给你肉眼定穴位的方法。”

在以后的点穴工作中,我一直在用这种肉眼定点的方法和李邦正老师通过看穴气的定位方法两相比较。

有的时候,我的定位跟李邦正老师相差不大;有的时候,我还在走着看着,李邦正老师已经在厚厚的茅草中,用棍子一戳,定好了;有的时候,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观察确定,需要将乱草铲除,慢慢地观察确定;有的时候,面对着茂密的山林,我很茫然,无从下手。真的感觉,难啊!

而李邦正老师总是那么从容,淡定,非常轻松地就定好了。

李邦正老师说:“穴也要看阴阳相配,跟人的孕育一样。”

龙理和人理都是相通的啊!

三年多了,我随李邦正老师点了七十多座穴山,流出了大量的汗水,踏过不知多少崎岖的山路,感受过很多事主们形形式式的人生故事。

对于李邦正老师点穴质疑的事主,有吗?

有!

灵山事主“出水芙蓉”张先生就是。张先生是位老师,但是酷爱风水,在当地,也有人请他去看风水。他说:“在这么多事主当中,估计我是最穷的事主。”不过,他是非常诚心地请李邦正老师。

那次看风水,青城子碰巧也去了。“出水芙蓉”是一块莲花地,一般人喜欢看标准的太师椅地形,一般都很快能接受这个定式。而莲花地是很少人能看得懂,定位的方法又有多种方式,如求富求官,求出宗教人物,其定位方法都有所不同。李邦正老师在这块莲花地上点了两个穴点。

事后,张先生带着别人,站在山上,都看不懂李邦正老师定位点。

他在电子邮件中,问了无数个问题,很多问题,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基础概念的问题,可是对于他来说,却是致命的问题。这么多问题没弄懂,却要去帮人看风水,出事是必然的,我很担心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风水对于他来说,只能作为爱好学习,但不能作为专业服务于人。

张先生觉得李邦正老师定的第二个穴点较居于中正,第一个穴点反而是歪了。对于李邦正老师所选的日子,他也有自己看法,说:犯三煞,不敢用。李邦正老师又帮他选了第二个日子。

说句实话,面对他的质疑,我的压力很大。我们是好心,可是却遭受着巨大的怀疑!

最后,他决定两个日子都用,两个穴点都用,分别葬父母和爷爷奶奶。

葬后,他打来电话,高兴极了,他怀疑李邦正老师点歪的第一点而且犯“三煞”的日子,当葬下去培土的时候,一股白色祥和的氲烟之气,从穴点处冒起来。令在场的人啧啧称奇!

他高兴地打来电话,向李邦正老师道喜,他还问了一个问题:“葬山后我去开车,差点撞上前面的一辆车。是好还是不好呢?”

李邦正老师解释到:“本来是要撞车的,是祸,现在没有撞上,把将来要发生的祸事回避掉了,是好事啊。”

这种冒烟的事情,到目前我写文章为止,事主自己看到的还有两起。

也有的事主,葬山后当着我们的面,用道家打卦的方式问神,看穴地情况如何。

涟源事主请李邦正老师点了“狮象捍门”穴后,仍然用法木葬山,这是他第二次用法木葬山。葬山后,他要求父亲(是当地一个祖宗祠庙的主持)用打卦的方式问神,问:“保佑我生儿子吗?保佑我二哥生儿子吗?保佑家族富贵久远吗?……”,一连问了三个卦,每个卦象都是得出上等的“圣爻”,统统都是肯定的。看来李邦正老师所言此“狮象捍门”是大富大贵之穴并非虚言啊。

要知道,涟源事主的家族可是从江西那边迁移过来的,道法这块可是熟练极了。他的父亲是专业从事道教法事的。

葬山事后他跟涟源事主说:“一般在晚上,我们是不敢请神的,怕出事,有不好的东西缠着自己。可是我刚才看见李邦正老师念念有词,请的都是品位极高的大神过来庇佑,真的很厉害啊。一般人哪里敢在黑夜里请神哦。”涟源事主对李邦正老师深厚的道家功底是佩服极了。

从2007年开始,我跟随李邦正老师出山点穴,亲眼所见李邦正老师点穴的,数目已达到七十多个。绝大多数事主陆陆续续地将葬地买好,将自己的祖先安葬好了。他们都感受到了将祖宗安葬好后,这份孝心所带来的福气。

对于祖坟之事,李邦正老师一直这么认为:将祖宗安葬好,是子孙应尽的孝道,至于后代的福报的大小,是靠自己修行积德而来。毕竟,葬山不等同炒房、买股票!

 

六 “鲲鹏扶摇”点穴后

 

点穴后过了些天,凌先生打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他晚间做梦,梦见一大罐的银子,旁边还有一些纸钱,还有梦到一间房子烧起来了。

这个梦预示着什么呢?

李邦正老师解释说:“梦见阴阳钱是非常大的财富,以后你会很有钱的;房子为“宅”,烧起来了,红红火火,意味着以后很旺。这些都是很好的兆头。”

凌先生到底能不能要到这块地呢?

忙中偷闲的时候,我也会偶尔想起这件事情,跟李邦正老师说起。李邦正老师说这段时间一直没接到凌先生的电话,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看来这要地的事情,是相当地有难度。

二十来天后,白女士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已经要到地了。

我们高兴极了,悬空的心可以放下来了。李邦正老师问是怎么要到的。白女士告诉:“一级一级地问下去,到了村长那一级,发现那是旧任的村委书记的地,现任的村长跟他关系是不搭调。于是,我叫老公(凌先生)亲自出马,通过关系,把地的主人的儿子请过来吃饭,在饭局上把话说开了,地主人的儿子同意了,近一万元,就把两块穴地要到了。以前曾有过几起人来找他们,也都想在那个山上买穴地,出过两万元,但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卖。”看来,得地的福缘,不是价钱的高低决定的。

七  法木葬山

凌先生选择法木葬山,这是他第一次使用这种方法,法木代替骨头葬山,他以前是闻所未闻,也只是在网上看见李邦正老师用过此种方法。

他想试一下。

李邦正老师让他先去找这种特定的木头,带着一股香气,跟宗教有缘分的木头。凌先生找来找去,托了很多人,一时间没找到。决定在李邦正老师这里请一块法木,这是李邦正老师以前用法木到湖南葬自己父母亲后剩下的最后一块木头,这块木头已经有千年了。白女士当场敲定要了。

我跟随李邦正老师点穴了七十多座山,看到李邦正老师亲自葬山的,不多,不超过十个。李邦正老师用道法葬山是非常耗费功力的。一般我们都会建议事主按照我们给的数据和流程去做,都接到福气了。

葬山时间定在:2009年12月29日巳时。

无雨。

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一行人有七个,分坐两辆小车,凌先生和白女士,李邦正老师和我坐一辆车,另外,弟子青炼子(广西南宁人),青渲子(湖北恩施人),蓝珂子(河南郑州人)坐一辆车,一同前去。

凌先生给每位参加葬山的人都打了一个利是,大吉大利!

坐在车上,白女士跟李邦正老师又聊起了木材方面的知识。她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自己也有木材方面的朋友,对于木材方面的研究颇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她说起李邦正老师那块木头,叹道:“那是极品了,已达到收藏家的级别。”即便是有钱,也未必能买到了这种档次的木头了。

车子一路飞奔,凌先生的兄弟们昨日早早在那边了,今早开始做葬山的准备工作。

越来越靠近那条村,到了转弯的地方,凌先生说:“你们看,那里有几个人在烧火。”

我抬头透过玻璃窗一看,哦,果然!就在路口处几个人围着一团火堆。

“好哦!旺啊!”李邦正老师大赞!

我微笑,因为我明白李邦正老师的意思。

冬天是极为寒冷的季节,严寒冰冻的时候,什么最重要?是“火”。火给予人温暖,活力。李邦正老师是用命学中调侯法来说的此理啊。

上山。

 

 

    凌先生的兄弟们已经开挖了一个洞,周边已经平整好地。他们是选择了李邦正老师定的第一点作为此次葬山的穴位。

    弟子们七嘴八舌地谈着这块地,拍照。

 

 

     明堂远方,有一烟通高高地耸立着,一股烟雾冉冉升起,仿佛是有人点香朝拜。

     立碑。 立碑后,李邦正老师交代凌先生家在穴坑前升火。熊熊大火燃起来,火旺极了!

 

 

 凌先生抱着金缸,手持法木。这块木头上面写着奶奶的名字等信息,李邦正老师早在前些天做法加持过,现在是做最后的滴血工作。撑好伞,三兄弟轮流将特定手指上的血滴在木头上,然后放入金缸。

 

凌先生准备将金缸放入穴坑,其他无关人员纷纷回避。

这次葬山,李邦正老师和我,也在回避之列。李邦正老师和我,走到一边,我看着远山,静静地关注着后面的动静。隐隐约约一些对话和响声飘过来。忽然一股强烈的气场,铺天盖地,从我的头顶穿过心脏一直往脚底钻,连绵不绝,我感到憋闷,心跳得很快,似乎都喘不过气来。

我跟李邦正老师说:“气感很强。”

我闭上眼睛,撑着。

突然,这股力量消失了。

远方传来声音,说弄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金缸上的土已经覆盖好了,凌先生的兄弟们在继续培土。

李邦正老师开始用道家仪轨来葬山。李邦正老师开始念“呼龙诀”。呼龙诀,为祖师爷亲传,是道家里调兵遣将护卫加持穴位的法术,其效力大小跟风水师平素的宗教修为品位成正比关系。

李邦正老师给弟子实地教学。

 

李邦正老师讲排水口的问题:“排水口要根据具体方向来定,不同的方向,排水口是不同的。这个排水口的方向是辛方。排水口的作用有两个:第一排放墓穴旁的积水,不让水渗透到穴坑内,保持穴坑的干燥;第二排水口还可以排祸,如果排水口方向开错,将福气排走的话,那就不好了。”

葬山仪轨做完,凌先生带着我们先行撤退。凌先生的二哥等人继续留下来,做好培土修建工作。

回城路上。

白女士在车上笑着跟我们说:“刚开始的时候,他(老公)回去跟兄弟们说风水这件事情,兄弟们都笑他说:‘小弟啊,你懂不懂风水啊!'现在可不同的了,他们的兄弟一听请李邦正老师点穴葬山,赶紧掏钱,生怕祖宗的保佑将他遗忘了。”

我们也笑了。

谁出力多,谁出钱多,谁得福气就大。这个道理他们兄弟都很懂啊!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拭目以待,现在经历那么多了,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能理解的。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只是为了赚钱,骗钱圈钱的事情大多了,让人不得不提高警惕,擦亮双眼。

白女士继续说:“他(老公)这次为了这个穴位跑回老家,跟两个哥哥说,两个哥哥不是很信,为了说服他们,他跑到网吧里,打开电脑,慢慢地给他两个哥哥讲解,终于说服了两个哥哥。”

噢,这样啊。真不容易啊!后面的故事一定很多很多。每个家庭或者家族成员,想法各异,要去说服,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大量的工作都在后面,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地进行着。

一份诚心,一份坚韧,一份耐心,不容易的。

中午我们回到南宁,在顺德粥底火锅店吃了一顿。

八 葬山后

凌先生七点多钟打来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我们下山后不久,我的兄弟还在山上,他们看见一只大鹰一样的飞鸟盘旋在这个山头,转了几圈哦。”

大鹰一样的东西?

象征着鲲鹏吗?

我的脑里在转着,鲲鹏是庄子文章所寓言的动物,现在我们是看不到这么巨大的动物的。那是象征鲲鹏一样的大鹰吧。

不过,我很高兴。

也许,真应了“鲲鹏扶摇”,青云直上呢!

凌先生后来告诉我们,葬山后当天下午,他坐在办公室内,一只喜鹊飞到他的窗口。他非常高兴,喜鹊可是报喜的哦,很吉利啊。

凌先生家人不到一个月,也去问仙了。“她说得很逼真哦,说是:我的孙子(凌先生)抱着我,去到一个果园,很远哦……整个过程描述得很详细。奶奶是过去那里住了,而且说,那里住的很舒服。”

凌先生终于放心了。

葬山后两个多月,2010年2月中旬某天,凌先生打来电话,高兴地告诉李邦正老师,发生了一些令人难以至信的惊奇的事情:

1 2010年过春节的时候,从北京来的一位尊贵的人物,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当地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这个村,就在这个刚刚葬山后二个多月的穴山前的晒谷坪的榕树下,共跳竹杆舞,共赏对山歌。

2地的主人(已退休的村支书),被这位从北京来的大人物亲切接见。

3更让人惊讶的事:2010年春节前后,广西霜冻厉害,这个村很多果农的树都被打蔫了,唯独只有这块地的主人,是硕果累累。地的主人高兴极了,连说:“这地是卖对了!穴气打开了!”福气笼罩着他们!

李邦正老师听后笑笑说:“这也许是偶然巧合吧。”

凌先生还他告诉我们,他的姐姐做梦,梦见奶奶住的房子是“金碧辉煌”的房子,而且,不是一栋房子,而是一座连着一座,看不到尾的房子。就像大观园写到的房子一样。

听到此言,我突然领悟到风水学中,把祖坟定位“阴宅”的用意了,“阴宅”那是阴人住的房子,阴人所住房子如何,不是由外表的豪华富丽决定的,那是给后人看的,真正决定这个阴宅是否舒适豪华,是由此座祖坟的风水格局所决定的。大富大贵的风水格局,那阴宅一定是豪华大气的。看来,古书上所言并不差矣。

唉,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可真没骗人啊!

过了一段时间,白夫人打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她老公买对了股票,有赢了。在现在股市低迷的阶段,还能赚钱,真是令人感叹不已,这个运气是无法比的。

凌先生和白夫人事后拜见李邦正老师,感叹地说:“李邦正老师,你点穴的费用实在是太便宜了。”点穴后,事主所感受到巨大的福气才会有此感叹吧。

某天,李邦正老师跟我说:“凌先生他们还要点一块地——鲸鱼掠海。”

呵呵!我惊奇地张大嘴巴。

哇!想起一部片的片名《疯狂的石头》,这点穴也疯狂啊,已经是点第四个穴了。点穴也会上瘾?

那种感觉,只有凌先生懂!

九 “鲸鱼掠海”

2010年春节过后,凌先生请李邦正老师再点了一个富豪级别的穴位“鲸鱼掠海”。他们家里人总共去了九趟,花费了一万元的出差费,总算将那块地要到手了,买地的钱是一万三千元。

他跟我们说,那里的村长同意了,村民同意了,地的主人同意了,可是那里的黑社会不同意。为了打通这个关系,他们可是没少费功夫,又是请吃又是请喝,喝醉倒在地,并满足他们的最低钱财要求条件,他们才罢休。

凌先生打算用这块地葬大奶奶。可是葬山的前一天去挖金缸,却发现怎么也没找到金缸。家里人打来电话说,家里的母鸡竟然吃了刚下的蛋。

奇怪极了。

这是好事还是不好的预兆呢?

凌先生果断地决定,兵分两路,各自问不同方向的仙婆。结果出来了,一样的。那是葬在武鸣“鲲鹏扶摇”的小奶奶报的信,告诉他们一定要葬那块地,那块地葬下去,家族中以后出的人物可是文武双全,不仅出大富之人,而且还有当大官的。

凌先生断然决定将一个祖先的金缸先搬过去葬了。葬的时候,感觉到地动山摇,那带去的鸡也啼得相当地厉害。催龙可是催得快啊!

凌先生和白夫人也感受到葬山后的福气,前些年投资的领域,拖了很久,点地葬山后,很快一笔的大财准备到手,现在已经签合同了。

事后,凌先生跟我们交谈,感受颇深,他说:“小奶奶很照顾人,能庇佑我们,大奶奶这边没找到金缸,我们也去问仙了,她说这边很忙,忙着找三餐吃,来不及照顾他们(后代)。由此看来,大奶奶原先的那块地不怎么样,她也没什么能力照顾我们。”

虽然我们不主张事主们事事都是问仙婆来判定,但是由于阴阳两相隔,仙婆作为沟通这两个世界的媒介,还是被很多的老百姓喜欢上了。仙婆属于先天法,且仙婆功力有高有低,有准确的时候,也有不准确的时候。先天法受周边的情况影响很多,如:那天日子冲她八字,或事主的生辰冲她八字,或来月经,或者仙婆吃了狗肉或者牛肉,或仙婆做出了错事,或她本身功力就不高等等,那仙婆算的也会不准。

 

十  李宁家乡附近的穴——“雏凤饮江之二”

 

凌先生说,他想请李邦正老师在李宁家乡附近点一个穴。

李邦正老师同意了。

可李邦正老师再三说,李宁之所以取得这么大的成功,不全是祖穴的力量,重要的是加上李宁做了很大很多的功德。

我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凌先生家族这么有福气,能请到李邦正老师点了那么多大地呢?是家族里什么人做了哪些善事积累的功德呢?

2010年12月,我们路经来宾,在他母亲家停留的时候,凌先生告诉我,她的母亲常年吃素,偶尔吃点猪肉,其它的动物基本不吃。

吃素的功德好大啊!毛泽东和蒋介石的家族中也都有吃素的人,福气都留给了子孙后代了呀。

在山上,李邦正老师定好穴点“雏凤饮江之二”后,李邦正老师说:“这是一块种福田的穴。”

我笑着对凌先生说:“你点穴点上瘾了哦。”

凌先生笑着说:“这是稀缺资源啊。而且李邦正老师出山点穴,还有一年,将来李邦正老师不打算出来点穴了,那以后没有机会了。要赶紧啊!”

凌先生真是惜福的人哪!

祖穴,真的对人那么重要吗?

老子曰: “玄之又玄, 众妙之门。”

 

 


上一篇: 46  又遇留题诗 第二章 凤凰

下一篇: 48  一个打工妹的梦想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47_ 《又遇留题诗》 第三章 鲲鹏篇 广西武鸣风水宝地 “鲲鹏扶摇”篇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