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48_《一个打工妹的梦想》广西蒙山风水宝地“一星照九州”点穴葬山篇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表时间: 2011 年 5 月 10 日

 

前 言

这段时间,我都在忙,忙着整理各种资料,同时也在调理自己的身体。根据所摄风水照片的日期,我整理出一份李邦正老师在近年来的点穴目录表。一数下去,哇,已经爬了八十多座山了,呵呵,不知不觉啊。想想看,从一开始写《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第一篇《功夫在穴外》,我就踏上了一条漫长的路,在风水实践中求证“风水对人的命运影响”这个课题,已经有近四年了。正是凭着内心深处对风水的好奇和执着,一路不畏艰辛走来。伴随我成长的网友们,感谢你们一路相伴,一路的支持!

写这篇文章,说句老实话,有点不容易。本来写这篇文章是去年的写作计划,可是这位女主人公打电话来,恳请我不要写,因为她很害怕这么好的穴地公布出来,被别人发现了,纷纷去抢占。于是,我只好不写了。

到了今年的春节前,我们到她开的茶叶店做客的时候,好不容易说服了她,她终于应允了我。不过,她跟我说,我觉得这事情很平常啊。她对自己能上网成为我故事的主人公,很不习惯呢。我说,有关太具体的地方,我们会保密不写的。

我跟李邦正老师说,写这篇文章容易啦。上篇文章题目《鲲鹏》太大,涉及面广,难写,这篇文章,是纯写故事,小题材,好写。

这篇文章的开头早已经写好,在电脑存着,打算过了春节就出炉了。可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我突然没有写作的激情了。

我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仿佛就像画了一个圆圈,我又回到了起点。

四年前,我没说太多,是因为知之不多,我还在求索当中;四年后,经历种种,已经了然于胸,反而不想再说了。因为答案已经了然于胸。

 

信与不信,它就在那里。

睬与不睬,它就在那里。

福祸相连,生死相依。

        ——————这就是风水。

 

想着这四年来,我一路攀爬在崇山峻岭,一路写文章与大家分享,看到那么多事主在点穴葬山后出现的令人出其不意的效果,我已经深深地明白:风水为什么能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精华的代表,风水从骨子里是那么深刻地影响着中华儿女的意识,真传风水又是如此地应验,我终于明白古书上所说所言,一点不差,在这四年中,我都深刻地体会到了。现在,我感觉自己站在山顶,在苍穹的怀抱里,我微笑着,看天地之悠悠……

此时再多的言语已是多余。

因为,大爱无声,大音若希。

在所有的影响因素中,阴宅风水(祖坟风水)影响力最大,影响到整个家族中的人的命运,而阳宅风水(居家风水)则是影响一家人的福祸。因此我前期的文章,大多集中在阴宅风水的求证中。以后,我会把关注的焦点慢慢转向阳宅风水。

                                  于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深夜三点

 

 

 

 

一 个 梦 想

 

 

人人都有自己的梦想。

有梦的人生充满了期待,正因为心中有梦,一个执着的梦,才让我们不畏惧艰难困险,一路坎坷,但依然义无反顾地奔向梦想。

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如果没有梦,那种人生会是怎样的呢?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 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黑人领袖 马丁 . 路德 . 金

 

 

  这是一个人类的梦想。

  《一周立波秀》中,也有一个梦想, 这是一个中国公民的梦想

我有一个梦想

股价永远不跌
  房价永远不涨

  我有一个梦想
  所有的车——不分军车、公车
  全都规规矩矩地走在路上

我有一个梦想
年轻人不用为了供房供车
搜刮爹娘

我有一个梦想
医院不收红包
只是救死扶伤

我有一个梦想
贪污腐败该毙就毙
不管他被抓后是不是眼泪汪汪

我有一个梦想
有错就认
不管自己爹是李逵还是李刚

 

 

 

 

“朱门对朱门,木门对木门。要想嫁个好老公,自己的家的祖山一定是要大龙脉才会嫁给一个大龙脉出身的好老公……”

在氤氲的茶香飘逸里,一个男的缓缓地道来。

说着无意,听着有意,她的内心就做了一个决定。我要点个大龙脉,嫁个好老公。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心中的梦想,单纯而又热烈。

 

一个神秘的女子

 

门一开。

“哎呀,这篇文章你一定要写啊。”李邦正老师一进工作室,就兴冲冲地跟我说。

我一愣。

“昨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女的打来的,叫小贺,她还是一个打工妹哦,是蒙山人,她想请我们去点穴葬自己的爷爷,所有点穴的费用,都是她出哦。呵,真不简单啊!”李邦正老师赞叹道,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我惊奇地看着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向来都是稳重而又慎重的,今日这般狂喜和率真,那是多年对文学艺术创作积淀的反应。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题材,有别于其它的文章。

不用再多说,我能理解李邦正老师的用意。

艺术贵于创新,而不是重复。

文章也是如此。

可是,生活的磨砺已经将我渐渐磨练成理性的人。

“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谁知道她最后能成功请我们点穴吗?要知道,迁移祖坟的事情,是大事,不容易操作,主张迁坟的人,不仅要有经济实力,而且个人要在家族中有权威性,有说服力。这种事情对于男士尚且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何况她还是一位女子呢。唉,路还长着呢。”我心中思虑着这件事情能否成功。

“我跟小贺说了点穴的费用和流程,要她跟家里人商量,看情况怎么样。点穴费用上我照顾她,给她优惠价。”李邦正老师说。

过了一段时间,又听说李邦正老师说:“小贺跟家里说了,奶奶极力反对,说她是个准备外嫁的女子,搞这种事情干什么,要她千万不能动爷爷的坟墓,如果她想挖起爷爷的尸骨的话,奶奶就躺在地里,先挖她再挖爷爷。爷爷的墓是在葬在田地里。”

看来这事情,一下子变得够复杂的。

难!

“我跟她说了一个方法,建议她用法木葬山,就不用惊动爷爷的坟墓了,因此也不用惊动她奶奶了。这种木头,她可以自己去购买。”李邦正老师说。

日子一天又一天过去。

李邦正老师说:“小贺以前是帮人打工,做茶叶销售的,现在她想在南宁开一个茶叶店,自己当个小老板。想找一个铺面,请我去看风水。我告诉她在哪个区域里找个什么方向的铺面。她现在到处去找了。”

我皱了一下眉头。

奇怪。

在南宁开一店面要很多钱的,就是十几平方米,不大的铺面,光是转让费,就是八万十万,还要租金和装修,要很多钱的哦。

打工妹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呢?

她到底是打工妹还是一个老板呢?

日历又不紧不慢地翻过。

“小贺真有耐心哦,春节前她推着单车(自行车),拿着指南针,走街串巷,一路问过去,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合适的铺面,转让费太贵了,方向也不是很合适。到了春节后,她找到一铺面,是坐南朝北,她打电话来,问我是否可以。唉,现在能要到一个好铺面实在很难,这个方向虽然不是我指定的方向,看来也只能帮她调整风水了,要不然她想赚钱,难啊。”李邦正老师跟我说。

午山子向不是很利于财运,需要调整,才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我去帮她布置了风水,放了一个鱼缸,放了一个花瓶……”李邦正老师告诉我。“她已经租下来这间铺面,准备装修。”

过了一段时间,“小贺已经按照我们给她的穴图去找地了,看此穴地是否可以拿到,那是她的福缘了。”李邦正老师告诉我。

“小何买到那种做法木的木头了,她今天告诉我,她从网上买的,你猜多少钱?”李邦正老师问我。

我看着李邦正老师,张张口。

“四千多!”李邦正老师说。“这么贵,她都舍得买,厉害啊!”李邦正老师叹道。

我心一震!

四千多元的一块木头,是一个普通工薪阶层的2个月的工资收入。说买就买,毫不犹豫的。这个“小贺”做事太果断了吧。

李邦正老师总是断断续续告诉我这位“小贺”的最近状况,可是,这位“小贺”从来没打电话给我,她是直接和李邦正老师联系的。我也没听见过她的声音,没看见过她的人影。她给我的印象只有“小贺”二字。

又过了一个星期,李邦正老师跟我说:“今天小贺打电话来,说那块木头好像不香了,看来是商家用香精浸泡过售出的。”

啊!我有点意外。商家好可恶哦。骗人太甚了!

那怎么办呢?我真替她着急!

要去退货吗?商家愿意吗?

李邦正老师说:“我安慰她,我做法事加持这块木头吧。”看来,这也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办法。

又一段时间过去,李邦正老师到工作室,跟我说:“小贺打电话来,说开张后人气不旺,没什么生意,我今天早上过去看了,鱼缸的位置我要她摆放在中间,她们为了看电视方便,将鱼缸移偏到一边,位置没放好,当然效果就打折了。我已经告诉她一定不要贪看电视方便,还是要把鱼缸摆放中间才好。”

过了些天,小贺高兴地打电话告诉李邦正老师,呵呵,真的好神奇哦,鱼缸放到李邦正老师指定的位置,一下子客人来了很多,好旺啊。以前打电话给朋友,说有空过来喝喝茶,朋友总说有事情,推三推四都说没空过来,现在是一打电话,人就爽快地过来了。而且,有的朋友没有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也主动过来喝茶,顾客多起来了。现在店面很旺哦。啧啧,真是好神奇哦。

小贺的一连声感叹,也牵引着我的心,那是一个什么地方,什么样的鱼缸呢?偏差一点,相差如此之大呢?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离我们预定的点穴日子是越来越近了……

 

蒙 山 行

 

2010年5月10日。

南宁琅东汽车站。

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李邦正老师和我穿梭在人群里,我很快就找到待车的座位。不一会儿,小贺也终于出现了。

小贺,高挑的个子,白皙的皮肤,清秀的脸庞,披肩的直发,秀气挺拔的鼻子。她拉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包。她告诉我们,里面装着一个准备葬山用的大金缸。她担心蒙山那边没有。

千里迢迢运个金缸?!我真的有点晕!不过,精神可嘉!

小贺的性格很好,总是笑眯眯的。

小贺告诉我们,现在已经将店面的生意基本打理清楚,走上正轨啦,她可以放心地去做迁坟的事情了。前段时间,家人通过穴图,已经早早前去侦查过了那个地方,家里人都开好上山的路,催了她几次赶紧请李邦正老师去点穴葬山了。那边的地,看好了就能葬,不需要买地的。

不用买地就能葬山。我倒是头一次遇上。

看来真是一个例外。

小贺决定点穴和葬山一起完成。

我们坐上快巴。

南宁到蒙山,车程六个小时。

身体好的时候,偶尔坐坐车无所谓,当身体不好的时候,坐长途车,真的很累人。很多时候,坐车比点穴还累人。有的时候,上山点穴只需要半个小时到穴点附近,可是坐车到穴山脚下,却是耗费四五个小时。《黄帝内经》中有云: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

所有的毛病我似乎都犯了。很长一段时间里,要不,我就是长途跋涉,要不,就是长时间坐在电脑前。这些都对身体损耗过大。日子一长,气血大亏,我都感觉到自己脾气越来越急躁。有的时候出外点穴,我不得不用腰带护着我曾受伤过重伤的腰,拿着一些备用的中药,然后去爬山。

实在感觉支撑不住的时候,我的心就暗暗地在盼望着:什么时候可以停止这份无休止的爬山,我能好好地休养自己的身体呵。我真的很向往我生命中曾经历过的那段修炼的日子,每天吃素,念经,打坐,所有的娱乐都停止,心很清净,进步很快,就好像坐飞机一样,心中充满了法喜,那种喜悦难以言说。

在那段修炼速度最快的时候,当时我在单位做着教学工作。我跟李邦正老师说:“李邦正老师啊,别人都说我教学很厉害,评价都非常高,可是,我觉得自己不会教学。我只有面对着具体的对象,看她们处于哪种层次和状态的时候,我才会想到合乎她们的教学方法,这种教学方法不是固定的,在我的心中会随机产生。否则,没有具体的对象的时候,我就不知道用什么方法。”

李邦正老师说:“你现在修行的境界已接近‘道'了……”

李邦正老师跟我说起《庄子》里,一个关于修道境界高低的故事……

一个叫“知”的人问“无为谓”:“怎样思索,怎样考虑才懂得道?怎样处身,怎样行为才安于道?由什么途径,用什么方法才能获得道?”。“知”问了三次,“无为谓”都不回答,并不是不回答,而是不知道回答。于是“知”用同样的问题去问“狂屈”,“狂屈”说:“唉,我知道,正要告诉你,但心中要说,却忘记了所要说的了。”

“知”不得到解答,于是去问黄帝。黄帝说:“没有思索、没有考虑才懂得道,没有居处,没有行为才安于道,没有途径,没有方法才获得道。那‘无为谓'是真正对的,‘狂屈'差不多,我和你终究不接近。知“道”的人不说话,说话的人不知“道”。所以说,失去了“道”而后才有“德”,失去了“德”而后才有“仁”,失去了“仁”而后才有“义”,失去了“义”而后才出现“礼”。“礼”是“道”的虚华和祸乱的开端。”

那位达到“不知道”的“无为谓”,修道境界是最高的。

道,需要体悟。

在道家修炼中,道家是非常重视“精气神”三样,谓之“三宝”,“筑基炼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饮食无节,起居异常,过度消耗,都让我疲惫不堪,离道甚远了。我希望也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安安静静的修炼。那种法喜的快乐是多么地快乐!是不怕失去的快乐!是永远的快乐!

那是我心中的梦想。

可是,这份求证风水的工作,我似乎还没做完。既然决定要做这么一件事情,那么即便是有再大的困难,我都会去克服。从小在军人家庭长大的我,那种倔强和韧劲,还是有的。我知道,一个人在生命的流沙中,能做好一件事情,已算不易了。那么,既然是开始了,就要坚持到最后,我想看到求证的结果。也许是这份对风水的好奇和执着,让我坚持着,忍耐着,时常忘记了身体的病痛。

我看看车窗边一晃而过的山脉和道路,再看看坐在我身边闭目养神的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这些年,也非常辛苦劳累啊。呵呵,我们有太多太多这样的时光就在车上这般度过啊。

生命就是一种等待,一种期盼,一个过程?

前方等待着我们又将是什么?

蒙山到了。

小贺伸伸腰骨,形容也疲惫不堪了。她说:“坐车好累哦,每次我坐车回家,都要病一场。所以,我也很少回家。”

接待我们的是小贺的妈妈。贺妈妈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她,秀气的脸庞,朴素的衣服,做事简洁利索。我没看见贺爸爸或者别人。小贺解释说:“爸爸已经坐车从外地赶回的路途中了,估计是晚上到。”

我没有再问。

把行李放在宾馆里,小休一会,我们去吃晚饭。

小贺妈妈言行举止中透露着一股精明能干。

她对女儿带回来的两位李邦正老师有很多疑问吗?她会提很多问题吗?毕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是帮她们迁移祖坟,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哦。

这种心情我能理解的。因为,当今的社会,假的太多了,真的太少了。等有机会遇到真的时候,也不由地认为是假的。特别是老年人,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和事。何况,小贺也只是在网上认识李邦正老师呢。

小贺妈妈问寒问暖,殷勤地招待我们。啥也没问。

可是,小贺爸爸为什么还没见面呢?明天要葬山啦,今天晚上还没见面。真的是有点奇怪哦。

小贺告诉我,在她们家族中,都是女的说话算数,在爷爷辈,是奶奶管家,奶奶说话,大家都得听,现在轮到父辈了,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是妈妈说的算。小贺和妈妈的感情很好,无话不说。

哦,原来如此!

妈妈在饭桌前,对葬山相关的事情,倒是一字未提。

吃完饭后,我们回到宾馆。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小贺家族明天是用法木葬山,那么今晚必须要做好法木。

特定的木头,小贺已经准备好了。我看了看,的确够大,按照李邦正老师给的尺寸要的。小贺已经按照李邦正老师的吩咐,准备好了一瓶的新“一得阁”墨水,一支写小楷的新毛笔。

李邦正老师用楷书写好小贺爷爷的姓名等信息,然后念咒语加持。咒语的力量大小跟做法的人平素的修为品味等级有关。

做完之后,我们等着墨迹干爽。

在这块木头上滴血后,就可以代替先人的骨头。

自古以来,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后代人滴血后,这种血缘关系是绝对不会弄错的。这种血脉相传的关系是不会更改的。

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出发,点穴和葬山都在上午完成。

时间很紧哦。

 

天 书 峡 谷

 

早上。

七点钟。

天蒙蒙亮,小贺和小贺妈妈就过来了,还带着热气腾腾的粉过来。一切都是为了节约时间。快速吃完粉后,我们带上工具随车出发。

她们请了一部的士搭我们前往,的士司机谢生是她们的老乡,关系很熟。谢生很热情,他非常熟悉我们附近村镇的路况。他一边走,一边热情地跟我们聊天。车厢里洋溢着轻松和愉快。

小车顺着蜿蜒的二级公路顺畅地一路奔驰而去。周边的山峦叠嶂,秀美的风光。李邦正老师说,这里是名副其实的大山里了。

我笑了。

看惯风水的我们都知道:山旮旯的大山里,才会出人物呢。

走了一段时间,谢生告诉我们,在蒙山的东面有一个“天书峡谷”,那里曾是著名的新武侠小说家梁羽生的故乡,他的妹妹现在还在那里呢。

梁羽生?!

如雷贯耳!梁羽生是新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哦,与金庸、古龙同为一代武侠小说宗师。

在我脑里,梁羽生都是冠名为“香港梁羽生”,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出生地就是在广西蒙山,就在我们现在行走的这片土地上哦。

 

 

 

谢生告诉我们,那里的风景很特别,在峡谷口的岩壁上,有一个个大大的“天”字石壁,由凹处生长的草木组成。字体苍劲有力,浑然天成,而峡谷里的清潭边的石头形状好像是八本叠在一起的书本,其中有一本浸在水里,故名“天书峡谷”。

 

    

在这里流传着一个神奇的故事:玉皇大帝巡游时看到这里的风景奇特,就下来游玩,玩累了就在青潭边休息看书,走的时候忘记拿了,回到天庭后才想起来,为了防止凡人读天书,他把天书化为石头,为方便以后拿回来,又在峡谷石壁上书了“天”字。

这引起我强烈的兴趣。彼此心领神会,我和李邦正老师两个都想去看一下。

据说在150年前,就有一个人来读过这里的天书。这个人就是洪秀全——太平天国起义的领袖。

洪秀全发起金田起义后,曾得到一位高人的指点说,如果他想成就一番大事业,那么就必须得到两件宝才可以。这两件宝都藏在永安州(现在称为“蒙山”)。于是洪秀全领军绕过平南、藤县攻下蒙山。洪秀全在蒙县的县衙的密室里找到两件宝:一是炮制强身健体药酒的秘方,即现在的天王酒的秘方,这天王酒必须要用天书峡谷的溪水酿制。二是天书的藏宝图。洪秀全按照藏宝图的指示,独自一人来到天书峡谷。当他来到天书峡谷口时,石壁上“天书”二字马上呈现,并指引他如何入峡寻找八部天书。当他来到八部天书前,天书竟豁然打开。洪秀全一口气看了七部。正要看第八部时,突然电闪雷鸣风吹雨打,山洪暴发。洪秀全想:前七部是兵书,第八部是治国方略,待我打下江山再回来看也不迟。洪秀全在永安州(现称为“蒙山”)封王建制后,领军北上,横扫十八个省,攻克六百城市,竟很顺利地打下了南京并定都“天京”。非常可惜,当时洪秀全根本不会治理国家,他还未来得及回永安州看第八部天书,就起了内讧,实力大减,被清兵反攻,最后在天京忧郁成疾而终。从此以后,再也无人能读懂这八部天书了。

这八部天书的传说故事,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又不由地感慨万千。

这第八部天书,有太多人想破译它,读懂它。

毛泽东曾写信给郭沫若,希望他能写一下“太平天国”,能总结一下太平天国起义最后失败的原因。

太平天国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它的失败,总结两个字就是“腐败”二字!

精通中国历史的毛泽东,深谙以史为鉴,他曾多次说:“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将不国。如果臣下一个个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而国家还没有办法治理他们,那么天下一定大乱,老百姓一定要当李自成。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会是这样。”

“治国就是治吏”,官场风气正了,官员的威信提高了,老百姓自然会一呼百应,爱国热情高涨,国家才能政通人和,国泰民安。否则,若官员们寡廉鲜耻,贪污受贿,营私舞弊,胡作非为,其结果只能是百姓离心,民怨国衰。这就是“治国就是治吏”的基本道理。

 

去 点 穴

 

李邦正老师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把此行点穴葬山之大事搞好。放弃了去看“天书峡谷”的念头。因为好的葬山日子不多,我们今天来,就是就着这个葬山日子来的。今天的任务很重,点穴葬山都要在早上吉时完成。可是,我们还没到过此穴地,穴地周边的情况,我们是一点都不了解。她们确定的穴山是不是确定对了吗?如果没有确定对,那么我们指定的穴山是否好爬?需要开路上去吗?开路上去,需要时间,那么我们能按时到达目的地,保证在吉时下葬吗?他们准备的工具和人力是否足够?……

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们直接奔目的地前往,义无反顾。

我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穿越时空,仿佛又回到青春激扬的那个年代……

梁羽生、金庸、古龙,琼瑶、亦舒、三毛,席慕容,在我的记忆长河中斑斓显现,他们写的书,都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最喜欢阅读的书。书中的人物和思想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价值取向。

有什么比思想更重要呢?更能改变一个人,一个企业,一个国家呢?

李邦正老师说:“伟人曾说过,‘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如果我们国家让先富起来的人,是那些正气的,品德优秀的、真正对人类,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而不是让那些腐败分子,骗子老千,奸商歹徒之流先富起来,状况就大不一样。如果在我们国家各行各业里都树立这些优秀榜样,给予非常丰厚的待遇和名誉,那么人们都会以他们为榜样,争先恐后地学习,那么我们国家正气不是很旺了吗?人民的干劲不是很足吗?民富了,国家不是很富强了吗?”

治国犹如“若烹小鲜”。多么希望我们国家是国富民富,能傲立世界之林。那是每位热爱她的国民最深切的愿望啊。

 

穴  山

 

路是弯弯曲曲,车子是左旋右转的往前开着。

谢生停住了。告诉我们到了。按照我们给的地图,他认为到了。下车见到一大帮人,小贺的爸爸、弟弟、大伯、堂哥等年轻力壮的人。我们相互打招呼,然后我开始观察周边的形势。

是的,我们到了穴山前的明堂内。一排高耸的大山,犹如屏障一样,环形展开,围抱我们,在明堂内,一条碧绿的江水蜿蜒而过。从明堂看这一排山,都是郁郁葱葱,看不出山上是否有坟。

我们所站的地方就是穴山前的明堂了。

可是,我们要点的那座穴山是哪一座呢?

这个是难点。

即便是拿着一份简单的卫星地图,拿着一个简单的gps,这个判断依然是个难点。

在风水实践中,我们发现;即便是发很详尽的穴图近观图给事主,事主家人拿着这份卫星地图,绝大多数只能找到明堂内的几座山,但是具体是哪座山作为穴山,往往不能确定下来。只有拥有1:50000的比例的测绘局的地图的,而且风水实践经验的事主,才敢确定,能确定对的事主,可以说,在我们的事主中比例非常小。只要能找到穴山附近的地方,就算很不错的成绩了。

但是,这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不够的。所以,每次我们都要自己再确定一下。

这非常关键!

我们也是初来乍到,从某一个角度来观看穴山情况,还是有难度的。毕竟,卫星地图和实地情况,还是有差异的。因为它们成图的原理不一样,差异肯定是有的。

为了更快地更准确地定位,我研究了很久,在粗糙的gps背景图上做了很多数据处理,弥补了肉眼难判断缺点。

而李邦正老师只要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卫星地图上显示的位置,一打罗盘,基本就可以确定下来。这已经融合了几十年的看山经验了。

精确的gps地图和李邦正老师的经验两相结合,我们很快就确定好穴山的位置。

看似轻松的后面,付出了很多看不见的努力。

现在我就要做这份确定穴山的工作。

小贺指着前方一座高山,告诉我们,她的妈妈和堂哥说,李邦正老师点的那个穴山是在那。他们已经从旁侧的山,早早开辟好一条上山的路,从这条路再拐入旁侧的穴山。听到他们的介绍,李邦正老师和我,一看,都明白,他们确定的那点是我们点的备用点,而真正点的那个点,是在旁边一座山上。两个穴点都是皆可以用。

不过,从旁侧山上山点穴,这点有违我们以往的经验:我们历来都是直接从明堂上穴山的。这样的话,容易定位。我们也曾随一位事主的导航人从上旁侧的山再横走过穴山,发现这种方法,走了很多冤枉路而且很难定位。吃一堑,长一智,我们决定还是按照我们的经验行事。

李邦正老师决定往穴山的正中间走过去。我二话没说,跟上!

走过弯弯曲曲的田埂,跨过山下小涧,然后要拐过一个树丛。树丛高得见不到旁边的山。前面的人,突然告诉我们,此路不通!要走的话,很难走,需要开路!时间是绝对不够的。

李邦正老师果断地决定,从她们预先开好的山路上山。情况特殊就特办!

我们折路返回,从预先开辟的山路上山!

小贺爸爸和这边家族的人,都很快调整方向,跟随李邦正老师走上去,没有人有任何异议。一切行动听指挥。

从穴山的白虎砂首上山,这路,不算太难,只是李邦正老师的骨关节不利,爬起山来有点慢。小贺妈妈帮李邦正老师背着包,在前面带路,时不时回头拉李邦正老师一把,爬山对于她来说,是轻巧的事情。小贺妈妈照顾李邦正老师是体贴入微。小贺也在旁边,时不时问李邦正老师是否太累,要休息一下吗?

  

    

李邦正老师是步履沉重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上,相对于我们要点穴的穴山来讲,这是穴山的右白虎山。

李邦正老师定眼一瞧穴山,告诉我们,穴点定在远方的那棵松树的旁侧。看起来似乎近在咫尺,可是走起山路来却是遥不可及似的,仿佛总也走不到尽头。

咦?!这里也有一座坟。在山下是一点都没看到。

李邦正老师站在旁边,看了一下周边的峦头形势,说:“唉,这里哪里有风水可言?后代人丁不旺,以后来拜祭的后人都少了。”

我们继续前行,前行一段山路后,有一条山路横向拐向穴山处。

哇!山上耸立着高高的树木,下面是高过人头的杂草,密密麻麻,想走一步,都很困难。李邦正老师站立,观察着,喘着粗气,抹着大汗。

李邦正老师指着穴山上方几米处一棵高大的树木,说:“到那棵树木下吧。”

小贺的堂哥等人用镰刀迅速地劈开一条路,往上走去。我们在下面等着,周边毛毛躁躁的杂草,让我们保持着直立的姿态,转转头,所望之处都是杂草,视野范围很小。

李邦正老师说:“你看,这里旁边也有一座坟哦。”我一看,果然!在我们所站的地方,左手边不到三米的地方就有一座坟头,隐约在杂草中,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了。在山下是一点都没看出这座山有坟哦!“眼见为实”看来有点局限哦。

看这些杂草丛生,我心生疑窦:“这座坟难道没有后人拜祭吗?杂草如此地多?”

在往上行走五六米处,李邦正老师停下来,再次左右观察周边的形势。李邦正老师说:“再往上一点。”

我有点奇怪了,李邦正老师这次定点怎么老是在变动呢?这个点也可以用啊!

我们大批人马再往上移动,开辟了很宽的场地。

李邦正老师站在这宽阔的场地上,打罗盘,观察周边的形势,然后仔细观察周边的草木,不时地用拐棍敲敲。很快,李邦正老师的棍子就指着某处,定好位置了。

李邦正老师对我传授过:葬法不外有葬脉、葬气、葬形、葬星、葬奇五种。葬脉者,厚重,稳健,发福绵远;葬气而得旺气者,发福最快;葬形者,发福大;葬星者,贵气特高;葬奇者,有奇福奇遇。葬脉与葬气,是葬法的根本。葬形、葬星、葬奇三者,都不能离开形与气。故李邦正老师点穴,因地制宜,在事主划定的范畴内,尽其地理条件将葬脉、葬气、葬形、葬星等四个条件都同时考虑。所以有很多穴位,葬后有“卯葬酉发”,甚至出现了“寅葬卯发”的效应。当然,因受到其当地的地理条件所制约,只能甚找出只符合有葬脉与葬形的穴山,发福的效应就较慢些。但宏观来看,仍不失为上乘的风水佳城。至于葬奇,得运时福气奇大,当一旦失运,亦奇祸接踵,差的甚至断代灭门,惨不可言。李邦正老师仁心,不肯点那些只顾眼前,不管将来死人或崩屋之穴。

小何家人开始挥动工具,开挖穴洞。

一会儿,就挖出一个穴洞,穴洞很圆。

很漂亮嘛!

我忍不住赞叹起来,做工很麻利,是老手的吧!

小贺笑了,说:“这是我堂哥,他以前就做过泥水工。”怪不得呢!

小贺又笑着说:“他也很喜欢风水,经常看风水书。他拿着李邦正老师点的穴图,就和大伯来找地,他说,李邦正老师点的地很好!”

很好?!

他是怎么判断这块风水地好呢?

我盯着他看,希望他有个解读。

小贺的堂哥看着我盯住他,腼腆地低下头,赶紧抓住铁锹,做工去了。

他的不出声,让我很快判断出他看书的深浅了。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穴山,玄武高大有势,来龙生猛,左青龙、右白虎包着主穴,密不漏风。山上长满着林木植被,一片青青翠翠,有情有义。一条弯曲的河水,从右边城门处流入明堂,此地高贵极了。从高高的穴位往前方一看,几十里的山川、河流、田野、建筑、近案、远案尽收眼底。不单风水好,风景也好。

李邦正老师给它起了一个名字“一星照九州”。

我想:作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克服重重阻力和压力,把自己的祖宗葬好,实在是难能可贵。也许,这么大气高贵的穴,是上苍给予一位虽是打工妹,仍能孝及祖辈的报答吧。

我们的先辈,曾那么含辛茹苦,历尽艰辛地将我们抚养长大,总有一天会离开我们而去的,作为子孙的,为先辈找一块好的归宿之地,聊尽寸草报恩之心,是那么地应分。

“爱,没有最后。”——这是“龙虾擭食”穴的事主陆先生讲的这一句话,每当我一想起这句话时,我就不由地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份晚辈对父母、前辈的关爱,让我我想起古人写的《慰灵词》:

窃以天开地辟,元气自永千秋。古往今来,人寿难逢百岁。就叹光阴之荏苒,薤露风灯。悲甲子之须臾,电光石火,古以成今。生终有死,石崇豪富,未享千年;韩信功劳,空成十面。楚项羽八千子弟,不闻再会于江东;秦始皇万里长城,莫再争雄于死后。苏洵和六国,无常路未可言辞;孔明出祁山,有妙计难逃幽关。果老二万七千春,而今安在?彭祖寿高八百秋,此日奚存。天皇氏一万八千岁,不知去处;孔夫子七十二贤人,仅有其名。

马嵬坡上,贵妃赐帛亡吉;雁门关前,昭君琵琶出塞;娥眉队里状元,黄崇嘏文章洒洒;红粉班中博士,韩兰英才思翩翩;夫人城牢不可破,韩母勇溃贼兵;娘子军锐而莫摧,公主制敌获胜;慧姬振铎为严傅,时称巾帼先生;朝云吹篑当健儿,美誉裙衩将士;数不尽女中豪杰,皆已成历史英雄。

甘罗运早子牙迟,彭祖颜回寿不齐。自古帝王圣贤,也浮生若梦,荣华富贵,亦同归大漠。今古人倏忽仙游,福寿全归;阶前桂子,日就飘香。庭前兰芽,渐次挺秀。光前有人,裕后贤英。兹者仗文光登上品,叨普照往生西方;逍遥乐国,无可遗恨。灵爽不昧,鉴此慰词。”

饮水思源,做人,一定不要忘本啊。

小贺当初要葬爷爷,是为了得到一段好的婚姻。但对她的孝心,谁又不为此动容呢?

 

葬  山

 

洞挖好了。

立碑,采血。放金缸,培土,拜祭……

一切都在有序地做着。

 

我们先下山,小贺的爸爸等人继续在山上修整坟山,做得漂亮些。

 

葬  山  后

 

我们顺利返回南宁。

也太顺利了吧,这一趟,一点意外的事情都没有。我倒是困惑了。小贺家里人是怎么想的呢?这后面一定有故事细节。

我一定要问问!

小贺在电话的那一头,依然是笑着说,“妈妈对这件事情很支持我,妈妈去找大伯、二伯、三伯商量此事。大伯同意了,大伯的儿子堂哥也乐意帮忙出力,就是三伯这边不同意,说这是迷信,劝他不要搞事情了。平素三伯父也很少回来拜祭祖坟的。三伯父家在桂林某单位工作,混得比家里的兄弟好,三伯父的老婆比较能干,当点官做点生意,赚了点钱,可是就是瞧不起人。在上次去三伯父那边走亲戚赴婚宴喝喜酒的时候,家里亲戚就备受他们冷落。这激发了她想改变这种状况的念头。看了李邦正老师的网站后,她决定要葬一个好祖山。点穴的钱全部都是她出的,大伯这边出力,爸爸也回来协商帮忙,这次葬山三伯家没有回来参与葬山……”

看来葬山这件事情遇到的阻力还不少,看似顺利的后面一定还有事主的坚信和执着在支撑着。这种坚定的信念往往起决定性的作用。

葬山后的几个月,小贺的大伯家就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蒙山发生了一场猪瘟,据说是蓝耳病,县城附近镇的猪,差不多都难逃这场灾难,纷纷死了。大伯家养的猪,也病得不轻,竟然十天都没吃东西,看样子是不行了。出人意料之外的是,这些猪成为全镇唯一幸存下来了的猪,而且母猪们生下了一窝窝小猪崽。这个时候的小猪崽在当地就变成了珍惜动物。这下子可好了,大伯家可发了一笔财。小贺的大伯高兴极了!冥冥中感觉有一种庇佑的力量。

秋天的时候, 小贺的妈妈,来南宁看女儿,她们母女请李邦正老师去吃饭。小贺的妈妈兴高采烈地说着,今年她家的桑蚕丝收成好极了,不仅产量大,而且卖得好价钱,这个价钱可是历史上最高的哦。贺妈妈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向李邦正老师道谢呢。

春节前,李邦正老师和我带着一位女孩小宋(后来成为我的师妹,叫“青芝子”)来她的茶馆喝茶。这是我第一次去拜访她的茶铺。

 

   

茶铺不是很大,二十多平方米,隔成三个功能区,分别是前厅,贵宾室和杂物区。

店里陈列了许多茶叶品种:铁观音、普洱、金骏眉、大红袍等。一位很清丽可人的小女孩坐在茶桌旁沏茶待客,这是小贺请的帮手。有客人买了一点金骏眉,就那么一小袋,呵呵,一下子就要几千元。店里堆放着各式各样的茶叶包装盒子,大包小包地放在厅内,看样子有点乱。这里都是别人订的货,很快就要取走的。

看来,小贺的生意不错嘛!

我们坐在贵宾室内。鱼缸就放在贵宾室内。我观察了一下,哦,原来是房子的宽度不大,所放区域有着严格的界定,鱼缸稍微超过了界定的地方,效果就不同了。

   

我们坐在贵宾室内喝茶。对望之间,我发现小贺变了,变得比以前漂亮了,以前瘦削干涩的脸庞变得圆润,焕发着幸福的光彩。

她急切问李邦正老师:现在有两个男的追求她,她该选择哪个好呢?

李邦正老师笑着问:“你自己感觉哪个好些呢?”……

小贺对我说:“我今年的愿望就是把我嫁出去!”哈哈,当然是嫁个大龙脉的人家哦!

小贺的梦想能否实现呢?

时间,会告诉我们的。

你说呢?

 


上一篇: 47  又遇留题诗 第三章 鲲鹏

下一篇: 49  时来运转的女孩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48_《一个打工妹的梦想》广西蒙山风水宝地“一星照九州”点穴葬山篇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