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51《罗盘背后的故事》系列之一《另外世界里的故事》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前  言

 

 一百个穴地的点穴任务,这个使命,李邦正老师和我,都已经完成,现在,李邦正老师开始转入文字总结和传授工作。

跟随李邦正老师,深入地研究和忠实地记录风水案例,探求风水的本源,这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当研究越来越深入,信息越来越多的时候,引发我的思考就越来越多。而这种思考,却是越来越接近宗教的研究。

我的《青靖子法木葬山记》因为涉及宗教方面的问题,我不得不大量地看各种书籍,来进行深入地思考。文章写了一部分,但是不得不搁置下来。

爱因斯坦和牛顿研究科学,到了后来,他归于宗教。科学的顶端却是宗教。我研究风水,走到现在,我发现宗教的影子和它的影响无处不在。

我想,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我们要正视它。

一如既往,我把他们的故事一一记录,喜欢看的网友们,我们一起分享、一起思考。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表时间:2012.12.25

 

 

 类型:宗教篇

 关键词:土地神 先人 拜祭礼仪

 

以李邦正老师命名的“李邦正桌面罗盘”经过一年的时间,2012年12月12日,终于可以跟大家见面了。我在QQ签名上刚刚发布“桌面罗盘12月12日出品”,一下子就有三个网友咨询了,其中,一位就是这位李先生。

李先生是广西桂平“紫龙浴潭”穴的事主。

李先生说,他请一个桌面罗盘,作为收藏。他计划明天或者后天到我们的工作室里来请。

我跟他约在后天14日早上十一点。

说句老实话,在此之前,通过QQ邮箱或者QQ预订桌面罗盘或者以李邦正老师的名字命名的全套风水物品的人,都有很多,他不是第一个,但是,从产品发布开始,他倒是第一个来请罗盘的人,在南宁,他有先天条件,可以“近水楼先得月”了。

李先生毕竟是搞IT的,信息化管理的。1977年生,工薪阶层,无房无车,目前是租房子住。有一个三岁小男孩,老婆在家带小孩。

 

收藏“李邦正桌面罗盘”的人

 

2012年12月14号时候,李先生按时到了我们工作室。为了葬爷爷的事情,来此处也几趟了,也算是熟了。我告诉他,李邦正老师出去办事,还没过来。

他略感失望,但是很快就调整过来了。他高兴地请了桌面罗盘,而且多给了二十元的预订金额。

我说,那就算是供养吧。也算是功德。我们打算在本月12.29(天赦日和阿弥陀佛旦)佛旦那天去放生,到时将他的钱也加进去买野生动物,让他也增加些功德。

李先生是广西桂平“紫龙浴潭”的事主,这是一个很富贵的穴地,前面从近到远三重弯弯曲曲的玄之水,明堂处有一个大水库。

李先生的故事跟涟源事主玉先生的故事有点类似,家中都有一个小孩,李先生这个小孩很不幸,出来身体很弱,疾病很多,常常住院治疗,不到三岁,已经耗费父母二十万元钱。他们对此很揪心,去问仙婆,仙婆说,这个小孩按理来说,早已经没命了。怎么现在还能活着,真是奇怪了。

李先生心地善良,为了小孩,不惜血本,才得以保存这弱小的生命啊。

按照佛理来说,父母和儿女是一个债务关系,有些是报恩来的,有些是索债来的。如果上辈子,他欠你太多,那么这辈子就要还;如果是上辈子,你欠他太多,那么这辈子,他就来索债。情债,就用情来还;钱债,就用钱来还。

我很同情李先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哪辈子不做点错事,用宗教的说法就是“业障”。

我跟李先生说起涟源事主“仙羊饮泉”的事情,涟源事主玉总葬山后三天之内,把钱借给了岳父岳母家。他的女儿是个先天残废而接近零智商的小孩,长不大,不会说话,只有眼睛在动,扔掉吧,于心又不忍,且法律又不准许,就放在岳父岳母家。他的女儿本来明年有一大难,即便救活,高度残废和弱智是没可能治得好的,还会无穷无尽地向父母索债。这些事情在那篇文章里已经写得很清楚了。我这里再次提及,省得大家再去查找了。玉总没有想到,葬山后不到一个月,女儿在岳母家自动离开人世了,不再索债了。大家都得到解脱。葬山所得福气,已经把债务偿还清楚了。

涟源事主玉总在2009年3月,又请李邦正老师,在涟源点了第二个大穴“狮象撼门”。他知道地很大,葬山后,就梦见当代天子来他家串亲戚,现在他已经到新加坡发展事业去了。

李先生告诉我,他的老婆吃素。我说,吃素功德很大,福报大。我看到,很多成功的事业家的父亲或母亲,家中都有一个人是长年吃素的。

怪不得李先生得此大地呢。家族亲人中,有人吃素,常常能得大地。这也是福报啊。

我也跟他说,在广西,你这块地算是大地级别了,当然,从财富方面来说,要跟广东那边来比,广西的地形地貌是不够的,广东那边是出富豪较多较大之地。但对于广西这个区域来说,这块地是很大的财地。以后的子孙辈中,会出富豪来的。当时点地的时候,就有应兆。刚挖穴地开,就开始下雨了,下了一段时间,雨就停了。(图1)

 

 

 

李先生是2010年12月份点的地,本想快点下葬,可是家族中的阻挠很大,意见纷纷。李先生本来是想通过将祖先葬个好穴,给家族中所有的成员带来好运气,可是这样一来,就无法下葬。李先生,对李邦正老师始终信任,任凭家族中种种说法,还是坚持要用此地下葬爷爷,不过,改用法木明葬。

2012年2月28日,李先生将两块法木款早早打过来,早早预订好两块法木。葬山日子的要求三点:1人丁旺2保平安。3秋天。2012年9月下旬葬山。

 

福田自有心造

李先生跟我说,将爷爷葬山后不久,一起跟我们去看李邦正老师点穴的某位事主打电话给他,问他有什么奇迹发生。

李先生笑笑,他觉得,没什么奇迹发生,平安就是福。而且对于大地,他倒是不太想要太大地,太大的地比如省长级别的,出行都很麻烦,不自由。

我也很赞同。

我刚研究风水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看大地,特别喜欢点大地,觉得自己家族点的地一定是大地——超过90分的,而且最好是那种诸多方面是完美的,千万不要那种出了大人物,可是后代人丁单薄或者是出了人物,却是损伤兄弟的。后来,看得多了,反而不是那么想了。人夜宿就是睡一张床,吃也就是三餐。只要不是那种太穷,买什么东西都要算好,也就可以了。要不,多少钱,才算够呢?人的欲望和攀比,是没有尽头的。“人心比天高”指的就是这种状态。如果知道,人死后,我们并没有了结,去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好是坏,是天堂还是地狱,取决于你在世所修功德的时候,你会有不同的想法和做法了。

我跟他聊天,也顺便梳理一下自己写那篇文章《青靖子法木葬山记》的思路。

我谈到:“据我观察研究结果:一块地点下去后,是好地肯定有好事发生,但事主所得到的福气大小还是要取决于他自己的修为。点一块地,地的堂局大小出什么人物,这个是一个定数,而自己的修为影响福气的获得,这是一个变数。

金先生就是一个令人深思的事例。金先生以前做过计生工作的。计生工作,是国家人口控制所需,但是从宗教的角度来说,杀生是一个非常大的孽障。而且影响到自己现世的福报和子孙的福报。在他的八字里,命中原有一个男孩,可是,到目前都是女孩。"

在《沈氏玄空学》里的《论秘密之谬》中谈到:“得地首在积德,若子孙不能积德,终遭天谴。”里面列举了六个故事。葬了好地,出了富贵人物,但是贪官敛财或滥杀无辜或欺负乡邻的,都出现异常的外应,收了此地。

因为,给这种好地不发,不符合地理,给这种品行的人得到福地,不符合天理。

李先生拿出一堆照片,都是关于“紫龙浴潭”前前后后的风水照片。他说,家族中的人,说此块地是败财的,右边那个水冲射过来,后靠左边有水洼,诸如此类,总而言之,这块地不好。

我笑了,我说,不用看那些图片了,也不用听他们说什么。因为我们在点穴之前,所有的点穴要素我们都把握好了,所以非常自信。说那些话的人,半懂不懂,随便乱说而已。

点穴后事主面临家族的压力,比比皆是,而种种事实又证明了李邦正老师点的是真穴。

这种事情。我们经历得太多了。

 

师弟青湛子这边点了“猪肝吊胆”穴后,有一位叔伯说,李邦正老师点穴的位置不对,应该是穴山正中的;有的人说,李邦正老师点穴太快,看起来太容易了。换做是他们,他们也会做的哦。

青湛子心想:“如果你会点穴的话,全国各地都会有人请你看风水了,就不用在这里放牛了当农民了。”

“猪肝吊胆”穴开挖下去,一挖下去,“石笋”出来了,一下子就击破了那位师叔的乱言。石笋是穴气最强盛的表现。

此地葬后,三伯娘去问仙,仙婆说,你家这边有两座坟,葬在高山上的,非常好,第一块地(即是“宝剑出炉”穴)是平南第一栋别墅。三伯娘也为家族中对所葬的两座山的口舌是非而烦恼,她又去问过阴阳的人。通过过阴阳的人,三伯娘跟祖先沟通。祖先说:“你已经为这个家族做了很多好事了,我们都知道了,你的福报都在你的那两位曾孙那里了,这个福报的体现,也不可能那么快,一下子飞天了吧。”

青湛子的大哥是一点都不相信风水的。今年他出了车祸。这样一来,他们就怀疑是不是祖山出了问题。他们家人又跑去问仙,通过“过阴阳”的人,爷爷跟他们通话了。

爷爷说话很少:“如果我不出来保他(青湛子的大哥),他早就没命了。如果把我抬出来的话(拿出来重葬别地),你们更惨。”

哦,是这样啊。

葬山所得福气,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啊。

“荫庇”,“祖宗保佑”,这些久远的词语,我慢慢地理解了,不再是词语表面的理解。

“紫龙浴潭”葬山后的事情

12月19日晚上,李先生在QQ上说葬山后遇到问题了。问李邦正老师在吗?

我说,李邦正老师不在,你可以把问题说说。

什么问题呢?

QQ上显示的是这么一条短信:“今天我妈妈去请神问我爷爷的(情况)了,他说地很好,85分。但是我们是(桂平)南区,现葬在北区,葬的时候阴间的爷爷摆酒席时没有请周边邻居的阴人吃,因此阴间的爷爷住了几天,感觉受到邻居的欺负,所以又回到原穴去了。”

我问:“可以语聊吗?”

他答复:“请等5分钟,在接着电话。”

在等待的时候,我的脑中闪过,李邦正老师帮青湘子点穴和葬山的事情。

李邦正老师在点“神龟出水”的时候,发现穴点十几米远的地方也有一个很旧的祖坟,细看碑前的文字,是清朝立的碑。李邦正老师交代了青湘子一句说,说:“点香去拜拜,以后你的爷爷和他就是邻居了,他先在这里,我们要尊重他,要搞好关系。祖师爷曾经交代过,周边有坟,都要记得拜一拜。”这件事情,我也忘记了,是否在《点穴在千里之外》里记录了没有。在葬山的时候,拜祭了青湘子的祖先后,李邦正老师又再次交代青湘子拿一碗饭和一点菜过去拜祭旁边的坟,李邦正老师说:“搬新家了,也要宴请一下周边的邻居。”青湘子照做了。

这本是很平常很平常的事情,我都觉得没必要写了。可是,在桂平事主李先生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发现,祖师爷的交代,李邦正老师的师承,一句话都暗含着许多机密在其中啊。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是体会不到的。

在等李先生的时候,我在QQ上跟青湛子视频语聊,最近都在忙于李邦正老师李邦正风水罗盘的研发工作,所以网络联系比较紧密。我也顺便将此事告知青湛子,青湛子笑着说,我们经历过了。

是啊,在帮他妹夫那边点平南穴地“云龙飞天”的时候,就经历过类似鬼闹意见的事情。记得那次点完穴地后,李邦正老师要我们烧纸钱,青湛子问,纸钱和香是否要烧完,李邦正老师说,既然带来了,就烧完吧,免得带来带去。

大家都遵照执行。

我们完成点穴任务后,开始返回。路过一段路,旁边也有坟,李邦正老师一看,就顺口说了一句:“这坟没接到福气,旁边山包围的不好,理气知识也欠缺。”

 

恰好十米之远,就有一段路,是Z字型的既陡又急转弯,我们坐的四轮驱动的越野车和配备的优良驾驶技术的驾驶员,居然在这小坡上卡壳了,车子爬上去又滑下来,使用了很多种方法,都无济于事。

李邦正老师发觉到是刚才说这里坟地风水不够好之故了,说,“点香,烧点纸钱吧。”

香和纸钱都烧光了耶!我们汇报。

李邦正老师无奈地点点头,说到:“是我粗心了,当时留一点下来,就好了。”

李邦正老师跟我说:“刚才我说他们的坟不够好,他们不高兴了。”想道歉,但是香和纸钱都没有了。真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三尺之下有神明啊。说话一定要注意了。

真话,不喜欢听,喜欢听好话。

看来,人鬼都一样。

师弟青湛子和司机他们几个大男人折腾了很久,车轮老是打滑,无论怎样都上不了这个土坡。青湛子只好让李邦正老师、我和他的妹妹先慢慢在前面走,他们继续想各种办法解决车子上坡的问题。

我们走了一段路,在水库边的小房子,坐着等他们。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和李邦正老师无聊地用相机拍晚霞,天边的晚霞拍了又拍,天黑了,晚霞也回家了,我们还回不了家。

我远远地看着,朦胧的黑影中闪烁着越野车的刺眼的光束和咆哮的恐声,灯光依然原地不动。无可奈何啊,我们怎么回去呢?荒郊野外的。

青湛子打来电话说,她姐姐这边已经派车来接李邦正老师了,他们这边也找人准备拉车了。

一会儿,青湛子打来电话,说:“姐姐突然想起,李邦正老师曾经教过她一个解灾的法术,告诉过她如何烧纸钱,她提醒青湛子,李邦正老师曾说过,没有阴钱(纸钱),那么就烧阳钱吧。”

青湛子立马掏出身上带的一点钱,按法烧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越野车一发动,就立马冲上坡去,顺利地开过来了。

这事情让众人感慨万千。

李邦正老师心中也自责,怎么自己将这个应急法忘记了。

李邦正老师交代,以后记得点穴和葬山的时候,一定要拜拜旁边的祖坟,也不要随便说话。弄完这些事情后,也要留点纸钱和香,以便做急用,过山过水的时候也许都用得到。

李先生还没跟我联系上,这五分钟的电话实在太漫长。耐心等吧。

我在思索着。

师弟这边的故事,也很多,也一起说说吧。因为也跟阴人都有关系。

 

拜祭礼仪

 

师弟青湛子请李邦正老师帮家族点了两块地“宝剑出炉”和“猪肝吊胆”,分别葬了爷爷和奶奶,感觉甚好,三伯父的两个孙子在葬山后分别生了两个儿子,也就是三伯父的曾孙,两个人的八字很好,命和运,都配合走得非常好。

青湛子非常用心地观察过这两个葬山后得到的孙子。他俩的神情跟一般人不一样,沉稳大气,小事不跟人计较,但是一旦大事,就不会放弃。有一个最近上幼儿园了,老师反映,这个小孩非常调皮,但是很聪明,老师一教他什么,他一下子就懂了。

其中一位孙子脚底有一颗痣。青湛子问李邦正老师,这颗痣是好还是坏呢?

李邦正老师说,“曾经有一句古语道‘脚踏一颗星,可领百万兵。脚有七颗星,能管天下太平。'以后,很厉害的,领得兵,打得仗哦。”

青湛子笑了:“唉哟,他现在都很厉害了,人最小,可是抢起东西来,比他大的哥哥都不够他抢哦。”

有一次,青湛子南宁来,聊天聊到:“李邦正老师啊,祖先到了阴间,做了鬼,他的个性是不是也是跟阳间做人一样呢?”

李邦正老师说:“一样。”

“我明白了。”青湛子说起他姐姐姐夫这边家族点“蛟龙出洞”穴后,葬山后的事情,事情的前后是这样的。

姐姐和她的一位合作朋友陈老板在南宁广西大学附近开了一家奶茶店,诚意地请李邦正老师看风水。陈老板也随后请李邦正老师调整了平南的阳宅,随后点了“铁扇生风”穴。

 

现在这家奶茶店生意火爆。今年过年的时候,青湛子的姐姐和陈老板来拜年,打了红包给李邦正老师和我,感恩之心,已在其中。现在陈老板的奶茶连锁店已经加盟50多家(2012年初数据),陈先生以前开的小车现在已经换成“宝马”。

 

青湛子的姐姐林女士在家人的建议下,今年2012年到横县开了一家内衣店。不过,她觉得奇怪的是,生意倒不如陈老板那么好。

 

她也想过:祖山“蛟龙出洞”已经葬好,堂局甚好,阳宅也已经调整,虽然是上山下水不好的格局,但是催财的水,而且做得非常大,直径都有几米的圆形大水池。这个铺面的风水也已经请李邦正老师布局了。

该做了都做了呀,能做的都做了呀。

是不是命理问题?今年走的运势不好呢?

青湛子帮他姐姐问我。

打开他姐姐的八字一看,今年走的是财运哦。不是命理问题。

既然不是风水问题,不是命理问题,那是什么问题?

纳闷啊。

青湛子的姐姐只好去问了仙婆。

问仙婆,常常成了事主们的喜好。任何行业都有高手和低手的差别。这行,也是。不是任何仙婆说得准确,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准确。但是,群众都喜欢去问问。现实就是这样,谁也挡不住。

问仙婆的结果出来了。

仙婆说,是土地神不高兴,因为你们拜祭的时候,都去拜祭祖宗了,土地神那边都不怎么理会,所以土地神不高兴了,他说,保你平安就可以了。要发的话,嗯~~算了吧。

青湛子的姐姐通过青湛子问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我说:“再去拜过祖山。土地神为阴中之神,祖先是阴中之鬼,神的级别要大过鬼,神是管鬼的,是领导,是一定要先拜领导,后拜祖宗。”

青湛子的姐姐照做了。

可是,还是不行。

青湛子的姐姐又去问仙婆,到底是怎么回事。

仙婆说:“爷爷不高兴了。说你们拜祭的时候,多给了土地神一样东西,他没有,生气了,所以不保佑你。”

啊?!这么小气啊,跟土地神计较。

青湛子的姐姐真是郁闷极了,爷爷在世的时候,她就很照顾他,平素对他非常好,现在也是她掏钱请李邦正老师点一个好穴葬他,怎么为了一点饭菜问题在这里计较而不帮她呢。爷爷生前小气,连做鬼还是那样小气,计较生活细节,要知道,现在生意不好做,如果不赚钱的话,还要生活吗?这位祖宗就为了一点吃的东西,在这里斤斤计较,而不帮忙。真让人有点气愤了。

我跟青湛子说:再去拜过。拜祭的时候,注意两点:拜祭先后秩序和拜祭物品一样。

我想,这总可以了吧。

问仙婆,仙婆说:“今年八月开始发(财)了。”

听到事主问仙的故事,我哑然失笑。

虚空世界的故事,跟阳间的理是一样的哦。

礼数不到,也不行啊。

这个问题一定要注意了。

看来,阳间的人所作所为,阴间的人都一清二楚。子孙中谁来拜了,谁没来,带来什么好东西给他吃了,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是心诚的还是随意敷衍的。老祖宗都很清楚呢。

中国古代文字“荫庇”不是凭空而来,的确要好好理解深意了。

 

我的手机终于显示李先生来电话了。

李先生在电话中告诉我,爷爷生前在江湖中行医,都是别人请他吃饭的,他没那个习惯请人吃饭。

我说,这样吧,再去拜过。这个道理,就好比阳间,你搬家了,结婚了,都要请人吃饭庆祝一下。先拜土地神,祖宗这边摆一份,旁边再摆一份,也给邻近的坟插上香,请他们过来一起喝酒,给左邻右舍吃,你们作为晚辈的,给邻居道个歉,说祖宗在这里住下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我想,李爷爷自尊心强,未必能下那个面子,请左邻右舍吃饭,晚辈就代做吧。

我跟李先生说:“这个道理,就好比一个博士生到了一个单位,如果依自己学历而趾高气扬,那么旁边的同事会给他的颜色瞧瞧的,一个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定要尊重先来的人,而不是以学历来论高低。”

接着,我讲述了上面的几个跟阴人有关的故事。

李先生理解了,也同意这么去做了。

他在QQ上说,“以前我伯父自始至终不同意拿骨骸去葬,现在也听到问仙的事了,知道我爷爷奶奶去那里住了,但现在已用法木葬了,因此,如果现在拿骨骸去放,请问有什么方法补救吗?如有办法最好了,也让我爷爷奶奶更舒心吧,感觉他们也挺留念那副骨骸的。”

他接着写道:“其实葬山后,我一家,都已深感此山的保护力量,我弟弟在外喝酒多了,还开摩托车回家,摩托车的后视镜被摔得两个后视镜都没有了,但是人平安无事,也没受伤,我呢,感觉办事比以前顺多了。”

他告诉我葬山后不久,他与某市供电局合作信息化管理项目已经谈成。终于完成了三年来他最大的心愿了。

骨骸如何处理?

李先生说,事情全部解决了。

我问,骨骸怎么办了?

“没动,我爸说先解决左邻右舍问题吧,然后通过问仙沟通开解我爷爷奶奶,请他们先住,骨骸暂先放在老地方不动。”

不过,李先生也很担心:“如果到时又闹着拿骨骸去葬,也是一个事啊。

我告诉他,那么只能葬旁边,前或者后,千万不能动原来那个穴坑。动了那个穴坑,就是泄气了。不好的。

李先生又问:如果骨骸不移了,就放在原墓,原墓是否还要拜祭?”

答曰:“好的话,可以拜。祖宗也可回去的,接受后人拜祭的。”这个道理就好比在阳间,有些人有两套房子,想在那边住就在那边住。

李先生说:“看来阴间事情和阳间事情相似啊。”

李先生告诉我,他老婆也感受到祖山的庇佑了,她已经三年没出去工作了,现在都有人求她去做化妆品行业的行政主管。

财找上门来了。

这是应兆。

我感到:能请到李邦正老师点穴的事主,是很有福报的人。家族中一定是在此之前,积累了诸多的善缘。坚信李邦正老师的事主,照做就接到福气了。

 

  


上一篇:  50  青靖子法木葬山记

下一篇:  52  放生的故事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51《罗盘背后的故事》系列之一《另外世界里的故事》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