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的位置: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57 《金虎啖绵羊》 安徽省六安市点穴葬山记录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目录

 

 

作者:青靖子(李邦正弟子)

发布时间: 2013 年 3 月5 日

 

我的日程安排表写着:

   2013 年 1 月 16 日 从南宁坐飞机到武汉,再坐动车到安徽金寨 事主接车到家乡附近

   2013 年 1 月 17 日 检查准备情况

   2013 年 1 月 18 日 “金虎啖绵羊”点穴葬山

   2013 年 1 月 19 日 前往浙江临安青琪子家

   2013 年 1 月 22 日 帮青琪子建立修行台

 

 

安徽 ,是我第一次前往的地方。

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事主何先生,也从未谋面。

他打电话来,说前些年就有请李邦正老师点穴的想法,可是经济上还没具备,现在具备了,可以请李邦正老师过来点穴了。他希望在李邦正老师封山之前,搭上末班车。可是,他是普通老百姓一个,没有什么势力范畴,点穴的话,也只有请我们定夺。于是我们开始查地。

李邦正老师将他们家乡周边的地,仔细地反复地查了数遍,只是平安地而已,要出什么很富贵的人物,没有。事主花这么大的钱请李邦正老师点地,似乎不值得。这地,我们也不愿意前去点穴。每个事主的地,都是李邦正老师的风水学术作品。留待后人去评鉴,要经得历史长河的考验,我跟他讲明情况。

他说:可以把查地的范围扩大点。他打算用法木葬山。因为兄弟们不一定信,也很难一时说服他们,他打算自己做这件事情。

李邦正老师将范围扩大一查,发现出了一块很有气势,很完美的老虎穴地。

我把手机,交给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跟何先生通电话。

何先生一听李邦正老师说找到的是一块虎地,他开心笑了:“我昨晚上,就梦见我家屋后靠山,特别漂亮,雄伟挺拔,有两只老虎跑上山上,前面一只老虎回头看呢。”

何先生的梦和李邦正老师所说的地,竟然信息重叠,应了。

李邦正老师告诉他,老虎的嘴巴前面有一只大大的绵羊,况且前面的水局很大,这块地可以出大贵大富,因为白虎应武将。所以这块穴地是出将军的大地。

李邦正老师跟我说,这个地的穴点是在老虎的眼睛处。为什么不点在牙齿处呢?因为老虎吃人太厉害、太凶猛了,对民不利,也损我们点地的功德。选择在老虎眼睛处,也有虎威。这块地,右白虎的砂首,跟左青龙来比,有点低,在点穴的时候,要考虑藏风聚气,不宜点的太高。阴山,要点阳穴,即是阴来阳受。

第二天,何先生如约打款过来。我发了非常详细的图和迁坟葬山的幻灯片资料一起给何先生。何先生对电脑不是很熟悉,他去外面找了一个文印室,将所有的资料打印出来。何先生看得爱不释手。

何先生在外地工作,他说过两天,他抽空去看那块地。

我们等待消息。

何先生告诉我们,跟我通电话后几天,他就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见天子胡某某在前面走,后面是前任江某某,江某某走着走着,突然脚一歪,想摔跤,他赶紧上去扶了一下。而他爸爸,在去看地的前一个晚上,也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天子习某某身边伺候着。

我笑着说:“一般梦见天子,是说明这块穴地,以后出的人,非常贵气。”我是觉得奇怪的是,梦见一个天子的事主倒是有,可是老爸和儿子梦见三个天子,倒是第一次哦。

李邦正老师解释说:“虎地多出武将,龙地多出文官。这块地将来定能出辅助天子之人。”

李邦正老师也希望何先生抽空从石家庄回老家一趟,照着穴图,找到穴山,看一看穴山的情况,看看路的情况。因为李邦正老师年纪大了,腿脚爬山不方便,看看穴地是否能买到,最好年底把这件事情办好了。

何先生于 2012 年 12 月 14 日下午坐火车回到家乡。

他打来电话,非常焦虑不安,他告诉我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他说:“到家了,我才发现存有穴山图片的 u 盘弄丢了,估计是丢在火车上。” 我把事情弄清楚后,安慰他说:“火车开往杭州,即便有人捡到,也不是你那边的人,不要紧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大地都是有神灵守护着,不是谁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何先生告诉我们,那块地,他照了相,找了人,而且画了图,做了几个标记点,给我们参考。说,如果在穴点的下面地方,有别人祖坟的话,在上面点穴估计很困难。

经何先生奔走后,地主人同意了,这块地本来可以要到,但是旁边有一个很糟糕的邻居,老是在旁边捣蛋,说不行,去年有人在他们那块地葬山,他立马把别人的坟给扒走了。

何先生很担心。我传给他一个道法,让他去做。希望葬山一切顺利。

何先生还是老给我打电话,说起他的担忧。我们商量来商量去,我说,这样吧,李邦正老师知道你不懂得怎么葬山,我们点穴葬山都帮你完成,你用法木暗葬,就是把碑立在土下面里,上面是平地,坟是暗葬的,看不出来的,你去谈地,能要到的话,就把碑立出来,不能要到,也无妨,碑就在土里,暗葬吧。

 何先生同意这个方案。

 在等待的日子里,何先生,总是忧心忡忡。他说,我是绝对相信你们的,就是担心这块地在葬山的时候,被人发现,葬不下去。没把这件事情办好。我告诉他,每个事主都经历过这种心理折磨。你只要做好你能控制的因素,不能控制的因素,就不要想那么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爷会庇佑的。如果这块地不得,我们也会点另外的地给他,保证他能得到一块好地葬祖宗。

何先生后来也坦然了。

他按照我们给的葬山流程和葬山工具做好准备。他是 1月13 日回到安徽老家,做准备工作。

我们计划是 1月16 日前往安徽金寨。

何先生告诉我们,可以坐飞机到武汉,然后坐动车到金寨。 那个地方是个县城,也有现代化的动车到啊?

真很方便哦。超出我的意料。

 

16 日下午近 5 点,我们到达金寨。而师弟青琪子一大早从杭州出发经上海坐动车提前一个小时到达金寨。事主早早都到金寨火车站等候我们了。

青琪子一见我,就跟我说起今天早上他坐动车来的奇遇。由于没有动车直达,他计划从杭州坐动车到上海后再转车,到了上海购票时傻眼了,不要说坐票了,就连站票都没有得卖。一天到金寨就那么几趟车,若是赶不上就麻烦了。他焦急去咨询台,问询是否可以先上车再补票,但告知动车和无票车不能先上的。无奈之下,他只能碰碰运气,试试强行上车了。
青琪子又担心又紧张,抱着试试的心态,朝检票口走去,边走边念经加持。无论如何一定要赶来金寨的,他不能失去这个跟李邦正老师实习点穴的好机会。
  待开始检票了,4个门栏入口,都分别有工作人一个个仔细检票。想浑水摸鱼,几乎没可能了。马上要轮到检票了,心都要掉出来了,却碰巧前一位老人拿着个手机问询起检票人员,检票人员一疏忽,他就擦肩而过,进去了。上了车,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说也奇怪。一路整整4个小时的车程,竟没人来坐他的位置,一路上乘务员也没要他票据。实在太顺利了。他还不停地补充到:“我可不是存心想逃票啊。实在是无奈的。多谢老天保佑,能顺利的到达了!”
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没有出现任何阻碍的事情。
  

何先生敦厚老实,在外做工程项目的,交际能力也非常好。

一路上,何先生和李邦正老师聊得很开心。青琪子很奇怪,带着安徽口音的何先生和带着广西口音的李邦正老师,两个交流起来,竟然基本无障碍。

何先生问李邦正老师一件事情,他弄不明白,这几年走的运势,两年倒霉,两年赚钱。事情是这样的:“ 2006 年修高速路,把奶奶坟后过峡处挖坏了, 2007 年赔钱赔的少一点,合计七八万吧, 2008 年赔了 20 多万, 2009 年歇了一年,靠我媳妇卖小吃度日,年底感染了猪流感 , 差一点把命丢了。是我父亲借钱看的病,回老家好多人瞧不起我,认为我从此趴下了。老天庇佑, 2010年、2011 年挣了几十万,把欠账还了,算是又活过来了,本想今年还能挣到钱,结果今年只挣了个生活费。”

何先生后来告诉我,在这几年,确实起伏很大,就像坐过山车,尝到了人间冷暖。你不知道倒霉的滋味真难受,又没办法。

李邦正老师说:“祖宗住的不好,想搬迁,想告诉阳间的人,可是阴阳阻隔,没法告诉,一般就弄自己的子孙。因为,弄别人的子孙,是没道理的,人家在地下的祖宗会告他的。弄自己的子孙,阴间地府审理起来,也说得过去,因为阳间子孙不理采地下的祖宗,是为不孝,在地府里也说得过去。而且,祖宗喜欢弄有能力帮他解决问题的后人。”

一切安排地妥当。

吃完饭,他回家拿电脑给李邦正老师看资料。在这个档口,李邦正老师开始传授峦头知识给师弟青琪子。

山之阴阳,很多学风水的人,大多数都不懂区分;何为阴山,何为阳山。李邦正老师在地图上指出一块广西出省级干部的穴地,分析给青琪子听,从祖山、少祖山、……,何为干龙,何为支龙,何为剥换、何为过峡,过峡需要什么条件,何为成功过峡,山的峦头形势、何分别五行之山形、星体,阴山要点什么穴,而阳山要点什么穴。何为有情,何为无情,要注意平衡关系……

青琪子当做宝贝一样,飞快地记录在随身所带的笔记本上。

善于学习的人,都是这样的。

 

何先生来了,聊起六安市附近有一个著名的县城——金寨方面的情况。

何先生说:“金寨是全国有名的将军县,出了 59 名将军,上将是洪学智,仅次于湖北红安县,红安县出了 72 名将军。听说,当年曾庆红的爸爸曾山曾经在金寨这里疗伤,得到两位老人家的照顾,曾山在生前交代自己的儿子曾庆红一定要去看看这两位恩人。曾庆红听从自己老爸的意见,来这里看望老人,问有什么困难,两位老人说,这里的交通不方便……曾庆红回去后,就说了一句话,把动车的路线重新规划了一下,从金寨县绕过了。整个动车的建设费用是增加了好多亿。”不过,这是民间版本,我也不懂事情真正的来龙去脉。暂时记录之。一份感恩之心,带动整个金寨的交通方便,也真是天大的福分啊。

晚上,李邦正老师做法事加持两块法木,何先生打算葬自己的爷爷、奶奶。奶奶去世已经二十多年了,爷爷是今年农历七月去世的,现在是放在棺材里上面放点瓦,而没有入土。

法木的法事做好了,我们交代何先生在今日 11 点之前滴血。法木上写上姓名、出生时间,即便有同名同姓同时间出生的情况发生,后代的血缘关系是永远改变不了的现实。

 

1 月 17 日

 早上,到了预定的时间, 我就去敲李邦正老师和青琪子所住的房间的门。

 青琪子说:“师姐,昨天晚上李邦正老师都在打坐、练功,只睡了两个小时,我也不好意思睡觉了,也跟着练功了。”

 李邦正老师说:“昨天晚上跟青琪子聊道,睡得比较晚。这里有暖空调,空气暖,好练功。”李邦正老师每天都是要练功的,很多人看到李邦正老师在学术上取得的成果一面,但是没看到后面他辛勤练功付出的那一面。

 今天我们的任务主要是检查准备葬山的工具和看何先生老家的阳宅。(见下图)

 

 在去何先生的家乡的路上,何先生兴高采烈地跟李邦正老师聊天。

 何先生也想拜李邦正老师为师。

 的确,很多事主都喜欢看李邦正老师网站上的文章,也同时希望自己能由此福缘成为李邦正老师的弟子。

 说起弟子,李邦正老师在开办“李邦正风水龙虎榜网”后,已经陆续收了十来个弟子。

 自然,坐在后座的我和青琪子也成为谈话的对象。

 李邦正老师说:“青靖子,是个女的,我本来对她不报太多期望,因为觉得是个女的,没有想到,她对整个风水体系竟然完整地理解了,而且悟性很高,学东西,能举一反三,大大超过我的预期。”

 这是第一次我听到李邦正老师对我一直来的想法。

 李邦正老师每日看到我,不是在学习就是看到我在写文章,说了一句“你很勤奋,不是一般的勤奋,而是非常勤奋。”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想能探求命运背后的影响力,涉及的方面很多,要学习和体悟的东西也很多,我都恨不得将时间掰成两半。这几年来,上街购物,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奢侈。我实在是腾不出太多的时间来购物。

 青琪子说:“呵呵,我跟师姐是这样,都是无心插柳型。我当初拜师,那么年轻,那么远,李邦正老师肯定觉得我不靠谱。”

 是的,当初青琪子拜师,只是问了一次拜师需要的条件,不久就过来拜师了。他实在

 太年轻了, 25 岁,原来在阿里巴巴工作。辞职过来拜师学艺。是我们弟子中最勤奋最刻苦学习的代表。李邦正老师曾感叹地跟我说过:“如果每个弟子能像青琪子那样勤奋、深入地专研学问就好了。这门学术就可以传承下去了。”师弟这份勤奋,也改变了李邦正老师对他的看法。

 关于师弟青琪子的故事,我打算在下一篇故事《金谷园的故事》谈及。

  我说:“在我之后的弟子,都有一份入门的系统资料学习,当初我学习的时候,手头上没有系统的资料,学习起来非常困难。”

 当初,我向李邦正老师提出,想看看李邦正老师是怎么看风水的。李邦正老师很随和,也就带着我出去瞧瞧了。

 我就是喜欢研究、探索,想弄个究竟。

 于是,我将李邦正老师以前给我们老弟子讲课的笔记本拿出来研读,在实践中涉及的问题,又找不同的书来看,又找李邦正老师发到网上的案例,仔细研读。想找出一份风水体系内在的思维规律。

 于是乎,我的台面上,床头上、沙发上都堆满了书。

 在我拜师的时候,李邦正老师指定的一本玄空风水书,我曾经试着翻看三遍,都无法专研下去,因为,这本书并不是按照由浅入深,慢慢讲解给你看懂的,里面的篇章,安排秩序是颠三倒四,没有任何玄空飞星知识的人,是非常难看得懂的,也更谈不上理解深刻了。

书上写的推理很长,可是怎么应用,在什么条件下应用,却是一概不谈。要想通过自学,去学习风水,谈何容易。

说实话,当时我觉得风水深奥晦涩,非常难学。

跟随李邦正老师实践,不懂就问。李邦正老师有的时候,回答我的问题,有的时候,也不马上回答我的问题。

于是,我就不断地翻书,将书本的知识和笔记本的知识不断地对照对比地看,不断地理解。经过很多次的反复折腾,我终于能将书看懂大部分了。

看懂李邦正老师在网上发表的文章,那是 2007 年 10 月份。李邦正老师在网上发表的风水文章,大方面是国家级的风水文章,小方面是居家风水方面的文章,我仔细地研读,最终弄懂风水体系和风水思维方法后,我当时的感觉是:实在是太妙了!

我感悟到:玄空风水是一部天书——泄露天机的书。太多的奥秘都在其中了。

能看懂李邦正老师写的文章的人,一定是高手。

只有高手才懂得高手。

因为高手,才懂得高手高在哪。

在我还没深入研究之前,我认为李邦正老师只是看风水的其中普通的一员,可是,越研究下去,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无知。因为无知,才不懂得价值和意义。

跟随李邦正老师一年后,我萌发了记录案例的想法。这些风水故事,就像是史记一样,留待后人翻阅研读吧。

何先生跟师弟青琪子聊得也非常融洽。因为有类似的经历——做过李邦正老师的事主,都在感受李邦正老师风水的魅力。

何先生知道青琪子是借钱拜师借钱做祖坟的事情后,很感慨:“是我的话,要借钱做这个事情,我还不敢这么做。”

晚上,何先生跟我们说了一件事情。小姑回来说,她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张床,爷爷躺在床下面的地上,红红的地毯上。

她很纳闷,问:“老爷子,你干嘛不躺在床上,躺在地上不对劲吧。”

“对劲(好的意思)!地上暖和!”小姑的爸爸(事主的爷爷)是这么回答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们七嘴八舌地解释了。

“入土为安,爷爷要入土,比较舒服。他希望葬在有土的地方。”反正,说明爷爷也知道后辈要帮他葬山了,他高兴了。

 

1 月 18 日

   早上 6 点,何先生送家人和工具到山上, 7 点多到宾馆接我们三个。

 

今天有霜雾。

寒气重。

何先生很高兴,天气冷了,就没人上山了。我们好做事。李邦正老师拿出专业相机挂在脖子上。我又是一位女的。青琪子又是一位旅游打扮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这里点穴葬山的。

我们这样子,就不引起山民的特别注意啦。

 

 

 

 弯弯绕绕在山间路走去,发现山上有人在砍竹子。

 何先生有点担心。

 李邦正老师说,砍竹子的声音可以遮盖我们挖土的声音,是好事。

 到了山腰处,李邦正老师停下来,环绕四周,说:“这个地方不错,我感觉不错。”我告诉李邦正老师, gps 定位,这个区域就是李邦正老师原定的点。可是事主担心下面三四十米远的地方有别的祖坟,所以想在另外旁边的一个分支脉葬山。

  李邦正老师说,那就前往那个点,实地看看吧。

  我们一行四个,往左拐,往另外一个点走去。

 

 初冬的清晨,山路两旁的草上,都蒙上一层白白的薄霜。

 山上的空气,非常清新;

 微风中,传来一阵阵竹叶的芳香。

 走了一小段,李邦正老师停住了。

 李邦正老师观察地脉的走向,说,此处不行,远远不够刚才我们经过的那个点。

 我们又折返回来。

 何先生告诉我们,他的家人一大早六点就上山了,都在山顶上等着我们。

 李邦正老师说,那就上山看看全貌吧。

 李邦正老师点穴从来不在山顶上点穴,也从不上过山顶去看全貌,这次倒是例外了。

 因为全貌,早就在李邦正老师的心胸了。

 李邦正老师上山,我们也随之跟上。

  哦,他们一家人都在山顶上等侯多时。

 高处,风较大。一阵山风,吹得四周的竹叶沙沙作响。

 好冷哦。

 我们一看山顶,仿佛是一顶帽子,很圆润。前面有平整的地方,可以做拜台,也非常大气,看起来不错,环顾四周的山峦,又有点莲花的地貌。

 李邦正老师说,这里也不错,可是穴气还没冒,下面的那个点,我刚才已经看到穴气冒出来了。等待穴气冒出来,是需要时间的,有的时候二十分钟,有的时候是一个小时。

 我提醒李邦正老师:“李邦正老师,你看看右白虎的情况。”

 李邦正老师当然明白我的意思。

 李邦正老师说:“先到下面去看看吧。”

 李邦正老师站在附近,说穴气冒了,很高,足足 两米 高,紫红色的,贵气得很。

 我说:“一般别的穴气高度是一米左右。”

 何先生乐了。

 李邦正老师决定,舍去上面的穴点,决定要下面这个穴点。

 我懂得李邦正老师的用心,上面这个穴点是出宗教领袖,艺术大师,学术权威等人材的;而下面这个穴位,是出将军、朝庭贵臣的。

 李邦正老师一向点穴,都是选当地最好的穴给事主,从不留一手。他考虑到,要对得起事主对他的信任,在百千年后,后人会以他所点过的穴,来评价他的风水学术水平,就象他现在以赖布衣的留题诗和穴点,来评价赖布衣的风水学术水平一样。

 开始动土挖洞了。李邦正老师和青琪子移步向上,李邦正老师开始传授地理知识了。

 我则主动留在旁边,关注挖洞的情况。

 太阳出来了,鸡也高兴地啼叫了。  

 这是一块虎地,一定要懂得葬法,如果不懂得如何葬,会出大问题的。于是,我交代他们先点香,准备好一块生猪肉,用力朝某个方向扔去……

暖坑, 放金缸 山下面传来鸡啼、 鸟叫 。覆土、 伪装 。

 

  我交代他们一定在穴地附近钉好几个木桩做记号,方便以后找准位置拜祭。

  由于在山上暗葬不宜久留,故大拜大祭都不宜在山上搞,回家中再搞隆重的拜祭。

 

 

 

大家兴奋回来。一路上,都在谈论着。说李邦正老师选择的日子好啊,昨天有人在我们点地的地方砍伐竹子,今天就挪到下面砍伐了,一个不被发现,而且还帮我们遮盖声音,砍伐的竹子和竹叶刚好可以遮盖动土的地方,真是好极了。有谁想到,上面有八个人干了一个小时的活,把祖宗葬好呢。要知道,如果是早一天,上面有人砍竹子,我们在那里干活,肯定不行,迟一天或者时辰再晚,则无人给我们打掩护了。

一切似乎都安排得那么合适,那么顺理成章。 小姑做的那个爷爷是睡在床上还是地下好的梦,有了正解。 当时,两个备选穴点,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床上”,是说那个山顶穴点,太高了,不够暖和,而“床下面”,就是李邦正老师最后定的那个在下面的位置,藏风聚气,暖和着呢。

穴地,要暖的好。 老祖宗,自己都早早定好自己想要的位置了。后代做什么事情,他们都清清楚楚啊!

我们回到家中,何先生在家里准备拜祭的东西。因为在山上不方便烧纸钱,拜祭山神,土地神,招待你爷爷奶奶的新邻居,我们改在家中庭院拜祭。

李邦正老师说:“先让祖宗和那边阴间的人吃饭,然后我们阳间的人再吃。这是一个礼数问题。”

在等待备供品的时候,何老爸叫我们到院子天井处晒太阳。

何先生的老爸将李邦正老师安排在中间的躺椅上,说,辛苦了,你休息一下吧。我和青琪子,则坐在躺椅两边 ,陪着李邦正老师晒太阳。

金色的阳光洒在身上,我们都好象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袈裟。

冬天的太阳,就是暖和。

想想,当初以为这边下雪呢。我们都带着相机,准备拍雪景呢。

可惜,气候未太冷,雪花一朵都见不到。

 

“李邦正老师在上,我们一家人给你叩头谢恩了。”

我们正在聊天,突然,我听到台阶下传来何老爸的声音。

哗啦一下,何先生、何先生的爸爸 、叔叔、小姑四个人,就在台阶下水泥地上,一字排开,给李邦正老师连连磕头。

李邦正老师大吃一惊,赶紧叫停。

我惊愕地叫起来,我和青琪子立马回身躲避这拜祭的大礼。

老人家磕头,是很大的福气。我们年轻,受老人家拜,会折福的。

我们都很吃惊地看着这突发的一幕。

何先生一家人可是至深至纯的感谢啊!

我都无法用语言或者文字,去表明什么。

我亦知道,何先生一家人觉得用什么礼物送给李邦正老师,都无法表达对李邦正老师的感激,唯有一家人深情的一拜!

但是,我知道,他们一定能得到大福气。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邦正老师谈论这块地。

这块地,是在老虎的眼睛处,近“王”(老虎的额头是王字),所以后人很贵气,可以出辅助君王的人材。

我说:“此穴后代非常忠良,不是那种奸猾小人。李邦正老师帮你家点地,没选择点在牙齿处,就不想出那种太凶猛的无情的不照顾乡邻的人,也是一种积德啊。”

何先生老爸说:“我们家人也没做什么大善事,蒙你们抬爱,点这么一块大地给我们。我们实在是感恩不尽啊。”

我也不知道何先生家族中做过什么大善事,但是就在我们面前的他们一家人,特别是何先生待人接物中,都让我感受到善良、纯朴、厚道。

何先生笑说:“我在这个月初一的时候,到我住的附近一个庙宇抽了一个签,想看看这次葬山情况如何。我抽了一个观音 21 灵签,上签。名字是‘李旦龙凤配'。李旦是武则天的儿子。这可是我近几年第一次抽的好签。”

我们又开始七嘴八舌解签了。

“‘龙凤配',就是说,爷爷奶奶合葬,是‘龙凤配'。‘旦'是诞生的意思。‘李'是说李邦正老师,李老师过来,将这个爷爷奶奶的坟墓弄好了。”我解释。

 “何生爷爷的名字中有个‘元'字,元旦,有旦、元通义之处。暗含何生爷爷的名字”李邦正老师说。

     ……

何先生在此之前,还偷偷去抽了一个签,现在才告诉我们。呵呵。

何先生的叔叔有点担心地问我,你们会在网上公布这一切吗?

我告诉他,放心好了,我们会保护事主的隐私的。我们在网上考虑到这个问题,只放事主侧面照、背后照。穴图的宏观图不发,太具体的地名不写,一般都不会让人找到穴位的。而且,现在是暗葬,穴位更加不可能找到了。很多大富大贵的祖坟都是这样暗葬的。当地的村民,都不知道的。葬山的地方有的还远离家乡呢。

何先生跟我说:“我打算把所有打印的资料烧了。”

我赶紧制止,“你把所有的资料汇总,点穴葬山的来龙去脉都记录下来,留给子孙,让子孙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好保存三份,一份电脑上,一份电子文档备份,一份打印文档。”

何先生想想,有道理。

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吧。他说。

何先生驱车带我们去吃晚饭之前,在车上,他说:“我看了青靖子写的随笔后,我发现我视野越来越开阔了,不再象以前那样死钻牛角尖了。”

这句话,怎么理解呢?

我想想。

点穴葬山后,我们回到浙江杭州。

何先生继续在网上跟我联系,他发来一张图片,他告诉我,在他回石家庄的路上,休息的时候,有一群羊向他走来,他赶紧去拿相机,因拿相机耽误了一会,照片上的羊又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很奇妙。在路上,还遇到三次,十几只喜鹊在他的车前或旁边飞来飞去。前面还可以看到一群羊在走来走去。

羊者,祥也。

我说:“好事 。‘鲲鹏扶摇'的事主在葬了‘ 王娘点将'的穴后 三天之内, 总是有个喜鹊回来家里来玩。后来问仙,才知道,这是他父亲回来报喜。”

过了几天,他又跟我说,“前两天, 我母亲和小姑都梦见大的乌梢蛇缠身,还要咬她们。我爷爷说,那不是蛇,那是龙,爷爷叫小姑不要害怕,没事的。我母亲梦见了一条蛇把腿缠住了,小姑梦见好几条蛇把身上缠住了。”

龙是吉祥的动物,也是蕴含着高贵无比的象征。

何先生在网上告诉我:“我媳妇说葬山后,心里无形之中安静多了,不像以前心里毛利毛躁的。我也觉得很充实、踏实,干什么事心里好像有底了,有依靠了,胆子大了,很奇妙。”

我说:“这种感觉就对了,鲸鱼吞虾的事主葬山后,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他在葬山后感觉说话有底气了。”

师弟青琪子跟朋友说起这件事情,是这么一句话:“不是我亲身经历,我真的不相信。”

李邦正老师在旁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换做是我,我听了,也会以为是吹牛,可是事情,就是这么样。”

这个故事,就真的就那么玄吗?

我在想。

管他呢,我还是将事情真实地记录下来,信也罢,不信也罢,随它去。

缘,一切都是缘。

我想,只有何先生的后辈们拿着他当年的文稿记录,再对照着这份我记录的文字,心里有数了。

也许,再过百年后,就会出现解密的文档了。

故事,还会继续。

传说,还是传说……

 

 

后 记

这篇文章早已经写好,李邦正老师说,连续发布了两篇文章,过年的时候再发一篇吧,于是,我就去忙别的事情了。在这么一段时间里,何先生这边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何先生要求不要发太多照片。于是,我都只好多用文字记录了。

他在 QQ 上跟我谈及。我一一记录下来吧。

何先生跟我说:“他梦见鱼在水里游……”

我说:“发财。”

他高兴答道:“是的,老板给我发了 10 万元项目款。”

 

三弟媳常说她最近经常做梦,梦见江河和大海,甚至梦见老三做皇帝,她做皇后。正月初二,也就是 2 月 11 日 ,梦见在江里一条花蟒蛇在水里追她,有一个黑衣人来救她。

何先生的叔叔呢,在葬山后,以前经常做的恶梦,现在不做了,经常梦见大的水塘,有的时候梦见大海。

何先生的老爸在过年的时候, 也就是2 月 9 日,又梦见了大贵人习某某。

何先生问:“是否能解释为天子来拜年呢?”

何先生的小姑则在过年的时候,梦见红彤彤的棺材。

何先生在正月初三 2 月 12 日梦见天子江某某领着大部队在我们家门前过,江跟他说了几句话,路边则停着一辆部队牌照的绿色越野车。……

 

我很感叹,何先生家的梦真多。

水塘、江河、大海,都是应兆大财,棺材,就是有官有财,梦见天子,那一定是非常贵气的穴位。

好梦,不怕多!

当然,将来好梦成真,那更好了!

 

 

 

 


上一篇:  56 美成在久

下一篇:  58 清明节那些事儿


 

 

 

李邦正弟子风水随笔 D 57 《金虎啖绵羊》 安徽省六安市点穴葬山记录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