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邦正周易应用官网

 
  你现在所在位置:网庆心语 第十篇《柳暗花明又一村》

 

 《 网庆心语》专题文章

  李邦正《风水随想》       弟子贺语       网友客户贺语

 人承良心天照应
 兴旺的家族
 

 

青靖子按语

  

   大家好!今天是清明节,原定要发表四篇文章的,因为王家事主的母亲病了,需要照顾,王家女儿写了一半的文章也只好搁置了,那么我们就发何女士这篇文章吧,题目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是独特的,有的事情,有的人经历的早,有的人经历的晚,有的人,一生都没经历过,有的人,在死前终于看到过。

  林语堂先生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人生在世,幼时认为什么都不懂,大学时以为什么都懂,毕业后才知道什么都不懂,中年又以为什么都懂,到晚年才觉悟一切都不懂。” 有的时候,会发现,懂得越多的时候,不懂的也越多。自以为自己懂的时候,又在某段时间发现自己其实还是不懂。

   人生的过程,总是在了解,了解自身、了解别人、了解这个世界,然后去领悟,去觉知。

 

 

 

 

作者:何女士 【浙江“贵妃照镜”事主】

发布时间:2016年4月4日

 

  

青靖子师姐希望我写一下自己 家葬山的文章, 我翻了 一下记录,确认 葬祖坟的时间 是 2014 年的 1 月 19 日 。倏忽一下, 时至今日, 一切事物都在悄然发生了巨变。

说起请李邦正师父点穴、迁坟葬山,这件大事跟我的母亲竞选村干部有关……

母亲竞选村干部

我母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幼儿园老师,但是一直爱好从政,希望能成为一名村干部。她从政的目的也只有两个,一来确实想着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二来,认为做官就是光宗耀祖。

在我看来她并不适合在官场打拼 。

因为一没背景,二没财力,三没有走官场的心眼,只是普普通通的幼儿园老师,教了 30 年的书。单从这 3 点来说,我和我父亲从一开始就是极力反对的,没有一点把握,胜算的几率小之又小。要知道,一个村里面竞选出 3 个名额的干部,是极其复杂,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水极其深,未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

然而我母亲的个性很强烈,即使全家反对,她决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毅然单枪匹马参加了 2000 年 村里的干部竞选,期间花了莫大的精力和代价,结果,非但不仅没有选上,票数相差甚远,而且被村里的坏人嘲笑,遭了暗算,身败名裂的惨状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那个时候,家里的矛盾本来就没消停,再加上外面的矛盾冲击,整个感觉家都快散了。

那时候,我就 经常思考 我的母亲为什么个性如此要强 、刚烈, 她竟然能不顾全家的反对,一意孤行,导致全家跟着一起受罪 。说真的, 我和我的父亲恨的咬牙切齿。后来我总算探索到了一些问题的根源。

这也许跟我母亲的身世息息相关:

母亲的母亲 —— 也就是我的外婆,外婆家是当地有名的地主,家底丰厚。当时,那个村全是我外婆家的地,后来土改打倒地主,地就充公了。

当年,外婆的父亲做寿,蒋介石亲自送礼,并在村外就下马走进来。而外公,当年是国民党军队的高级干部,从四川到临安,并结识地主家女儿 ——我的外婆 。 那个时候的 外公经常穿长皮靴骑马,带领随从穿越城乡 ,非常威风的样子 。

这些故事片段,就一直被长辈们津津乐道。

每次说起家族以前的光辉历史,母亲自然就骄傲的不行 。

在我母亲 9 岁的时候,外公就因病去世, 50 多岁,那时土地被充公,家里经济就很困难了 ,也没有好的医生 去帮助治疗 ,外婆在母亲24 岁的时候, 也去世了。

母亲常跟我说: “ 一个没爹没娘的没依靠的人,必须要自己坚强,勤劳,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努力,不能被人瞧不起。 ”

我的母亲的心是很敏感的,容不得人家说一句她的过错,一旦说她有错,就是看不起她,她的情绪管理特别差,挺可怕的。幸好我性格不像她。

我想:母亲这种不服输的性格跟母亲骨子里的高贵和不甘居人下的心理有关。

当我感觉生活一切慢慢 恢复 平静 的时候, 时间又到了2013 年,村里三年一度的选举战役又打响了。 我的母亲又跟我们提出她要去竞选 村干部 。

我跟父亲两个人听到这个消息,感觉五雷轰顶,万般不得其解。

想想, 落选那会的痛楚和煎熬至今记忆忧心, 这几年,我们一家人 怎么熬过来的, 失败后血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

当然,她决定的事情,无人能动摇。

这个时候我父亲跟我都处于麻木阶段,跟我母亲基本无话可谈的地步,人心拔凉。

殊不知,为了竞选干部,有的人花了几十万的代价,都任然落选。对于我们来说,如果竞选想要成功,不是钱 、 也不是人能解决的了的事情。

当我绝望透顶的时候,突然想到青琪子学习的风水。

当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当时对风水 、 佛教等认知 等于零 ,虽然耳濡目染,但毕竟不是亲身尽力,感受力不强,很多事情听听也就罢了,也不多去思考什么。这个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灵光,竟然想到让青琪子求救。

这个时候,已经是 2013 年 10 月份。 而竞选的时间是 11 月中旬。 也就是说, 还有一个多月时间 。

青琪子把我们家作为他实践的方案,针对竞选成功的目的,因地制宜,快速布局了一套风水方案。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扫除一切障碍,坚定信念,一个月时间把方案基本落实 。

我父亲的任务,去河边找到 8 块大石头,居然也在这一个月内完成并且布置好了。

现在想来也真的神奇至极。就在完成最后一项任务的时候,拆掉屋后的破房子的第二天,也就是 2013 年的 11 月 19 日,我母亲在竞选中,仅仅以多一票的优势,有惊无险的成功,成为从今年开始我们村里面党支部中仅有的两个名额的其中一个,这个名额的分量还是相当重的。就这么一票之胜,更是神奇。事后,母亲也连连感到后怕,不多不少,就相差一票,后果不堪设想。

通过母亲竞选的这件事情的顺利和圆满, 我确实感受到了来自另一空间,无形的神灵的佑护的体验。说起来有点玄乎,但它真实存在。

古话说: 举头三尺有神明 。

我也是慢慢 感受到此中深意了。

葬山的由来

2013 年年底, 我听闻李邦正师父带领弟子来浙江点穴。 说实话 起初, 我还觉得跟我的关系不大, 因为 阳宅 刚刚 做了调整,一切感觉好像 渐渐 安稳起来 。 人就是这样,经常好了伤疤忘了疼。另一方面原因是,父亲这边的兄弟五个都不合,曾经相互之间为了利益的事情,甚至打过官司, 早就四分五裂,关系形同陌路。如果想要兄弟几个一起为 祖先做一点事情,比登天还难 。 我的父亲的脾性也 比较古怪点, 自称是无神论者 。作为女儿,想去 迁葬祖宗坟地,这种大事,我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随着李邦正师父的到来 的日子渐近, 我越来越焦虑 、心神不宁。

我听说, 青琪子和王家都要 请李邦正师父 点穴葬山,心里涌出 莫名的烦躁和失落 。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似乎有很多人,一直在耳边给我施压,给我敲打,其实并没有 。现在想来就是另一空间的先人来找我,让我去拯救他们。

于是,我鼓起勇气去找青琪子,让他在最后关头无论如何帮我一把,恳求李邦正师父帮我已经去世的爷爷选一块地。

青琪子跟我说,李邦正师父点穴是很耗费元气的事情,此行到浙江来,已经是要帮三个事主点穴和看阳宅,现在要增加我这个点穴任务,估计有点难度。不过,还好,青琪子帮助我向李邦正师父求情成功。

接着,我 再一次鼓起勇气跟母亲讲了这个点穴的事情,并讲到资金的困难 。结果万万没想到,母亲这边是最好沟通的,她什么话也没多说,印象最深的是只说了一句 :” 你想做的事情就去做掉,将来不后悔,资金我们大家凑一点,会有办法。 ” 然后就挂了电话,继续开她的会议了。

我知道,母亲说话向来算数。尽管那时候刚刚做了阳宅的风水,母亲官员也是刚刚选上,但花销也不小,不过这个都是合乎常理的。于是,父亲那边没有跟他说资金的问题,他也就没有过分的 阻止 ,保持顺从配合的态度。

做事情, 往往你觉得十分困难的 , 反而是最容易的一关,而真正的困难的事情 , 是你想都想不到的。

就在跟李邦正师父确定我们要葬山的时候,父亲电话打来,说家里闹鬼,奶奶出大事了,估计快不行了。

我的心又紧绷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闹鬼?还有奶奶怎么突然之间快不行了,一直以来都是生活清淡且规律,健康的很。这跟葬山的事情会有联系吗?

那时候,每天看到父亲来的电话就害怕的不敢接。来通知的都是骇人听闻的消息,一会奶奶痴呆了,一会奶奶疯了,一会奶奶神经了,一会奶奶快不行了,去医院看了都一点没效果。

我那时候工作抽不出身,没法立马赶回去亲眼探个究竟。就这样过了三天,奶奶终于稳定了,母亲电话打来说,奶奶正常的很,也没有像父亲说的那样可怕 。 未了,母亲说,估计奶奶是做梦,现实和梦境搞在一起了,年级大了么,脑子一时糊涂了,不过。现在都清爽了 。

这个到底怎么回事?

终于等到休息日,数数也就五天左右,感觉跟过了一个世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电话里根本无法用逻辑去思考。我立即赶回家中,一个谜团等着我回去解开。

当我回到家,发现家里的其他亲戚也都到场了,看来是发生大事了。奶奶虽然是跟我们家住一起,但是她自顾自单独一个房间,客厅,卧室 ,厨房一应俱全。

于是我走进她的屋子,看到她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婶婶姑姑都在照顾她,她的气色也非常差,毕竟这么折腾过,元气大伤了,恢复起来也要几天。

她看到我,没等我问,就开始滔滔不绝跟我诉说来前 三 天 三 夜发生的事情,思维极其清晰,并不像父亲所说的老糊涂。 因为平素我跟奶奶的关系特别好,奶奶喜欢我、信任我, 喜欢说心底话给我听。

信仰基督教的奶奶

我的奶奶,是一位基督教徒。早年的时候,来自美国的耶稣传教士救过奶奶命,并在她最艰难的 15 岁那年,收养了她,并教她识字。因此,在她的眼里,耶稣对她来讲,是有一种报答之恩。作为 93 岁老人,耶稣传教士对她特别礼待和照顾,经常来看望她。她认为信仰耶稣最大的优势就是教人做善事。

她是这样描述那几天的事情的。直至今天,只要问她那几天发生过的事情,她都能明明白白的描述起来,那些真实发生的事情,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事情:

从第一个晚上的 9 点左右,准备睡觉的时候,也正巧是 李邦正师父 答应帮我选地的第二天夜里,她突然看见一个黑影子在她的卧室,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于是奶奶问他,你是谁? 他说,我认识你,但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这个时候,奶奶吓坏了,赶紧叫我爸爸和隔壁的叔叔,说有小偷来到她卧室 。

于是爸爸赶忙拿着棍子来到奶奶房间, 可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

奶奶觉得不可思议,依然指着门边,说:“就站着呢,你们怎么看不见,只是没有转过身,我看不见面容。 ”

这时候,叔叔们都吓坏了,以为奶奶老年痴呆了。一个劲儿的说 : “ 没有人没有人 。”

可是奶奶竭嘶底里的说 :“ 不可能,这个人一直在,你们怎么都看不见呢,你们是同伙,一直瞒着我,骗我这个老人家 …… 那个人就躲到沙发后面 …… ”

过了很久,奶奶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些,也昏昏欲睡了 。 那天晚上,爸爸就陪着奶奶睡觉。 可是,奶奶 对 爸爸的当晚的言语和行为一直不满意 。

第二天以为一切都正常了,大人们都想着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 。

奶奶又开始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了,她说看到她弟弟一行人来了,在厨房站着 。

于是她问他们: “ 弟弟,你怎么来了,叫弟媳妇过来,不要在厨房起火烧饭,我叫儿子们烧好了,你们休息一下,大老远的赶来也不说一下。 ”

奶奶 回过头,跟我父亲说, “你去买点菜。 ” 我父亲就愣住不敢动了。

这个时候姑姑也都赶到了,听奶奶这么在交流,着实吓出了冷汗。

奶奶口里所说的那些名字,都是早已经死去的先人。

我父亲急坏了,呵斥我奶奶,“你不要乱说,根本没有人,你在跟谁聊天?”

奶奶觉得很不可理喻,觉得这些个儿子是怎么回事。

她指指客厅说,“这么多人站着,你们也不给他们拿个凳子坐坐。” 爸爸和奶奶两个人完全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一天下来,几乎都处于这个状态。

爸爸 、 叔叔们都觉得 奶奶神经异常了,于是连夜带她去医院检查,还挂了点滴,看了好几千块钱。但检查结果,医生说一切都正常,大脑也正常。看不出什么东西。

于是大伙一致认为,是奶奶快不行了 。因为我爷爷去世前一段时间,就是出现像这样自言自语的状态 ,可是 那个状态跟现在奶奶的状态又有区别。

到了晚上,奶奶说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屋里来,嘴巴里不断爆出那些死去的先人的名字,说他们都来这个屋子了,同时,还看见许多五颜六色的彩带也飘了进来,并浮在房间的顶上,就跟神话传说一 模 一样。

奶奶还说,这些个东西很漂亮,但用手去撩却什么都没有。她也觉得很奇怪。

到了第三天,奶奶情绪越来越激动,她激动的原因是 : 为什么大伙都不相信她说的话 ? 因为她说的每句话,看到的每件事情,家人都个个都否认她,个个都说她在骗人,装疯卖傻。

她开始有点崩溃了,也带着很多委屈 , 觉得家人都不理解她,明摆着的事情,个个都不承认,甚至,她觉得是不是家里人合伙那些她看到的人和事情,反过来骗她。

这个时候,她突然大声反抗了,莫名其妙的朝我父亲开腔说 :“ 老小,你们家是不是在搞什么名堂,家里鱼缸买起来,铜葫芦挂起来,别以为我年纪大脑子糊涂, * 华(我母亲的名字)经常烧香拜佛,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信耶稣的,你们非要跟我反着干是吧。 ”

这个话一说,那些个叔叔婶婶都盯这个我爸妈看了 。

后来,我父亲跟我说,如果这个时候奶奶有个三长两短,其他几个兄弟一定会认为我们在搞的原因,当时也挺害怕的,甚至会影响到 葬 山的事情。

这个关键的时候,我母亲想了一招,请了当地的仙婆,帮我奶奶驱鬼,连续做了两个法,奶奶终于稳定了一点,那些脏东西也慢慢淡出了视线,并不停的连连说,多亏 * 华,我今后就听 * 华的,就 * 华对我好,你们都是反抗我的。

直至今日,奶奶依然逢人就说那几日发生的事情,包括她的基督教友,告诉她们说,她见到鬼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的,从此,她把那几日通称为是生病的日子。

其实,我那几天也素手无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几次致电给青琪子,他也第一次碰到,也完全没有招。那几天 李邦正师父 也正巧在王佳丽家看阳宅,根本没办法顾及我这边。

这个世界的另一个空间是真实存在,用我奶奶的话说是,活到这个岁数,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经历,原本无神论者的父亲也不得不信,并且我们也坚定了葬祖坟的信念 。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都紧锣密鼓的开始为葬山做准备。

葬山

葬山的日子选定在了 2014 年的 1 月份,中间只有 1 个月左右时间做准备,人总有这么一段时间,会特别佩服自己,感觉有超能力,竟然肩负起了葬祖先这个影响几辈子的家族的大事。

说实话,之前对于道教佛教,三生轮回之类的根本一窍不通,因为奶奶是基督教的缘故,家里也没有祭祖的习惯,但是,家族里发生过几件大事情,让我对祖坟的概念稍微有点认知。

大概 8 年前,我在外做生意的三伯伯回来跟我父亲和其他几个伯伯商量,说把爷爷的祖坟修缮一下,他可以出钱,我父亲出力,其他两个伯伯分别让出一点田地,因为祖坟旁边就是其他两个叔叔的菜地,如果稍微让出一点来,种植一些树木,那祖坟会显的大气。于是 4 个兄弟都同意了,觉得这个是好事。

说动工就动工了,就在我父亲刚刚把菜园地填平,把树种下去的时候,其他两个伯伯不知怎么一回事,突然反悔了,说不同意把田地让出来,并愤怒的把刚刚种下去的树木连根拔起。就这样,祖坟维修的事情就搁置了。

才过第二年,我大伯伯突然得了癌症,儿女也不孝顺,操碎了心,痛苦的去世了, 50 多岁还很年轻。再没两年,我二伯伯的女儿,比我大一岁,也就是我表姐,得了红白狼疮,一种血液病,仅次于白血病,几次住院,生命垂危,以至于到今天还是每天靠药物维持,因为药物的原因,神情反应都比原来迟钝了很多,身体弱的很,完全没有抵抗力。原本一个公认的勤劳孝顺美丽的姑娘,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没有一个人不惋惜的。都在说命运的不公平,但这几件事情联系起来,可能就是因果的报应。只是偏偏应到自己的闺女身上,多少有点感叹命运的无常。

因此从这件事情看来,当初懵懵懂懂的我已经觉得祖坟的厉害性了。因为如果不谨慎,不敬畏,是会搭上自己的性命的。所以,对葬山的计划,就更加重视严肃起来。很快,前期工作尽量的充分做足,反复实践,反复准备,直至葬山前一天晚上还在练习如何放碑 ,紧张的彻夜难眠。

葬山当天 1 月 19 号,按照原计划进行, 5 点左右天还没亮,我们已经到达事先几次踩点过的穴地 。

当天的天气非常非常寒冷,虽然摸黑进行着,但一路很顺利,大家配合的很好,为了不发出大的声音,基本用眼神和身体语言交流。我们的穴山是种满竹子的山,一到穴地,就开始定位,挖洞,这个洞穴很神奇, 李邦正师父 点好的穴位的位置,正中挖下去没几下,正好是一块 50 公分左右长的椭圆形的石头,挖出石头之后,洞底冒出一股白色的烟,带着点热气,而这个洞穴正好是放碑的位置,不大不小,刚刚好。

这个时候 6 点左右了,天快亮了,我负责回到山下面望风,我们的穴山下面正好有个小庙,但是常年不用,门都紧锁的。庙宇的前面有一户人家,是外地人住这里打工的。他们已经起床,在生火烧水,这个时候我走过去,想去蹭点火烤烤。他们看到我过去,看的出虽然有防备的眼神,但还是为我生一个火炉,让我烤火,并给我很多柴禾,让我自己烤,他们也就背上砍刀出门干活了。看的出,这家人的生活环境是很艰苦的,天不亮就要出去劳作,留我一人在他家门口烤火。于是我边烤火边望风。

到了 8 点半左右,我就回到山上继续帮忙操作,当碑放下去,黑布收起来的那一刻,我感觉有八成的把握成功了,下去就是覆盖泥土,把穴位的表面恢复原状,最后就是做拜祖先做祈福仪式。

每次做关键动作的时候,都会传来鞭炮声,如下葬,覆盖,祈福。并且在祈福的时候鞭炮最响,而且还来了一群小鸟儿,叽叽喳喳,带着清脆欢快的叫声一溜烟的飞过。伴随着鸟叫声,我们的葬山工作也刚好收尾。

下了山已经是 11 点多了,这时山下有陆陆续续进来很多人,往大山里面走去,我们现在也稍微喘口气了,于是就随着人群进去探个究竟,原来,山里面有一股源泉,很多人都专门拿着桶,开车进来接泉水喝,让我想起杭州的 “ 虎跑泉 ” 。于是我们也接了一瓶泉水尝尝,沁爽怡人的泉水很好喝。

葬山后,何女士发微信给我,告诉我葬山的情况。有柴,就是有财。

葬完祖先, 原本以为大事已了, 其实, 后来,才知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葬完祖山,惊奇地发现, 一切开始变化, 运程得到了提升 。这是葬好祖山,老天给予的优待, 相连的一切,包括智慧、品德,能力也需要 进一步递升 。

葬了祖山后,妈妈 春风得意的做她的村官,实现了她的人生梦想;爸爸在单位里工作, 很幸运地换了一份既轻松工资待遇又高的工作;而我呢, 在做 被领导看上,重点 培养,提拔到管理层。

时至今日, “ 李邦正风水龙虎榜网 ” 建网十周年日,想起我家的葬山的前后故事 ,我想了很久,“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 这一段诗句, 正好说明我家的变化。 于是 用“柳暗花明又一村”作为文章的标题吧!

 

 

 

 

 

 

 


 上一篇: 9  《蜕变》   浙江“豹母下山”穴事主的故事
   下一篇:11  《人生的转折点》   广西“画龙点睛”穴事主的故事

 

 

网庆心语 第十篇《柳暗花明又一村》
 
桂ICP备11002628

Copyright © 2007— 491638.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李邦正风水网 版权所有